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2章 天生少一魂

正文 第2章 天生少一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男子觉得恶心,更感到惊悚,整个人矗立在水里战栗不止,脸上的汗水模糊了视野,依稀中,看到一张惨白的脸,从女友脑后侧了出来。

    没有眼珠子,眼眶里全是淤泥,一头长发一直垂到河里,正冲着自己诡异地笑着,好像在等待着他一般。

    这脸,正是刚才在水中看到的那张!

    男子已经崩溃,嘶喊着朝岸边扑腾去,眼瞅着就要爬上岸,却绊了一脚,猝不及防下摔了个狗吃屎,脸拍在了烂泥里。

    手中的钞票也散乱在眼前,看得更清晰明了了,哪里是什么百元大钞,而是……而是冥币!

    他浑身颤抖着,抓着岸边的杂草想要爬上去,但即便手掌被割出道道血口,也徒劳无益,因为脚腕,又被那滑溜溜的头发给缠住了,这次,没有挣脱开……

    一阵哗啦声之后,水面恢复了平静,缓慢而轻柔地流淌着,黑乎乎的,散发出扑鼻的恶臭,似乎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远处的桥上,一辆电动车孤零零地斜靠着围栏!

    三个月后…………

    挤出熙熙攘攘的京源火车站,我拎着大包小包,扛着沉重的蛇皮袋子,站到了车水马龙的大街上。

    望望头顶的一座座摩天大楼,心中抑制不住兴奋。

    活了十九年,平生第一次进大都市,以前一直跟着姨奶奶生活在农村,去过最远、最繁华的地方,就是我上高中的县城了。

    说到这儿,你可能猜出我来这座城市的目的了,没错,就是上大学,而今天,是新生报到的日子!

    走到公交站台一瞅,距离京源医学院只有三站的路程,想想也不远,遂决定徒步过去。

    虽然行李很多,尤其是肩上,装着厚厚被褥的蛇皮袋子十分沉重,但激动之情掩盖了所有疲惫,迈着欢快的步子,朝着期盼已久的学院赶去。

    之所以选择京源这座城市上大学,是因为心里有一道坎——十八年前,父母将一岁的我交给姨奶奶照应,说是来这里办事,但从此杳无音讯!

    不管他们经历了什么,是死是活,我都要弄清楚真相。

    路上,两侧行人向我投来迥异的目光,有好奇也有讪笑,大抵是不明白,为啥这小子要在大热天的,扛着被褥行走吧?

    其实我心里也有些难堪,毕竟是好面子的年纪,不过这被褥是姨奶奶坚持让我带的,说外面买的不暖和,过两月天冷了就能派上用场。

    姨奶奶虽不是亲的,但对我却十分呵护,含辛茹苦将我养大,并供我上学读书,唯一的收入就是帮十里八村处理一些棘手的事情——鬼怪之类的。

    所以身份比较特殊,说的好听些是驱鬼师,说的难听点就是神婆了!

    不过她这个神婆,与你想象中的那些满脸褶子、弓腰驼背的老妪不一样,似乎很年轻。

    之所以用‘似乎’这两字,是因为对她的相貌知之甚少,凭的仅仅是身材婀娜、声音甜美。

    打我记事起,她就一直用面纱蒙着脸,唯一能看到的,只有一双明亮的眸子,与纤细的弯眉。

    小时候用尽了各种办法,也没能窥见她的真容,后来也就习惯了,说出来不怕笑话,青春期那会,还做过一个低俗的春梦。

    结果把床单弄脏了,第二天差点被姨奶奶打死,从此,再不敢有非分之想。

    对于她的相貌,村里人也背后小声议论过,但都比较夸张。

    有的说她脸上有一道疤痕,所以遮掩着,还有的说她之所以会驱鬼,是因为本身是蛇精,下半个脸上长满了白色鳞片……

    有这样一位神秘的姨奶奶在身边,我从小就对鬼怪一类感兴趣,也十分想要从她那儿学点本领,可她从不让我接触这个。

    不过,我自有我的办法,所以从小到大,也偷偷摸摸学了不少东西,本以为做得悄无声息、天衣无缝。

    哪知道,姨奶奶三个月前的一席话,让我意识到自己的幼稚,原来她早就察觉了,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得知了一个关于自己的秘密——竟然天生就比别人少一魂,没有命魂!

    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吃了返魂香。

    正因如此,我才会与其他人不一样,从小就经常看见姨奶奶对付的那种东西,先前我一直以为是自己偷学术法的缘故。

    我问她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她说嫌我小,担心会有心理阴影;我又问她,为什么现在又说了,她说,返魂香只能维系二十年的生命,我只剩一年时间了!

    知道这些后,我很抓狂,整个人都不好了,气得真想把她嘿咻了,可惜打不过!

    时间紧迫,我决定先寻找返魂香续命,但她思忖片刻后,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还是先去找你的父母吧!

    所以,我来京源上学,不光是为了查明父母失踪的真相,更是为了活命!

    …………

    “呗呗——”

    正回忆着,身后突然响起刺耳的喇叭声,随即一辆奔驰轿车擦着我的衣襟窜了过去,并溅了我一脸的污水。

    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咬牙将行李往地上一扔,飞速地追了上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跑到这辆车的前面,双手一伸直接拦在了路中央。

    “吱嘎——”

    轿车骤然停下,保险杠紧挨着我的膝盖。

    我累得够呛,将手撑在前盖上大口粗喘起来,心说幸亏从小常在田间奔跑,体能可以,要不然真让你们溜了。

    这时候,车门开了,司机位置上下来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眉头微皱:“小伙子,你知不知道刚才很危险,快让一让!”

    “良叔,跟这种人废什么话,一看就是碰瓷的,直接报警吧!”

    奔驰车里响起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虽然犹如银铃,但语气很不友好。

    我有些愠怒,深吸口气径直走到车窗前,用力拍了拍黑色的玻璃:“说谁碰瓷呐,有没有点素质?知不知道,刚才你们的车差点撞着我!还有,这些也是拜你们所赐!”

    说着我扬手指了指脸上的污渍,用衣袖擦拭起来。

    车窗摇了下来,一个长卷发、齐刘海,瓜子脸、大眼睛的女孩将头探了出来。

    冲我小嘴一撅:“你这种人我见多了,目的就是为了讹钱,不过遇见姑奶奶我算是倒霉,一分都不会给!”

    “呵呵,呵呵……”

    望着她娇美的容颜,尤其是眉心的红痣,我竟有些愣神,禁不住傻笑起来,口水都要流出,打心眼里佩服起姨奶奶。

    女孩秀眉一蹙:“你这色狼,婬笑什么呢?!”

    我回过神来,一脸真诚地凝望着她:“老婆,你让我找得好苦啊,这些年来,我可是每天晚上都躺在被窝里想你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