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9章 手里攥着眼珠子

正文 第9章 手里攥着眼珠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哎呀,你干嘛呢?!”

    正尿着,身后突然响起雪儿的质疑声,猝不及防下,吓得我浑身一哆嗦,本来连贯的倾泻,变成了间断式的滋射。

    睁开眼睛扭头一瞅,门半开着,她正侧着身子对我蹙眉而视,而那只女鬼,早已不见踪影,头顶上只有白色的天花板,和昏黄的灯泡。

    回过神来,意识到此时的我,还提着那啥在放水,忙一个加速完成,赶紧将内裤拉了上去,心说这下算是彻底曝光了!

    之后转身对雪儿尴尬道:“你不睡觉,又来洗手间干嘛?”

    她瞥了眼地上,又瞥了眼我,脸上的神情十分复杂:“拜托,你先把地上的尿擦干净,看着别扭,闻着太骚!”

    我忙将拖把拿过来,在地上摆动了几下,擦拭干净后跟着雪儿走了出去:“你刚才不是睡了吗,怎么又出来了?”

    她眼光中带着一丝蔑视:“听到你在洗手间里自言自语,还以为出事了,谁知道推门一瞅,看到某些人正在随地小便,嗤,竟然还有这种癖好!”

    我先是回头望了一眼洗手间,随后对她小声提醒道:“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简单,先回去睡觉,明天再告诉你缘由。”

    两人各自回了房间,心里都有些郁闷,毕竟夜里的经历太过特殊。

    “砰砰砰,砰砰砰……”

    正睡得香,一阵烦人的敲门上响个不停,知道是雪儿那丫头,极不情愿地下床开门。

    她看见我之后立马将身子转了过去:“哎呀,你怎么这样,快穿上衣服!”

    我撇了下嘴:“矜持啥呀,你夜里可是什么都看到了!”说完三下五除二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她瞅瞅我,亟不可待地询问起来:“现在天都大亮了,快说说夜里究竟怎么回事?是不是看到了恐怖的东西,才吓尿的?”

    我哼了一声:“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胆小啊,实话告诉你,恐怖的画面小爷我见过好几次了,昨天夜里是为了保命,迫不得已才用童子尿的!”

    她脸色煞白:“这么说,这房子里真地有鬼?!”

    我摇摇头:“虽然也是个女鬼,但与你看见的有所不同。”

    “啊?难道说还是两只?!”雪儿惊讶不已。

    “怎么,害怕了?要是害怕,就尽早另外找房子租住。”

    “是有点怕,但更觉得刺激,从小到大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抓住那两只女鬼!”说着双手攥成拳头,宣誓一般。

    望着她光滑白皙的手腕,我突然有些奇怪,追问道:“你怎么没戴那只红绳手链呀,不是挺好看的吗?”

    她一愣,随即恍然大悟:“你说那个呀,不是我的,是昨天从床缝里发现的,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十分土气,我才不戴呢!”

    我心中微微一惊:“不是你的?!”

    她用力点了点头:“嗯,怎么了,那条红绳手链有问题吗?”

    我牙缝里深吸口气:“没什么,只是觉得好看而已,料想编制它的主人,一定是位心灵手巧的女孩。”

    她白了我一眼:“哼,看见一条红绳都能意婬到美女,真是好色到家了!”

    我呵呵一笑,对她戏谑道:“这世上十个漂亮女孩,至少有九个比你脾性好。”说完赶紧跑去洗手间洗漱,免得被她捶打。

    一番拾掇后,两人离开了小楼,朝医学院赶去,时间还早,街面上见不到几个人,在距离校门口不远的街边,并排着很多小吃摊位。

    “两位小情侣,坐下来吃点东西吧,我这边什么都有,小米粥、八宝粥、鸡蛋汤,油条、包子和馅饼……”

    一位大婶叫住了我和雪儿,嘴巴像机关枪似的介绍起来。

    “阿姨,你凭什么认定我们俩是情侣?”雪儿不甘心地反问起来。

    “哎哟,这大清早的,你们俩并肩而来,昨晚肯定住一块了,不是情侣还能是啥?!”大婶边说边嘿嘿一笑。

    雪儿撇了下嘴吧,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没有解释,而是用一副债主般的眼神瞟着我,好像被我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肚子早就有些饿了,也不想再多转悠,径直坐在了小马扎上:“婶儿,给我来一碗鸡蛋汤,十个小笼包!”

    雪儿踟蹰了几秒钟,也坐在小桌子的对面:“阿姨,给我一碗豆浆、三根油条,顺便来几个鸽子蛋。”

    大婶将早点端过来后,脸上洋溢着热情,一副信誓旦旦的语气:“凭我这么多年看人的经验,你们俩绝对般配,往后还会儿女双全!”

    雪儿差点被呛着,将豆浆‘咕嘟’一声咽下后反问:“阿姨,你真觉得我俩般配?”

    大婶一拍胸脯:“我这么大年纪了骗你作甚?别的不说,就说这医学院,每年看好的那些对,毕业后都结婚了!”

    雪儿听后脸上五味陈杂,默不作声地埋头吃起来,时不时瞪我一眼。

    我没工夫搭理她,转向满脸堆笑的大婶:“听您这话,似乎在这医学院门口摆摊不少年了。”

    她点点头:“当然,闺女当初入学我就来了,算算也有十好几年了。”

    我心说正愁着找不到明白人呢,这下来机会了,于是将一个马扎子递过去:“婶儿,现在还早,学生们没几个起床吃饭的,坐下歇息会,聊聊天呗。”

    她坐下后用手一指我:“是不是有话要问我?”

    我呵呵一笑:“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火眼金睛,还真是,既然您在这儿摆摊十几年了,那应该知道,京源医学院有个恐怖吓人的传闻吧。”

    她怔了一下:“你说的是,每年都摔死一个女学生的事?”

    我微微一笑:“不错!关于这事,能不能给我们新生普及一下?以后也好有点防备。”

    大婶警惕地扫视了下左右,深吸口气压低声音道:“小伙子,你确实问对了人,实话告诉你,十年前第一个坠楼的女生,还是我女儿的朋友呢!”

    我将手里的笼包放了下:“真的?那快讲讲吧?”

    她顿了一下,脸色陷入了回忆之中,顷刻之后开口讲述起来:“那女孩似乎叫娟子,十年前与我女儿是同班同学,已经通过了一家大医院的考核并被录取,马上就要去工作。

    谁知道,就在离校前的那天晚上,下着倾盆大雨的夜里,打开宿舍的窗户,从六楼跳了下去,其他的舍友都睡得很沉,没有一个人察觉。

    第二天早上被人发现的时候,早已经殒命,当时的死状十分恐怖,虽说现在过去十年了,但我仍然记忆犹新。

    整个人面朝下趴着,呈一个‘大’字型,身上流出的血,将宿舍楼周围的水渍全都染成了鲜红,学校的师生费了好大劲才清理干净。

    后来警察赶到,将尸体翻了过来,众人才看清,她的五官已经被砸没了,脸已经变成了血肉模糊的烂泥状。

    牙齿都错位了,粘在腮帮子的位置,也许是被雨水冲刷的缘故,看上去格外明亮洁白,阳光照耀下都有些瘆人。

    一开始法医没有找到眼珠子,后来才发现,被女孩紧紧攥在自己的两只手掌里,都已经捏得变了形……”
第8章 洗手间惊魂章节目录第10章 冻成冰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