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68章 用歌词换老婆出浴图

正文 第68章 用歌词换老婆出浴图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女人手捧着一纸乐谱,如获至宝,在卧室里一阵蹦跳!

    想不到,那平日里霸道至极的男人,在内心,还是宠她到一丝一毫的。

    “虽然没有见到神秘歌者的真面目……”宋水暖手握着乐谱,默默自语道:“但至少有希望考入华夏宫唱歌了。”

    首先想把这好消息与白经纪人分享,顺便把曲子唱一唱,让白经纪人听一下,帮忙分析过关的可能有多大。

    刚拿起来电话,将屏幕划开。

    宋水暖的微信传来一条消息。

    水木组合:老婆,醒了嘛?

    水木组合是席木程的微信名。

    宋水暖立刻回一句:醒了,怪物大叔,谢谢你啦。

    水木组合:床头柜抽屉里有一条蓝宝石项链,快戴上看看,拍张照给我。

    宋水暖收到消息立马把床头柜打开,看到里面有个精美的盒子,盒子里躺着一条贵气的蓝宝石项链。

    宋水暖按照席木程的意思,把项链掏出来,戴在脖子上,拍了张照片传过去。

    大清早的也没什么形象可言。

    过了一会儿,席木程打电话过来。

    上来就问:“老婆,你还没洗澡吧?”

    “嗯。”

    “哦,快去洗个澡,戴着项链一起洗,顺便再拍一张照片。”

    女人一听,立马明白男人的真正意图。

    看我戴项链是假……起了色心才是真!

    “喂!你不是在公司工作吗?工作时候看美女出浴图不好吧?”

    男人悠然回答:“休息时间,看老婆出浴图怎么不行?”

    宋水暖捏着电话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最终道:“不去!现在还不想洗。”

    “哦?”男人一副自信满满的语气,说:“那首歌还没写词呢吧?老公配个歌词给你,怎么样?”

    歌词?!

    宋水暖正头疼这事儿,曲子有了,还要悉心创作一首词,与之相配,才是完整的一首歌。

    在CNK乐队的时候,那首《流花》的歌词,是宋水暖跟宁紫辰一起完成的。

    如今这首,是要宋水暖独自完成了。

    宋水暖没想过席木程手里还会有歌词。

    “那好吧老公,你把歌词发过来,我看看先。”女人多少还是有些不相信。

    【默雨夕江送离愁,

    景船木桥人独奏,

    上古魂离非是求,

    镜中美人,转眼,又隔秋。】

    宋水暖看到这一段词,顿时就傻了……

    轻轻哼唱出来,与这段曲子非常搭对,简直就是一首完整曲目!

    只是这个词哪儿来的?后半段呢?

    席木程电话里霸道硬气的告知:“想看后文,请以出浴照交换,否则不可能。”

    男人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切!——

    女人只好懒洋洋的走进浴室,打开淋浴头。

    雾气腾腾的镜子中,脖颈上的蓝宝石项链,在浴室灯光下,高贵夺目。

    宋水暖怎么都觉得,这项链有点儿眼熟。

    像是在哪见过。

    仔细一回忆,才想起来,是与电影《泰塔尼克号》里面,女主人公带过的那条,名为‘海洋之心’的项链非常相似。

    宋水暖对着镜子看看,也不知道这东西值多少钱?

    匆匆洗完澡,宋水暖裹好头巾,身上裹着洁白的浴巾从浴室走出。

    拿起床上的电话,摆弄一下,最后只拍了一张脖颈部位的照片,给席木程发过去。

    过了不到两分钟,席木程发过来一段语音消息。

    “老婆,这哪里是出浴图?只有一段脖子。”

    宋水暖也觉得有些过分,于是又拍一张,这次照了个全头,锁骨向下一些,露出整条项链部位,发过去。

    “老婆,你这哪是出浴图?”席木程发来一条语音,伴着一个抓狂的表情。

    宋水暖不耐烦,“那什么是出浴图啊?你示范给我。”

    席木程发了一段文字消息过来:出浴图就是你不穿衣服,走到镜子前面,用手机拍下自己的全身。

    如此暴露?

    宋水暖直接回了几个字:臣妾做不到!

    水木组合:做不到就算了,歌词的下半段就不给你发了。

    哎……!

    女人无奈,只好硬着头皮照做。

    一丝不挂的走到落地镜子前面。

    要把自己的身体拍照展现给别人,即便那人是自己老公,她也是有些羞涩,很不自在!

    心里默念:席木程这个变态家伙,满脑子都是些变态主意!

    却也没办法,为了歌词,她只好举起手机,对着镜子中的胴体,咔嚓——

    按下快门的一瞬间,宋水暖下意识的抬起另一只手,把自己的巴掌小脸儿给遮上了!

    照片发到男人手机上。

    “哈哈……”

    男人看到可爱妻子的出浴图,先是狂笑了一番!

    “老婆,你这明明就是掩耳盗铃,遮上脸有什么用?”

    宋水暖对着电话哼一声,怒喊:“把歌词后半段发过来!”

    【晚香晚岸夜灯有,

    泥印倒影人不留,

    芳菲一瞬是歌喉,

    心中爱腻,不去,回风流。】

    “这词是谁写的?好美,跟这首曲子正配。”宋水暖问。

    “是你老公写的。”席木程告知。

    宋水暖没到,男人有财,还有才!

    席木程让宋水暖为这首歌取名。

    宋水暖被这美妙的歌词意境深深吸引,想想,不如就叫《芳菲一瞬》。

    芳菲一瞬,是歌喉。

    宋水暖发现,这岛上的神秘歌者,每部作品都是浓郁华夏风节奏。

    越发对作曲者产生浓烈的好奇之感,想知道他到底是谁?

    是什么人,为什么藏在岛上,不见人?

    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求知的欲望越发强烈,但她却没有打开宫殿其他房门的办法。

    宋水暖还是决定先把《芳菲一瞬》整首歌录制小样,给白经纪人听听。

    宫殿二楼有一间大客厅,大客厅中央有架钢琴。

    有时候无聊,宋水暖会到这间客厅弹钢琴。

    今天心情大好,她独自一个人,在客厅边弹边唱,琢磨乐谱,一边录制小样。

    一整天在工作中度过。

    十分充实。

    不知觉,转眼间,就到了日落十分。

    歌曲小样也基本录完,宋水暖扭扭脖子,伸展一下疲累的腰身。

    把钢琴盖子合上。

    刚一转身,忽然发现,门口站着一个打扮妖艳的陌生女人!

    吓了一跳!

    那女人缓缓摘下脸上的墨镜,道:“你就是我儿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