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61章 婚内离家出走!

正文 第61章 婚内离家出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席木程一向杀伐果断。

    “在我的世界里,没有‘道歉’和‘原谅’这两个词语。如果身边的人各个都玩忽职守一次,那我的生意就别做了。”男人缓缓道。

    “喂!我都说了是我故意灌醉萧阿姨的!”宋水暖猛拍着自己胸脯。

    席木程从西装兜里掏出一条蓝宝石项链,对着宋水暖温柔说:“老婆,看,我在国外给你买的礼物。”

    宋水暖只用眼睛扫了一下项链,碰都没碰,眉心紧锁。

    “席木程!今天我绝对不会让萧阿姨走。”

    男人好像自动把宋水暖最后这句话给屏蔽了一般,转头对姚立说:“送萧官家上船。”

    “好,非要让萧阿姨走是吗?萧阿姨,我们一起走!”

    宋水暖此时穿着一套卡通睡衣,抬起手腕把蓬乱的头发向后拢拢,随意的抓了个发髻,然后提起萧阿姨的一个行李箱,“走!”

    萧阿姨左右为难。

    宋水暖早知道下一步席木程要干什么。

    他肯定会让保镖强行驾着她,把她送回房间。

    结婚这么久,男人的套路,女人多多少少也是摸清楚了。

    宋水暖警告席木程:“你要是敢阻拦我,我就……我就……”

    她眼睛四处一扫,猛然看到桌子上有一只钢笔。

    迅速抓起桌上的钢笔,将钢笔冒摘下,锋利的笔尖露出来,宋水暖用笔尖指向自己的颈动脉处!

    “我就自残!”

    少奶奶这一动作,可把在场人都吓坏了!

    唯有席木程还是一副冷脸,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老婆,别闹了。”他沉沉道。

    “你说!是让萧阿姨留下,还是让我们都走?”

    姚立和萧阿姨都哆哆嗦嗦的劝着少奶,别激动。

    男人又是沉沉道:“我一旦做出的决定,就不会收回。”

    “好你个霸道的席木程!”宋水暖把笔尖又朝自己的脖颈处挨近了点儿。

    她以为平日里极度宠爱自己的男人,会被她用一根钢笔威胁住。

    没想到事实非然。

    “那我们一起走!萧阿姨。”宋水暖挽起萧阿姨的胳膊。

    席木程还是没做声。

    站在一边的姚立有些急了,“席少,要我看……”

    席木程一摆手。

    “让她去,都别管她。”

    别管我!?宋水暖心中碎碎念,好你个席木程,不管我死活了?

    哼,那我非要离家出走给你看看不可。

    宋水暖走在前面,萧阿姨和姚立走在后面。

    直奔着海岸线走去。

    “少奶您快回去吧。”

    “是啊少奶。”

    任凭姚立和萧阿姨怎么劝,宋水暖丝毫没有返回去的意思,直奔船上。

    并且回头指着身后的保镖,令喝道:“谁敢跟过来?”

    姚立和保镖们一个个却步在船下。

    眼看着船只使出海岸,姚立无奈的张着大嘴。

    这娇气的少奶,连睡衣都没换,就上船走了!

    宋水暖来到甲板上,把手里的那只钢笔狠狠朝大海里扔出去。

    “哼。两口子过日子,他也太霸道了,凭什么凡事都要听他的?不就是个有钱人吗?不就是个首席吗?不就是长的帅一点儿吗?”

    海风扑面,带着阵阵凉气,把宋水暖冻得直哆嗦。

    “少奶,您这是何苦呢?因为我跟席少置气,这多不值得啊。”萧阿姨歉意道。

    “萧阿姨,您因为我都把工作丢了!歉意的人应该是我。”

    宋水暖低头一看,‘嚎’的叫了一声。

    才想起来自己还未洗漱,甚至连衣服都没换!脚上踩的也是双拖鞋!

    然而,船都开出去老远了。

    好在萧阿姨的行李箱里有衣服,但二人年龄差异很大,萧阿姨的衣服都是简单朴素的中年女人服装,鞋子也是样式老旧的皮鞋。

    但总比睡衣强上百套。

    于是,宋水暖上身一件深灰色鸭绒棉袄,下身一条深蓝色帆布裤子,脚踩一双没牌子的运动鞋,素面朝天,头发有些凌乱,坐船到达了J市港口。

    二人在J市码头下了船,萧阿姨焦急:“少奶,还是给席少打电话,让她来接你回去吧。”

    电话。

    出来的急促,根本没带电话。

    “不要!”

    宋水暖此时心头全是歉意,因她的小任性,害得萧阿姨丢了工作。

    “萧阿姨你家在哪?我送你去车站。”此时她不知自己还能为萧阿姨做些什么。

    萧阿姨表示家在S市,还需坐火车。

    宋水暖非要送萧阿姨去火车站。

    她身上分为没有。

    临别,也不知能为萧阿姨再做些什么。

    *——*

    水暖岛上。

    席木程手里端着那条蓝宝石项链,细细的看着。

    姚立带着两个人从外面走进来,急忙汇报:“席少,少奶她就穿着一身睡衣上船了!怎么办?”

    “淘气!”男人道。

    “哎呀,少奶连电话都没带,一个人出去很危险的,席少赶紧想办法吧。”

    “淘气就要付出代价,让她饿肚子一天吧。”男人冷冷道。

    *——*

    席木程一大早就安排人为萧阿姨买好了下午的火车票。

    眼看着进站时间就要到了。

    萧阿姨很是为难,牵着宋水暖的手,把自己的电话递给她,“少奶,快给席少打电话,让他过来接你吧。”

    宋水暖把手机推回去。“萧阿姨,你快上车,不用管我!我一个大活人,离开席木程还能死不成?”

    坐船的一路,她都在想这个问题。

    从结婚到现在,席木程那男人一直都是霸道的存在。

    作为少奶,她却连留住一个佣人的权力都没有。

    如此少奶,除了吃吃喝喝,怕是没别的能耐了!

    如此没有存在感的生活,如此没有质感的少奶,她也是够了!

    回忆这段时间,自从被何素素陷害,生活发生逆转,她宋水暖的生活就一直依赖着席木程进行。

    离了他,我宋水暖就活不了了吗?

    目送萧阿姨进火车站,宋水暖不舍的摆摆手。

    脸未洗漱,一身朴素的衣装,身无分文,她如一个流浪者,在火车站转悠半天。

    肚子……好饿啊。

    这一刻她想证明,宋水暖,离开席木程也是可以生活的!

    不求助任何人,不依赖任何人,我宋水暖靠着自己双手,能养活自己!

    想到此,她大步迈出火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