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69章 突袭,疯一样的女人

正文 第69章 突袭,疯一样的女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看这打扮靓丽的中年女人,年龄四十中半左右。

    一头乌黑色的卷发披肩而下,面容美丽,上身一件贵气十足的貂皮披肩,下身过膝长裙,手提奢侈品牌皮包,气场气质非凡。

    她叫她儿媳妇。

    宋水暖自然是一窒,直盯盯的看着门口的女人,女人身上那股子成熟贵气的美丽,很是吸引人。

    “怎么?没见过比你漂亮的女人吗?”霍鹿鹿抬起步子,哒哒哒的走到宋水暖身边,目光如炬,打在小女人的身上,似是要用眼睛将宋水暖身上的衣服剥掉,一眼将这小女人看透一般。

    “嗯……”霍鹿鹿一边欣赏,一边点头:“怪不得我儿子喜欢,模样和身材都不错。比华夏女子多出一分性感;比美国女子还多了几分柔美,不过,想做我儿媳妇,可没那么简单。”

    宋水暖挪动一下身体,面朝着霍鹿鹿。

    直接道:“我已经是你儿媳妇了,合法夫妻。”

    一句话咽的霍鹿鹿差点打嗝!

    “咳咳……”霍鹿鹿把手中价值不菲的皮包放在钢琴盖上,正面与宋水暖相对。

    “我知道你们结婚了,那个混小子从小就主意很正,但是我霍鹿鹿二十八年前,也就是席木程刚出生那年,就发过誓——”

    宋水暖眉心一拧。

    看霍鹿鹿一副发过毒誓的样子。

    “将来……我的儿媳妇……一定要……是女赌侠之类的高手人士!”

    噗——!

    霍鹿鹿一句话差点把宋水暖的五脏六腑都击破!简直是内力逼人啊!

    席木程他妈妈,竟然,如此,奇葩!

    霍鹿鹿忽然一改刚进来的严肃模样,走过来主动挎住宋水暖的胳膊,笑着问:“儿媳妇,你喜欢玩牌吗?”

    宋水暖差点憋出内伤,该怎么回答?

    “扑克、麻将、骰子、斗地主、梭哈、红十、东北麻将、西北麻将、南方麻将……”霍鹿鹿掰着十个手指头,一副认真模样道:“还有麻将机老虎机什么的,你都喜欢吗?”

    小女人看得出,这大女人是个十足的赌徒。

    怪不得席木程一直没带她见他母亲……

    看来婆婆也不是一般人士。

    见宋水暖不肯回答,霍鹿鹿明显有些不悦,松开小女人的胳膊。

    两个女人面对面站着……对视……

    复杂的目光纠缠在一起,聚成两股电光火石一般的闪线!

    一个小时后……

    客厅的大圆桌前面,她们对面而坐,脸上都贴着白色纸条。

    “三个五!”

    “三个六!”

    “……”

    “满堂红!”霍鹿鹿纸牌一甩,高声呼喊雀跃起来。

    宋水暖先是板着脸,然后缓缓亮出手中的底牌……“同花顺!”

    之后吊起唇角邪魅一笑!

    “哇塞,儿媳妇你……”霍鹿鹿瞪圆眼睛,一副大吃惊模样!

    万万想不到,儿媳妇牌技超群!

    几十把扑克竞技之后,霍鹿鹿贴的满脸都是白色纸条,眼睛都看不到人儿了!

    她不服,把一脸的白纸条撕下去,对着宋水暖喊:“再比别的,麻将!”

    一个小时后,麻将桌上。

    “八条!”

    “幺鸡!”

    哗啦啦,呼啦啦……麻将错打在一块的声音脆脆入耳。

    宋水暖双手一推:“糊了!”

    噗——霍鹿鹿一口老血差点儿喷出来,今日!棋逢对手!

    这次,儿媳妇与婆婆赌的是脱衣服,谁输了就脱一件身上穿的衣服。

    两个小时以后,您再看霍鹿鹿。

    身上只剩下胸罩和三角裤了!

    被叫来陪玩的两个女仆人也输的七七八八,只有宋水暖身上的衣服文丝未动。

    还是她自己吵着热,把一件外套主动脱掉。

    麻将桌上四个人,三个都冻得丝丝哈哈的直哆嗦。

    但霍鹿鹿不服气!光着身子继续喊着:“来来……接着来……我今天就不信,一把不能赢……”

    宋水暖舒展一下腰身,拧拧脖子,“婆婆,您别冻坏了,那样席木程回来肯定发脾气,还是把衣服穿上吧,我不跟您计较。”

    霍鹿鹿炸了毛似的,嘴里叼根烟,一边搓麻将一边喊道:“不行!赌侠就是要赢得起输得起!”

    赌侠?宋水暖嘴唇一瘪,心中暗道:就您这两把刷子,还赌侠呢……

    还好席木程这几天公司事务繁忙,不回来。

    否则一回家看到自己妈跟自己媳妇在岛上大开赌局!

    怕是要气抽过去。

    一桌人从傍晚十分一直玩到深夜十一点多,没吃没喝。

    霍鹿鹿内裤都输进去了,终于喊停。

    “儿媳妇!你厉害!”

    宋水暖又累又饿早就晕头转向,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疯’一样的婆婆。

    她也是醉了!

    吃完晚饭,已经接近深夜十二点。

    宋水暖早就困了,但霍鹿鹿却不是一般的精神,把儿媳妇拽到客厅沙发上坐着。

    “我说小水。”

    小水……是霍鹿鹿刚为宋水暖起的爱称,她非说这样叫显得亲切。

    “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小水你能不能把打牌的技巧传授给我?”霍鹿鹿一边说,一边用水果刀,削平果。

    “嘻嘻……婆婆,这,真没什么技巧。”宋水暖说着打个长长的哈欠,心中暗道:这是智商问题。

    “小水啊,那明天你陪妈妈去大京一趟好不?”

    宋水暖上下眼皮直打架,问:“干嘛去?”

    “逛街、吃饭、泡鸭店。”霍鹿鹿美滋滋的回答道。

    逛街……吃饭……泡鸭店?!

    宋水暖被霍鹿鹿这句话雷的立马就精神了!

    “您说的鸭店是……大京烤鸭还是?”小女人难以置信啊!

    霍鹿鹿竖起一根食指在唇边,声音压低,道:“嘘……谁稀罕吃大京烤鸭啊?我说的是帅哥们聚集的场所,嘿嘿!”

    我的个娘亲啊!

    宋水暖只觉得天空在噼里啪啦的向下掉陨石,这婆婆也……

    “我是您的儿媳妇,不是您的闺蜜,我是席木程的老婆。”宋水暖拍着自己胸脯,认真道。

    天下怎么可能有如此奇葩的老妈,要带着儿媳妇逛鸭店?

    “那怎么了?我喜欢你。”霍鹿鹿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宋水暖,然后身子靠在沙发上,点燃一根香烟,猛吸了一口,吞云吐雾。

    她看着宋水暖,一本正经道:“男人都可以去夜店找妹妹,我们女人为什么不行?人类都是平等的……”

    宋水暖只觉得自己三观已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