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51章 有钱的外甥,宁紫辰

正文 第51章 有钱的外甥,宁紫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离婚?!

    席木程用力抓住宋水暖的下巴,表情如同将要吞噬对方的猛兽,恶狠狠道:“我最讨厌没事把‘离婚’二字挂在嘴边的女人!”

    宋水暖下颚慢慢移动,甩开席木程的手,也是狠狠回道:“我也最讨厌没事鬼鬼祟祟,装神秘的男人!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怪物?我见过你父母吗?除一个妹妹之外,我连你家人都没正式见过!”

    卧室的气氛一度降到冰点以下。

    “从今天开始你老老实实呆在岛上,哪儿都不准去,我会切断岛上与外界的一切交通往来。”

    席木程抬起双手摆弄一下西装衣领,同时深呼吸。

    “不行!我还有个重要的面试,必须要出去!好啊席木程,怪不得买个岛屿,原来是为了囚禁别人,我看你就是变态!”

    宋水暖这句话显然是触碰到了席木程的火线,男人抬起手掌,高高的,就要照着女人……

    女人丝毫没有畏惧和躲闪的意思,而是扬起下巴,高高的,准备迎接他的巴掌!

    男人的手悬空了好久,这一刻时间仿佛凝滞不动。

    “你要敢打我一下,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女人疯喊一声。

    男人的手掌轻轻握住,最终放下来。“去民政局?除非你能叫来一架飞机接你出去。”

    说完,席木程浑身带着飒飒的凉气,转身走出卧室。

    对站在门口的萧阿姨道:“看好少奶,不准让她出去。”

    “是。”

    咣当!

    卧室门关闭的声响无比刺耳响亮。

    宋水暖整个人蜷缩在床上。

    像上次一样,跳窗出去,恐怕还是会迷路在树林里。

    再说就算跳出去也是无用,因为根本无法出岛。

    “席木程这家伙……果然是个死怪物。”

    宋水暖又猛然起身,在卧室里来来回回的踱步,拖住下巴思索……

    过一会儿,拿起电话给白经纪人打过去。

    “不好意思白哥,歌剧院那边的面试,能不能推迟几天?”

    白经纪人一听此话,顿时为难。“唔?我都跟陆院长打好招呼了,他正好这几天有时间,过些日子就要筹备跨年晚宴的演出排练。要是这两天不去面试,怕是就要等到明年了。”

    “明年?”

    一竿子支的也太远了。

    “可是……”

    宋水暖刚要张口,对面的白经纪就先说。

    “简木,是不是你老公反对你出来唱歌?要我说你就安稳的在家享清福吧,别出来折腾了,我一会儿给陆院长打电话告诉他你不去了。”

    这还得了!?

    宋水暖猛猛的对着电话大喊:“别!千万别!白哥!这两天我肯定会去面试,一定去!”

    一定去!

    “总统府歌剧院可不是别的地方,不是闹着玩的。”白经纪人沉沉道。

    “放心吧白哥,我肯定能去。”

    结束与白经纪人的通话,宋水暖苦恼至极。

    抬起两只手爪子,猛的拨乱头发,气得两只脚在地上猛跺!

    “该死的该死的!跟这种变态怎么过日子?”

    她拿起电话,疯狂翻找电话簿,仔细看着上面每一个名字。

    爸妈,他们已经回到C市,此事不能惊动他们。

    剩下的朋友,亲戚,同学……有很多在宋水暖与孙熙然解除婚约之后,便冷眼待她。

    关系好的几人,根本没能力找到上岛来的交通工具。

    想离开这里,只能坐直升机或轮船。

    谁家随随便便雇得起直升机和游轮啊?

    只有宁紫辰。

    宋水暖端着电话,犹豫再三。

    最终还是拨通。

    “小舅妈?”电话那端传来熟悉的‘嘣——嘣——嘣’低沉贝斯弦音。

    “是啊大外甥。”宋水暖咳咳,左右为难,不知如何开口。

    “小舅妈来电话,意外。”

    “嘻嘻——”宋水暖假笑一声:“干嘛呢?大外甥?”

    “哦,在琴房练琴。有什么事吗小舅妈?”

    宋水暖在卧室里走来走去,咬紧下嘴唇,时不时抬手抓抓后脑勺。

    “那个……外甥,你每个月生活费有多少?”

    她怕一开口就提出弄来一架直升机或者游轮,会惊到对方。

    “生活费?”宁紫辰稍稍顿顿:“几百元到几百万不等。”

    几百元到几百万!不等!这惊人的跨度。

    宁紫辰接着解释道:“平时不花钱,要是办一场个人小型演唱会或者帮乐队更换音响设备,那花的就多了。”

    宋水暖点点头,总之他爹是全国富豪榜上位居前五不下的大富翁,一个月花几百万也不稀奇。

    “什么事儿啊小舅妈?”

    宋水暖牙根一咬,决定试试:“那个……能不能借你点生活费用用,帮我租一艘轮船或者快艇,有直升机更好了。”

    宁紫辰在电话那端一听便知。

    小舅妈这是被小舅舅困在岛上了。

    *——*

    “BOSS,事情比我预想中进展的顺利多了。”

    席薇迫不及待的,向上级汇报工作。

    电话那端的中年女子有些意外:“怎么说?”

    “宋水暖打算继续唱歌,但席木程不同意,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我监听到的。”

    中年女子满意回道:“很好。但也不要操之过急,等时机成熟,尽量促使二人离婚,我们组织会派人过去追求宋水暖。”

    “老板,我觉得时机已经成熟。”

    “你有把握?”

    席薇语言万分肯定,实则是她内心期待席和宋二人早些分开。

    “席薇,如果你能提早完成任务,就是为我们党派组织作出巨大贡献,一定有大赏给你。但,前提是确保任务成功。”

    “放心吧,BOSS。”

    *——*

    午夜时分,宋水暖身子蜷缩在床上睡着,朦胧中听到门外有席木程与萧阿姨的对话声。

    “她吃东西了吗?”

    萧阿姨急忙回道:“没有,送过去,怎么都不吃。”

    “不吃就等着饿死在这吧。”

    待宋水暖挣扎着从床上咕噜起来,席木程已经转身欲离开。

    “席木程!大变态!放我出去!”

    男人乜斜房门一眼,之后大跨步的朝着走廊那头走去。

    静夜的宫殿之中,回荡着宋水暖的嘶喊声。

    疲累,饥饿,倦怠,无奈,各种情绪参杂在一起。

    忍耐即将到达极限之时,她的手机进入一条短消息。

    ‘小舅妈,我终于从亲戚手中拿到一份岛上的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