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65章 老婆是最伟大的召唤师

正文 第65章 老婆是最伟大的召唤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席木程又交代一句。

    “接下来的场面会略微血腥,老婆最好别看。”

    男人一边说,一边把身上那件剪裁得体的高档西装外套脱掉,露出里面一件雪白色的衬衫。

    白衬衫袖子上的扣子,一一解开……

    领口的扣子,解开三颗……

    略微血腥?

    宋水暖被保镖带到旁边的椅子上落座,黑人保镖庞大的身躯竖立在她眼前,并且撩起西装,遮挡住她的视线。

    是按照席木程的指示——血腥画面,不要给少奶看!

    不曾想少奶一诈!把黑人保镖推开,叫道:“老公,你忘拉?我最喜欢看血腥恐怖电影了。”

    顾维完全被这两口子弄傻了!

    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席木程的拳头打在右脸。

    席木程六岁开始学拳击,最知道打哪儿疼了,专门对着痛处打。

    ‘砰砰砰!’一番连招拳下来,顾维还不知道发了什么,就已经双眼直冒金星!

    顾维的人想过来帮忙。

    却在黑人保镖的恐怖眼神下畏惧的没动。

    席木程八岁开始学散打,跆拳道。

    打完了脸,当然还要打别的地方。

    一个过肩摔,顾维哪里是席木程的对手,只感觉整个人飞一般的被连根拔起,然后狠狠摔在地上!

    力道之大!

    顾维只能躺在地上呻吟……疼!

    这一摔,顾维只觉得身体跟散了架一般,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哦对了,席木程十几岁的时候,还到少林寺学过一段功夫。

    功夫都学杂了。

    席木程抬脚又是一顿猛踢,似乎能听到顾维骨架被踢碎的声音!

    不过短短几招,顾维就躺在地上连哭带嚎的求饶,“大爷,大爷饶命,别打了!这是哪儿来的爷爷喂?”

    “老公,你还没打出血腥的效果。”宋水暖不知啥时候来到席木程身边。

    顾维此时被打出的都是内伤。

    脸上却没见血。

    宋水暖觉得不过瘾,她亲手敲破一个玻璃杯,在顾维脸上划了一下!

    却还是觉得不过瘾!

    她干脆让保镖把顾维给按住,用玻璃碴子在他脑门上写了一个‘丑’字!

    在一旁观看的酒吧老板顿时目瞪口呆……

    这哪儿冒出来的两口子!

    真是有够厉害啊。

    顾维抬手一摸,满手是血,吓得嚎嚎直叫唤:“你们!你们……这么欺负我?知道我是谁吗?我爸是警局局长顾大刚!”

    “我管你爸是大缸还是大盆?”宋水暖举着玻璃碴子,恶狠狠的道:“刚才不是装的挺厉害吗?信不信我在你脸上再写几个字?”

    宋水暖说完又抬脚踢了顾维脑袋几下!

    这时候不知道是谁喊了句:警察来了。

    原来是顾维的同伙偷偷跑出去,给顾大刚打电话,告知他儿子在某酒吧被打了。

    警局局长一听,这还得了?

    在J市,有人敢打他儿子?简直是奇闻!

    火速带着警局的人赶来。

    顾大刚赶到的时候,看到一个疯婆子,手里握着一块玻璃碴子,正在给他的宝贝儿子毁容!

    酒吧老板当然认识顾大刚。

    凑上前去急忙汇报:“顾局长来了?哎呦,您儿子被这一对年轻夫妇给虐的够呛啊!男女混合双打,打了十几分钟。”

    人都打趴下了还不行,竟然还在脑门上写了一个‘丑’字!

    顾大刚愤怒的一声命令:“把这两个人带去警局!”

    这一对夫妻,敢夫妻混合双打警局局长的儿子!

    席木程牵起宋水暖的手,问:“老婆,玩够没?”

    宋水暖扔下手里的玻璃碴子,点点头,“还凑合。”

    “爸……”顾维哭丧着道:“爸,给我报仇啊,爸!”

    席木程的手下想要动作,被他制止。

    男人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为女人披上,“天凉了,老婆。”

    顾大刚叫人把儿子抬起,送走,然后走到席木程和宋水暖夫妻二人面前。

    “你们哪儿来的?赶在J市撒野?”

    顾大刚毕竟职位和年龄摆在那儿,还是多少有着一丝局长的沉着,并没有上来就发狂。

    而是对着手下的人说:“这一对年轻人,公共场合斗殴,扰乱社会秩序,故意伤害他人,予以拘留,带回警局。”

    顾大刚话音刚落,席木程的黑人保镖手下就要动作!

    席木程摆手阻止。

    他对一个保镖道:“你们不用跟着过来,给方律师打个电话,他自然会解决。”

    黑人保镖把手放下,点点头。

    然后席木程就搂着宋水暖,走出酒吧,直奔着警车,毫不犹豫的坐了上去。

    席木程是有多久没坐过面包车了?

    他自己都不记得。

    每日坐在宾利、迈巴赫、帕加尼……这些豪车里面,偶尔坐一次警局的面包车,只觉得新鲜感十足。

    坐在他身旁的女人瞪着一双秋水之眼,看着他。

    “对不起老公……连累你了。”

    男人摸摸女人的头,冷笑一声:“傻瓜。”

    宋水暖小嘴一瘪,忽然想起什么,“啊!刚才我冲天一声吼,你怎么就来了?太神奇了。”

    “你就是神圣的召唤师,我就是保护你的神兽,你一喊,我当然就到了。”

    男人的回答把警车内的年轻警察都给逗笑了。

    男人摸着女人的头,一副浓浓的宠爱模样。

    “老婆,老公今天表现的怎么样?”

    女人卡巴着大眼睛猛点头:“好好好。”

    一套套连招把那贱男人打到在地,怎能不好?

    “那你今晚怎么奖励我?”男人又问。

    额!?

    如此,身边都是面面严肃的警察坐着的警车里。

    男人这就提到今晚……

    女人自然有些不好意思,朝着身边的年轻警察解释一句:“我老公的意思是……让我今晚回去给他做饭。”

    “做饭?”席木程故意坏兮兮的反驳道:“我老婆做饭实在不能入口,不如做些别的。”

    你丫。

    宋水暖尴尬的不行,警车内的警察们各个都是想笑,还不能笑,全都憋的脸通红。

    “嘿嘿,老公,我做饭的确不好吃,但我下面还可以,我下面给你吃怎么样?”女人极力想要岔开话题。

    席木程继续坏兮兮的点头:“好啊老婆。”

    噗!

    全警车的警察都憋出内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