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63章 她竟是总统的女儿!

正文 第63章 她竟是总统的女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顾维人长的精瘦,力气却大得很。

    他那一只手紧紧抓住宋水暖的手腕,如一只拷牢的铁钳一般。

    酒吧老板把手里的雪茄一扔,指着宋水暖道:“这个乡下丫头,不知好歹,顾公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知道吗?”

    不远处站着的孟丽莎一看,唇角顿时一勾,心说这下有好戏了。

    宋水暖脸色一沉,声音压低了道:“放—开—我。”

    说话功夫,顾维随身的几个男子全都站起来,把宋水暖团团围住。

    在一旁看热闹的人们也都围过来……

    *——*

    水暖岛上,天色已晚。

    姚立急匆匆的敲开书房门,席木程正伏案认真阅读一份贸易资料。

    见姚立进来,手中提着一份资料袋,面部情绪纠结,有种难以形容的复杂之感。

    “什么事啊?”席木程直立起身子问。

    “调查金党派的人传回来消息了。”姚立一边说,一边把手中的资料袋放在席木程的桌子上。

    席木程从姚立此刻的表情上便可以看得出,资料袋中的消息,似乎会很劲爆。

    他放下手中的笔,把资料袋打开,抽出其中的A4纸张。

    朝上面一看!

    顿时从头顶到后背都有僵麻的感觉传来!

    自己老婆竟然……是当今总统大人的,女儿?

    “消息的真实性?……”席木程抬起眼皮看着姚立。

    姚立一脸正式,微微躬身。“席少,按照你的吩咐,我们花费大量资金开通人力资源,联系到金党派的内部人员,消息绝对可靠。”

    姚立接着道:“少奶的确就是总统大人龚申与初恋,在22年前,未婚先孕生下的女儿。”

    当时龚申还只是个国务厅的秘书,本与初恋打算结婚生子,不想被军区总长的女儿看上。

    龚申与军区总长的女儿结婚,之后官途一路顺畅无阻,直到巅峰。

    但,龚申初恋女友生下的女儿,却被人偷偷抱走送人,至今下落不明。

    这……

    席木程微眯着眼睛。

    想不到总统竟然是个为官途抛弃初恋的……

    负心汉。席木程心中暗道。

    姚立接着道:“华夏宫的人明里暗里都有听说,总统大人龚申,这两年在暗地里派人寻找22年前遗失的女儿。”

    “金党派的人之所以要拆散席少和少奶,是知道少奶的身份,故意隐瞒,想要找人接近少奶,以达到政治目的。”

    “金党派组织,其实是为国务厅的仁志党服务,如今华夏国内是三党鼎力,仁志党地位略微偏低,想要借助少奶的身份,向上攀爬。”

    姚立一一汇报之后。

    席木程一只手放在桌上,食指‘哒哒哒’的敲打着桌面。

    怪不得金党派的人想方设法要拆散他们夫妻二人。

    原来目的在此。

    席木程是个商人,不关心政治。

    更无政治野心。

    他只想保护好自己的女人。

    “由此看来,金党派的人并不是想伤害我老婆,而是想利用我老婆。”

    “是的席少。”

    姚立刚说完,兜里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一看是萧官家的号码。

    “姚先生,快派人到J市来!”萧官家在电话那端声音急促的颤抖。

    *——*

    顾维在J市可是有名的恶霸公子哥。

    素来以胡搅蛮缠而闻名。

    仗着自己父亲是J市警局局长,从来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他看上的姑娘,抓不到手可不行。

    “放开你?”顾维哼笑一下:“农村来的姑娘,没见识就算了,脾气还挺大。”

    围观者一阵哄笑。

    宋水暖胳膊使劲儿甩了几下,还是甩不开顾维的爪子。

    “拿开你的手!”她再次警告一声。

    “哎呦!我好久都没遇到过这么有脾气的妞儿了!”顾维顿时兴致大起。“别的妞都是乖乖投入我的怀抱,没意思的很……今天这个拒绝我!有意思,偶尔换换口味,有意思!”

    酒吧老板肥嘟嘟的脸一笑,五官堆积在一块儿,猛点头。

    “兄弟们,把这妞拉去酒店,开个房,我要好好跟她玩玩。”

    顾维一声令下。

    几个男人抓起宋水暖就要走。

    宋水暖哪里能别的过几个壮男?此刻似是被擒的小鸟儿,空做着无用的挣扎!

    “放开我,否则你们会死的很惨!”女人道。

    围观的孟丽莎微微一笑。

    不管这女人是不是宋水暖,她看到这一幕,心里都觉得略爽。

    几个男人拖起宋水暖就要走。

    “放开她!”

    人群中一声高喊,之后一个中年女子火风似的冲了进来。

    萧阿姨!?

    宋水暖惊诧的大张嘴,“萧阿姨你没走?”

    其实萧阿姨下午已经坐在火车上,行李也全都放置好,就等着火车启动。

    只是一坐下,就觉得心烦意乱,担心少奶的情况……

    火车开动前几分钟,萧阿姨毅然站起,匆匆走下火车,连行李都来不及拿下。

    之后她就一直偷偷跟在宋水暖身后,没过去打扰她,却也怕少奶会有闪失。

    果然,宋水暖到酒吧卖唱,遇到了麻烦!

    萧阿姨冲到宋水暖身边,拿起一个空啤酒瓶,指着顾维一伙人。

    “放开她!”

    “哎呀!”顾维看着忽然闯出的萧阿姨,“啧啧,今天真是新鲜!你们这是?母女俩?都要为本公子服务吗?”

    萧阿姨用酒瓶指着顾维脑袋,面目严厉,正色道:“不管你是谁,我劝你放开她,不然后果会很严重。”

    后果很严重?

    一个乡下来的丫头,会给警局局长的儿子带去什么严重后果?

    顾维一声命令:“把这俩都带去宾馆,我要这一老一少双双飞!”

    顾维这一句话,可把在场人给恶心个够呛。

    就算是老少通吃,这也太……

    ‘啪!’萧阿姨用啤酒瓶子狠狠砸在顾维的脑袋上,还未等围观的人反应,这位阿姨就出手了!

    这一砸……

    顾维在J市横行霸道二十多年,第一次遇到敢举酒瓶直迎着他天灵盖砸的女人。

    “尼玛的,我不是在做梦吧?”顾维抬手摸摸被酒瓶划伤的脑门。

    萧阿姨又拿起一个酒瓶,哼声道:“疼吗?疼就不是做梦。”

    “妈的,给我揍这个老女人!”

    顾维下令,所有人都冲着萧阿姨过来。

    萧阿姨转头对宋水暖喊一声:“少奶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