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62章 夜店,最任性的歌手

正文 第62章 夜店,最任性的歌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宋水暖此时这身打扮,十足像个乡村进城的丫头。

    任谁也认不出她曾是个歌星。

    在J市火车站附近转悠了一个多小时,看着快餐厅内人们围着桌子谈笑风生,享受美食。

    此时的感觉只有两个字……落魄。

    肚子拼命叫着。

    宋水暖发现,自己除了唱歌,好似再没有别的技能。

    身上没钱,没电话,看街边端着饭碗的乞丐都比自己强上百套。

    除了做席木程的老婆,这辈子就不能有别的角色了吗?

    坐在街边的花坛沿上,又冷又饿……

    她尽量想些别的分散精力,回忆起来,昨天晚上在三楼中间房间里的男人说话声音。

    宫殿里除工作人员之外,的确还有别人。

    那男人会是神秘歌者吗?

    就这次机会,她打算好好吓唬吓唬席木程。

    消失几天,彻底不联络,谁叫那男人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恶霸性子!

    天色渐晚。

    她总不能如此彻夜流浪在火车站……

    沿着喧闹的城市行走,华灯初上,五彩斑斓。

    夜店。

    在这繁华的都市夜晚中,如一朵朵巡游的花,绽放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夜生活是追求时尚的年轻人们,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抹色彩。

    音乐轰鸣的迪吧,气氛宁淡的清吧,有歌手们驻唱的酒吧。

    这个时候,夜猫子们一天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宋水暖在酒吧一条街穿行而过,这里有酒吧招聘驻唱歌手。

    每日结算唱酬,每场500元。

    唱一晚够吃饭睡觉的了。

    只是她这身打扮,有些不合场景。

    没洗漱,没有时尚靓丽的服装,头发蓬乱,被酒吧的服务生挡在门外,也不奇怪。

    “小姐,你是来?”

    宋水暖直接道:“我是来应聘歌手的,工资是日结吗?”

    门口的小服务生上上下下打量宋水暖一番。“小姐,你长的挺像一个明星。”

    她点点头,“都这么说。”

    “那你就去唱唱试试吧。”

    小服务生带着宋水暖走进酒吧,立马就惹来所有客人和服务生的目光。

    穿这么LOW的女人,来应聘歌手,有点任性啊。

    不想宋水暖走到台上一试唱,台下人就全部震惊了。

    天籁一般的嗓音,娓娓动人。

    酒吧老板是个胖男人,手指尖夹着一只雪茄,满意的点点头,下颚的肥肉跟着颤动。“很好,留下这女的,今晚就在这唱,给她换一套衣服。”

    被带到休息室,随便找一件连衣裙穿上,胡乱化几下脸,宋水暖就上台了。

    她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酒吧主唱生活,坐在小小的演出台中央,身后有几个伴奏的乐队男子。

    还真与在CNK乐队唱歌的时候,有几分相似。

    唱了两首歌,她大受欢迎,台下有客人不停的送鲜花儿,鼓掌,叫喊。

    大家都以为她是个长了一张明星脸的农村姑娘,歌唱的很是专业。

    唱了一首又一首,酒吧内气氛热烈。

    这时候,酒吧内进来几个年轻美女。

    其中有一人,是华夏宫歌舞团的孟丽莎。

    孟丽莎经常到这来泡吧,因为J市熟人少,狗仔也没那么多,不会轻易被认出来,更不会被华夏宫的领导逮住。

    孟丽莎跟姐妹们一进门,就感受到酒吧今日气氛与往日不同。

    朝舞台上一看,才知道是新来了女歌手。

    定睛一看,她瞳孔猛地一收!

    宋水暖!?

    孟丽莎还记得,前天在华夏宫歌舞团,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她被龚雪教训了几句。

    随后她便叫人调查宋水暖一番。

    因为宋水暖极有可能成为华夏宫歌舞团的新成员。

    一旦宋水暖面试通过,那就代表,华夏宫中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

    “台上唱歌的是谁?”孟丽莎问吧台里面的调酒师。

    调酒师手里飞舞着酒瓶,回答道:“是个乡下来的姑娘,今晚刚来,穿着老土的很。”

    乡下姑娘?

    孟丽莎怎么看都觉得台上唱歌的人就是宋水暖。

    孟丽莎正盯着台上看。

    台下有个年轻男子忽然站起身来猛呼喊!

    “唱得好!唱得好美女!”

    同时那年轻男子购买了一个价值1988元的花环送上台去。

    宋水暖今天的酒吧驻唱之旅,收获颇丰。

    光是花环就收到十来个,再加上唱酬,一晚能赚个几千块。

    由此,她在心中确定,自己还不至于一事无成。

    用自己的双手,还是能赚到钱的。

    “美女,下来陪我们喝几杯吧。”

    刚刚送花环的男子在下面叫喊着。

    宋水暖几首唱完,也感觉有些累了,此时男歌手上台接班,她就要下台。

    却被酒吧老板叫住:“喂喂……新来的。”

    她被叫到台下贵宾席位,也就是送花环男子的座位上。

    “你叫什么啊?”老板问宋水暖。

    “我叫……”

    没等宋水暖回答,那送花环的男子就抢着说:“别管她叫什么,她叫什么我都喜欢她。”

    酒吧老板手里还是夹着雪茄,哈哈大笑着:“顾公子喜欢就好!”

    站在不远处的孟丽莎也看到这一幕。

    她认识这位顾公子,是J市警局局长的儿子,叫顾维。

    顾维人长的黑瘦,贼眉鼠眼,一双色迷迷的小眼睛直盯在宋水暖的胸部,拔不开。

    “这姑娘跟个明星长的挺像。”酒吧老板问顾维,“顾公子看出来了吗?”

    顾维端起桌上的一杯啤酒,递给宋水暖:“来来来,喝一杯喝一杯。”

    宋水暖微笑着拒绝,“我不喝酒,只唱歌。”

    一句话就猛扫了顾公子的兴。

    “不给面子?”顾维搓搓双手,一副傲天架势,“看这农村来的丫头,还不知道本公子是谁吧?”

    宋水暖唇角一抽,没作答。

    “本公子,J市警局局长,顾大刚的儿子。姑娘看你刚进门的打扮,是农村刚进城是吧?”顾维抬起一条胳膊,就要搭在宋水暖的肩膀上。

    宋水暖身子一错,躲开顾维的胳膊,假笑的回了句:“不管您是哪位,我都是只唱歌,不喝酒。”

    哎呦喂!

    顾维和酒吧老板同时惊的一呆!

    这农村来的姑娘,真是任性啊!

    “在J市,有多少姑娘,想傍我顾维都傍不上,这姑娘不会是脑子有毛病吧?”顾维跟身边的几个男性朋友笑着道。

    宋水暖转身欲走,被顾维一把抓住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