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50章 华夏宫总统府歌剧院

正文 第50章 华夏宫总统府歌剧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计划没有变化快。

    本已经发布记者招待会,宣布隐退的简木,命运回转。

    工作没了,孩子没了,宋水暖变得无事可做。

    她找到白经纪人商榷。

    在一家地理位置偏僻的咖啡厅,白经纪人独自前来,见简木一身女子扮相,十分惹眼动人。

    “简木啊——”白经纪人端起咖啡,有些为难的说:“公司那边,已经打算彻底放弃你了。”

    宋水暖听后,头顶发麻:“什么?!”

    “这次事情闹得太大,虽然照片没有外泄,但记者和围观者,全都亲眼看到你……”

    白经纪人都说不下去了。

    宋水暖意识到,简木的歌唱事业,怕是要面临中断。

    宋水暖完全可以理解公司方面的难处。

    没有哪个公司愿意做赔本买卖。

    即便简木曾经很红,丑闻一出,艺人的价值就会狂跌到底。

    “要我说,你家也不缺钱,你老公很有钱吧?你干嘛出来这样拼啊?好好在家做阔太不是很好嘛?”

    白经纪人所言极是。

    放着富贵生活不享受,非要出来折腾,怕是谁都不能理解这种行为。

    但宋水暖必须找到一份工作。

    因为她不能呆在家里。

    那样就成了一只任人宰割的绵羊!

    呆在岛上,很容易就被监视窃听,席薇还会有什么动作,她不得而知。

    “哦……”宋水暖双手捧着一杯热咖啡,轻轻揉搓,为难道:“我怕一旦不唱,嗓子音域就会越来越小。”

    的确如此,演唱的水准跟练习可是分不开的。

    “可是以你现在的状态,哪儿都不可能接受你啊!不瞒你说,这次事情,都连累到整个乐队,现在CNK人气急剧下降中……”白经纪人一脸苦闷。

    公司不肯接受我,我还连累了整个乐队……

    宋水暖的心情无法用语言形容。

    白经纪人对宋水暖的才华是万分欣赏,但娱乐圈不同于其他领域,并不是光凭实力就能混得下去,还需要有运气,天时地利人和等多方面元素的供给。

    面对一家家公司对自己的放弃,宋水暖也是筋疲力竭,不知道热爱的事业是否还能进行。

    “要不然就先缓缓。”白经纪人真诚道:“等那些乱哄哄的新闻过了劲,到时候再尝试出来?或者说,还有一个地方,我可以介绍你去试试。”

    宋水暖猛抬头问:“什么地方?”

    “华夏宫,总统府歌剧院。”

    总统府!

    宋水暖听到这地名就倒抽一口凉气。

    “总统府歌剧院?那不是专门为总统表演的地方吗?”

    白经纪人点头:“的确是。那里对演员的个人素质和专业水准要求都比较高,但不会像外面演艺圈那样不正当竞争,和成天被记者狗崽包围。可以在比较安全、封闭的场合进行演出,完全就是展示歌唱实力的地方。”

    宋水暖听后心都噗通噗通,加快跳动,

    专门给总统和政府要员表演的地方。

    她双手搓着咖啡杯,微微思索:“我身上乱七八糟的新闻那么多,人家怎么可能要我?再有我是唱通俗歌曲出身,那里不都表演歌剧吗?”

    “我跟歌剧院的总院长很熟,曾经送去过两个艺人,可以介绍你去,一切凭实力说话。歌剧院里面每周进行各种类型的演出,通俗歌曲表演也是一部分,只要能让总统和政府要员开心,那就是成功的表演。”白经纪人肯定道。

    听白经纪人如此说,宋水暖倒是有几分动心。

    可以在一个相对安宁的地方演唱,不被纷乱的演艺圈纠葛影响和牵制,是演绎歌曲的好地方。

    但,为总统和国家要员演出,对个人演唱水平的要求,也不是一般的高。

    “我能行吗?”宋水暖指着自己鼻子。

    “怎么不行?”白经纪人笑道:“给你,这是歌剧院院长的电话号码,我会帮你引荐,你去试试。”

    宋水暖自小喜欢挑战。

    特别是在演唱方面,她觉得不断挑战,才能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

    白经纪人还特地嘱咐一句:“现在简木新闻满天飞,去华夏宫演出,你就别女扮男装了,那里没有成群的高中生女粉丝,都是一群中年、老年议员,宋小姐这么漂亮动人,还是长发淑女装更漂亮。”

    宋水暖微微低头一笑。

    如此定夺下来,宋水暖被白经纪人介绍去华夏宫歌剧院面试。

    如果面试通过,便将成为华夏宫演出团队中的一员,专门在华夏宫歌剧院内,进行演唱。

    二人商议完毕刚要离开,席木程就打电话过来,语气急促:“老婆,你在哪儿,有重要事情商量。”

    宋水暖告诉他自己所在咖啡厅的位置。

    白经纪人先行离开。

    等了一会儿,席木程独自一个人,匆匆赶到咖啡厅。

    一见面,就见席木程表情严肃至极,坐在宋水暖对面。

    他一冷脸,就跟换了个人似的,马上没了暖男老公的亲切感,变身成为北极来的怪物!

    渲染的整个咖啡厅的空气,都冷了起来。

    “什么事这么急?”宋水暖有种不祥的预感。

    “很重要。”他冷冷的回答。

    *——*

    傍晚,二人结伴回到水暖岛上。

    一下游轮,各走各边。

    席木程一路上板着脸,宋水暖更是如此。

    进入卧室换衣服,宋水暖刚脱下外套,胳膊就被席木程一把抓了起来。

    他狠狠道:“不准再出去唱歌了,你闹的乱子还少吗?”

    她从未见他的脸如此狰狞扭曲过。

    “我就是要唱!”猛力甩掉席木程的手,大声吵嚷:“这辈子唯一的梦想,现在孩子也没了,爸妈不是亲的,我受过这么多伤害之后,再继续我的梦想都不行吗?”

    “不行!”席木程声音更大:“做我太太,就要有个太太的样子!”

    “哼,连你父母都没见过,我知道你席木程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二人一进房间,就吵的不可开交!

    站在房门外面的萧阿姨,紧张的侧耳,皱眉。

    宋水暖激动的怒道:“你要是敢限制我的自由,我肯定会跟你离婚的,席木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