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18章 素食主义者

正文 第18章 素食主义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英语老师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轻轻点头:“是的,去年殒命的女生,是我的学生,她的男友与你一样,非要查出坠楼事件的真相,结果——”

    “结果女生坠楼,成了第九个!”雪儿一脸坚定地判定道。

    “不是坠楼,而是在校园的运动会上,撑杆跳的时候摔死的!”英语老师纠正起来。

    “啊?撑杆跳摔死了?”我和雪儿张大了嘴巴,异口同声惊讶道。

    “是的,当时她跳起来后,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没有落在垫子上,而是诡异地摔在了硬实的地面上,并且碰巧的是,头磕中了一块鸡蛋大的砾石。

    撞击的力量似乎非常大,那块砾石直接击穿了她的头盖骨,进入到了脑子里,令其当场抽搐殒命,仰望着天空死不瞑目!”英语老师说到这里叹了口气。

    我深深吸口气,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那女生的男朋友呢?他现在在哪里,有没有查出坠楼事件的真相?”

    英语老师低沉地摇摇头:“那男生就在女生的旁边,亲眼目睹了她的惨死,当时就疯了,现在在京源市精神病医院里。”

    雪儿脸上露出惋惜之色:“真可怜,好端端的一对,就因为调查坠楼的事件而殒命。”说完转向我,眼神中透露出复杂之色。

    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正色道:“别期望我放弃调查,小爷我不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

    她用手一指我的鼻子,厉声起来:“那好,你赶紧搬出小楼,离我远点!”

    我忍不住哼笑两声:“呵呵,你怕啥啊?人家那对男女是恋人关系,我们是吗?”

    她撇撇嘴,不在搭理我,独自吃起了闷饭。

    英语老师又规劝起来:“上官,我希望你别因为一时好奇,将自己和雪儿置于危险境地,十年来我目睹了十个女生死亡,实在不希望再有下一个了!”

    我直视着她的眼睛:“老师,你觉得有些事情只要不管不问,就能避免了吗?调查的话还有阻止的希望,但是充耳不闻,只会有更多的女生遇害。”

    她无奈地叹口气:“没想到你会如此执着,先吃饭吧,菜都有些凉了”

    动起筷子后,才发现桌子上的菜有些特别,竟然全是素的,不由得一阵愕然。

    英语老师尴尬地笑笑:“不好意思,我,我这十年来一直只吃素食,没有照顾到你们俩的胃口,早知道还不如叫点外卖呢!”

    雪儿边海吃着,边好奇地随后问起来:“老师,你是素食主义者啊?”

    英语老师苦笑了一下:“严格来说,不算是吧,主要是因为……因为娟子坠楼的那件事,自打那之后,不仅人的血不能见,连动物的也看不下去。

    杀鸡切肉或者宰鱼的时候,总会产生幻觉,以为案板上被我切割的,是娟子的肉体,她不停地质问着我,为什么要切她的肉,为什么……

    好几次,都差点将自己的手指头切掉,并且做出来的大鱼大肉,也难以下咽,即便吞下去,也会吐出来,所以后来,我就不接任何触血腥的东西了!”

    说完之后陷入了沉默,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压抑起来。

    我用脚轻轻碰了下雪儿,对狼吞虎咽的她打了个眼色,示意打开话茬。

    这丫头还算不笨,清了清喉咙:“嗯嗯,老师,我觉得素食好,健康、美味、天然,以后我也要向你学习,不吃,不对,尽量少吃荤腥,还希望你多教我几样拿手菜。”

    英语老师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没问题,包管让你留住上官的胃,继而留住他的心。”

    雪儿嘟囔着嘴巴,委屈地解释起来:“老师,我们不是情侣,不过是暂时合租罢了,早晚……”

    …………

    她们俩你一言我一语地畅谈,气氛也重新归活跃,接下里的饭菜,仨人也吃得津津有味了。

    吃饱喝足之后,我想起一件事,轻声询问起来:“老师,那……,十年来所有摔死的女生照片?”

    她擦了下嘴唇:“放心吧,明天搜集好了后,我会转交给你。”

    “那就麻烦了,还有今天的午饭,多谢款待!我们也不打扰了,先回去了。”说完与雪儿一起告辞离开。

    “你们要多小心一些,尤其雪儿,尽量不要去太高的地方。”英语老师在关门前又嘱咐了一句。

    走在大街上,我瞥了眼大大咧咧的雪儿,轻声开口:“你觉得英语老师怎么样?”

    这丫头哼哼起来:“没想到你爱好这么广泛,连熟`女都不放过!”

    我将头撇向另一侧:“什么跟什么呀!我是问你她的性格脾性,以及刚才说得那番话。”

    她眼睛上瞟,思索了片刻:“脾气挺好呀,知书达理,刚才告诉我们那些是一片好心,不想让我们步了第九个女生的后尘,虽然我们也不是一对。”

    “没有了?”

    “还有什么啊?”雪儿用狐疑的目光盯着我:“你一脸深沉的样子,是不是有其它看法?”

    “具体的不好说,总觉得英语老师怪怪的,似乎对我们有所隐瞒,还有,那张毕业照……”

    “毕业照怎么了?”雪儿十分好奇地追问。

    “没……没什么,可能是我看错了。”

    “哼!你不就是害怕我将你的发现告诉小雅,让你输了赌注,帮我们洗一年的袜子嘛?小气!”这丫头对我鄙视起来。

    “那倒不至于,关键是我有可能看错了,拿捏得不准,告诉你的话徒增疑惑,还不如确定了再说。”

    “不说拉倒,还找什么借口,行了,我也不打破砂锅问到底了,接下来去哪儿玩?”

    “还能去哪里,去床上玩吧!”

    “你——”雪儿用手指着我,嘴巴撅得老高,好像吃了多大的亏。

    “想什么呢,我是说回小楼睡觉,下午再出去玩。”

    “不行不行!”她拽着我的胳膊,“今天秋高气爽,最适合郊游了,我已经看过地图,市区东面树木葱郁,还有一条小河,是最佳的选择。”

    说着扬手打了辆的士,也不顾我的反对,将我生拖死拽拉了进去。

    见如此也只好作罢,在车上眯着眼打起了顿,直至被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吵醒——到地方了!

    下车一瞧,仿佛进入了一片荒野之地,除了一条水泥路之外,两侧是密密麻麻的树林,再远就是一望无际的玉米地。

    在午后的阳光照耀下,一些棒子露出尖端来,闪着明亮的黄色,犹如一块块黄金,很是吸引人。

    当然了,更加吸引人的是路边的枫叶,已然有了‘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壮观,美不胜收,也明白了为何当年,杜牧会‘停车坐爱枫林晚’。

    也许是偏僻的缘故,路上车很少,几分钟都见不到一辆,更别提人了。

    雪儿就像是一个小姑娘般,蹦蹦跳跳地采野花、摘树叶,还用草茎编了一个环形的帽子,戴在头上当凤冠,开心极了。

    但只有一股子劲,半个来小时后,这丫头拖着沉重的步子,冲我吩咐起来:“小上官,本大小姐累了,快过来驮着我。”

    我白了她一眼,轻哼道:“使唤谁呢?小爷的双腿也像是灌了铅一般重,要是驮着你更迈不动了!”

    她瞪视着我嘀咕起来:“一点都不绅士,诅咒你这辈子找不到老婆,吃饭硌掉牙,喝水呛喉咙……”

    我听得有点烦,自己也有些疲惫了,指着前方对她催促道:“再走几百米有一座桥,到了那儿再歇息吧。”

    这丫头一听来了精神,将手掌搭在眼睛上方眺望了下:“还真是,那快走吧,一会去河边玩玩,最好能捉几条小鱼。”

    说完竟然奔到了我前面,一溜烟到了桥上,手扶着围栏凝望斜下方,神情突然变得安静,似乎被什么所吸引。

    我走过去,戏谑道:“看什么呢,这么入迷?”说着也将目光转向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