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73章 这多半是个春梦!

正文 第73章 这多半是个春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很快,管觅开车到达富天华大酒店,车子拐入停车场,一切顺利无阻。

    后面的宋水暖也慢慢苏醒过来,但已经进入思维意识混乱状态。

    “水暖,下车吧。”管觅把车门打开,向宋水暖伸出一只手来。

    宋水暖整个人像是在梦中游离一般,大脑浑浑噩噩,视觉漂浮不定,看着眼前的人一会儿是席木程,一会儿又变成宁紫辰,一会儿还像父亲宋谦!

    伴着幻觉的同时,幻听反应出现,管觅的声音听起来跟席木程很相似……

    “老公?”她轻轻唤了一声。

    管觅唇角一勾,满意的邪笑一下,“哎,我在这儿呢。”

    宋水暖不确定这是梦里还是现实……

    画面感不真实,而且身体在持续的燥热升温。

    她被管觅的打手拉出车子,身体飘飘忽忽,同时……

    强烈的欲望之感腾起。

    身体如一朵将要绽放的花朵,热烈激奋!

    很热,她解开胸口的几枚扣子,露出诱人的锁骨还有香艳的嫩白胸脯。

    但,还不确定这到底是梦中还是现实,宋水暖抓着对面的管觅问:“你是我老公吗?”

    “当人是了!”管觅紧紧抓着宋水暖的手,轻声道:“快跟我走,我们好好享受今晚。”

    宋水暖忽然站住,摇摇头,心想,这可能是个梦。

    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有跟席木程亲热了,竟然会在梦里如此亢奋激动,身体渴望至极。

    她觉得,这多半是个春梦。

    但,即便是做春梦,也不能随便与陌生人结合。

    否则就是严重的精神出轨……

    “我要给我老公打个电话。”宋水暖身体瘫软,不停摇晃,要到皮包里找手机。

    管觅很怕错失时机,立刻毫不犹豫的把面前的女人抱起!

    ‘嗖’——的一下,把她捧入怀中,温柔的道:“老公就在这儿呢,还打什么电话?走吧亲爱的。”

    管觅风一般的速度朝酒店里面走,并没有注意到,揣在宋水暖大衣兜里的电话掉了出去。

    电话掉在停车场的地上,并没有挂断。

    这边……

    霍鹿鹿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在小超市内团团转个不停!

    把小超市营业员的眼睛都转花了,有人给她出主意,“阿姨,您去找电话GPS定位不就行了嘛?”

    霍鹿鹿急着道:“那得多久能确定电话的位置啊?”

    营业员摇摇头:“这个我也不懂,你得去通信公司问问。”

    霍鹿鹿一撇嘴,到通信公司问,我儿媳妇早被吃掉了。

    她时不时拿起电话听一听,发现,那边忽然变安静了。

    没有了宋水暖和男人的对话……

    “这……”霍鹿鹿只跺脚!

    “这怎么还没声音了呢!?”她看看屏幕,确定还是通话状态,电话并没有被挂断。

    但,只听那边是死一般的寂静!

    “难道是那个色狼把小水的电话给扔了?”霍鹿鹿只觉得即将崩溃!

    “喂!”她对着电话大喊:“有人吗?有人吗?喂!”

    过了两分钟,电话那头可算传来一道声音,是一个陌生中年男人沉沉的嗓音。“喂?”

    霍鹿鹿极度兴奋!“喂?你好,您是怎么拿到这电话的?”

    男人道:“哦,在停车场地上捡到的,是您朋友的电话吗?”

    霍鹿鹿激动的差点蹦起来!“是的先生,快告诉我,那是哪里?快!”

    对面的男人回道:“这里是富天华大酒店的停车场,女士,您在哪,需要我把电话送过去吗?”

    霍鹿鹿忽然感受到拨开乌云见太阳一般!

    她几个箭步冲出小超市,拦截一辆出租车,疯一般的坐上去!

    “师傅!快!去富天华大酒店!快快!”霍鹿鹿一命的催着。

    司机一脚油门使出。

    霍鹿鹿焦急问:“到富天华大酒店需要多久啊师傅,快点行吗?我是去救人的。”

    出租车司机看看导航系统,回一句:“最快也要半个小时吧,还是不堵车的情况,要是堵车就说不准了。”

    霍鹿鹿只感觉一万只草泥马从头顶奔腾而过啊。

    半个小时,儿媳妇早被当成黄瓜菜吃抹干净啦!

    “师傅!”霍鹿鹿向手提包内翻去,掏出一沓软妹币,举在眼前,“看到了吗?我有钱啊师傅!快点快点!”

    司机师傅看看霍鹿鹿手中的钱,无奈的回答:“这位美女,我知道您有钱,但我这只是一辆出租车,不是飞机也不是火箭,最快也是半个小时才能到!”

    霍鹿鹿又掏出一沓软妹币,“多少钱都可以,十分钟内,十分钟内赶到行不行?”

    司机师傅一脸黑线,摇摇头:“这……十分钟根本不可能到富天华。”

    *

    管觅抱着宋水暖顺利到达早就开好的房间门口。

    ‘唰——’的一声,门被刷开。

    宋水暖思维越发的混乱,身体也是越来越焦躁不安。

    甚至连嗅觉都陷入幻迷状态,竟然闻着男人的体香,与席木程身上的一模一样。

    嘤嘤的叫:“老公……老公……”

    ‘砰!’

    房间门被紧紧关上。

    管觅把宋水暖放在床上,面上绽出胜利的微笑。

    “宋水暖,早知道你是总统的女儿,上大学的时候我怎么可能拒绝你?”

    宋水暖的视觉、听觉、嗅觉、一切感官全部被药物迷幻,根本听不见管觅的话。

    管觅脱下自己身上的薄妮子外套,把脖颈上面的领带松了松。

    “哼……来吧小学妹!”

    看着床上躁动的女人,管觅忽然想起来,老板交代过,要拍照片,而且要把从始至终的过程一一记录下来。

    他先给女人脱下外套,然后掏出手机,拍了几张。

    “哼……宋水暖,想不到几年没见,你变得漂亮性感多了。”

    管觅又要伸手去解宋水暖身上的毛衫扣子,忽然他的电话响起。

    是老板打来的。

    管觅接起电话,兴奋的炫耀着汇报:“老板……鸭子已经煮熟,马上可以入口了。”

    “从没脱衣服开始,我要整个过程的照片,千万别忘了。”电话那端传来指示。

    “放心吧老板,没脱衣服的照片已经存在手机里,马上进入第二步了。”

    挂断电话汇报之后,管觅把一双邪恶的手,伸向宋水暖的毛衫衣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