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28章 3亿的第二夜

正文 第28章 3亿的第二夜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要问这世上什么事物行走速度最快。

    答案无非是‘消息’。

    且是不胫而走。

    宋谦回到汇融集团重登首席总裁一事,仅短短一个下午,几乎传遍半个城市。

    与汇融集团有业务往来的商家,齐刷刷的猛往宋谦手机里打电话,其中包括前几日拒绝过宋谦的那些人。

    电话里,所有人都对宋谦的态度大转变。

    不过经历人生低谷,宋谦也有新的感悟,看出了身边人各个的真面目。

    “哼,老何,你忘记前几天是怎么挂我电话的了?现在就过来要订单?不好意思,从现在开始,汇融跟你们公司的合作项目,我要重新考核。”

    宋谦有些愤愤的挂断电话。

    李菲灵坐到宋谦身边,递过来一杯茶水:“哎呦,看清楚那种人,不合作就是了,犯不着跟他生气。”

    同坐在沙发上的宋水暖点头同意:“是啊爸,从今以后多防小人,多留心眼就是了。”

    李菲灵看着宋水暖,眼神忽然放出汩汩昧暧的光芒,问:“水暖,最近跟席女婿发展的怎么样?快跟妈妈汇报一下。你说你成天在电视上扮成男人蹦蹦哒哒的有意思吗?跟在席女婿身边……”

    吧啦吧啦吧啦……李菲灵进入华夏母亲特有的唠叨模式,没完没了。

    “妈,还说呢,有您这样的家长吗?竟然……给女儿女婿下药!”宋水暖说着,看了一眼身旁的父亲。

    宋谦也瘪嘴一笑。

    “该不是你俩合谋吧?”宋水暖终于发现。

    “谁叫你不听话的?”李菲灵可是很有底气,“都结婚了,下一步自然就是生孩子,不那个怎么生得出?”

    “谁这么早生孩子啊?”宋水暖有些不耐烦道:“我才23,周岁22,现在都是晚婚晚育。”

    “晚……”

    李菲灵刚要呛过来,宋水暖的手机响起。

    手机屏幕上显示‘怪物’二字。

    宋水暖便起身到阳台去接电话。

    “老婆,我到国内了。”

    电话那端传来席木程暖暖的声音。

    “嗯?中午打电话时候还在国外,怎么这么快?”

    “中午我听出老婆想我了,当时就在韩国,离得不远,处理完事物就急忙赶回来。”

    宋水暖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美了起来。

    傍晚,别墅内,晚餐桌上。

    宋谦坐在正位,今天他心情大好。

    宋水暖和席木程坐在一边,李菲灵一人坐在他们对面。

    “席女婿,尝尝你妈妈做的油焖大虾,这可是她的拿手好菜。”宋谦现在也是越看席木程越顺眼,不像当初。

    “谢谢爸。”

    “儿子,你还喜欢吃什么,告诉妈,回家妈好给你做。”李菲灵笑着朝席木程道。

    等等……宋水暖一捂脑门,乱了乱了,刚他们之间称呼什么。

    爸、妈、儿子!

    席木程什么时候成他们儿子了?

    “他是你们儿子,那我是什么?”宋水暖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是你们的儿媳妇吗?”

    李菲灵夹起一块红烧肉放进席木程的碗里,一边道:“本来女婿就是半个儿子,这么叫有什么不对?”

    宋谦忽然想起个问题。

    “席女婿,你跟水暖结婚都半年多了,我们还没见过亲家呢,哈哈,是不是?”

    这问题宋水暖也觉得奇怪。

    二人可是稀里糊涂的闪婚。

    她甚至连席木程的父母都没见过,就嫁给了他,有时真是佩服自己的胆量。

    席木程听到这问题之后,头一垂,眼色诧然暗淡。

    “我父亲去世了,母亲在国外,不常联系。”他说。

    “原来这样。”李菲灵立马怜悯的道:“可怜的孩子,快,吃菜。”

    饭后,一家人一起看了会儿电视。

    才八点多,李菲灵就催促宋水暖道:“不早了,该睡觉了,你俩上楼休息去吧。”

    话说,李菲灵特别喜欢孩子。

    每在外面看到几岁大的小孩儿都稀罕的不得了。

    如今女儿结了婚,自然是开始日盼夜盼,盼着早日抱上自己的外孙或孙女。

    宋水暖眉头一皱:“妈,才几点啊?”

    席木程却低声咬住宋水暖的耳根道:“老婆,今晚是3亿的第二夜。”

    宋水暖面部肌肉一僵,这怪物……

    没办法,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嘻嘻……知道了大金主。”

    “爸、妈,我们今晚出去住。”席木程起身道:“我在酒店订了套房。”

    家里这么大地方出去住干嘛?

    老两口很不解。

    但年轻人的事情,也不好干预太多。

    面对3亿大金主提出去酒店住的要求,宋水暖也只好顺从,想去上楼穿衣服,却被席木程阻止。

    “不用换了就这么走吧。”席木程拉住宋水暖的手腕。

    头发蓬乱蓬乱的,一身在家穿的休闲运动服,跟睡衣没有两样。“这样怎么出门?”

    还是被硬抓着坐上了席木程的车。

    “怪物,你搞什么?”

    路虎车驰骋在公路上,宋水暖不时一抬头,看头顶唰唰闪过的路牌显示,这是要开出市内!

    “怪物,这是要去哪儿?什么酒店开出来这么远?”

    “到了你就知道了。”席木程一只手抬起,摸摸宋水暖的脸蛋儿。

    车子竟然停在郊外的一处荒地上!

    四面漆黑,甚至连路灯都没有,一丝恐怖感袭来,宋水暖环望这身处之地,“席木程你果然是怪物,不说去酒店吗?”

    “就这喽。”

    男人如恶狼一般扑过来,在这乌漆墨黑的寂静郊外,路虎车灯上上下下有节奏的摇摆起来。

    “好你个怪物。”宋水暖团在席木程身下:“第二夜服务完毕,只剩下一次了。”

    “不给优惠赠送?生意做得太绝了。”男人亲吻女人的耳根。

    “痒痒!”宋水暖可爱的眼珠左左右右的转了转:“看你技术不错,那就赠送一次吧。”

    “好老婆,下次场地你选。”

    “车|震搞完了,难不成你还要搞……”

    “那下次就在飞机上吧。”

    宋水暖猛地推开席木程:“不行!你又不让我避孕,这样……我还想唱歌呢。”

    席木程慢悠悠的把衣衫扣子扣好,样子如刚饱餐一顿,抹着嘴巴上油星的大尾巴狼一样,坏笑:“那就看我们的宝宝想什么时候来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