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四章 桃园结义

正文 第四章 桃园结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章桃园结义

    公元184年初,黄巾之乱全面爆发,中原大地上掀起了一场浩大的腥风血雨,原本腐败黑暗的东汉王朝更是遭到了狠狠的冲击,埋下了崩裂的伏笔

    机缘巧合之下,夏侯兰回到了陈留,以其强大的实力被夏侯一族认祖归宗,被当成了神一样的膜拜,过起了潇洒脱俗的仙家生活

    提着樊娟的南华老仙正不断地在山间里瞬移,往着北边而去,但很快,他就停住了脚步,因为前面正站立着一个消瘦的身影

    “二师兄,这样做值得么”,一道幽幽的声音从消瘦身影传出,带着无限的叹息

    “三师弟,我们,还是见面了”,南华老仙苦涩一笑,放下了手中的樊娟

    “大师兄不怪你,我也不会怪你,我只是想问你一句,牺牲我们的同门情谊去换一个飘渺的存在,真的,值得么,小师妹并没有躲起来,她永远都在我们的心中,这难道还不够么”,三师弟的声音依旧是带着无限的感慨,还带着淡淡忧伤

    “我”,南华老仙顿时一阵语塞,愕然的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三师弟也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南华老仙,他的姿势一直都没有变过,就如他的性格一样,千年不变

    “我不知”,南华老仙只感觉脑袋有了些混乱,脑海中有了许多片段,不断地重叠,但当他低头看见樊娟那与小师妹有着极其相似的脸时,他脸色一变,坚定地点了点头,抬头大声道“我已经错了,但也只能一错再错了”

    “好,既然师兄执意如此,那么我也不再阻拦”,三师弟叹了口气,流光一闪,一本枯黄的书籍当即出现在了南华老仙手中,而南华老仙身旁的樊娟也被无形之力吸向了三师弟

    “三师弟,原来你,和大师兄,早就,知道了”,南华老仙顿时感慨万千,他顿时有种咆哮的冲动,但不是愤怒,而是其他

    “你想做的我们不会阻拦你,但樊娟师侄我要带走,我如今要施展融会贯通之法弥补大师兄,小师妹对我的好,如果你还记得往昔的情谊,就为我护法吧”,三师弟并没有等待着南华老仙的回答,而是浑身闪现绿光,双手不断的挥动,一丝丝绿光将樊娟裹住,不断地融入她的身体

    南华老仙静静地站立在三师弟一旁,神色惘然,看着樊娟的身影也不如往日的狂热,三师弟和大师兄早就知道了穿越时空之法,但他们都没有想自己一样毁坏同门之宜,放弃了对小师妹的奢望

    融会贯通之法能通过消耗仙灵力将自身的知识融到他人身上,使其拥有自身的一切技能和经验学识,但施展之后施术者三年内实力起码下降三成,因为仙灵力就是真气的浓缩版,不能直接恢复

    良久,三师弟宛如虚脱了一般,提着樊娟瞬间离去,只留下依旧惘然的南华老仙

    下邳城外,一身红色血甲的孙坚正一脸微笑的看着士兵们忙碌的打扫战场,这次对上七千黄巾逆贼,己方三千士兵无一死亡,虽然这七千乱兵实力不怎么样,但他还是非常高兴的,自己的统帅能力还是很强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两百骑兵已经通过多次杀戮进化到了重骑兵,实力今非昔比

    兵种在战斗中能够积累经验,到了一定程度能够升级,这样的升级可不仅仅是换个名头,骑兵能够进化成为重骑兵,重骑兵有两种含义,一种是重甲骑兵,宛如坦克版的笨重存在,防御强大,冲锋威力一般骑兵无可比拟,但因为铁的稀缺的极难组装,而进化后的重骑兵,则是移动能力,攻击力,反映能力有了极大的增强,在战场上生存能力极高,可以说,一个进化后的重骑兵能够轻松斩杀来袭的三个骑兵,对上五个骑兵不落下风,单挑一个重甲骑兵能将对方耗死,对上两个重甲骑兵不落下风,实力可想而知,孙坚来自骑兵稀缺的江南,有了这两百重骑兵,在战场上就有了一把尖刀,在数千普通兵种敌人的围剿中脱困而出不成问题,配以强大武力的他,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孙坚当然是笑容满面

    忽然,微风轻轻吹过,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孙坚不远处,孙坚身旁充当护卫及大将的黄盖,程普,韩当,祖茂四将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孙坚急忙往来人奔去,躬身行礼

    “于吉仙师,近来可好”,孙坚给三师弟于吉行了个大礼,恭声道,孙坚本是豪迈之人,于吉不仅多次救过他的性命,还对他的部下爱将和士兵们伸出过援手,这对于他来说可是极大的恩惠

    急忙到来的黄盖四将也急忙拜下,恭声道“拜见仙师”,见自家老大都恭声行礼,孙坚的士兵们都纷纷跪下,连声大喊“拜见仙师”

    “孙将军多礼了”,于吉对着孙坚和黄盖四将点了点头,双手一挥,跪在地上的千余士兵纷纷被一股无形之力抬起,脸上惊喜连连

    孙坚一听于吉的称呼也知道这里不是聊天的好地方,急忙招呼于吉回营地内,对着黄盖四将打了个眼色

    黄盖四将顿时会意,驱散士兵迅速安排安抚事宜

    在营帐里闲聊了几句,于吉终于改称孙坚为文台,并谈起了正事

    “如今天下动荡,乱世即将到来,文台风采依旧,可真是可喜可贺啊”,于吉笑呵呵的说道

    “仙师哪里的话,文台若无仙师搭救,早已命丧黄泉,如今统帅数千士兵,当为百姓多做贡献,不负一身所学,我孙文台别的不说,不管是乱世盛世,我当保我麾下百姓,安居乐业”,孙坚一脸豪情万状,笑道

    “文台之心我当然明白,而且我还知道你乃将相之才,有着霸主之相,只要渡过了命中的生死之劫,当可称霸一方,还希望你能记起今天的话,让麾下百姓安居乐业”,于吉仿佛记起了什么,感慨道,于吉的话顿时让孙坚的心狂跳了起来,连一旁刚进来的黄盖四将都惊喜万分,于吉的神通他们都见识到了,这样的神人无疑就是能够看出过去未来的超级存在,听其如此断言,自己扬名立万,名留青史可不是个梦想了

    “我孙文台当天立誓,若我不能使我麾下百姓安居乐业,沦为暴吏,当受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孙坚顿时竖指立誓,激情昂然道

    “不知仙师可否告知我家主公命中之劫源自何方”,祖茂当即紧张道,他可不管自己的前途如何,他关心的是那给予他知遇之恩的孙坚性命

    “荆州,只要安然经过了荆州之难,文台当可飞上云霄傲笑四方”,于吉抚了抚那长长地白胡子,淡淡道

    “谢仙师指引,不知仙师今日来所为何事呢,我等当为仙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孙坚随即也恭声问道

    “今日来,是有件事情想请文台帮忙”,于吉脸上顿时添上了感慨之色,无奈道

    孙坚等人面面相觑,能让于吉如此神色之事莫非是上天摘星

    “我的师门出了点事,导致我的三个师侄天各一方,也失去了记忆,我希望将其一留在文台身边,待来日我或者我大师兄,亦或者她的两位师兄来接她,在这期间我希望文台可以代为好好照顾”,于吉叹息着说道

    “无妨,文台一定遵从仙师旨意”,孙坚顿时松了口气,止住心中的狂喜,恭声道,黄盖四将也顿时松了口气,原来是养个人而已,而且养的是于吉推崇的大师兄的弟子,寄养期间己方岂不是多了个超级臂助,这样的忙孙坚还巴不得多几个呢

    “我大师兄名为左慈,要文台代为照顾的师侄名唤樊娟,其二师兄是赵云,其大师兄是夏侯兰,而且其三人都失去了部分记忆,加上世上同名同姓者颇多,只有让赵云和夏侯兰记起了樊娟之名并得到樊娟许可放可让他们带她离开,不知文台可否愿意做到”,于吉细细的叙述道

    “文台一定办到,绝不会让樊娟仙子受半点委屈,丝毫伤害”,孙坚当即大拍胸口,坚定道,虽然军中有女眷不太适合,但为了于吉,这次也得坏一坏规矩了

    此时,营帐外传来了一阵阵欢呼声

    孙坚顿时眉头一皱,他的士兵向来纪律极严,绝少会出现喧哗的景象,孙坚顿时向黄盖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看看

    “我师侄樊娟精通医术,一身医术不在我之下”,于吉的声音再度淡淡响起,让正踏出营帐的黄盖差点栽倒在地,孙坚几人面面相觑

    于吉和樊娟低喃了几句很快就离开了,孙坚身边从此多了位绝世医师,但让孙坚措手不及的是,这位清冷艳丽无双的少女还是一位计谋天下无双的绝代天骄,他的雄心,他的抱负全在这名恋云仙子的见识实力中大大的膨胀了

    涿郡里,一位青年男子正看着那招兵榜文出神,他的身边围着大堆看榜,人群中喧闹不断,似激动,又是哀愁,但他却一无所觉,他真的一点反应也没有么,不,他恰恰是激动万分,乱世出英雄,他的时机,来了,喜怒不言语色的他正是一代忍雄刘备刘玄德

    喧闹的人群并没有意味到他们打扰了一个人,一个全涿郡都不敢招惹的人

    “吵什么吵,都给我让开”,一声暴雷般的炸响猛地出现在了人群的后方,诺大的响声不住的在人们的耳边回旋,周围的商贩上的商品也被震得不住晃动,一些涿郡本地的商贩见状急忙搬家伙走人,有的连钱都忘了收,屁滚尿流的

    张飞,在涿郡那是一个人见人微笑,花见花咧嘴的超级存在,一身强悍无比的武艺曾经将想捉拿他店小二的三百多个官兵打回了家里去休息了一个多月,官府对他敬若神明,原因无他,朝廷腐败,导致官员大多有名无实,军队外强中干,涿郡内外盗贼横行,但却只有张飞所在的区域治安好得不能再好,盗贼往往经过都要纳税,纳过路费,很少人知道为什么,但在涿郡,没权没势的人对张飞的横行霸道敢怒不敢言,但上层黑白两道都对他敬让三分,其所在区域商贩对于他更是尽可能的优待,因为他们身在涿郡最安全的地方安心的做生意,其他人不知道,但涿郡各大黑道势力都不敢将手伸到张飞的地盘,因为他们进入的势力在一天之内一定会被拔除,第二天就会被端掉老巢,而他们往往连张飞是谁也不知道,因为张飞有一支强悍无边的近卫兵团,对于敢于来犯的势力,他们出鞘必见血

    人群被张飞的暴喝逼退了不少,有些甚至被震晕了过去,人们纷纷陪着笑脸让开道路,但依旧有些许官府势力的子弟不愿让步太多,只是小小的一侧身,原因无他,观念之差,张飞再横也不过是一介武夫,总不能再官府门前伤人,二则,自己在涿郡生活了二十多年依旧没有受到盗贼的欺负,显然,自己的官府势力还是有点能耐的,反正我也没惹到你张飞,才不信你敢怎么样,也就是这几年张飞的收敛让许多人忘却了涿郡杀神的存在

    张飞长得比较黑,这也让他有种神秘莫测感,恐惧感,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生气,什么时候在生气,见前面那十数个人只是意思意思的让了丁点路,张飞咧嘴冷笑了声,大步走向榜文前面,从他十二岁开始练功有小成开始,他就没有再让过人,只有人让他

    砰,砰,砰,张飞大步的走向榜文,每一步都是很自然,带着轻微的响声,但退让一旁的人们恐怖的看见,大地在颤抖,轻轻的颤抖,所有的人都沙沙沙倒退了几步,擦了擦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地面

    没几秒,张飞前面的十几个人都纷纷被无形的震动震飞了出去,满脸惊骇的看着张飞,脸上连不甘和愤怒都忘记了

    “都给老子滚远点,这样的兵,连给老子擦鞋子都不配,滚”,张飞的怒喝再次让周围的人群发挥出了世界冠军的奔跑速度,咻一声,周围一片清光

    张飞看着离自己不足两米的消瘦身影,嘴角上扬起了一丝微笑,由始至终,这家伙都没有动过,宛如蜡像般看着自己的表演,这家伙,不简单

    对于张飞这个同乡刘备神往已久,他刘备不是一个甘于屈居人后小人物,他知道自己是一片金鳞,等待着就是进入江海的时机,张飞凶名远播,但潜心研究过他的刘备却知道了张飞的一些背景,个人实力强悍,拥有组成小股军队的本钱和声望,手下还有大片的土地和一队神秘的近卫兵,这种近卫兵可不是一般的近身侍卫,而是经过了血浴的终极步兵兵种,虽然在装备上比不上传说皇宫里面的近卫兵,神剑禁卫,但实力非同小可,生存能力比上那些养尊处优近卫兵,神剑禁卫或许更强,这绝对是战场上的护身符

    刘备知道张飞在大闹是为了挑选合适的士兵,他知道张飞也不是一个甘于平淡的武夫,他更知道自己的武艺比起张飞来完全没有可比性,但他知道只有忍耐,才能招揽道张飞加入他的大营,他竭力压制心中的气血翻腾,张飞澎湃的内力以实质性的杀气释放了出来,一般人早就屁滚尿流,而他也是凭借着顽强的毅力苦苦支撑

    看着眼前这个羸弱书生那坚毅的身影,张飞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他不怕自己么,可是他的实力自己一眼就能看穿,绝对不是自己的一合之敌,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带着疑问,张飞将内力提至了五分,静静的站在刘备身后,神色玩味

    碰,张飞并没有动,但刘备只感觉被一个大石头狠狠地砸在了脑门,尽管他已经咬紧了牙根,但鲜血还是慢慢的溢出了嘴角,他想擦掉嘴角上的鲜血,但他不敢擦,也不能擦

    张飞没有在提升内力,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已经到了极限,他可以从刘备的微微颤抖中明白一切,作为一个书生,他已经获得了自己的尊重,忽然,张飞瞪大了眼睛

    张飞一脸惊疑不定,在他收回了内力压制之后,眼前的这个书生竟然释放出了龙气,不错,是真龙之气,他的师父曾经提及过,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拥有者注定了帝王的命运,可是,现在可不是乱世,皇帝还好端端的在洛阳,难道这黄巾之乱还能断了朝廷不成

    就在场面极其寂静时,刘备忽然哭了出来,顿时令张飞有点摸不着头脑,他走了上前去

    刘备快速的用内袖擦掉嘴角的鲜血,又擦了擦那双神奇的双眼,深吸了口气对着张飞说道“翼德见笑了,看到皇榜之事,心生感触有点情不自禁”

    “你认识我”,张飞有点惊喜的看着刘备,在朋友旁边哭那是为了求安慰,但在他张飞面前哭那是皮痒想挨打,但眼前的刘备他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为,那就是真性情,真汉子了

    “翼德威震四方,让无数宵小不敢窥视涿郡百姓,那世之英杰,备只恨相逢恨晚”,刘备淡然说道

    “哈哈哈,兄台还真是好文才,我一介武夫也能成了世之英杰,我张飞对于有才华的人很有好感,不知道兄弟你姓甚名谁,为何而哭”,张飞哈哈一笑,顿时问道

    “唉,想我刘备乃皇室后裔,但却只能目睹那黄巾宵小欺凌百姓而无能为力,岂能不叹息”,刘备一脸悲天悯人,叹息道

    张飞显然不是什么心理高手,也不会安慰人,没说两句就吆喝着刘备道酒馆去喝酒

    刚进了酒馆,店小二急忙上前招呼,卑躬屈膝一脸媚笑,张飞挥了挥手,示意他带路,却发现店已经满了,店掌柜正和两桌台的四个客人说着什么,似乎让他们合并成一张台,并对着客人悄悄的指了指张飞

    煞神现,神魔逃,那两桌客人急忙起身将桌上的东西合并在一起,还不厌其烦的用自己的衣服擦了擦桌子和椅子

    张飞和刘备刚坐下干了杯酒,闲聊了几句,就听见一声大喊,“掌柜的,快给我上几个小菜,我赶着参军”,

    一个红脸大汉对着店小二喊了声,目光扫了下随即便若无其事的坐在了那四个靠门前的倒霉蛋身边,那四个客人可是刚刚讨好了张飞一番,哪能容得下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吃白饭的红脸怪人,其中一个便冷喝了声,“这里已经满座了,你滚一边去”

    红脸大汉脸色不变,右手一探,便提起一百多斤重说事者,丢了出去,拿起热呼呼的酒壶就喝了起来,张飞沙一声就站了起来,客人们再次走了个精光,免得殃及池鱼

    “在这里,除了我,谁也不得扰民”,张飞冷冷的吐了句,同时猛的抓起一双筷子,撒了出去,筷子顿时宛如流星箭矢一般

    “忍无可忍,我关云长从不去忍”,宛如未卜先知,红脸大汉以掌化刀,将来袭的筷子劈成四截,关云长冷哼道

    “好,我桃园有上好的镔铁大刀,可敢和我一战”,张飞顿时被关云长的傲意撩出了战意,大声道

    “有何不敢,我正愁没有上好的兵器投军杀敌”,关云长应了声,率先走了出去

    刘备静静地跟着两人,眼神不断的闪烁,店里的掌柜和店小二虚脱的对视了眼,大口呼气

    桃园里大片桃花正绽放着无限的风华,在微风的吹拂下更是展现出了无限的魅力

    砰砰,砰砰,砰砰砰,上好的镔铁大刀和镔铁长矛不住的来回碰撞,每硬憾几招刀矛上的缺口就多一个,深一些,刘备眼花缭乱的看着来回一百多个回合不分胜负的关云长和张飞,心中喜悦万分这般勇将,绝对是世上少有

    地面被震裂了不少,飘舞的桃花花瓣被强大的内力轰成飞絮,坚固的镔铁武器也成了两把修长锯子,而张飞和关云长脸上挂满的只是激动,而不是疲惫

    “吃我一招黑风天煞”,张飞大喝一声,狂暴的战意配以凶悍的内力顿时让长矛劈出了一道阴狠的黑色龙卷风

    “来得好,看我的皇龙怒”关云长一点也不示弱,长刀向前劈出,一条急速向前的金黄色神龙顿时咆哮不已

    阴冷的黑色龙卷风卷起无数的沙石,来势汹汹,金黄色的皇龙咆哮着冲向黑色龙卷风,所到之处大地纷纷碎裂

    吼,吼,凄厉的风声和咆哮的龙吟交际在一起,黑色龙卷风被冲散,一分为四,再度四面合围,和皇龙缠绕在一起

    黑色龙卷风的能量终于被耗尽,但皇龙也发出了不甘的悲鸣,消失于天际,而张飞和关云长手上的镔铁武器,此时正化作地上的一堆碎铁,两人战意盎然的对望,肉搏战一触即发

    忽然在一旁围观的刘备猛地提起腰中佩剑,凌空疾挥,无数金黄色剑气急速飞出,张飞和关云长均脸色一变

    金色剑气很快的穿过了张飞和关云长的身体,但两人却惊讶的发现,金色剑气并没有对他们产生什么伤害,只是让他们的战意消失不见

    “好好好,三位果然厉害,子龙我也来凑个热闹”,一条咆哮的银龙从刘备,关云长,张飞的身边呼啸而过,一个俊朗的身影出现在了三人身边,来者正是失忆后来到涿郡的赵云

    感觉到了那神秘的金色剑气的诡异,那咆哮银龙的能量波动,张飞,关云长顿时知道,来者也是和他们同一级别的存在,带着疑惑和惊喜,四人在桃园里摆起了宴席,细谈了起来

    刘备,字玄德,皇室后裔,今年二十八岁,善使双剑,绝杀技能,仁者无敌,仁者无敌:爆发出金色剑气,驱除友军一切不良状态,让意志不坚定的敌军化作我军

    关羽,字云长,今年二十二岁,善使大刀,绝杀技能,皇龙怒,皇龙怒:爆出金色皇龙形内力,震裂大地,撕毁前方一切敌人

    张飞,字翼德,今年18岁,善使长矛,绝杀技能黑风天煞,黑风天煞,爆出阴冷黑色龙卷风,卷杀一切敌人,被轰散后分为四股,再度重合

    赵云,字子龙,今年十七岁,枪弓剑三绝,绝杀技能银龙逆鳞枪,爆出银龙,冰封前方一切,撕裂前方敌人之余两旁绽起大量地泉攻击

    四人在张飞的桃园里以天为棚,以地为席,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声的谈天说地,嘹亮的声音在云霄中不断回响,说了一个多时辰,四人越聊越投机,上及国家大事,下及生活经历,无不互相感慨,惺惺相惜,大有英雄相见恨晚的感觉,连喝酒也忘却了用内力化掉,只想这样好好的醉一场,失忆了后的赵云也没有了对一切陌生事物的戒备警惕性

    大半天后,赵云,张飞脸色微红,脸上也已经有了醉意,而红脸的关公虽然看不出有没有醉,但也相差不了多远

    堪称一代酒神的刘备此时心花怒放,只见他摇摇晃晃的抓住张飞的大手,凑到张飞耳边大声道,“翼德,难道你桃园里就只有这样的酒么,不够,不过瘾,不过瘾啊”

    “好,那我就去拿我家那坛特制的百年桃花酒,那可是传说中的金玉琼浆,我本来是准备好成亲那天才开的”,张飞原来就是酒肉一起卖的,被刘备这一大声说,顿时有些挂不住脸,而且难得今天见到无论实力还是志趣都十分投机的关羽等人,一时脑热顿时猛地站起,踉踉跄跄的回酒庄去

    刘备虽然武力不算拔尖,智慧谋略也不算什么高人,但心机上确实少有敌手,北方汉子无不好酒,从小起刘备就苦练酒量,演技,识人等等君王之术,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腾飞九天,而张飞这个老乡,他更是窥视已久,欠的只是机会,毕竟张飞可不是容易接近的存在

    特制的百年桃花酒果然非同凡响,不约而同的禁止内力泄酒的关羽,张飞,赵云果然中计,顿时醉了大半,赵云只感觉这些桃花就有种熟悉的感觉,很熟悉,但说不出是哪里,他哪里知道这些桃花酒所炼制的材料之一就是一些稀有的灵果,而他的玉凤里,就是有大量这样的灵果

    桃花酒非同凡响,但依旧难不倒我们的豫州牧左将军刘皇叔,他虽然心里暗骂这酒的厉害,同时暗暗看着张飞三人的神色

    不久,刘备对着半醒半醉的张飞感慨道“唉,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是我最高兴的日子了”

    张飞,关羽,赵云也同时大声称好,同意着

    “这次那该死的黄巾宵小竟敢胡作非为残害我大汉百姓,实在是可恨之极,我定要杀他个片甲不留,还我大汉朗朗乾坤”,刘备大声嚷道

    “对,就是打他狗丫的,我最恨的就是那些欺负良民贪官恶贼”,张飞也一脸愤概,狠狠地砸了个酒碗

    “黄巾不过乱民暴动而已,即使百万,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我观平叛不过挥手之间,只是为豪杰改写新篇章罢了,要治天下只能从官吏,从朝廷入手”,关羽大口的磕了碗桃花酒,撇撇嘴道

    刘备一听,顿时大声哭了起来,哭得要多凄凉有多凄凉,好像有很多人欠他的钱不还一般

    “丫的,你哭什么啊”,张飞顿时喝道,但语调中带着丝丝安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至今为止,刘备武力尚可,酒量亦佳,可谓朋友的好人选,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要让他哭的那么凄凉,恐怕里面必有玄机

    “呜,,呜,想我刘备乃皇室后裔,却无能之极,上不能进尽忠言,攘除奸凶,下不能拔除贪官污吏,救百姓于水深火热中,让我刘氏天下摇摇欲坠,宵小冒犯,我真是愧对高祖,愧对刘氏列祖列宗啊”,刘备大口喝了碗桃花酒,猛地将酒碗捏成碎片,双眼一片赤红,悲哀道

    “......”,赵云,张飞,关羽一阵无语,心里暗叹,刘氏天下,现在还会有刘氏天下么,外戚当权,宦官当道,皇帝不过一个钱中饿鬼,洛阳中的皇孙贵族也只能干瞪眼,更何况是你一个落魄皇孙后裔

    好不容易在关羽三人的无言安慰中止住了眼泪的刘备陷入了沉默,关羽三人也只能沉默的喝酒,

    良久,刘备豪迈的喝了口桃花酒,深吸了口气,说道“大丈夫当仗义天下,才不枉一身所学,我刘备虽然只是个落魄皇孙,但也有一颗上报天子,下安黎民的心”,说着在关羽,张飞,赵云脸上一一扫去,随即在三人的惊讶中猛得站起,然后轰然跪下,大声道“我刘备虽有报国之心,但恨无人相助,我愿与诸位结成异性兄弟,一起救济天下,望诸位不要嫌弃”

    刘备的惊人举动顿时将赵云,关羽,张飞吓了大跳,在这个身份背景极其珍贵无价的年代,刘备这一跪可真是惊天动地,虽然当今天下外戚主外,宦官主内,但谁也不敢对帝位取而代之,靠的就是那天人合一的君权神授理念,所以关羽等人并没有怀疑过刘备的皇孙真伪,一个落魄皇孙,一个年轻有为和自己志趣相投的皇室龙子就这样直勾勾的跪在自己眼前,他的要求能不答应么,结果当然是否定

    桃园里桃花飘舞最炫之处

    “我刘备今天对天发誓,与关羽,张飞,赵云结为异性兄弟,生死与共,如有违背,当被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我关羽今天对天发誓,与刘备,张飞,赵云结为异性兄弟,生死与共,如有违背,当被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我张飞今天对天发誓,与关羽,刘备,赵云结为异性兄弟,生死与共,如有违背,当被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我赵云今天对天发誓,与关羽,张飞,刘备结为异性兄弟,生死与共,如有违背,当被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嘹亮的声音顿时响彻天际

    自古以来年长为嫡,兄弟亦然,于是,四人自然以刘备为兄,关羽次之,张飞再次之,赵云为弟,有了兄弟情义的四人喝得更凶了,最终倒在了那芳香迷人的飞舞桃花中

    第二天,四人悠悠醒来,刘备便提议别去投军,而是另起自家子弟兵

    赵云沉默了下,说道“大哥,二哥,三哥,实不相瞒,我失去了记忆,短时间内不能为你效力,而且我本就无扬名立万之心”

    刘备心里疙瘩了下,温声问道,“四弟的意思是”,张飞,关羽也一脸疑惑

    “我的意思是,我需要时间去理清我自己,找回我失去的记忆,希望三位大哥别在他人面前提起子龙之名,而且子龙我不喜好功名利禄,我愿成为三位大哥黑暗中的一把利剑,扫荡一切敢于侵犯大哥们亲属的一切敌人”,赵云带点歉意道

    “这”,刘备顿时语塞了起来,他还真想不到世上还有如此性格之人,赵云此话无疑就是在表明自己的忠心,不错,是忠诚,他为了自己三人宁可抛却荣耀,可是,他们才刚刚认识不久

    “二哥,四弟这话是什么意思”,张飞顿时不解的问道,他向来尊敬有文采的人,因为有文采的人能够让他懂很多东西,迷惑很多东西,他从赵云的话中只听到了他会为自己三人保护自己的亲人,这无疑是很好的,虽然他是大老粗,但依旧懂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们现在是孤身一人不假,但他们总会有成家立业的一天,而他们要创一番大事业,后院当然要安定,赵云明明说的很好,怎么自己的大哥二哥会脸色僵硬的呢

    “四弟的意思是,现在他失忆了,要去找回记忆,暂时不能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以后他在我们几个面前是兄弟,在外人面前他是我们的手下,以伪装的身份摆平一切暗中的黑手,这样的话,以后大哥当了大官,我和你能跟着升官,但子龙只能凭借战功升官,而且还会受到他人的排挤,这样一来哪能对的起我们今天的桃园之诺呢”,关羽深深地看了下这俊朗的消瘦身影,对着张飞解释道

    “那是什么意思,那以后我们还是兄弟么”,张飞对着赵云说道,但随即他便拍了下赵云的肩膀,说道“只要我们是兄弟,谁敢欺负你我就拧了他的脑袋”

    “桃园之誓子龙永世难忘,若有违背,当如此地”,赵云猛地一踏地,凶悍的银龙真气顿时将脚下的地面震裂了三分,赵云一脸激昂道

    最终关羽和刘备还是同意了赵云的意见,虽然只是初次相识,但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让他们选择了信任,他们也相互承诺桃园之誓永世难忘

    赵云飘然而去,留下了数千两黄金和白银,这是他和天马沿途从盗贼团贪官手中抢来的,此时正好成了刘备的组军资源

    数千两黄金,足够组建数万大军了,但买车容易养车难的道理古人比现代人更懂

    张飞变卖了除桃园之外的所有家产,带着自己的加入了一百精英近卫兵刘备战团,刘备组建了支千人军团,揣着殷实的荷包,斗志昂然进入了乱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