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22章 半夜打车的女学生(二)

正文 第22章 半夜打车的女学生(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再扭头去瞅时,发现只有黑乎乎的一片,出租车的后灯也不够亮,无法验证刚才看到的人影,究竟是错觉还是真实。

    正纠结的时候,前座的司机又开了口,继续刚才的讲述:“当时我见后座上的女学生脸色一直苍白,觉得有些异常,打算开口询问下是不是病了。

    可是还没有张嘴,就看到一个东西砸在了挡风玻璃上,啪的一下溅出很多血,之后被甩在了车后的水泥路上。

    我吓得浑身一哆嗦,将车“嘎吱”一下刹住,凝望着车窗上鲜红的血水,心里七上八下,觉得出事了,撞人了!

    大口呼吸了好几下,才让自己稳定下来,清醒了些后,觉得有些不对劲,撞在挡风玻璃上的,似乎是一个小东西。

    我将目光朝左侧的后视镜瞅去,发现后面的水泥路上,并没有什么人影,只有一块砖头样的东西横在中央。

    长舒口气,悬着的心算是放下来了,撞在玻璃上的东西,也许是一只鸡或者鸟,管它呢,只要不是人就行了!

    我将雨刮器打开,将挡风玻璃外面的血擦了干净,也不打算下去察看,将车发动起来后,继续朝前行驶,将速度加快了一些。

    本以为经历的一幕,会吓坏后座的女学生,但是没想到,通过车内的反光镜,窥见她仍旧目光凝聚着窗外,苍白的脸色十分淡定。

    心里不由得一阵纳闷,这女孩的心理也太好了,竟然波澜不惊,要知道刚才我可是被吓了个半死,以为撞人了呢!

    ‘啪——’

    开了没有五分钟,又一个东西砸在了挡风玻璃上,与上次一样,血水四溅,之后沿着车顶滚落在了后面的水泥路上。

    我忙朝左侧的后视镜瞅去,发现路上的东西虽然比刚才稍微大点,但也不会是人,于是连车也没有停,继续朝前开,同时用刮雨器擦掉血渍。

    ‘你不下去瞧一瞧吗?’

    女孩突然开了口,声音中透着一股子凉意,似乎对我很失望。

    ‘又不是撞了人,没必要察看!’我随口回应了句。

    ‘啪——’

    话音刚落,挡风玻璃上又是一声脆响,与前两次一样,撞在上面的东西留下一滩血后,滚落在了车后的水泥路上。

    我开始惊悚起来,浑身冰凉,将油门踩到了底,也顾上窥视,加速朝前驶去,只想快点到达市区。

    接下来,每隔两三分钟,就会有一个东西砸在挡风玻璃上,溅起一片血渍,一连十次!

    等到最后,十几分钟也没有东西撞击玻璃后,我长长地呼了口气,心中的忐忑也渐渐平复。

    此时才想起坐在后面的女学生,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吓坏了,很长时间没有动静。

    我轻轻抬起右脚,将油门踏板松起来一些,把车速降了下来,打算转过去安抚她两句,哪知道一回首,看见的,只有一颗血淋淋头颅。

    那头颅是女学生的无疑,但沾满血水的脸色更加苍白,幽黑的头发湿湿的,滴着水渍,此刻正漂浮在空中,脖颈下面什么也没有!

    女学生的青紫嘴唇一张一翕,似乎在诉说着什么,但我一句也听不清,整个人已经完全被惊惧所占有,拼命拧动着把手,想要打开车门。

    但车门就像是焊死了一般,怎么都打不开,即便最后连把手都被我掰断!

    ‘你现在想下车了,刚才那么多次机会,为什么不下去瞧瞧?瞧瞧撞在挡风玻璃上的究竟是什么?!’

    女学生又开了口,声音有着说不出的清冷,充满着哀怨与奚落。

    ‘是……是什么?’我不敢转头再看她那颗头颅,哆嗦着询问了句。

    ‘是我的身体——是它们被分割成的一块块肉体!’女孩的声音很清晰,感觉她的头颅似乎飘在了我脑后,嘴唇就在耳畔。

    ‘我……我……’

    ‘你太令我失望了,所以——’

    冰冷的水滴落在了我的腮帮子上,凉意从头传到脚,寒毛根根竖立,极度的惊恐之下,我用肩膀狠狠朝车门撞去。

    ‘砰’的一声,竟然撞开了,赶紧连滚带爬地钻出去,之后沿着水泥路朝前奔去,一直跑着。

    即便累得喘不开气,也不敢有丝毫休憩,更不敢扭头张望,害怕女学生的那颗头颅,那纸一样白的脸,就飘在我脑后!

    也许是跑得太急了,脚下突然一滑,‘啪叽’一下摔倒在了地上,要不是手掌撑住,估计鼻子就要被磨平了。

    也不知道为啥,明明没有下雨,地上哪里来的那么多水,爬起来擦拭手掌的时候才发现,水是鲜红色的,其实哪里是水,而是血!

    顺着地面朝前瞅去,淋淋拉拉一直延伸到远处,或许,应该说是从远处一直延伸到脚下,身后也是……

    想起了刚才女学生的话,撞在汽车挡风玻璃上的,是她身体的碎块,也许,这些鲜血,就是切割时留下的!

    越想越害怕,再也不敢作一秒钟的停留,迈起大步继续狂奔,直到看见灯光,抵达一处加油站才停下来。

    在那里呆了三四个小时,天亮后才敢回去,其实不回去也不行,还要向公司交车。

    路上没了什么血渍,车还停在那个的地方,小心翼翼过去后,透过车窗朝里面窥视,发现后座上空空的,没有女学生的影子,更没有她的头颅。

    踟蹰了好长时间,等到太阳都一竿子高了,路上也有些车辆后,才敢打开车门,探进头仔细瞅了瞅,座位上除了残留着一点水渍外,什么也没有!

    我将车开回了市里,从此之后相信了那些传闻,再也不敢在深夜往老运河这一段载客了……”

    司机讲述这些的时候,脸上浮现出惊慌之色,虽然过去大半年时间了,但能看得出来,仍然是心有余悸!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路两侧的灯还没有亮起,寂静的路上只有我们这辆车在疾驶,显得落寞而又孤寂。

    雪儿这时候皱着眉头,对司机追问起来:“你说那女孩是学生,难道是穿着校服?”

    司机摇了摇头:“那倒没有,她一袭红色长裙,只不过胸前别着一枚京源医学院的徽章,对了,你们两个到市区的哪里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