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九)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肃顿时将援军快到的消息传了下去,气势顿时大振,传令兵随即却是要挣扎着回虎牢关

    过了几天,一个夜晚,在月黑风高之下,那个传令兵突然上了城墙,而一副呆滞模样的李肃顿时撤下了士卒,同时下令打开城门,大喜之下的公孙瓒急忙下令让骑兵进城

    骑兵很快就攻破了汜水关,但却遭到了关内的阻击,因为一个负责后方的副将突然展现出了董卓的令牌,一瞬间,十万大军顿时开始阻击公孙瓒的大军

    占了地利的便宜,汜水关的城门不能让骑兵同时开战,但幽州军也是战力极强的骑兵,在牺牲了数千人的情况下,还是快速的突进,双方激战了大大小小十数场,终于将汜水关守军逼向了汜水关外的一座小城,并围困了起来

    而此时,吕布正带着五万西凉铁骑快速的驰向了汜水关

    攻下汜水关的赵四此时顿时有点无所适从了,关上的武器都是攻击力超强的攻城利器,但问题是,这些东西,在幽州见的太少了,不但是他手下的士兵不会用,就连他自己也不会用,,无奈之下,只要命令痴呆状的李肃,让他命令一些洛阳军来操控这些守城机械

    “犯我汜水关者,死”,吕布愤怒的怒吼顿时响彻了整个天地,西凉铁骑顿时向着在关下驻扎的公孙瓒发起了冲锋

    公孙瓒冷笑了声,也大喝了声,“还击”

    赵四顿时命令李肃,让他下令让守城利器攻击

    李肃嘴角微扬,大喝一声,说道,“兄弟们,剿杀逆贼”

    一时间,赵四懵了,关上的幽州军也懵了,关下的公孙瓒更是傻眼了,而此时,从汜水关两边却涌来了无数的士卒,无数箭雨开始射杀了当前的幽州军

    这下还不知道什么事,那就牛叉了,赵四都顾不得斩杀李肃,急忙跃下汜水关城墙,急忙向着公孙瓒狂奔

    一道骇人听闻的消息传到了曹操袁绍和袁术耳边,让本来就为汜水关有了截击他们后路而忧心的三人像是被闪电劈中了一般,公孙瓒成功攻下了汜水关,但却被反埋伏,被吕布援军重创,两面夹击之下,汜水关重回敌手,公孙瓒十五万大军损失了三分之二,公孙越公孙范被斩杀,公孙瓒被重创,据闻还是麾下大将赵四替他挡了致命的一戟

    被重创的公孙瓒带着残军到来,这下,连老曹都想跑了

    这一切本来都天衣无缝,但情报的差异让这一切都成为了致命的破绽

    李肃能够斩杀丁原,自然不是个武力很低的人,他看得出来,这个传令兵,无论是气势还是各方面,都比自己强一个档次不止,而传令兵在雍州和司隶一带,那是与众不同的,他州的是赶着回去复命的,但这两个地方的却是要像大爷一般的享受几天才回去的,而他们复命的方法就是飞鸽传书

    见手下都变得有点痴呆,李肃虽然倒掉了那杯茶,但也装成了同一个模样

    吕布重整了汜水关后,随即就一人一骑开始返回虎牢关,这又给了联军一个希望,袁绍这次下令让关张等八将直接出发,截击吕布

    八个矫健的身影挡在了吕布的面前,但比起坐在赤兔上高人一等的吕布而言,他们就矮小的多了,清一色的步战,没有人带上坐骑

    聪明的人都知道,和吕布打,要是坐骑不是灵兽级别的,那就别拿出来,免得丢人之余还葬送了坐骑

    一见面,这下招呼都不用打,诸将直接就开大了

    皇龙怒,一条金色的黄龙突袭向了吕布,沿途的大地都被撕裂

    黑风天煞,狂暴战意凝聚的顿时化作了一道巨大的黑色龙卷风

    万钧破,以万钧之力猛贯入地,令无数气流破土爆裂

    猛虎啸,凝聚凶暴杀气仰天长啸,隐约可见猛虎之形气劲

    奔雷袭电,夏侯兄弟双枪齐举,聚集八方雷霆之威,化为实质雷电双枪冲击

    面对五个方面的强大攻势,吕布也止住了脚步,浑身黑红色烈焰顿时飙升,身上也发出了冰冷的气息和霸绝的气势

    弑鬼神,巨大的方天画戟虚影飞射而出,隐约间可以看到黑龙虚影,

    只见空间一阵晃动,众人的身形也不由得一阵,曹家兄弟内力修为较弱,更是被震退了几步

    天黑沉沉的,不时闪现过的闪电露出了狰狞的面目,直接将大地炸出一个个焦黑的空洞,狂风呼啸着,伴随着火焰在肆虐当中,原本的森林瞬间变成了火海,一声声震天动地的大喝让原本燃烧的树干化成木碎,狂暴的气息和阴冷的气势更是将火焰排斥出了战场边缘,方圆数十里的地方都是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巨坑,带着火焰,带着焦黑,这不是诸神之战,更不是诸神的黄昏,这只是一场三国历史上最强力的围堵战

    宛如炼狱天神一般的吕布和赤兔一起燃起了黑色的火焰,浑身散发着无可匹敌的阴冷气息,让周围蔓延着火焰的战场的温度骤降了十几度,仿佛这火焰不是人间的火焰,仿佛来源于九幽之泉,此时的吕布嘴角流出了鲜血,内力和黑暗力量都在汹涌的翻腾着,有了暴走的趋势,冰冷的双眸让在场所有人的心为之一颤

    而在场仍然站得起来的,有四个人,夏侯渊和夏侯惇,关羽和张飞

    曹仁和曹洪倒在战场边缘,满脸坚毅的握着手里的兵器,但却站不起来,在场所有人当中,曹洪的实力最弱,在吕布战力狂飙到百分之两百的情况下,他只支撑了三招就被打飞,曹仁好不了多少,他支撑了五招

    典韦和许褚虽然倒在地上,但双眼中蔓延着凶煞的血光,手里的武器都冒出了火焰,虽然是受了重伤,但却是正在疯狂边缘,接连被重创,深深地刺激着两个骄傲不逊的灵魂

    夏侯渊和夏侯惇虽然仍然站着,但却浑身颤抖,双眼中闪现着不可置信,他们,竟然在围堵战中,将全身的内力,都耗尽了,夏侯兄弟从头到尾都没有和吕布正面交战,他们的实力比曹洪曹仁强上一筹,但和吕布正面交锋,结果自己已经预料到了,所以很是明智的选择了远程打击,不断地施展着情义战技和发射冷箭,夏侯兄弟都是弓刀双修的奇才

    虽然是充当着肉盾被重点照顾,但关张都是精神抖擞,双眸中闪现着激昂的战意,毕竟两人的武艺远超夏侯兄弟,也不像许褚典韦那般受了伤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时间不过是过了一刻钟,但却是打了三百多招,凭借着强悍的实力和黑暗力量的加成,吕布愣是战败了曹家兄弟,战退了所有人

    “吕布,再来三百个回合”,张飞一声怒吼,天上顿时落下了一道闪电,带着狂暴之力的丈八蛇矛顿时直刺向了吕布

    吕布哈哈一笑,说道“翼德,不用焦急,来日方长,现在不是战斗的时候了”,吕布的方天画戟直接反手格挡了上去,顿时逼退了张飞,继续说道,“我们不是那些虚伪的诸侯,要打,在战场上打,再打上去,纵然我战死于此,恐怕也会拉上他们垫底”

    说着,吕布无视了继续攻击的关张,赤兔长啸一声,身上顿时冒出了一双带着黑色火焰的翅膀,带着吕布扬长而去

    无论是曹洪曹仁夏侯兄弟还是典韦许褚,此时都颓然不已,曾几何时开始,他们在兖州被称为文武全才的虎将,到了这里竟然成了累赘

    这次围堵战虽然成功伤害了吕布,但在场谁都知道,吕布绝对不是重伤,战斗,明天还会继续

    得知了此消息的袁绍袁术和曹操,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恭喜奉先再立奇功,大战才开始了不到一个月,奉先已经贵为两州之主,成为封爵为公,我看主公都要为如何封赏奉先而忧愁了”,李儒亲自带人来迎接吕布,笑呵呵的说道

    吕布只是淡然一笑,说道,“一切都在军师的掌握当中,奉先何功之有”,说着,吕布将支援汜水关的经过都说了下

    “哼,现在汜水关已固,联军的后路不稳,下一步计划也可以顺利进行了”李儒看了下三维军用地图,冷冷的说道

    “军师下一步打算怎么做”,吕布顿时兴奋地问道,吕布现在有种错觉,以前稀罕的军功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他渴望的是那个过程,那个成功的过程

    “现在联军前有虎牢关,后有汜水关,一旦撤退他们将会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而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攻破虎牢关,既然如此,我就给他们希望,奉先,你想,要是联军之主袁绍离奇的昏迷了,而你又受了重伤,你想联军会不会不惜一切代价攻城呢”,李儒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吕布虎目闪过了一丝狂热,但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下文

    “据闻皇叔刘备的剑法能够逼退奉先,我就让奉先从此下手,我会配一种药让你出现实力大降的假象,而奉先在明天的挑战中击垮袁绍,联军一定会大乱,绝对不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攻城,然后我让防御下降一点,装出不敌的样子,随即让文远出场挑战,此时联军的兵力绝对不会有很多,然后趁着挑战,奉先率领十万大军趁势掩杀,汜水关倾巢而出,哼哼,我看联军如何来应对”,李儒冷冷的说道

    “军师神策甚妙”,吕布顿时精光一闪,赞道,“军师,我身上的黑暗力量来历神秘,我现在只是压制和引导,已经让我的实力膨胀了许多,不知道这是什么力量”

    “不管是什么力量,能够增长实力的都不是坏事,奉先尽管放心,战后我会仔细研究,绝不会让奉先吃亏”,李儒对着吕布安抚道

    “谢军师,那我先回军营布置了”,吕布给李儒一个感激的眼神,说道

    “奉先不奇怪我为什么每次给你的任务都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么”,李儒顿时淡笑着说道

    “呵呵,军师说笑了,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够了解我,那必定是军师无疑”,吕布傲然一笑,说道

    “说得好,奉先,我果然没看错你,的确,我给你的任务在常人看来那是无法完成的,但我知道你一定会完成,因为你是我遇到过了,真正的战场上的产物,在战场上,你就是神,真正的战神”,李儒颇有感慨的说道

    吕布的神色顿时变得分外欢喜

    看着吕布离开的身影,李儒的神色变得疑惑,喃喃自语道,“难道他们真的做到了人定胜天,还是千年来所有人都误会了,这才是真正的天之诅咒”

    夜里,联军加紧了营寨的建设,公孙瓒的失利让整个联军的后方空了出来,尽管现在还有七十多万大军,援军还在支援当中,敌人只有二三十万,但谁也不放心

    第二天,天还没亮,联军的传令兵就已经飞快来报,吕布在虎牢关下驻扎了五万大军,并亲自上前挑战

    一众诸侯面面相觑,单挑,谁上,现在还能站得起来的诸侯也就四个,袁绍,袁术,曹操,刘备,袁绍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刘备,意思仿佛是,王爷同学,单挑,那是你的强项,是你出场的时候了

    “怎么,号称天下最强诸侯的你们,也不敢接受我的挑战么,还是你们准备让你们的七十多万大军挖一个大的陵墓给你们自己送葬呢”,仿佛是华雄再生一般,吕布嚣张的声音骤然响起

    但这下却没有人愤怒的起来,诸侯是这样,小兵也是这样,连场大战让所有的士卒都知道了两个词,吕布和陷阵营,这两个都是死亡的象征

    而敌人竟然知道了他们的兵力数量,这是一个很大的震撼,这代表他们的一切仍在敌人的掌控当中

    “我来,大帅哥,我和你打”,正当袁家兄弟还在你看我我看你的时候,一声娇俏的女声响起,随即,一道娇小而又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战场上

    河东小凤凰关银屏,平原的小公主

    一见是关银屏,漫山遍野的欢呼声和劝阻声都响起

    “小公主”“小公主”“小公主”“小公主”,“小公主小心”“小公主小心”“小公主小心”“小公主小心”,劝阻的人都是在好几里远看过吕布神威的,而欢呼的则是被平原军拯救的,没看过吕布作战的

    虽然明知道是奢望,但所有的人都希望关银屏能够挽回一点面子,鼓舞下士气

    袁绍和袁术都给了刘备一个“老弟,你真牛”的眼神,竟然让自己的侄女去独斗九原战神

    曹操则是给了刘备一个询问的眼神,随即暗暗嘱咐了下身边的乐进和李典,曹军顿时接到一个命令,必要时候,不惜一切代价救回关银屏

    “是你啊,小银屏,这么久没见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增长了多少”,吕布一点都没因为对方出动了个小丫头而愤怒,相反,对于关银屏的任性妄为,他非常欣赏,关银屏的天不怕地不怕他早已经见识过了,在平原的时候她就天天缠着自己要打架,看着关银屏的娇俏的模样,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女儿

    世人都知道,吕布是喜欢貂蝉的,但吕布也是这个时代的一份子,信念中也有传宗接代的传统思想,因此吕布很早就娶了妻,但那是没有感情的婚姻,吕布一点都不认为那是自己的爱情,反倒是对于自己的女儿百般疼爱,他吕布是战神,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女儿是个小战神,但很可惜,吕布的女儿不能替他完成这个愿望

    只见吕布从赤兔上跳了下来,身上的黑色火焰也敛入了体内,将右手收在了身后,左手手持着方天画戟,说道,“来吧,小银屏,五十招之内如果你不能逼退我一步,那就你输了,你输了你就要去你三叔家给我偷二十坛酒”

    “可恶,又是这样小看我,告诉你,那个猥琐老头传给了我更厉害的枪法,还说我将来一定会成为天下第一的,你竟然还摆出关老头成亲前的那种战斗姿势”,关银屏顿时龇牙咧嘴暴怒不已,小脸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手里的天羽凤凰枪更是瞬间冒出了火焰

    神雕展翅,三道飞速而至的火焰能量箭矢随着巨狼的直扑而变得无比的凌厉,天羽凤凰枪更是爆出了火焰枪气,数百米的战场顿时变成了一片火海

    吕布淡淡的笑了笑,左手仿佛是不太灵活的摆动了下方天画戟,一个横摆直接打飞了关银屏和巨狼,无视了那炙热的火焰

    金鹏献珠,冲天而起的关银屏顿时凝聚出了一个火焰内力弹,砸向了吕布

    而吕布却是潇洒的一个直戳,火焰内力弹顿时被打破分为无数的火焰弹,掉在了地上

    飞鹰锁月,关银屏挥退了狼狼,化身为了火焰飞鹰,仿佛是天仙一般,凌空飞舞,不断地在诡异的角度攻击

    同样的,吕布一点都没有在意,完全的以力破巧,简单的抵挡了过去

    这两人的战斗顿时让诸侯和小兵们大跌眼镜,这随时都能干掉他们的攻击,竟然像是玩气球一般,你拍给我,我又拍回给你

    要知道,现在地上已经像刚出现了小型流星雨群一般,到处都是燃烧的小坑

    爱屋及乌,金色的小火乌从关银屏的身上燃起,自主攻击向了吕布

    丹雀衔禾,仙鹤献舞......一十七招的百鸟朝凤枪法一一施展而出,关银屏的内力早已经消耗了几次,都是靠磕丹药恢复的,但看见吕布依旧的淡笑,依旧的随意格挡,关银屏的气愤顿时变成暴走,尚未炼成的最终杀招火凤翔翼顿时施展了出来

    只看见关银屏浑身被火焰包裹,凝聚出了巨大的火凤虚影,随着一声高贵的怒鸣,飞上了天空,无数的小凤凰顿时从虚影中飞出,绵绵不绝的攻向了吕布

    关银屏施展了火凤翔翼之后,已经看不到战果了,她已经光荣的昏倒了过去,倒在了通灵的狼狼背上,被背了回去

    而众人也紧紧地盯着仿佛是来了场火焰沙尘暴的火舞战场,却失望的看见,吕布毫发未伤的一跃而起,坐在了赤兔上

    “云长,翼德来吧,今天我奉军师之令,誓取一众反贼头领的首级”吕布冷冷的扫过袁绍和袁术等人,直看得袁绍脸色微变

    敌人五万人,自己出兵了四十五万人,竟然还被人恐吓了番,说起来还真有点对不起观众,但袁绍却一点也没有怀疑吕布话语的真实性,要是吕布发了狠,誓要取他性命,那他躲在数十万大军中也没有一点安全感,无论是袁绍还是袁术,都暗暗祈求着这一天快点过去,然后后方的建设快点完成,那么就不用直接面对吕布了

    手持着丈八蛇矛的张翼德和手持着青龙偃月刀的关云长顿时大步向前,全身的内力顿时运转了起来,所经之地的砂石都被一一弹开

    乒乒乓乓,嘭嘭嘭,喝喝喝喝喝,只见青龙偃月刀,丈八蛇矛和方天画戟不断的碰撞,激射出的火光顿时将战场打得四分五裂,火光四射,双方军队都不由得一起各自往后退开了老远

    吕布和赤兔身上的火焰的颜色也渐渐由红色转变成黑色,关羽和张飞的武器上也渐渐散发了金光和黑芒,原本晴朗的天空顿时乌云密布,狂风闪电也渐渐来临

    一瞬间,一百五十个回合很快就过去了,合力击退了吕布的张飞顿时怒喝了起来,“吕布,你这是什么意思”,咆哮的声音让双方军队的心脏都为之一振,不由的颤抖了下,这是属于飞哥的愤怒

    “想不到连温候也会玩诱敌诈败之计”,关羽也冷冷的吐出了句

    虽然两人合力也战败不了吕布,但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旗鼓相当之余还有压制的意思,显然,吕布并没有尽全力,在战场上决斗不对对手尽全力,那是对对手的一种莫大的侮辱

    “呵呵,云长翼德太高估我了,连场的大战,谁能一点也没有损耗呢”,吕布苦笑了声,随即大声说道,“王爷,请出战吧,据闻桃园结义刘关张共创了一招绝杀,让我也见识见识下”

    此话一出,袁家兄弟顿时看着刘备,刘备淡淡的笑了笑,向着袁绍拱了拱手,随即抽出了腰间的两把长剑,也加入了战场

    刘备的佩剑也是神兵,名为仁义无双,是由双股剑精炼而成,能在战斗时候吸取敌人生命力治愈周围友军

    仁者无敌,一道剑气怀着杀生救民之意志,顿时激射而出,但目标却不是吕布,而是关羽和张飞

    几乎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但却看见剑气平淡无奇的,所到之处秋毫无犯,径自穿透了关张,关张顿时精神一震,浑身的内力狂飙了三成,强悍的气息顿时散发了出来,吕布的虎目为之精光一闪

    战斗再次延续,刘备也施展起了祖传下来的仁义剑法,招招都没有一点杀伤力,但却能减弱敌人的攻击力,和攻击欲望,每一次攻击都让吕布的攻击力下降一些,但作为回报,吕布的霸绝之力同样打得刘备狼狈不堪

    一百个回合很快又过去了,局势在各诸侯满脸不可置信中,出现了转机,即使在场上的四人打得天昏地暗,打得日月无光,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老刘的实力在四人当中差得要命,被吕布重点照顾,关张都要死命阻拦,不让刘备被吕布一招秒了,但却是因为刘备的存在,吕布身上的黑炎慢慢减弱,然后竟然消失不见了,身上冒着熊熊火焰的吕布虽然威势未减,但不少人都知道,战局的胜利天平已经倾向了刘关张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