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54章 大反转!席薇,你输了!

正文 第54章 大反转!席薇,你输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席薇内心期待的戏码即将上演的时候。

    别墅里竟然停电了。

    四处诧然黑暗,她有很严重的夜盲症,这种情况下,完全就是个瞎子。

    面对突如其来的黑暗,正不知所措的时候,竟然有一把枪顶在她脑袋上。

    “席薇,站在暗处的感觉,很不好吧?”

    耳边,传来宋水暖的声音。

    “嫂子……”席薇身体僵麻。

    “席薇,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害我失去孩子吗?”

    在黑暗中,只有宋水暖冰冷刺耳的问话。

    “嫂子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席薇在接受任务之前受过训练,组织交代过,一旦出现纰漏,万万不能轻易认罪。

    “你是想死,还是想说实话?”宋水暖枪口一顶。

    “实话就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席薇死咬不放口,同时寻找席木程求救:“我哥呢,我要跟我哥说话。”

    “把灯打开吧。”宋水暖命令道。

    啪啪啪!别墅内灯光四起。

    世界瞬间明亮。

    席薇却看到,席木程与宁紫辰并肩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姿态自若。

    看这气氛,看这形势,再傻的人也会明白,她入瓮了。

    宋水暖用手枪对准席薇的头,扣动扳机!

    唰——唰——

    顺着枪口喷出两股水流,正喷在席薇的脸上,席薇闭上眼睛,身子向后移动。

    “这喷水枪挺好玩的。”宋水暖把手枪一扔。

    席薇抬手擦擦脸上的水。视线一斜,看到席木程的贴身保镖苏珊,手里拖一把枪正对着她。

    苏珊手里的,可不是喷水枪。

    她已知道现在辩解没用,已经彻底暴露。

    “你们在玩儿我。”席薇抬头缓缓道。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席薇脸上,“应该是你一直在玩儿我们。”宋水暖狠狠道。

    席薇嘴角一斜,“对,是我干的,要杀要刮随意吧。”

    “我要杀你,刮你,就不必带你来这了。”席木程正坐在沙发上,威严赫赫的说道。

    “你们什么时候知道的?干嘛绕这么大一个弯子?”席薇捂着发烫的脸问。

    事情还要说到那天在咖啡厅,宋水暖送走白经纪人,随后,席木程一人独自匆匆赶来。

    他手里拎着一份黄色牛皮纸包裹的文件。

    放在咖啡桌上。

    宋水暖拿起翻看一下:“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男人道。

    里面是一份档案资料。

    关于席薇的。

    “姓名:席薇,英文名:Viky,年龄:21岁……”

    原来席木程早就在偷偷调查席薇。

    从她忽然从美国归来,说要在岛上住一个月,席木程就已经心生疑问。

    她一直在美国生活和学习,很少回国内,以往每次回来都吵着说不适应。

    当何素素一口咬定幕后有人指使她到风国大夏的时候,席木程叫姚立去通信公司,通过特俗关系拿到何素素的通话记录,事实说明何素素没有撒谎。

    这时候席木程派去美国调查席薇近期活动状况的人传递回来消息,说她在去年就已经加入‘金党派组织’,并为之效力。

    与此同行,在医院昏迷一周的艾米也苏醒过来。

    艾米告诉席木程,她的遭遇绝对不是一场简单的交通事故,而是一个——阴谋!

    其实,在艾米被撞倒的一刻,并没有马上失去意识。

    但,当肇事司机呼喊她的时候,她故意没有做出回应。

    就是因为她觉得事情蹊跷,所以假装昏死。

    果然,肇事司机一见人已昏死,忙不迭的打电话向老板汇报。

    艾米都听的一清二楚。

    席木程随即派人手,找到那个肇事司机,抓来用枪口威胁一问。

    真相揭晓——席薇。

    宋水暖才知道席木程已经知道席薇的面目,便也将芭比娃娃的事情告知。

    夫妻二人在咖啡厅里,拟定了一个请她入瓮的计划。

    所以那天一回岛上,进入卧室,夫妻就故意上演吵架大战。

    因为不清楚席薇都在岛上什么地方放置了窃听或者监视装置,所以宋席二人事先讲好,一定要演的逼真。

    从吵架,到出逃,再到今天的行动,都是二人事先设计好的情节。

    他们特地在芭比娃娃前面疯狂争吵,砸东西,做给席薇看。

    宁紫辰的接应,也是席木程早早就亲自安排好的。

    让她以为席宋的婚姻岌岌可危,便可以下手。

    “哥,你可真是厉害啊。”席薇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

    “席薇,你输了。”宋水暖反手又是一个巴掌,打的响亮!“这巴掌是为我孩子打的。”

    这一巴掌打的可不轻,席薇嘴角都已经开始渗血,她轻轻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

    同时,她兜里的电话嗡嗡震动起来,还不停的有短消息传进来。

    但她已无心查看。

    “既然你们知道真相,干嘛不在岛上干掉我?跑这么老远,做这么一大出戏,你们不累吗?”席薇完全不解。

    “我们这做,当然是有原因的。”宋水暖抓住席薇的下颚,左右晃了晃。“亏我把你当亲妹妹看,真是看走眼了。”

    此时。

    在宁紫辰家别墅外面的后山上。

    有一名狙击手,已经找到对准别墅正厅的最佳位置。

    这名狙击手匍匐在山上,干枯树叶遮身。

    把枪的位置放好,身体的姿势调配好。

    透过狙击镜,此时别墅正厅里每一个人,都可以随时被他一发弹中。

    席木程站起身来,走到席薇跟前:“你为什么要加入金党派组织?我每个月给你和妈的生活费还不够?”

    “……”

    面对席木程的问题,席薇只是低头,闭口不答。

    “他们给你什么好处?”席木程接着问。

    “……”

    她还是未答。

    “那个组织到底是做什么的?”席木程一连三问。

    席薇一个都没有回答。

    宋水暖没耐心了,她指着席薇的鼻子:“我不关心什么组织,党派,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害我失去孩子?”

    席薇苦笑一下。

    “这个可以回答你。”她说:“因为我爱我哥,十年了。”

    十年了。

    “从我十岁那年到席家,第一眼见你,那年你十七岁,我就被你吸引住,心中发誓一定要嫁给你。”

    席薇毒辣的眼光瞪着宋水暖:“可你却偏偏娶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