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19章 河边浮尸

正文 第19章 河边浮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意外地发现,在距离桥洞百八十米远的河边,聚集着一群人,大都是村民的装扮,正围着什么东西指指点点。

    看情况,好像是发现了什么特别之物。

    雪儿将目光转向我,兴致盎然道:“去看看吧,兴许是怪鱼或者太岁呢?”

    中国人的围观心理可以说是根深蒂固,我也不例外,所以点点头,牵着她的手,从桥边的一条陡坡小路,侧身下到河岸。

    之后快步跑到了那群人旁边,拥挤着朝前瞅去,急切地想要知道水边倒是有什么。

    一瞅不要紧,胃里直接一阵翻腾,要不是心理素质过硬,真要将中午吃得东西全吐出来。

    在河边的水与泥相连处,漂浮着两具尸体,从着装看,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但都肿胀得不成样子。

    衣服已经被撑破,露出半透明的紧绷肌肤,下面是青紫色的脓液,感觉轻轻一扎就能喷溅出来,看样子被浸泡了不是三五天,而是三两月了!

    真正让我恶心的是,两具尸体的头颅,由于膨胀,已经变成了两颗浑圆的球体,肥头大耳的,嘴唇外翻、嘴巴怒张,里面还塞满了烂泥。

    看上去十分狰狞。

    眼珠子高高外突,没有瞳孔白的吓人,不知怎么,让我想起了金鱼的眼泡子,再瞥瞥两具尸体臃肿的身子,真有点像肥乎乎的金鱼。

    尤其是他们俩的腹部,高高凸起着,比身怀六甲的孕妇还要大,想必是淤积的尸气没有散出来,撑起肚皮形成的。

    除此之外,女尸还有点特别之处,那就是胸前的两坨肥肉,也许本就比较丰满,加之臃肿,被文胸勒得变了形,一块一块呈网状鼓起着。

    这时候,一个中年农民指着两具尸体推测起来:“一定是最近上游开闸放水,把他们从河底的淤泥里冲出来的,估计死了好几个月了。”

    另一个年轻人狐疑起来:“好几个月了?不可能吧,那不早就腐烂殆尽了?”

    中年农民很坚定:“一看你就不是本地人,这条河叫老运河,是一千多年前人工挖掘的,别看现在河水一般,但淤泥却深着呢,据说当年挖了五丈多。

    人一旦陷进去,会被淤泥包裹,处在冰凉的环境中,腐烂的速度自然慢了。

    我们附近的人都晓得这点,所以很少来这条河里游泳,即便被政府整修过,也太容易出事!”

    “滴~呜~滴~呜……”

    人群议论纷纷的时候,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传来。

    几个警察来到跟前后,我有一丝意外,因为其中两个很面熟,在前天医学院女生坠楼的的现场见过。

    一个是壮实的队长,嘴里仍旧咬着烟,一个是美女警察姐姐,也是像上次那样面若冰霜,叫……若冰,对,就是这个名字。

    那位队长见到我之后,没有太多惊讶,礼貌地点了下头,但美女警察姐姐的态度有点不友好,瞟视着我嗔怪道:“怎么又是你?”

    我真诚地耸了下肩膀:“这说明我们有缘分啊。”

    她抿抿嘴唇:“得了吧,见到你就会见到尸体,这种缘分还是少出现为好!”

    说完让围观人群退后几步,与几个男警察一起,将河边的尸体拉了上来,放在了硬实的小路上,蹲下身子仔细察看。

    动作麻利自然,脸上看不到一点害怕或者厌恶的神情,令我一阵意外:心理素质真够厉害的,不是一般人能比及。

    但这只是冰山一角,接下来她做的事情,让我彻底震惊,也重新认识了美女警察姐姐。

    她将男尸的上衣撕了开,从一个小箱子里拿出把锋利的手术刀,之后在他隆起的肚子上比划起来。

    很明显,是打算解剖!

    一旁的警察队长,大抵看出了我心底的惊愕,平静地调侃了句:“怎了,下伙子,你害怕了?”

    我清了清嗓子,摆出镇定自若的姿态:“怎么可能,只是有点意外罢了!”

    他将嘴巴上剩下的半截烟,一口气抽完:“若冰以前就是干法医的,今年刚刚调到我们刑警队,现在法医缺少,只能先让她兼职着。”

    我有些意外,不知道为啥这位硬汉,对我如此平和,上次也是,交流起来,就像是自己家里的一个长辈般自然。

    偷偷瞥了他一眼,脸上满是风霜,耳朵下面还有一道疤痕,不过眼睛雪亮,透着一股子刺人心底的寒光。

    “滋——”

    一道细微的切割声响起,转过眼一瞅,若冰手里的解剖刀,已经扎进了男尸的肚子里,正自左向右划拉着。

    望着这一刀完成,不由得有些失望,因为先前期待的,尸气从刀口喷出的“噗噗”声没有发出。

    失望过后是好奇:尸体的肚子鼓起的那么大,里面不是尸气的话,又会是什么?

    带着疑问我迈步上前,想要看得清楚些,弄得明白点,但立马被一位刑警拦住了:“杜警官正在解剖,闲人勿近!”

    我心说原来美女警察姐姐,叫杜若冰啊。

    幸好他们队长给面子,扬了扬手:“让他过去吧,彼此之间,以后免不了打交道的。”

    这话说得倒是让我有点蒙圈,似乎包含了几层意思在里面,不过现在顾不上思索,上前两步站到了男尸旁。

    蹲在地上的美女警察姐姐,抬头瞥了我一眼后,继续忙自己的,将手术刀改变方向,朝尸体肚子上方割去,随后又向左划拉。

    “滋滋”的声音不断,将肚皮切割出一个四方形的三条边,最后那条也没必要切了。

    她又从小工具箱里拿出一把镊子,捏住边角后,将方形的肚皮朝左边“呼啦”一下,掀了过去。

    顿时,腹腔的一切暴露在眼前。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里面竟然没有肠胃器官丝毫痕迹,也不见腐烂的脓水,而是充满了密密麻麻的一缕缕黑发。

    这些头发乌黑油亮,数量非常巨大,在尸体的肚子里紧紧绞缠着,有很大一部分已经顺着血管蔓延向全身,甚至钻进肉里。

    胸腔里面是什么样,不用割开也知道。

    围观的那些村民,这次不用警察示意,自觉地朝后退却起来,脸上写满了惊恐。
第18章 素食主义者章节目录第20章 水中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