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次元钓客 > 正文 021.抵达

正文 021.抵达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5000+字章节,求点击求收藏~有推荐就更好了......

    ==========以下正文==========

    往上看是蓝天白云,往下看是一片蔚蓝的大海。飞机正准备降落,目的地是一处相对平静的海湾。

    夜子云他们一大早就乘专车到了石英高原,然后搭上了联盟专门准备好的水上客机。他们将和关东地区招聘来的训练师们一起,乘坐一架大型水上客机前往丰缘。

    “YAHO!这个景色实在是太漂亮了!”

    某个坐在夜子云左手边位置,现在正趴在飞机窗口往下看的红毛正太兴奋地喊道。

    不过我说小渡同学,你家不是有各种会飞的精灵么?怎么坐个灰机都那么兴奋?

    “嗯,按照地图来看,下面应该就是卡那兹市了。”

    某个坐在夜子云右手边位置,也就是过道旁位置的研究员看着手中的纸质地图用一种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

    听到耕助的这句话,夜子云和飞机上的大部分人都无语了。你说你又不是坐窗边的位置,你就能从地图上找到相应的位置?

    夜子云转过头看了下那地图,泥煤的!做得比前世游戏里的那种还要粗劣!上面只有丰缘大陆的大致轮廓和寥寥几个城市的标注。

    未白镇、卡那兹市、凯那市、琉璃市、绿岭市、彩幽市。整张地图就那么几个城市有标注,其它的一些镇子根本就没标出来!

    就用这种地图你居然能够判断出我们现在的位置?!耕助你这么叼你家里知道么?你之前不是没离开过尼比市的范围么?你家难道有个叫做孔明的远房亲戚不成?!

    不过转念一想,夜子云就明白了什么。作为一名研究员,即便是一名新手研究员,但是负责这一块的工作人员都是有联盟身份的,算是核心成员了。相比起类似佣兵性质的那些被招募而来的训练家,作为研究员的耕助明显会事先得到很多的情报。比如这次飞机将要前往的目的地什么的,这货绝对早就从负责人那边得到了确切的回答。

    那张地图明显是那些参加联盟的训练师提供的,而且这个提供者绝对是那种不怎么旅行而直接从别的途径获得参赛资格的家伙,也只有这种人才会把地图卖给联盟从而换取一些什么。

    如果是靠自身实力参赛的平民训练师,这种人鲜有记录地图的习惯,经常是走到哪算哪的。如果是那些名门望族出来的家伙那就更不可能了,类似这种地图资料,特别是自己家族所在地区的地图资料,用N把锁锁在密室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交给别人!

    也正因如此,联盟这次才会把修路和记录地图的工作加到生态调查这种活动中来。想来这种事渡也是看得很清楚的,否则以他平时的表现早就吵着和夜子云换位置好听耕助那家伙卖弄知识了。

    不过被耕助勾起好奇心的傻蛋还是有几个的,这不,没一会过道上就围了一圈年轻人。这些同事各种威逼、色#诱无所不用其极,希望以此从耕助的嘴里得到更多的消息。

    不过耕助知道的东西其实也不多,而且绝大部分是不允许透露的。这群训练师虽然已经成功通过了应聘,但是和渡这种来自豪族,家族自身又与联盟内部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人不同,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夹杂着一些探子之类的人?所以这个先遣队还有一个作用就是考察这群招聘回来的人,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妥的话,将不会让那些有问题的人参加明年开春后进行的工作。

    “呼!那群家伙实在是太热情了。话说你们两个难道一点都不好奇么?”

    刚从客机上下来,耕助就立马以开展工作为借口甩掉了围着自己的人,然后找上了夜子云和渡。

    “啊?反正你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么,而且别人也帮我问了。”

    渡一副我看透你了的表情说道,通过几天的相处,他已经非常了解这个穿着研究员大褂的家伙是多么的不靠谱了。况且,从耕助那里得来的知识明显没有从夜子云那里的准确。身边就有一个类似百科全书的存在,而自己和夜子云还算是朋友来着,想必对方也不会不回答自己的提问。因此,渡觉得自己完全没必要听耕助那种漏洞百出错点满载的情报。

    听了渡的回答,耕助把目光转向夜子云。他很想知道夜子云不好奇的理由,按照研究员内部流传的说法,夜子云现在所用的名字“子云”是一个假名。

    不过既然能够直接跳过考察阶段,说明这人也不是普通人。大概会和渡的回答一样吧,看来自己“卖弄知识以此和对方拉近关系”的打算要落空了。耕助无奈地想到,想起大木博士对夜子云的评价,再想想渡所在的家族,耕助是真的很想和面前这两个孩纸交朋友啊!

    “看着我干啥?我是协调训练师啊,这里是丰缘,有什么好奇怪的么?”

    夜子云只丢下这么一句话,然后就往那边分配住宿的地方走去。

    不过俗话说得好,三年一道沟,代沟的沟。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夜子云和耕助之间的年龄差距又何止一道沟?

    如果渡不是属于那种既有剧情身份又没什么功利性质的家伙的话,夜子云甚至连好感度都懒得刷。你以为被一个小彭宇每天几次十万个为什么的日子很舒坦么?而且这个孩纸还是抱着真心交朋友的心思来的,对于这种真心想要结交的人,夜子云上辈子当了那么久的宅男,完全就没有抵抗力啊!

    而耕助却是研究员,夜子云玩了那么多口袋的游戏,看了那么多的TV以及漫画,他对这个世界的研究员可是抱着很谨慎的态度的!就算要结交也得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才行,否则万一和一个科学疯子交上朋友的话,那根本就是在参加花样作死大赛啊!而且还是玩脱了的那种,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主角智爷带着各种神兽把自己给突突了的。

    所以夜子云才会丢下那么一句话就离开了,相信以耕助的头脑,即便现在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但是只要问下这个城市的居民就可以得到答案。

    “呐~子云。协调训练师是什么?有这种职业么?我怎么没听说过?而且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一到丰缘你就会把墨海马的资料告诉我的么?”

    渡从下飞机开始就很自觉地跟着夜子云,在忍了一会之后,又开始进行十万个为什么的日常任务。

    “协调训练师是一种和训练师有些区别的职业啦,丰缘地区是协调训练师的发源地,这种职业现在在关都地区还没普及开来。至于墨海马的资料,在放好行李之后再说吧,我用口头可说不来。”

    夜子云说到底是认可了渡这个朋友,对于渡提出的问题自然是要回答的。不过科普什么的得等一下,首先必须要确保了住宿问题才行。

    随着人流走到一栋只有两层的建筑物前,这栋建筑看起来很新,明显建造的日期比边上的其它楼房晚得多。近前一看,入眼的是一块写着“得文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的招牌。

    从边上发放物品的研究员那里得知,这家公司是这次生态调查的赞助商之一,而且联盟也持有该公司的部分股份,绝对的自己人。之前说过的新式精灵球的推广,这家公司负责的正是丰缘地区这一块,而且这次考察时所需的衣食住行以及包括通讯设备在内的部分设备都由这家公司提供。

    从发放物品的研究员手里拿过一款手机,很古老的按键机种,完全看不到游戏里那“神奇领航员”的影子。据说这款手机是为了这次生态考察特别开发的,拥有好几种充电模式,能源分别采用了:太阳能、风能以及电系精灵的电能。据说在电量不足80%的时候,这款手机完全可以抵御一次十万伏特的攻击!

    根据说明,夜子云把自己的身份卡放到某个扫描口处扫了一下,这部手机就自行生成了一个通讯号码,从此变成了夜子云专用的了。

    在姓名备注的地方输入“子云”两个字,并选择了隐藏真实姓名。夜子云不得不再次感叹,这个世界的科技的发展方向实在是太奇葩了点。

    弄完手机之后,渡和耕助俩人第一时间就和夜子云交换和号码。然后夜子云和渡在耕助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精灵中心边上的宿舍,宿舍楼很大,有三层。

    夜子云的宿舍是二楼的其中一间四人房,两张上下铺的木床分别在房间的左右两边,过道的尽头是一扇落地窗,外面有一个小阳台。过道的最中间是拼放在一起的四张书桌,每张书桌上都有一盏台灯。看着眼前这一切,夜子云有种回到前世当学生的感觉。

    “等等!四人间?!喂喂我说耕助,该不会是你自己以权谋私准备搬过来一起住吧?”

    夜子云发现了一个问题,他想过调查队对自己和渡两个人会有特殊待遇,毕竟身份在那摆着。他也想过自己会继续和渡住在一个房间,毕竟单人间什么的现在又不是来观光的。但是这个四人间是怎么回事?夜子云记得很清楚,那架客机上可是没有其他有身份的训练师了!就算研究人员里有,但是研究人员为了方便开展研究工作,他们的宿舍却是在边上的另外一栋,因为那边那栋宿舍有地下室。

    因此,夜子云也就只能恶意揣测是耕助这个家伙以权谋私了。

    “怎么可能!我可是遵守纪律的研究人员。将要入住的是其它人啦!据说是丰缘出身的家伙,其中一个是得文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社长的儿子,还有一个听说是希巴先生推荐的。他们将参与这次调查,不过由于路途的原因,他们可能要晚点才会到。”

    耕助解释完就离开了,研究人员的工作已经开始,而训练师方面的工作要等研究员那边整理完毕才会按需求发布相关事项。不过耕助,你出门前那幽怨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根据耕助的说法,这次的舍友还有两个呢。得文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的富二代,那不是大吾么?游戏第三世代RS版本丰缘地区的联盟冠军呢,还是一个石头控。这样看来,这家在游戏里被反派用各种姿势玩弄得欲仙欲死的公司其实在联盟内部也是有很高的话语权的说……

    至于另外一位,夜子云实在是想不到头绪。

    希巴现在还没有登上四天王的位置,或者说是还没有出任这份工作,这个时候的希巴只能算是一名在联盟内部知名度很高的格斗高手。

    这就是这个时候联盟对希巴的介绍,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的,而夜子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现在看来也不是这样呢,希巴要么在联盟的高层有关系,要么干脆他自己就是联盟的高层之一!

    四天王是作为联盟表面上的最高战力而公诸于众的,冠军什么的都是私底下决出的,对战什么的根本不会给普通民众看。所以在外界对于冠军的理解就是,这是参加联盟赛并最终获得冠军的家伙,至于后续的东西普通人根本就接触不到。

    希巴作为格斗系精灵大师,他的战斗力绝对比那些联赛的冠军高出几个档次。达到这种高度的人,精灵联盟怎么可能不拉拢呢?

    不过不管希巴现在的身份如何,总之他能够插手联盟的工作已经是不容置疑的了。几年之后他也会出任四天王,而且在关东和城都都分别占着席位。

    “子云?子云!喂!快醒过来!”

    渡一边在夜子云的眼前挥着手掌一边喊道,自己这个朋友什么都好,就是时不时会走神。

    “嗯?哦!是渡啊,怎么了?”

    思绪还没从思考中回来的夜子云迷迷糊糊地问道。

    “你怎么这样!说好的资料!”

    这是一种撒娇般的语气,夜子云不得不承认如果渡这家伙再往地上一躺,然后滚上几圈的话,这杀伤力会很大。至于要求系统录像了什么的,夜子云才不会说出去呢。等以后拿出这样一段录像,说不定…嘿嘿嘿……

    放下行李,按照约定,夜子云直接往书桌上摆上各种画笔和写生本。随着唰唰唰的笔划声,一只墨海马跃然纸上。随后夜子云在图画下方写上各种数据,数据当然是直接从系统视窗抄出来的图鉴里的数据,只不过是把那些等级什么的现实里还无法测量的东西忽略掉的阉割版本。

    写完之后,夜子云拿出了另外一张纸,把脑海里的那份由偏光镜反馈的资料也写了一份阉割版。比如特性什么的,虽然夜子云已经知道那只墨海马的特性是“轻快”,但是既没有和墨海马对战又没有经过检测,如果夜子云直接写出来的话可能会引来麻烦。

    对于精灵特性的研究才刚刚起步,这个课题才刚刚建立,提出课题的正是夜子云本人。大木博士正在准备把这个课题提交给联盟,好去寻找人手研究这个课题呢。

    因为这个事,这次的生态调查还事后追加了一项“尽量收服复数只同种精灵”的追加任务。

    把资料丢给渡,夜子云再次抱怨起了这个年代,电脑什么的实在是太低产了!如果有电脑的话,夜子云会很干脆地把系统里的资料直接导出来,但是由于没有电脑的缘故,一切只能手写!很累的有木有!

    渡看完墨海马的资料,很想问下夜子云,第二张资料上的那些技能时什么回事,什么<龙卷风>、<龙之舞>、<龙之吐息>和<逆鳞>什么的,这些标注着龙属性的技能是怎么回事?渡搜索了自己所有的记忆以及家族资料库里面的所有记载,发现完全没有对这些技能的只言片语!

    家族式的杂乱记载,不系统的道听途说,使得这个年代的人们对精灵的技能知之甚少。除了几个广为人知的技能之外,有部分技能被世家豪族当成了自家的秘技,只会在家族内部流传。

    不过没有交流就没有进步,所以造成了没有人去归纳整理那些技能,从而很多明明会很多技能的精灵在训练师的眼里却成了贫招的弱者。训练师不屑于收服这些精灵,由此又影响了关于这方面的研究。

    不过渡的话还没问出口,就看见夜子云再次往自己这里丢过来一张资料。资料上画着的精灵和墨海马有几分相似,看了下下方的署名是“海刺龙”,还写明了这是墨海马的进化型。不过这次的资料只有一张,渡很快就看完了。

    只是在他看来,这只精灵相比起墨海马,貌似与自己记忆中的那只精灵更为相似。

    抬起头,只见夜子云再次把一张资料递到了自己的面前。

    看着纸张上画着的那只精灵,渡的瞳孔微微一缩,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貌似都停了几下!

    自己看到了什么?!刺龙王!居然是一直被家族认为是世上独一无二,世间仅存一只的刺龙王!作为家族中唯一一只不被冰系克制的龙系精灵,刺龙王在家族中的地位是很特殊的!

    而现在,这么一只被家族隐藏起来秘而不宣的精灵,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这张画纸上!

    不止是画像,自己的这个朋友居然还把大致的数据都给写了出来!御龙一族几十年的努力和这张纸上面的数据比起来……

    渡被打击到了,虽然自从认识了夜子云之后他就经常在知识方面受到来自心灵上的打击。但是那只是个人对个人层面的打击,渡有信心在不久的将来就能够迎头赶上。

    但是当一个人仅凭自己的个人学识直接完爆一个家族几十年的积累的时候,那种就根本不是一个次元了好吧?

    未来的天王冠军正在痛并快乐着,他由衷地庆幸自己交到了夜子云这个朋友。既然当初能够把收服墨海马的机会让给自己,能够说出如果收服失败自己就会后悔这种话。现在连资料都随意地丢给自己了,那么如果向他打听下资料上写的那个“特殊情况下进化”的详细内容,想必这位朋友也会告诉自己吧?

    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正准备发问呢,却发现宿舍里已经没了夜子云的身影,倒是多了两个头发分别是银蓝色以及天蓝色的少年。

    匆匆地和这两位疑似新舍友的人打了声招呼,渡直接夺门而出。

    “真是和子云说的一样,好有冲劲的家伙呢。藤树你怎么看?”

    银蓝色头发的少年一边用一块绢布擦拭着手中的石头一边向舍友问道。

    “真是一个海浪般的家伙,刚才子云在介绍他的时候我还以为看错了呢。刚才那呆滞的样子看来是在酝酿这次的汹涌呢!”

    藤树一边做着仰卧起坐一边回答大吾的问题,不过双方貌似都是用一种看怪人的眼光看着对方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