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44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正文 第44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事发前20分钟,水暖岛上,席木程的书房里。

    席木程紧盯着电脑屏幕,右手轻轻滚动鼠标。

    他身边站着姚立,姚立身子微微弓着,眼睛也是直盯着电脑屏幕,时不时抬起一根手指比划一下。

    “席少,如果是女儿就穿这个,如果是儿子就要这个蓝色的。”

    “我怎么觉得女儿穿粉红色的更合适呢,绿色的不好看。”席木程一脸认真的,摸着下巴道。

    “绿色多娇艳啊,席少。”

    席木程点点头,却又道:“哎,那么麻烦干什么,十二种颜色都买下来就是了。”

    “您都买下来少奶肯定发火。”姚立赶忙劝阻。

    “喂!”席木程突然又发现什么,“姚立你看,这个婴儿肚兜多好看!啧啧,要是水暖能给我一次生出对龙凤胎该有多好。一儿一女,买的这些都能用得上。”

    姚立细声回答道:“这个……主要还是看席少您的种子是不是双发的。”

    “应该是看她的土地好不好吸收吧?”席木程稍微瞪眼。

    “恕我直言,席少,能结出啥样的果,主要还是得看种的啥样的种子。跟地有关系,但不是决定性的。”

    席木程摸摸下巴深切思考,“说的也是,那我这播种人还需努力啊。”

    哈哈哈……

    二人一阵欢笑。

    之后,席木程的电话响起。

    拿起一看,是苏珊。

    苏珊这几天负责暗地跟随保护宋水暖,没有特殊事件的情况下,她不回来电话。

    席木程接起……

    *——*

    警察局。

    小姑娘指着何素素道:“就是这个姐姐,她让我推那个哥哥,说是把他推摔倒,就给我们巧克力吃,她说这只是个游戏,我就做了。”

    小姑娘的妈妈把女儿抱在怀里,对警察道:“我女儿从不说假话的。”

    警察点点头,看看何素素:“你还狡辩什么?童言无忌,小孩子怎么可能说谎?”

    何素素已经接近歇斯底里!

    “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你们为什么诬陷人?”

    何素素抬起两只手,疯狂的抓弄自己的头发!

    她精心计划设计别人成瘾!

    始料不及,有一天竟然被陌生人设计诬陷。

    可笑的是,她连诬陷自己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何素素忽然想到什么,一个猛子扑到警察的办公桌前:“警察叔叔!把我手机还给我,求你,叫他们把我的手机还给我,我手机里面有通话记录,有人故意陷害我,是那个号码打进来让我到风国大夏的!”

    她急着语无伦次的说道。

    “好了,你先别激动。”警察刚要说什么,旁边走过来一位同事,弯下身子,嘴凑在他耳边。

    “局长亲自来电话,让我们把这个叫何素素的交给穿西装的保镖带走。”

    警察听后点点头。

    “何小姐,你别激动了,跟他们走吧。”

    何素素听后,如有一道惊雷在头顶闪过!

    “你们可以带她走了。”警察对两个黑衣保镖道。

    想不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幕后的神秘人是谁?何素素根本就不知道。

    *——*

    大京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高级单人间病房里。

    宋水暖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床头坐着爸妈。

    李菲灵见女儿醒过来,刚要说什么,却如鲠在喉,干是张了张嘴……

    表情极其痛苦复杂。

    再看宋谦,何尝不是一脸悲伤,拉起女儿的手,同样没说出话。

    这是……

    代表……

    孩子……

    宋水暖猛的一使劲儿,想要坐起来。可把宋谦和李菲灵吓坏。

    “你别动,别动别动。”李菲灵抽泣起来。

    “妈,我孩子……”

    “水暖,那个,你先养身体,你还年轻,孩子……”

    宋谦说到这儿,宋水暖就已经歇斯底里,疯了似得喊一声:“没啦?!”

    “水暖!”李菲灵心疼女儿,急忙抚摸宋水暖的额头,浑身颤抖,语言都有些阻塞:“女儿……别!别激动!”

    “是啊水暖,你,千万别想不开!”宋谦在一旁急忙道:“你还年轻。”

    “对啊……宝贝,你还年轻,你看现在的年轻人,有多少怀了自己打掉的呢,咱们就当——”

    只见宋水暖眼神呆滞,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顺着脸颊,直泄而下。

    “是谁?是谁推的我?”

    宋水暖目光炯炯,聚焦仇恨。

    “是个闹着玩的小孩子,医生说,不单单是这次事故,你的胎气应该从前几天开始,就不稳了。”李菲灵道。

    “是啊女儿,会不会是唱歌的时候,太卖力,累坏了?“

    宋水暖眉心系紧。

    不可能,她平时很注意,再说最近工作量不大,根本不可能累到动了胎气的程度。

    “席木程呢?”宋水暖忽然抬头问。

    话音刚落,席木程就推门走进病房,随身带着一股凉风。

    “老婆。”

    宋水暖一见席木程,有成吨的委屈和愤怒急于发泄。

    终于阻挡不住,大声哭号出来。

    这次没人劝停,刚失去肚子里的孩子,她的确需要放泄悲伤情绪,哭出来总比憋着好。

    哇……呜哇!哇!呜哇……

    躺在席木程怀里不知哭了多久,宋水暖只觉得已经筋疲力竭,后脑勺麻木,浑身干涸。

    席木程轻轻抚摸宋水暖的头,吻下去,说:“老婆,我们还会有孩子的,放心。下次老公努力,争取一发两种,咱们生个双胞胎,好不好?”

    哭也哭了,叫也叫了。

    接下来,宋水暖倒在席木程怀里沉思发呆了好一会儿。

    又觉得腹腔空荡。饿了。

    “席木程,有两件事。”宋水暖道。

    李菲灵、宋谦、苏珊全都围过来。仔细听。

    “第一,我要知道推我下楼的人是谁,为什么要推我;第二,我饿了,我要养好身体,为我孩子报仇。”

    “老婆,这件事情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席木程道:“你现在需要安心静养身体,等出院回到岛上,自然知道答案。”

    已经调查清楚!

    宋水暖抬头望着席木程。

    “你说什么?意思是,的确有人故意推我下楼?”

    席木程轻轻抚摸宋水暖的头,“老婆,等你身体好点儿再说这个事情。”

    “一定是何素素,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