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4章 小妖精闹翻了天

正文 第4章 小妖精闹翻了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里是水暖岛。

    鸟语花香,风景秀丽,四面围海。岛上有新奇的植被,海水清澈见底,柔软干净的沙滩,海风吹来,细细荡荡。

    男人推着宋水暖来到海边,侧耳细听沙沙的海浪声,如一个青春少女在细柔的讲故事。

    这里美极了。

    宋水暖坐在轮椅上,微微眯着眼睛,阳光轻触着她的身体。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转头看旁边那身材高挺的男子,他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侧脸完美极致。

    “你到底是谁啊?”

    “我叫席木程。”他缓缓的道。

    “你这是非法监禁懂吗?我可以去告你!”

    席木程却走到宋水暖的轮椅跟前,蹲下身子,目光与对面的她平行,凝望的很是深情。“你身体没好,还不能出去,必须在这里养病。”

    “但是先生…我不认识你!”

    这是最大的问题。

    “我爸妈和妹妹肯定急疯了,我得跟他们联系!你把我带到这么个没信号的岛上来,谁允许的?”

    宋水暖此刻就是行动不便,否则早就站起来揪住男人的脖领子了!她很着急。

    男人仍旧是望着对面的女人。

    经历车祸,她眼睛也肿了,嘴唇也裂了,脸色苍白得很。

    此刻的模样,男人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看来你是真把我忘了。”席木程缓缓起身,眼角绽放出层层失落。

    “我压根就不认识你好不好?!”

    宋水暖头脑之中努力思索,搜索关于男人的记忆。

    最后的结果,还是不记得。

    ——*——*——

    C市,宋家别墅内。

    ‘啪~’一声脆响。

    宋谦把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同时恶狠狠的指着李菲灵道:“滚!你也滚!跟那个贱丫头一起!”

    一旁坐山观虎斗的宋素素,则是一脸邪笑。

    李菲灵转头看向宋素素,“死丫头,养你这么多年,结果换来你一颗狼心?不把我们宋家弄黄你是不甘心对吗?”

    宋素素一脸的委屈,望向宋谦,哀声连连:“爸…我根本不知道妈在说什么!我什么都没做。跟你参加酒会,为了不给宋家丢脸,我摘掉牙套,特地打扮一番,结果妈就…”

    说着说着,泪珠滴滴答答的就落了下来。

    “关素素什么事情!家里搞的鸡飞狗跳,还不都是因为水暖!如今她可好,一走了之,听说被一个陌生男人救走!你说说,她跟那男人能没关系吗!?我的老脸都丢尽了!”宋谦气愤着,暴跳着,恨不得马上把宋水暖抓出来鞭刑一番。

    李菲灵没再说什么,而是转身往二楼走。

    “宋素素,你想把我也赶出宋家,做梦吧!”咣当一声,将房门关上,紧接着,李菲灵一遍又一遍的拨打宋水暖的电话号码,电话那端却总是不在服务区。

    同时的楼下,宋素素还在委屈掉泪。“爸…”

    “好了素素,这事儿不怪你。”

    “对了爸,下周就竞选了,孙家人说一定尽力推选你。”

    在最近接二连三的坏消息中间,偶得一个好消息!对于官迷宋谦来说,这简直是天大的喜讯!“素素,真的?”

    “爸,真的。”宋素素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其实……”语言忽然有几分扭捏。

    “其实什么?”

    “其实熙然哥他前几天跟我表白了,只是担心外界舆论纷扰,所以我们打算不公开恋情。”

    孙熙然跟宋素素表白。

    跟大女儿的婚事没成,但又落到二女儿怀中。虽然宋素素只是养女,但她毕竟也是宋家的人,这样一来,两家联姻的关系也就还在。宋谦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胸中就开了花儿!“素素,是真的吗?哎呀!太好了!”

    “还有,爸,我签了FM公司,以后也有正式的工作了,将来赚钱好好孝敬爸…”

    宋素素这一番话说完,把宋谦乐的,笑声回荡在宽敞的正厅之中。

    站在二楼回廊拐角处的李菲灵,把这一切都尽收耳底,同时气愤在心中!原本属于水暖的一切,一夜之间,都被这个野丫头给,夺去了!

    ——*一个月后*——

    艾兰德医生在为宋水暖做一番全面的身体检查之后,微笑着道:“宋小姐的身体已经痊愈了。”

    宋水暖犹如一只冲出笼的金丝雀,奔跑蹦跳的来到别墅外的草坪上面,席木程紧随其后。

    水暖岛如同世外桃源一般,空气清新,环境美好。岛上的唯一建筑就是身后这栋如城堡一般梦幻的别墅,奢华大气。

    “我现在病好了,该让我回C市了吧?”她忽然转身质问席木程。

    席木程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电话,递给宋水暖,“嗯,给你家人先打个电话吧。”

    宋水暖一窒,恨不得掐死席木程,“你不说岛上没信号吗?”

    席木程在宋水暖打电话前特地交代:只可以给一个人打,那就是她的母亲。

    电话接通之后,宋水暖面部的表情逐渐变得僵硬。

    宋素素。

    一切竟然是由她而起。夺走了未婚夫,夺走了自己的工作,制造车祸,竟是她。

    挂断之后,宋水暖气愤无处发泄,一把将手中的电话撇出去老远。

    席木程的助理小跑着把电话拾起来,心疼的道:“哎呦,姑奶奶,蓝宝石和白钻摔掉了好几颗。”

    宋水暖不知道,席木程的电话是特制机,外壳由24K金,白钻和各种稀有宝石组合而成。她随手一甩,好几万就掉了。

    “没事。”席木程可不心疼,能让她心疼的只有眼前的女人。

    宋水暖抓住席木程板正的西装领子,狠狠的问:“你怎么不早告诉我?那只小妖精都闹翻天了!”

    “你病没好,告诉你这些对身体无益。”

    “我要出去!”宋水暖狂抓着自己脑袋,“快让我离开这里,我要回C市!”

    “是吗?这是我的私人海岛,想出去必须得到我的允许。”

    宋水暖凝望着席木程,听出这话里,有几分余音。“你什么意思?”

    “想出去是吗?”他随手从西装兜里掏出一样东西。

    一枚鸽子蛋大小的钻戒。

    “想出去,就得嫁给我。”

    男人长得不错,看样子背景也不一般。但这种情况下,宋水暖哪有心情谈结婚!?

    “乘人之危?”她甩了袖子,转身朝反方向走去,“我自己走出去!”

    “你自己走?”男人声音抬高,对着宋水暖背影道:“四面的海里有很多鲨鱼,后面的丛林里有能吃人的黑熊,哦,还有眼镜蛇。”

    宋水暖脚步诧然停止,回头望着席木程。

    “那我还是跟你结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