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20章 水中头颅

正文 第20章 水中头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美女警察姐姐的眼睛里,也掠过一丝惊慌,应该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状况吧,不过到底是法医出身,很快就恢复了淡定。

    刑警队长上前两步,盯着男尸肚子的目光有些凝重:“若冰,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头发?”

    美女警察姐姐没有抬头,用镊子小心翼翼地扯起几缕黑发:“没什么奇怪的,尸体肚子里的内脏腐烂殆尽后,产生了一些气体。

    气体在溢出的时候,嘴巴周边的一些头发,随着河水一起涌进尸体的肚子里,形成了现在的现象。

    这解释听上去似乎合理,但总感觉有点牵强,随着河水涌入肚子里头发,数量也太多了吧,都已经将尸体肚子高高撑起了。

    再说了,里面除了头发并没有多少河水呀!

    除非……,是男尸在死前,自己拼了命地吞咽贪吃,才会导致这种状况。

    正凝思着,突然觉的有一根手指头在挠动我的后背,回过神来扭头一瞅,是雪儿那丫头。

    她的另一手捂在嘴巴上,脸上的表情十分古怪,冲我挤眉又弄眼的,好像在提示什么。

    我心说这丫头真是,将手掌从嘴巴上移开,直接告诉我不就行了,难道会恶心得吐出来?无奈地顺着她的目光瞅去。

    冷不丁的,浑身一个哆嗦,看到一双白色的眼珠子,在死死直视着我,目光中透露着一死诡异的笑容——是旁边的那具女尸!

    女尸的身体和头颅,都是平躺着的,而鼓起的眼珠子却滑向了这边,似乎专门就是为了盯视我一般,邪乎极了。

    雪儿用手将我朝后拽了两步,嘴里发出几个含混的字:“快走吧,太吓人了!”

    我甚至能感受到她的手指,有些轻微颤抖,看样子两具尸体臃肿的样子,以及女尸的诡谲眼神,已经让她惊悚不已。

    但我却有点‘意犹未尽’,对两具尸体的怪异样子和死亡原因,充满了好奇,于是对她小声回应道:“你先去桥上等着我,待会过去找你。”

    她狠狠瞪视了我一眼,愤愤地转身走了,嘴里扔下一声嘀咕:“见了美女就不走了,也不怕她把你也解剖了……”

    将目光再转移到地上时,发现那具男尸的胸腔,也被美女警察姐姐的解剖刀割开,里面的情形与我推测的一样,充满了乌黑长发。

    接下来轮到那具女尸了了,肚子被剖开后,里面的东西与男尸一样,也是头发,硬要说有不同的话,那就是有一张破烂不堪的冥币,粘结着腹腔的最下方。

    这时候,围观的人群又凑了上来,对着男女尸体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要说一个人肚子里有头发,这还能想得通,但是两个都有,太过巧合了吧。”

    “是呀,而且这头发如此黑长,就像是从活人身上扯下来的般。”

    “先辈们早就告诫不要到这河里玩耍,说当年挖河累死了成千上万人,都堆在下面!”

    …………

    “咳咳!”

    那位刑警队长清了下嗓子,随即用黑亮的眼睛扫视了一圈围观的人群,“都说得挺有道理嘛,要不,这案子让你们来破?!”

    围观的人群忙使劲摆动双手,齐声摇头:“不不不……”说完不约而同地朝后退却。

    刑警队长冷哼一声:“别以讹传讹,宣扬迷信!这对殒命男女,要么是自杀或者意外,要么就是遇害,哪里来的什么阴邪之事!”

    围观的人安静了下来,将目光全都聚集在了美女警察姐姐身上,此时的她,正聚精会神地继续解剖尸体。

    就看到手腕灵活抖动,一把解剖刀在指间穿梭,不大会功夫,就将两具膨胀的尸体,变成了七零八碎的肉块,分装在了各个保鲜袋里。

    也许,这就是一堂最真实的解剖课。

    等到尸体被装起来后,围观的人群也散了去,空寂的河边,只剩下几个警察在勘察,不一会,连他们也要走了。

    瞅着美女警察姐姐就要从身旁经过,我热情地伸出了手:“你好,我叫上官浩宇,以后——”

    “以后最好不要见面了!”

    不等我说完,她就甩下这么一句绝情的话,径直地擦肩而过,让我热脸贴了冷屁股。

    踮起脚,望着车子消失在视野里,我心中有点空落落的感觉,就像是就餐时,服务员刚上来一道烤肉,我拿起刀叉还没有开吃,就撤下去了。

    突然,一张脸窜到了眼前,在这阒寂的河边,将我吓了一跳,定眼一瞅竟然是雪儿那丫头。

    她瞧瞧我的左脸,又看看右脸,咂起了嘴巴:“啧啧,一副失魂落魄的样,看来是被那个冷面屠妇给勾去了?”

    我白了她一眼:“什么冷面屠妇,人家是冰雪警`花!以后不准说若冰的坏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她脸上露出夸张的神情:“哎呀呀,叫得真亲切啊,我汗毛都竖起来了,可惜人家对你似乎不太感冒,嘻嘻,嘻嘻……”

    我深吸口气:“别笑了!你不是去桥上了吗,什么时候又回来的?”

    她吐了下舌头:“站在桥上闲着无聊,所以又回来了,但是不敢上前看那小鸭解剖尸体,于是靠在一棵树干上歇息。”说着指了指河边的一棵垂柳。

    那柳树长在水与岸的交界处,枝繁叶茂,几乎要倾斜进河水里,其实已经有些细条触碰到了河水,摇曳的同时,划出一圈又一圈凌乱的波纹。

    看得有点头晕,我将目光转向了西边的天际,对雪儿建议道:“马上就傍晚了,早点回去吧。”

    这丫头也有些累了,点点头:“好吧,反正刚才看了死尸,也没有兴趣游玩了!”

    两人并肩朝桥洞方向走去,打算再沿着斜坡爬上桥面。

    经过河边那颗茂盛杨柳时,我眼睛的余光在不经意间,瞥见了一丝异样。

    转过头,发现枝条下方的水面有些暗黑,心中一紧,不由自主地朝前迈了两步,近距离观察起来。

    一颗脸朝下的头颅,正在从水中慢慢浮起,看到的是后脑勺,乌黑的长发在迅速蔓延,随着波纹飘散开来。

    这头发让我想起刚才的那两具尸体,似乎与他们肚子里密密麻麻的那些,一模一样。

    眨眼的功夫,水中的后脑勺已经浮出水面,长发也已经完全舒展,黑了一大片!

    “哗啦——”

    正惊颤的时候,水中的头颅翻转了过来,煞白的脸上,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我,微微扬起的嘴角透着阴森的笑。

    我的心加速跳动起来,这脸,为什么如此熟悉呢?

    好像是……是我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