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75章 群殴贱男人!(二)

正文 第75章 群殴贱男人!(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那把刀就要触碰到宁紫辰的脸,宁紫辰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渗出,就快顶不住了。

    “儿媳妇……儿媳妇喂!儿媳妇!小水!你听见了吗?小水你在哪?”

    两个男人正拼在劲头的时候,忽然听到走廊有人提着嗓子大喊……儿媳妇!

    管觅就在这时候错了神,宁紫辰抓住机会,将身上的管觅推开,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台灯,对着管觅脑袋狠狠一砸!

    “在这儿!”宁紫辰也管不了门外喊儿媳妇的人是谁,只想尽快引人过来帮忙。

    “你儿媳妇在这里!”宁紫辰大喊着回应。

    管觅立刻起身扑过来,又把宁紫辰压在身下!“闭嘴!”

    霍鹿鹿闻声……立刻寻着找到宋水暖所在的房间。

    房门没锁,她一脚踢开,风风火火的闯进来。

    一眼,就看到地上有两个男人撕扯在一块儿。

    再定睛一看——“紫辰?”

    宁紫辰看到霍鹿鹿,何尝不是惊讶,“小姥姥?”

    他简直不敢相信,小舅舅的妈妈,小姥姥来了。

    “小姥姥,快去叫人过来帮忙,这男人要欺负小舅妈!”

    一脸狰狞的管觅也是醉了……这都什么复杂关系?小姥姥、小舅妈!

    霍鹿鹿看看压在宁紫辰身上的管觅,举起手里的皮包就砸过去!

    ‘Duang!’一下。

    就这一下,管觅被砸成半晕状态。

    宁紫辰可算能起身,跑到门口叫人……

    霍鹿鹿还没停手,举起皮包又朝管觅头上狠狠砸几下!

    “打死你,贱男人,欺负我们家小水!设计我们家小水?我打!我打!我打!”

    管觅没想到,这位小姥姥的皮包竟然如此硬实!

    看上去只是一个黑色的女士皮包而已,砸在头上却如石头一般的感觉。

    霍鹿鹿打开皮包,从中掏出两块砖头,一只手举着一块,继续砸向管觅。

    活脱脱的板砖疯婆子降世!

    宁紫辰带着几个服务生回到房间里,看到的是霍鹿鹿两手抓砖头,猛砸管觅的场景。

    根本就是几招,就把管觅给KO了。

    宁紫辰走到霍鹿鹿跟前,诧异的问:“小姥姥,您从哪儿弄的砖头啊?”

    “来之前在楼下找的呗,没有武器我怎么救儿媳妇?”

    怪不得霍鹿鹿举着手提包这一砸,管觅的脑袋就差点开瓢。

    原来包里面装的是……砖头!

    “臭小子,敢动我们席家的女人?真是吃了豹子胆了。”霍鹿鹿手持板砖,指着头破血流的管觅。

    管觅已经被这威风飒飒的板砖小姥姥砸的几乎昏厥。

    “少主,您没事儿吧?”

    “宁少……”

    几个男服务生见宁紫辰脸上挂了彩,都关切的问。

    宁紫辰把房门关上,指着管觅,下令道:“给我揍他!”

    几个男服务生得令,立马上去围殴管觅,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霍鹿鹿也觉得不解恨,参入其中,用两块板砖又猛砸贱男一番。

    打了十几回合,恨泄的七七八八,宁紫辰才叫停。

    让服务生找来麻绳,把管觅绑上,送进洗手间。

    这个时候大家才想起宋水暖。

    霍鹿鹿和宁紫辰走到床前一看,宋水暖正捧着一个大枕头,连亲带啃的!

    那模样……就别提多可笑了。

    “老公……亲亲……”宋水暖紧紧抱着枕头,软绵绵的道:“亲亲老公。”

    宁紫辰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

    在场的几个服务生也都低头藏笑。

    霍鹿鹿走上前去想把宋水暖手里的枕头夺下来,一边道:“儿媳妇,这个不是你老公。”

    宋水暖此时药力正猛,完全陷入幻觉状态,不肯放手,吼道:“别碰我老公!”

    “这可怎么办?”霍鹿鹿焦急道:“看样子得带她去医院。”

    一群人折腾着,好不容易才把宋水暖弄到车里,她手中仍然不肯放下那个枕头。

    坐在后面对着枕头猛亲亲,嘴里不停喊着席木程的名字。

    宁紫辰被打的鼻青脸肿,也在医院简单处理一下。

    经过医生诊治,宋水暖情况一点点好转。

    病房门外,霍鹿鹿交代宁紫辰:“今天这件事,先不要告诉你小舅舅。”

    宁紫辰摸摸肿胀的额头,不解:“为什么?”

    “你小舅舅要是知道,肯定就不让你小舅妈出去唱歌了!”霍鹿鹿刚说完,一拍脑门,“呀!小水的手机还在别人手里呢!

    霍鹿鹿嘱咐宁紫辰在这看着宋水暖,然后独自匆匆离开医院。

    *

    富天华大酒店一楼大厅的休息区域。

    一个黑色风衣,气派非凡的中年男人,手里持着一本杂志,坐在沙发上。

    他时不时端起手腕看时间,在他旁边的圆桌上,有一杯早已凉去的咖啡,还有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刚刚霍鹿鹿在电话里焦急的只说了一句:“先生!你在富天华等我一会儿行吗?”

    就这么一句话,让这个气派的中年男人在这等了一个多小时。

    霍鹿鹿匆匆赶过来的时候,带着满心歉意的走入休息区,一眼就看到了那霸气十足的中年男人。

    “请问,您是捡到电话的……”

    霍鹿鹿话还没说完,两个人四目相对——

    虽然是初见,但似是故人重逢!

    男人五十左右岁,头发干净利落的梳起,一身名牌衣衫,伸出手,腕上的手表价值百万!

    “真不好意思,让你等了这么久。”霍鹿鹿满脸的歉意。

    “没关系。”男人声音沉稳,一看就是成功男人,绅士风度非凡。

    霍鹿鹿羞涩的拢拢额前碎发,面上微微粉红晕染,表情像个含苞待放的小姑娘。

    风衣男子把宋水暖的电话递给霍鹿鹿。“这是您朋友丢失的电话吧?”

    霍鹿鹿接过来,不知怎么感谢好:“是的是的!哎呦,太感谢您了。”

    男人绅士翩翩的做出一个礼让的姿势,“请坐,不客气。”

    二人在休息区的沙发上相对而坐。

    让一个捡到电话的好心人苦等一个小时,霍鹿鹿真不知该如何表达谢意。

    中年男人行为谈吐十分谦逊礼貌,直说着三个字‘没关系’。

    “要不改天请你吃饭吧。”霍鹿鹿看出男人也不是差钱的档次,直接给人家钱,相当于羞辱人家。

    她急匆匆的翻开皮包,想要找自己的名片。

    当男人看到霍鹿鹿从女士提包里掏出两块板砖的时候……

    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霍鹿鹿把两块板砖放在桌上,这才找到自己的名片。“你好,我姓霍。”

    男人盯着板砖,表情复杂纠结。

    “这是我要带出去扔掉的。”霍鹿鹿不好意思的,解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