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64章 我要亲自修理他!

正文 第64章 我要亲自修理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宋水暖怎么可能丢下萧阿姨跑?

    她也拿起酒瓶,随意朝着一个人砸过去。

    两个女人跟一群男人开始混战!撕扯!尖叫!

    围观的孟丽莎看电影似的,与身边人一起直叫精彩。

    宋水暖和萧阿姨二人哪里是几个壮小伙的对手?再加上酒吧老板叫来几个男服务生,上手帮忙,把萧阿姨和宋水暖按住。

    两个女人就只有等着挨打的份儿。

    ‘Duang!——Duang!’顾维抬起脚,猛踢萧阿姨的面部,一边骂道:“老女人!踢死你!哼!在J市,还有阻挡本公子的人?真是不想活了!”

    萧阿姨被踢的鼻孔串血,几乎是要昏厥!

    宋水暖这时候心中惦念起了老公……席木程。

    我老公,人呢!

    高手女保镖,苏珊呢!

    动不动就十几个保镖,托着手枪,还有机关枪,还有雇佣兵……

    那些人呢?

    都哪儿去了?

    没事儿的时候跟前跟后,左右护拥。

    有事儿的时候这些人都哪儿去了?

    眼看着顾维用脚猛踢萧阿姨的头部,还有身体,把人踢倒下了还不解恨,抬起厚重的皮鞋头子,干脆踩在萧阿姨的脑袋上!

    还不停摆出一副胜利者的架势。

    端起两条胳膊对酒吧的围观者们大声道。

    “看!在J市,我顾维要打人,谁敢阻拦我动作?谁敢?哼,乡下来的一对老少娘们儿,敢跟本老子作对?”

    顾维扳起宋水暖的下巴。

    “这女人,今天晚上我要定了!”

    宋水暖此刻满心,满脑,全部思维都在念着一个名字:席木程。

    车祸那夜,是他突然出现,救了她……

    被孙熙然算计那夜,也是他突然出现,带着真枪实弹,对付一群群众演员。

    被害流产那天,苏珊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世界上最能给予她安全感的人——就是席木程。

    这个时候,宋水暖有些后悔自己一时冲动,离家出走。

    下次要搞离家出走,至少带些软妹币出来……

    就算不带钱,也要带着电话,以便沟通。

    如此这场面,我该用什么方式召唤席木程?

    眼看着,萧阿姨就被那群人打昏过去。

    “把这漂亮妞带走,本公子要好好享受这春宵一刻喽。”

    顾维说完,只见宋水暖猛地一抬头,用尽全身气力,对着天花板嘶吼大叫一声:“席——木——程!”

    在场人无不瞠目,结舌着震惊。

    这女人……是疯了吗?

    顾维顿了几秒,侧着耳朵问:“什么?不成?今天晚上,不成也得成,带走!”

    宋水暖接着又大喊一声:“席木程!”

    ‘咣!’一声!

    ‘砰!’一响!

    砰砰砰!三声,是玻璃碎裂的声音,从酒吧门口传来。

    所有人目光一移,朝着声音来源看去。

    酒吧大门打开,两个高大,壮实的黑人保镖走在最前面。

    黑人保镖后面,是一个西装笔挺,高大英俊的男子。

    男子气势如虹,俊美无俦,狭长的眸如天上的星,明亮动人。

    比电视上的花美男更要好看几分的脸蛋,浑身上下,带着一股子帝王一般的霸气!

    如此完美的男子,迎风入门。

    酒吧内所有年轻女子,似乎都咽了下唾沫!

    当宋水暖看到老公席木程到来,几乎是从天而降!

    她麻木的眨了几下眼睛,不敢相信!

    刚才仰着脖子朝天大喊两声‘席木程’,这家伙就神一般的出现了。

    酒吧内围观的群众何尝不是惊呆。

    女人扯脖子一喊,男人就带着黑人保镖怒闯进来!

    女人如神奇的召唤师,男人是那个守护她的帅气神兽吗?

    如此奇妙的画面,众人也是醉了。

    最最醉的人,就是孟丽莎,她看着这霸气如虹的男人从身边走过,整个人只觉得没了脚后跟一样,身子一闪。

    好完美的男人。

    孟丽莎作为华夏宫歌舞团的成员,最近又进演艺圈拍戏,什么帅男没见过?

    但如此能带动气流滚动的男人,她可是头一次见。

    席木程走到宋水暖面前,一看。

    顿时是怒火焚身!

    老婆被强按着跪在地上不说,头发被撕的蓬乱,嘴角挨一拳头变得青紫,额头还有一道玻璃划破的伤痕。

    再看旁边的萧官家,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顾维打量着席木程,轻蔑一脸。“你谁啊?”

    “老公……”女人轻轻唤了一句。

    席木程把宋水暖扶起来,心疼的摸摸她的头,“老婆。”

    老公、老婆。

    孟丽莎倒抽一口凉气……

    这完美男人竟然是宋水暖的——老公!

    席木程转身对手下人说:“把不相干的人都赶出去。”

    于是,保镖们开始清场,围观的客人们想看后面更精彩的好戏,却没有机会。

    最不想走的就是孟丽莎。

    她还没看够这男人……

    好啊宋水暖。她在心中暗道:从见到你老公的这一刻开始,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酒吧被清场,只剩下顾维一伙人和酒吧老板及服务生。

    看席木程的架势和随行人员,酒吧老板认定,此人也不是好惹的。

    但在J市,警局局长的儿子也是得罪不起的。

    所以胖老板带着服务生向后移动,不敢再做声。

    席木程令人把地上的萧阿姨抬走,送去医院。

    这过程没人敢说一个‘不’字,顾维一行人,也只是看着。

    “哈哈……”顾维忽然尴尬的笑一声。“你是哪儿冒出的……”

    下面他想说‘臭小子’、‘小瘪三’之类形容词,但又觉得这些蔑小的词语,真是与眼前这霸气的男人搭不上。

    男人真是……太霸气了!

    不过顾维也不甘心就这么失了面子。

    “喂!我想你可能还不知道我是谁……”

    当顾维又要向席木程隆重介绍自己的时候。

    只见面前的男人,转过头,厉目怒光,瞪着顾维。

    “把少奶带下去。”男人的声音沉而重厚。

    “谁敢?!”顾维此时是硬着头皮装横,因为他内心已被面前这男人的冷厉霸气给压倒了。

    但他不甘在兄弟面前认输服软。

    此刻还是硬着嘴皮子道:“谁也别想带走我看上的女人。”

    席木程的双拳紧握,骨节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席少。”一个黑人保镖想掏枪。

    席木程抬手阻止,道:“我要亲自修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