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无限宠婚:席少的黑萌妻 > 正文 第27章 心理扭曲的女人

正文 第27章 心理扭曲的女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汇融集团的股东大会上。

    宋水暖与何素素正面相遇。

    何素素角色转换的也很快,回到C市,她便穿上一身朴素的衣服,戴上钢牙套和蓬松的爆炸头假发,黑边儿眼镜也架在鼻子上,在这里没人知道她曾经是宋家的人。

    宋水暖还未到达会议室之前,何素素接到了董梅的电话。

    得知宋水暖坐回汇融最大股东,何素素怎能不惊!

    果然……还是小瞧了宋水暖的土豪老公!

    何素素为寻找席木程底细,曾经下了好一番苦功,但都没有结果。

    国内国外的富豪榜上都无名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如此有钱!?

    何素素虽然只见过席木程一次,便是那天在他和宋水暖结婚现场,也就是孙熙然的演唱会上。

    但,何素素对席木程印象极深!

    席木程的身高、外表、气质、谈吐,看起来绝非一般人士。

    “开会!”宋水暖坐在阔大会议厅的正位。

    何素素坐在距离宋水暖不远的地方,低头不语。

    宋水暖手拿起一份资料,上面是何素素筹划的公司最近将要开发项目。

    “城南区土地购买,不予通过。”

    “武东区的酒店停止营业,不予通过。”

    “孙熙然代言公司形象,予以通过。”

    何素素听到最后面一句,猛地抬头,看着宋水暖。

    用孙熙然做公司形象代言人,宋水暖竟然予以通过?

    宋水暖又拿起一份资料报告书,道:“下面我念到名字的人,人事部总监注意一下,这些人,都要予以降职或解雇。”

    会议室内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生怕宋水暖念到他们的名字。

    “市场营销部职员:李薇、人事部科长:赵美婷、广告文化部副部长:童立伟……”

    宋水暖宣布予以降职的人,都是经过最近深入调查,找出是何素素亲自安排进公司的几人。

    他们中间有的是何素素大学好友,有的是何素素闺蜜,甚至还有何素素的初恋男友。

    “经过调查,这些人的经验和能力,根本不能胜任他们的职位。”宋水暖说着,瞪一眼何素素。

    何素素低头,推推鼻梁上的眼镜儿,无声。

    公司大股东主持的第一个会议,就狠狠搞一次人员大调配。

    还刷下好几个公司将要启动的项目,项目都与何素素有关。

    “最后……我宣布,由我父亲宋谦,任职汇融的首席总裁。”

    宋水暖话音刚落,会议室内响起一阵掌声。

    整个会议过程,何素素都是一个表情坐在下面,跟木头人一般,不发一言,也不做反驳。

    会议结束,场内人员纷纷离开散去,何素素还是坐在那里没动。

    宋水暖让宋谦先出去,她要跟何素素单独聊几句。

    空旷的会议室内,只剩下曾经的姐妹二人。

    “何素素,你走的太远了。”宋水暖先道。

    何素素慢慢抬起头,把黑边眼镜和牙套都摘下来放在桌子上,这样舒服不少。

    “宋水暖,我真是低估了你老公的实力。”

    “就跟我当初低估了你的实力一样。”

    “哼——”何素素唇角一歪:“信不信,我既然能从你手里抢到孙熙然,就一样能抢到你现在的老公。”

    何素素此言一出,宋水暖震惊不小!

    脑袋里立马闪现出席木程那张英俊的脸庞,顿感危机四伏!

    从一开始对席木程毫不关心,到如今,担心席木程被贱人抢走……宋水暖情感已经彻底跨越到席木程身上。

    何素素从刚刚宋水暖面部的微表情读出:“看来你很担心老公被抢,这么快就新人换旧人,不爱熙然哥了?”

    宋水暖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硬笑了一下:“何素素,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抢人东西?从小到大,你无时无刻不在跟我抢,从一双袜子,到一个娃娃,再到男朋友……你不腻歪,我都腻歪了。”

    “哼,因为我没有,所以我必须靠自己的双手得到。”

    “得到不一定非用抢,世上男人千千万,抢别人的才有意思?”

    何素素双臂环抱,歪了歪头:“宋水暖,我7岁来到你家,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人活的那么幸福。我从小被爸妈虐待,他们眼里只有弟弟。后来他们出车祸死了,我被送进孤儿院,倒是很开心。”

    “你到我们家之后,我们家人待你如何?”宋水暖质问道。

    “待我很好。”何素素点头,却接着冷笑道:“但我永远都不是宋家的人,你们家的亲戚,朋友,邻居,眼里只有你宋水暖。他们买礼物,送夸赞,每个人都围着你转!我小时候很丑,又不是宋家亲生的孩子,受过多少冷落你是知道的!”

    “每次别人送我礼物,不都一样被你成功抢走?”

    “但我还是嫉妒你!嫉妒你比我漂亮,比我成绩好,追你的人永远那么多。”何素素眼神毒辣,“所以,从你手里抢到,才能证明我比你优秀。”

    “你心理扭曲!”

    宋水暖转身要走,却又听何素素道:“小心点儿吧,你那有钱的老公。”

    “哈!放心,你这辈子,连我老公的汗毛都别想碰到一根儿。”

    回到车里,宋谦急忙问:“那丫头又跟你说什么了?”

    “没事儿爸。”

    宋水暖固然是这么说,但心里还是犯了膈应。

    好在席木程常年不在国内工作,而且总是来无影去无踪,最常呆的地方就是水暖岛,所以一般人想接触到他,难。

    但宋水暖还是忍不住掏出电话,给席木程打过去。

    “怪物,你在国内吗?”

    席木程也感受到最近宋水暖的改变,从不主动打电话给他,到会主动打电话过来,是个实质性的跨越。

    “老婆,我在国外的公司,怎么了?”

    “呼——”听席木程说不在国内,宋水暖觉得安全多了。

    “老婆……想我了是吗?”席木程忍不住黏腻起来。

    “去!别闹!告诉你席木程,以后每次回国,都要向我汇报。”

    “哦,老婆你也知道,我每次回国,都不想干别的。”席木程道。

    “嗯?”宋水暖启动车子。

    “只想干你。”

    “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