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58章 把她送进精神病院

正文 第58章 把她送进精神病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宋水暖到岛上的时候,天色已暗。

    席木程在国外谈生意,一时赶不回来。

    根据视频监控显示,何素素是朝着树林的方向跑去。

    并没有接近海岸线,说明她还在树林里。

    十几个保镖分布找了一下午,却没找到。

    萧阿姨拿一件呢绒大衣过来,为宋水暖披上。“少奶,天越来越凉了,你还是回去等消息吧。”

    何素素能跑哪儿去呢?

    她身上又没长翅膀,是逃不出这岛的。

    今晚天色阴沉,黑云压压,似要有雨来临。

    宋水暖自然犯不上亲自到树林里去找,她跟着萧阿姨回到宫殿正厅里面。

    之所以跟席木程说她能找到何素素,是想尽快到岛上来,打听打听那神秘歌者的事情。

    女仆萧梅,年纪四十多,是个稳重,沉静的女人。

    据说自席木程五年前买下这个岛屿,萧阿姨就在这里工作。

    她应该是很了解岛上情况的。

    宋水暖想从她那里寻找一些线索。

    坐在沙发上,宋水暖搓搓手,叫着冷。“萧阿姨,我想喝杯热奶茶。”

    “好的少奶,我这就去。”

    宋水暖眼珠滴溜溜的翻滚,捉摸着套话的法子。

    想必是席木程下过命令,让岛上的工作人员全部封口,不准说听到过神秘歌声。

    难不成席木程在这里藏了个女人?还是个才女?

    如此一想,宋水暖要弄清楚神秘歌者的欲望就愈发浓烈。

    萧阿姨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奶茶走过来,放在宋水暖面前的茶几上。“少奶,趁热喝。”

    宋水暖端起杯子先暖暖手。

    “啊!”她貌似忽然想起什么,“萧阿姨,何素素会不会藏在这宫殿的空房间里了,你们找过吗?”

    “不会的少奶,这宫殿里除了常用的十来个房间,其余门窗都锁的很严实,进不去。”

    宋水暖点点头。

    这么大的宫殿,好几十个房间,多数的空房子就这样锁着。

    会不会在某一间里,住着神秘歌者?

    “我想去空房间看看,装修的什么样?”她忽然提议。

    “空房间只是简单装饰,没什么可看的。”萧阿姨明显是婉拒。

    “空房间的钥匙在谁手里?”

    “在我手里,我也负责官家的工作。”

    宋水暖微微点头,萧阿姨其实也是萧官家。

    她把额前的碎发朝后拢了拢,靠在沙发上。

    透过窗子看外面的天空,已经开始有淅淅沥沥的小雨洋洒。

    “唔……下雨了。这种天气最适合吃火锅喝啤酒。”宋水暖轻轻抚摸胃部,小嘴唇俏皮的撅起,紧跟着叹了句:“哎,席木程今晚不回来,连个陪我吃饭的人都没有。”

    “少奶还没吃饭?我这就叫人去准备,您想吃点什么?”萧阿姨忙问。

    “刚说了我想吃火锅配啤酒,但自己吃不下,火锅至少要两个人一起吃才好。”宋水暖萌萌的瞪着眼,恳求道:“萧阿姨陪我吃点儿行吗?”

    “对不起少奶,这可不行,我们已经吃过伙食饭了。”

    “我知道你们吃过了!”宋水暖弄着一副可怜的表情,“可是我不还饿肚子呢吗,一个人吃火锅,举两根筷子在锅里涮啊涮的,是不是很悲催?那画面……哎呦。”

    宋水暖小嘴唇撅的老高老高。

    大大的萌眼睛忽闪忽闪的,像是会说话的星星。

    模样惹人疼又惹人爱。

    “你放心萧阿姨!谁敢说你违背规定,我堂堂少奶在这呢!是我要求你陪我吃火锅的。”

    “这……”

    萧阿姨表情万分为难。

    宋水暖两根眉毛差点儿拧在一块儿。

    “好吧,萧阿姨不陪我吃,那我就饿着吧。”

    “要不少奶先吃些别的,等席少回来,您跟他一起吃火锅怎么样?”

    宋水暖脸色一沉:“他在国外呢,回来我都饿成黄瓜菜啦!”

    “那……”

    这边二人僵持中,一个保镖急匆匆跑进来汇报:“少奶,找到何小姐了。”

    紧接着,两个壮男,一边一个夹着零散木偶一般的何素素走进来。

    看何素素此时的狼狈模样。

    头发蓬乱如鸡窝,身上的衣服又脏又臭,脸上红一块、黑一块、紫一块,整个身子都是瘫软的,看上去,精神也是很恍惚。

    “在哪找到的?”萧阿姨问。

    “在树林里的一个深坑中,上面覆盖很多枯枝和树叶,所以下午没发现。”

    何素素被放在地上,瘫软的身子,坐在冰凉的地面。

    “姐……我错了。”她抬起头看着宋水暖。“这是哪?这是很美,但我想回家。”

    她叫她姐的那一刻,宋水暖想起许多儿时往事。

    背同样的书包上学,放学。

    穿样式相同,颜色不同的连衣裙。

    在同一个课堂上课。

    宋水暖忽然想,若我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并非爸妈亲生,会不会内心也像何素素一样,筑起一层围墙,撑起一道屏障?

    没有人把她排外。

    事实就是这样,是她自己把她自己排外了。

    “姐,你打算把我关到什么时候?”她问。

    宋水暖又想到,何素素串通孙熙然,疯狂制造她的绯闻,雇佣网络水军,铺天盖地的侮辱她,抢走她的一切就算了,竟然还制造车祸,想要至她于死地!

    “如果那次车祸我死了,你会感到幸福吗?”宋水暖问何素素。

    得到的答案竟然是,她点头,称:“我想我会幸福,因为这个世界上,我最嫉妒的人,死了。”

    宋水暖一股怒火真冲天灵盖!

    “何素素,你可真是执迷不悟啊!”

    “但上天为你降下了一个白马王子,他吻了你,救了你的命,还给你一个这么美好的世界,有宫殿,有仆人,宋水暖,你为什么那么命好啊?”何素素嘶喊着问。

    白马王子?

    席木程。

    “同样是养女,你比我受优待,我想干掉你,却有人来救你!姐,反正这是在你的地盘,你直接杀了我吧!我们来世再比一比,今生,我怕是只能认输了。”

    宋水暖眉头一拧。“神经病!”

    她忽然想到一个好主意。

    “好,何素素,明天我就让你出岛。来人,联系一个精神病院,把她关进去,一辈子不准放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