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10章 冻成冰棍

正文 第10章 冻成冰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呃——”

    大婶正说着,雪儿突然嘴巴一张,忍不住将嘴里的鸽子蛋吐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很纠结。

    她擦擦嘴巴瞥向大婶,埋怨道:“阿姨,能不能别描述得那么详尽,早点都吃不下去了!”

    我瞪视了她一眼:“不想听可以先离开,别打断婶儿的讲述,鸽子蛋又不是眼珠子,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她撇了撇嘴巴,虽然脸上不愉快,但也没有离开,默不作声地坐在一旁。

    大婶瞅了瞅我俩:“这事都怪我,你们正吃着饭呢,说得有点恶心了,不说了不说了!”说完要起身。

    我哪里肯放过这样一个机会,忙拉住她:“没事的!婶儿,现在也没人来买早点,你就再说说呗?”

    她犹豫了片刻:“好吧,不过刚才那个也说得差不多了,基本上知道的就那些,接下来跟你们说说第二个坠楼女生。

    那时候是三九寒冬,天冷着呢,京源这边又接连下了好几天的大雪,整座城市灰蒙蒙、白茫茫的一片。

    雪停后的第一天早上,天还没有完全放亮,我艰难地推着三轮车,深一脚浅一脚地赶来摆摊,也就是刚到现在的位置,就听到校园里传来阵阵惊叫声。

    知道出事了,赶紧去察看情况,不看不知道,看了之后吓一跳!你们猜猜,当时怎么个情况?”

    雪儿也听得有些入迷,急不可耐地催促起来:“阿姨,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往下讲吧!”

    大婶深吸口气点点头:“我挤进围观的学生群,朝雪地上一瞅,躺着一个冻僵的女学生。

    她身下的冰层红得耀眼,一看就是掺了很多血水,形成的样子也比较特殊,像一张红席子,放佛就是为了让她睡在上面!

    很明显,是先从教学楼上坠落下来摔死,之后又被冻僵的!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没啥吓人的,但关键,那女娃娃浑身上下赤条条的,没有穿一件衣服,而且身上覆盖的雪很少,看上去就像是一根冰棍。

    据后来警察分析说,是死亡后身上的热量融化了体表的积雪,变成了水,之后水又结了冰,将她包裹冰冻成那样。

    这说法虽然听上去合理,但当时就有很多高材生提出质疑,既然是体温融化了雪,但为啥女学生的嘴里还有雪,而不是水或者冰?”

    听到这里我也有些忍不住了,反问道:“女生的嘴里有雪?”

    大婶猛地点点头:“嗯,别提了,嘴巴大张,里面填满了洁白的雪花!”

    “那她的脸是什么表情?五官的样子又如何?”我紧接着追问。

    “由于被薄冰覆盖,看得不是特别清晰,但似乎透着一股子极度惊恐样!”大婶努力思忖着,不是很确定。

    还想再多问一些其他的信息,但这时候吃早点的学生多了起来,很多人涌向了大婶的摊位。

    不方便,也不忍心打扰她做生意,于是匆匆吃完面前的包子,走进了医学院。

    按照课程表,转悠了一大圈才找到教室,这应该是大学与中学的又一个不同之处,每一个科目都有自己的教室。

    进去后一瞅,人比较少,心说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位置了,谁知道走了一圈,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我和雪儿到底是经验不足,虽然很多位子都空着,但桌面上沾了字条——此位置已占有,侵犯死全家!

    望着这么恶毒的诅咒,实在是没有勇气揭掉纸条,然后霸气地坐下去,只好找了个角落坐下,好在靠窗,能看到外面景色宜人的小树林。

    教室里很快就熙熙攘攘起来,新生们之间彼此热烈地交流着,充满着好奇与兴奋,放佛要将高中时的那些压抑和沉闷,全部释放出来。

    我不是很喜欢这种热闹,眼睛一直凝望着窗外,脑子里琢磨起这两天经历的事情:

    雪儿为什么会在镜子里看到坠楼女生的血脸?难道真是她的鬼魂?

    而我见到的另一张滴水的苍白面孔,又是哪个死亡女人的冤魂?她们为什么都会出现在小楼里,有没有什么关系?

    还有医学院第一个和第二个坠楼的女生,为什么死得那么邪乎,真地是意外吗……?

    正绞尽脑汁思忖着,忽然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下,以为是雪儿,于是不耐烦道:“别闹,正想事情呢?”

    但那只手仍旧不停地拍着,并且增加了些力度,弄得我有些嗔怒,扭过了头。

    一瞅才发现弄错了,竟然是一位带着银边眼镜的白净女子,三十来岁的样子,个子高挑、十分文静。

    再转而一瞅四周,所有同学都坐直了身子,睁着一双看热闹的眼盯着我这儿,顿时明白了——这眼镜女是英语老师!

    她冲我微微一笑:“同学,你眼睛一直盯着外面,神情凝重,在思考什么难题呢?说出来让大家帮忙一块解决吧!”

    我有点不喜欢她略带讽刺的语调,长舒口气:“在想医学院女生坠楼的事情,究竟是何缘由,让每年都有一人丧命!”

    眼镜女老师听了我的回应,脸上露出一丝惊愕,但随即镇定下来:“别浪费时间思索那些已经发生的意外,没有丝毫意义!”

    我噌的一下站起身,直视着她的眼睛:“老师,你认为十年来十个女生的坠楼殒命,全都是意外?”

    教室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瞅着我,脸上写满了惊讶,大抵是没有料到我会如此,竟然跟老师叫板吧。

    眼镜女老师没有直接回应我,将身子转了过去,边走向讲台边催促:“听说你是班长,门口的教材不去分发,难道让我亲自去做吗?”

    我心说真会转移话题,但职责内的事情还是要做,于是忙跑到前面,将一摞英语教材人手一本,之后坐回原位,认真听讲。

    实话实说,她讲课的水平确实很高,一口正宗的‘伦敦音’,并且深入浅出,将单词和语法与汉语做了比较,令我们一下子就明白要点在哪。

    当然了,除此之外还有一点,那就是——这位眼镜女老师,虽然年龄大我们十来岁,但长得确实够诱惑。

    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都散发着成熟的气息,该凸的凸,该凹的凹,令人遐想无限……

    “行了,擦擦你嘴角的口水吧,恶心死了!”

    雪儿的话语突然响起,并将一张纸巾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