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57章 好大一个难题

正文 第57章 好大一个难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宋水暖正一脸尴尬,不知所措的时候。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不过是一次面试,至于吗丽莎?”

    宋水暖回头,与孟丽莎一起向后望去。

    一个身材高挑,气质非凡的年轻女子从前台走过来。

    看样,是台上排练的演员们到了休息时间,后台一瞬间涌入好几个妹纸。

    孟丽莎见到这说话的女子,就像老鼠见了猫,立马把头微微低下。

    “人家不过是来面试的,又不是抢你戏的,怕什么?”气质美女接着又质问孟丽莎一句。

    孟丽莎抬头对着她笑:“龚雪,我没别的意思,以为她拿错剧本了而已。”

    看得出,孟丽莎很畏惧此女。

    但宋水暖还不知道,龚雪不仅仅是这舞台上的女一号,而且还是当今大总统,龚申的女儿。

    “丽莎,听说你现在身价猛涨,连排练都不准时到了。”龚雪双臂环抱在胸前,用毒一样的眼神瞪着孟丽莎。

    “龚雪,今天真是起来晚了,真的。”

    龚雪把孟丽莎助理手中的台词本一把抢过来,递到宋水暖面前。

    “小姐,你可以去面试了。”

    龚雪对宋水暖亲切一笑。

    面对孟丽莎时候是一副凶恶嘴脸,跟宋水暖说话的时候是温柔细致。

    宋水暖不解当中的状况,但已经感受到这歌舞团人人间的复杂。

    国务卿大人喜欢的歌手,见到龚雪如老鼠见了猫,龚雪的身份可见一斑。

    宋水暖走到台上,导演叫来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与她对唱。

    台下坐着五个歌舞团的领导,齐齐看着舞台上的宋水暖。

    好紧张。

    虽然已不是新人歌手,但这种形式的表演,可真是第一次。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停!”

    宋水暖刚唱了一句,就被台下坐着审核的领导喊停!

    看过去,喊停的是个中年女人,看样子,也是团里的重要领导。

    “你演绎的是一台戏剧,不只是一首歌,要对你面前的男人深情演唱。”中年女人对宋水暖道。

    沈密急忙过来帮宋水暖说话:“戚团长,她以前只是个歌手……”

    “我让你说话了吗?”中年女子声音略显尖利。

    总统府歌舞团气氛的确不同于其他地方,每个领导的气势,看上去都是咄咄逼人。

    “你不用演了。”中年女人对宋水暖道:“我看了你的资料,你就是CNK乐队的主唱,简木吧?”

    宋水暖点头称是。

    “我听过你写的那首歌《流花》,很喜欢,对于你的创作能力,我十分欣赏。”

    中年女团长忽然话题一转。

    宋水暖却心头一震!《流花》这首歌,歌词的确是她写的,但曲子,却是那天在岛上录下来的。

    所以说,虽然宋水暖有《流花》这首歌的最终解释权,版权,对外也称这首歌是她所写,但其实这首歌的曲作者,至今成谜。

    有很多次,宋水暖都想把这首歌的真实情况说出来。

    但无奈歌曲太红,各种音乐风云榜的第一位,QQ音乐最受欢迎歌曲,电台电视台点播率最高。经纪公司和经纪人不同意宋水暖对外称她不是实际曲作者。

    “《流花》这首歌很好听,如果你真想进入我们歌舞团,那就请你用一周时间,为我们的跨年晚会写出一首歌,档次不能低于《流花》。”

    这位女团长说完如此要求之后,宋水暖头顶飘过一万多个惊叹号!

    没等宋水暖应答。

    陆院长对女团长道:“她只是个歌手,我们应该先考验她的唱功。”

    “她不会表演,只会唱歌。华夏歌坛唱歌好的一大把,都能随随便便进总统府表演吗?不拿出点让我信服的才华,我是不同意收她的。”

    如此,这场面试就算结束了。

    台上台下的人都散去,只剩下陆院长和沈密,还有缓缓走下来的宋水暖。

    “宋小姐,我们戚团长就是要求比较严格。”沈密鼓励宋水暖:“你一定能做到的。”

    宋水暖心中‘呵呵’一下。

    怎么做到,《流花》的曲子根本就不是她写的。

    “虽然我是歌剧院的院长,但是招聘团员,也不是我自己说了算。”陆院长诚恳道:“宋小姐,一切还要看你自己了。”

    沈密亲自把宋水暖送出华夏宫大院。

    “宋小姐,加油吧,争取这一周写出好歌来!”

    两个保镖见宋水暖出来,急忙把车子开过来,打开车门。

    宋水暖内心有些失落。

    本以为发挥好唱功便可,谁知那女团长给她出了如此大的难题。

    一周之内,写出一首好曲子。

    而且要达到经典的程度……

    除非……能找到岛上那个写出《流花》曲子的人!

    但席木程早就说过,曲子可以归宋水暖所有,作曲人她不能追问。

    岛上唱歌的人到底是谁呢!

    如此有才华之人。

    却难辨男女,声音忽远忽近,忽男忽女。

    有时候感觉歌声来自树林,有时候却又觉得在宫殿里面。

    话说,好长一段时间没听到那歌声了。

    既然席木程不让问,宋水暖决定,自己回岛上偷偷查一查!

    告诉司机:“帮我备船,我要回岛。”

    司机却说:“席少交代过,这几天不让少奶上岛。”

    宋水暖忽然头顶一股火,“为什么?”

    “因为一直关着的那位何小姐昨晚逃跑了,人还没有找到,应该是藏在岛上什么地方,席少担心会对少奶的安全产生威胁。”

    何素素逃跑了!

    这些日子大家都把精神放在席薇身上。

    完全把关在岛上的何素素给忘的一干二净!

    “不是有好几个人看着她吗?怎么跑了?”宋水暖急。

    “趁着看门的人睡着,用椅子把窗玻璃砸碎,从三楼跳下去跑的。”

    呼!

    “带我上岛,我去找。”

    司机忙道:“那位何小姐连续被关半个月,据说精神都有些恍惚了,席少交代过,千万不能让她靠近你,她很有可能做出过激行为。”

    “带我上岛,快!”

    “少奶,这……”

    宋水暖掏出电话打给席木程。

    “老公,让我上岛,我能找到何素素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