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八)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顿时,一众并州骑兵顿时欢呼着,虽然他们不知道豫州牧是哪根葱,但他们深信吕布的话,不用打仗,不用和温候对敌,那是多么快活的事情

    “哼,吕布逆贼,他不愿让我们留下,一定是投靠了董卓,想必主公也是他所害,我们杀了他,为主公报仇”,张扬见情况快不受自己控制,顿时大声嚷道

    张扬的亲兵顿时会意的冲了上来,顿时要招呼吕布,而张扬则是急忙往后退

    这可是个封侯拜相的好机会,怎么能够因为三言两语就后退呢,虽然知道吕布的影响力极大,但张扬还是想拉起部分并州狼骑,不然光杆司令袁绍恐怕会看都不看他

    并州铁骑和西凉铁骑,白马从义号称天下最强的三大骑兵,自然是名不虚传,而并州铁骑有着强大战斗力之余,纪律和服从性也是冠于各州郡

    吕布冷冷的笑了笑,拿出了戒指中的玄铁战弓,向着张扬的方向凭空一拉弓弦,一道无形劲气顿时呼啸着飞向了张扬,张扬顿时应声而倒

    “灭了他们,谋害我并州子弟者,死”吕布竟是对着前方的并州骑兵大声说道

    一瞬间,仿佛是戏剧一般,张扬亲兵身后的并州骑兵顿时一拥而上,直接将他们给灭了

    带着一万并州铁骑,吕布堂堂正正的回到了虎牢关

    回到了虎牢关,吕布先安顿了一万并州铁骑,然后来见李儒,说起了并州铁骑的事情

    李儒顿时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奉先,这种小事你自己拿主意吧,那一万精兵的去留无伤大雅,你只要在战报上和主公说一下就可,回去的钱粮方面我可以支持”

    吕布顿时大喜,也说起了这次大战的经过,感慨的说道,“军师运筹帷幄,神人也”

    “奉先言重了,再好的计策没有有实力的执行者,还不是空话,我才要恭喜奉先,千里突袭烧毁粮草,斩杀诸侯,奉先可是立了大功,我必定为奉先请功”,李儒脸上出现了笑意,但却并没有出现激动的神情

    其实这样的胜利对李儒而言一点劲都提不起,汜水关是他亲自布置的,汜水关数百里的地形他亲自勘测过的,连那里的天气他都掌控了,感觉就像是自己手里有了一台间谍卫星,敌人的一切都在自己眼里,胜利那是必然的,问题是自己损失多少而已

    “军师似乎还有点不开心,不知所为何事”,吕布顿时有点诧异的看着李儒,问道,难道连李儒都有困惑,有焦虑的事情

    “据奉先所言,曹孟德,袁本初皆智谋之士,关张典韦许褚都是勇冠三军,要是他们停在汜水关数百里之外,止步不前,恐怕必有诡计,其实他们在急,我们也在急,洛阳已经出现多起刺杀主公的案例了,而且河内的孙坚围而不攻,似乎也在等待着时机,而孙坚的情报,我们一片空白,这恐怕是变数”,李儒顿时将这些日子来,洛阳河内的情报说了下

    自从吕布离开洛阳后,洛阳顿时出现了无数刺杀案,被刺杀的很多是平时喜欢欺男霸女的董卓族人,刺客,斥候,游侠,乃至妖师都出现了,董卓身边的将领,仆人,护卫,侍寝,乃至宫中的宫女都有了暗杀者的影子,董卓现在是步步为营,虽然非常震怒,但却是无可奈何,至于孙坚,到达河内南面后,也开始了围攻河内南门,但和北门全力攻城的颜良文丑不同,孙坚玩起了虚实交加之计,全军突击,但却在守城军射程范围外一米停止,不断地擂鼓呐喊,然后开始军事演练,但就是不进攻,有时嚣张的辱骂,张牙舞爪的,有时甚至还在守城军面前做饭,喝茶,香气顿时蔓延了整个战场,有时又全力攻城,不分白天黑夜,十多天来,河内被搞得鸡犬不宁,而孙坚只损失了几十人

    “无妨,主公功力深厚,洛阳守卫森严,宵小谅他们也翻不起什么风浪”,吕布倒是对董卓充满了信心,说道

    “这不怕有一万,最怕有万一,要是战事早点结束,一切当即无忧,奉先你说是不”,李儒给了吕布一个你懂的的眼神,意味深长的说道

    “奉先当誓死效力,请军师吩咐”,吕布哪里还不明白李儒的意思,半跪在地满脸认真的说道

    吕布到现在为止只跪过一个人,那就是封他为战神的先帝,就是董卓在吕布眼里也受不起他的一拜,也只有李儒,才受得起他的半跪

    李儒的意思很清楚,也就是吕布啊,我们现在在同一艘船上,你可不要让这艘船沉了,吕布也很清楚,李儒说的是什么,吕布手里还有两万精锐的并州狼骑,这可是以一敌百的超级精兵,但吕布除了自己突袭,其余的一万多大军全都留在了洛阳,吕布也知道李儒是在提醒自己,这可一定要进全力以赴,尽快的结束战事

    “有奉先的话,我就放心了,不瞒奉先,洛阳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谁,也翻不起一丝浪花”,李儒的脸上露出了傲然之色,淡淡的说道吕布顿时心中一喜,随即问道,“军师为何如此看重孙坚呢”,对于这个南文台北奉先的并称,吕布是很不以为然的,首先,孙坚的武艺,聚才大会上已经有了揭晓,绝对不是自己五十回合之敌,再来,北方南方实力相差巨大,自己的并州狼骑就是一万,也能吃掉他孙坚的十万大军,还没听说过南方有什么强兵,像淮南袁术,除了兵多,什么都不是

    “奉先似乎有点小看天下英雄了,你可记得霸王的称号”,李儒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

    霸王,西楚霸王,难道,吕布脸上顿时惊骇的想到

    世人都知道,如果说汉室的天下是靠智谋打出来的,那么昔日以楚河汉界分天下的项王天下,那就是完全是由武力打出来的,昔日霸王随其叔率领八千江东军北上,数年之间南征北战,成为天下最大的诸侯,拥有数十万大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那是属于西楚霸王的

    而陷阵营却是当时韩信的亲兵,如果说,孙坚的海军是当年的霸王军队,那么,己方的一切优势将会化为虚有,但似乎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据闻江东就有来自海外的特产,而且江东军就是跨海而来的

    想起霸王的事迹,吕布顿时毛骨悚然,谁都不能否认,霸王率领的江东军,那是真正的神兵,在江河作战无人能敌,登陆后更是化身恶魔骑兵,让天下精兵望尘莫及,巨鹿一战,威震天下的虎狼秦兵,被打得大败,徐州一战,霸王的三万骑兵更是击溃了汉王刘邦的五十六万大军,成就了海军的神话

    “不,应该不是,要是孙坚有如此军队,岂能让刘繇严白虎王朗在自己眼皮底下放肆,还让荆州淮南的手伸入江东”,吕布也很快找到了证据,反驳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但战事还是快点结束为妙”,李儒也释怀的点了点头,说道,李儒虽然是他的传人,但毕竟不是他,霸王有威震天下的一面,自然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他的两面性深深地影响着后人

    “那军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呢”,吕布顿时问道

    “等,想必最终袁绍一定会隔开汜水关,强攻虎牢关,到时奉先你带领李傕郭汜支援汜水关,途中如此如此,哼哼,我看联军怎么收场,而且一旦李傕郭汜到达了汜水关,汜水关就能随时截断联军的退路,我会让来者全都成为奉先的军功”,李儒淡淡的说道

    “谢军师栽培”,吕布心中大喜,感激涕零的说道

    其实以一个地球人的眼光来看,现在对吕布而言是个最好的机会,借着联军的攻城逐一灭了董卓集团,在趁势接收董卓军队,让献帝下一道命令,各自封赏各路诸侯,然后赶他们走,他就是司隶和雍州之主了,而且联军还无话可说,这远比击溃联军要简单得多

    洛阳城,相国府,董卓急不可耐的打开了一个锦囊,脸上顿时大喜,随即下了两道命令,第一则是灭杀洛阳城内的反贼份子,第二则是封吕布为并州公,同时兼任豫州牧,前线官兵,各自封赏,数十万西凉铁骑顿时在洛阳掀起了腥风血雨

    谁是反贼份子,首先当然是四世三公的袁家,袁家首先是九族全灭,然后就是和各诸侯有关的,但就是和袁家有关的就不得了,四世三公,那代表的是什么,代表的整个朝廷九成九和他们有关系,要是全砍了,起码要砍十数万,而明天上朝基本上就看到稀稀疏疏浑身颤抖的身影

    在华雄阵亡的消息传来的时候,董卓就想第一时间灭了袁家,但被李儒离开前说的话给阻住了,所有的一切都等吕布的捷报来了再说,而打开了李儒留下的锦囊,里面的则是需要斩杀的名单,袁家,那是一定的,剩下的就是万恶诛其首,挑着杀

    袁家四世三公,那不代表他们很穷,很清廉,恰恰相反,在东汉末年,权利越高的大臣,身价往往越丰厚,而袁家,更是洛阳的首富,府邸那是以山头来算的,不是以亩来计的,诛灭袁家的消息刚颁下,洛阳城里城外顿时混乱了起来,城内袁家住宅的六千多家将当即造反,反抗了起来,东南西北门都出现了上万的私兵在攻城,而董卓的相府,也出现了数以十计武艺高强的刺客,甚至天上还出现了十数个妖师

    “那两个混账的援军还没来么”,太傅袁隗顿时满脸愤怒的说道

    周围一众袁隗一系的族人顿时面面相觑,不敢回答

    “大人,两位少主来信”,一个传令兵急忙来报

    看着手里的书信,袁隗顿时吐出口鲜血,顿时不省人事

    一众族人纷纷接过书信,顿时脸色一些红一些白

    这两个混账的意思都差不多,也就是,现在我们都在尽着全力,但还是需要些借口,来吞并其他诸侯的势力,而你们,小的呢我们就帮你们养,老的呢,为国尽忠吧,不然,小的我们也不能保证

    而最后,袁隗还是很幸运的,一睡不醒,而那些撤走的族人们,只能含恨九泉,袁家洛阳通往城外的地道里,一些黑衣人正恭敬的接着袁隗一系的袁家族人,快速的潜逃,而逃亡的方向,既不是淮南,也不是冀州......

    洛阳的骚乱持续了三天,这三天里,洛阳光是死伤就超过了十万人,被砍下的首级装了整整十大车,被送到了联军的面前

    先是张扬被袭杀,再是在洛阳的亲友被斩杀,这两条不大不小的消息深深地震撼了联军

    一众诸侯又是惊惧又是愤怒,袁绍和袁术更是哭倒在地,将送来首级的军士乱刀砍了

    愤怒促使联军的攻击方向坚定的指向了虎牢关

    这一天,天气晴朗,万里碧空飘着朵朵白云,阳光明媚,是个出外散步的好日子,但一座直入云霄的雄关下却开展这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宛如蚁群一般,穿着不同军衣步骑弓兵挥舞着长枪,吆喝着大刀,发射着箭雨不断的突进,身边一根根巨大的攻城木,井栏也在不断推进,最末端的投石车愤怒的怒啸着,一个个燃烧的巨石被发射了出去

    而虎牢关,却仿佛是死一般的寂静,竟然没有出现一丝回应

    在联军先锋到达城墙的瞬间,宛如蝗虫群一般的箭矢在瞬间到来,真正的万箭齐发

    就一般而言,已经爬上了城墙,士气必然大振,就算遇到什么也不会退却,因为胜利就在眼前,但很可惜,他们遇到的不是什么人,而是毒

    随着箭矢的不断出现,被稍稍粘到一点的将士,无一不立即倒地不起,下一秒,挂了

    竟然是见血封喉的剧毒

    一架架巨大的投石车上,被箭矢射中的地方,竟然出现了绿烟,被腐蚀了个大洞,一众在打击范围外的诸侯看了,当即毛骨悚然

    所有人都有点明白,汜水关前吕布的笑意是多么让人心寒了

    号角迅速吹响,鸣金收兵的信号当即发出,但很可惜,进入了虎牢关打击范围内的将士,最终一个都没有回来,全都躺在了战场上

    仅仅半天,联军战死五万多人,损失攻城利器无数,惊恐之下,联军全体向后退了五十里

    夜晚,韩馥,田楷,张超,三大诸侯顿时联合起来,纷纷要求退走,孔融则是要求从长计议不可冒进,袁绍和袁术心中也产生了退意,都在看着曹操,曹操一个人也撑不住这么大的压力,只好声称,今晚休息,明天再谈

    其实曹操心里虽然震撼,但却不是很在意虎牢关的毒攻,他不相信,这毒的提炼是那么容易的,他就不相信李儒能让他们上百万大军全都死在毒手里,他们还有七十多万大军,援军还能源源不断的到来,而且公孙瓒的骑兵群还没有什么损失,孙坚和颜良文丑也没有被战败,他们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的,而要是退走了,明年的今日恐怕就是数十万大军攻打兖州,他曹孟德兵败身亡了,不论为了朝廷还是为了自己,他也绝对不能后退

    但老曹想不到的是,李儒还真是准备了让他们百万大军都能够下黄泉的毒

    夜里,灯火明亮,曹操却睡不着,汜水关还好说,主将不是什么超级强将,也没什么军师指挥,但虎牢关却是有人中吕布和关中第一谋士李儒坐镇,稍有不慎就会被袭杀,而现在虎牢关攻城利器都涂满了毒,根本无法靠近,自己这方诸侯又不齐心,粮食运输不便,这仗还能打么,老曹抚心自问

    想了半夜,曹操依旧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心里暗道,要是诸侯其心,我们可以就地驻扎,建立防御据点,趁机占据汜水关然后长时间驻守,窥视洛阳,纵然打不下洛阳,这样的布置以后也会成为兖州的一道屏障,而且这边如此,还可以让颜良文丑和孙坚攻下河内,渡河而过,反包围虎牢关,这样一来,胜算就大大提高了

    仿佛是天助一般,深夜,曹操被嘈杂的吆喝,痛呼声拉醒了,只见曹家兄弟,夏侯兄弟,典韦许褚和李典乐进都焦急的到来,顿时心底一沉

    “主公,各诸侯大寨出现了许多死士,正疯狂的杀戮放火,据闻田楷,韩馥,张超,孔融都被袭击,中毒昏迷了,现在仍在混乱当中”,曹洪有点焦急的说道

    “全力平乱”,曹操点点头,挥手说道

    混乱过后,袁绍,袁术顿时灰头土脸的来到曹操的大营

    “孟德,这次我们恐怕不退不行了,这李儒简直就是疯子,他竟然派了数百死士前来刺杀,现在我们的这边除了我们三个,其他诸侯全都昏迷了,在这样下去,军心散乱,恐怕会出现炸营”,袁绍满是担忧的说道

    “本初,公路,你们有没有受到死士的刺杀呢”,曹操并没有一丝焦急,反倒是满脸的笑容,只是笑容有点冷

    “那倒没有,只是有人在放火”,袁绍和袁术都点了点头,有点疑惑的说道,在曹操的话中,两人顿时有点恍然的感觉,他们一个是盟主,一个是粮草总督,怎么都没人刺杀的,难道是长得不够帅么

    “很显然,李儒也担心我们会就此四散,因此他出手帮我们,他希望我们全力出击,然后尽歼我们”,曹操有点气愤也有点冷笑的说道

    “狂妄,我就要看他如何能吃掉我的精兵,惹急了我,哼”,袁术急忙止住嘴,冷哼着说道

    但此时袁绍和曹操都没有听出袁术的言外之意,袁绍顿时有点焦急地说道,“孟德,如此一来,他李儒必定又能将我们完全消灭的方法,不然怎么会不暗杀我们呢”

    “原本我就打算,从现在起,就地建立防线,防止虎牢关向汜水关增兵,然后趁势夺取汜水关,成掎角之势,同时让孙坚和颜良文丑攻下河内,两方面夹攻,震慑洛阳,只是苦于诸侯不齐心,现在倒好了”,曹操对李儒的暗杀表现出了淡淡的欣喜

    袁绍和袁术顿时眼神一亮

    “本初,公路,从现在起,我会让典韦带着夏侯惇夏侯渊,许褚带着曹洪曹仁,分别保护你们,只要我们能够挺住这一阵子,胜利就在眼前了”,曹操缓缓地说道

    “孟德,这”,袁绍顿时心头一暖,典韦许褚,夏侯兄弟曹家兄弟可都是超一流战力和一流武将,原本就是曹操的免死金牌,现在竟然要用来保护他们,这下就算是袁术,也给曹操投以了感激的一眼

    “大家都是为国效力,无分彼此,而且我猜想,李儒下一步的目标就是你们,而我,他不会想我死的,因为我死了,就没人和他玩了”,曹操嘴角上露出了笑容,显然,李儒的所为已经成功燃起了曹操的战意

    很快的,袁绍和袁术就笼络了联军,除了曹操手里的七万大军,袁绍和袁术分别统领了三十多万大军,现在没有兖州军豫州军这些名号,统一是反董联军

    联军顿时一反常态,没有了攻城的欲望,纷纷开始伐木劈石,开始建立坚固的防线,而奇怪的是,李儒也没有趁机攻击,让曹操原本在防线前方的布置担惊受怕了好些日子

    过了几天,一道惊人的消息传到了曹操,袁绍,袁术三人耳边,吕布亲自带领李傕,郭汜带领五万西凉铁骑将要驰向汜水关,合击联军阵地

    三人急忙开会,这次会议也有了第三个半诸侯,受伤痊愈的平原王刘备

    “王爷,吕布此次带兵前往汜水关,一旦形成合围,恐怕会断我后路,敌方士气大振,我们不能让他得逞”,袁绍顿时义愤填膺的说道

    “备愿听盟主差遣”,刘备顿时说道

    “好,王爷果然明白事理,董卓所依仗者,吕布也,吕布一死,攻取虎牢关就容易多了,我打算让关侯爷,三将军和孟德麾下典韦许褚夏侯兄弟和曹家兄弟联手截击吕布,誓取吕布首级”,袁绍顿时双眼放光的说道

    结果不言而喻,袁绍亲自带着十五万大军和关张典韦许褚夏侯渊夏侯惇曹洪曹仁八将,火速的赶往吕布的必经之路

    面对联军的包围,吕布不动声色

    随着号角擂鼓声的响起,西凉铁骑纷纷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香囊,飞速向前狂奔,小香囊顿时抛向联军,漫天的毒烟弥漫了整个天空,联军见状,大惊失色,纷纷退却,在吕布的哈哈大笑中,西凉铁骑不但脱离了包围圈,还成功毒杀了三万多人

    汜水关上,原本守将士卒变成了一半半,一半是原来的洛阳军和雍州军,一半是高大的幽州军,而关内也充斥密密麻麻的骑兵,汜水关的另一边,数万大军正躲在临时组建的防御线中,苦苦支撑着,而关上的李肃,正一副痴呆的样子

    汜水关,竟然被攻破了

    镜头回放,一个浑身血污的传令兵倒在了汜水关的射程中,后面数百骑兵正追袭而来,李肃见状,顿时,下令攻击那群骑兵,同时救援了那个传令兵

    那个传令兵因为血和泥混在一起,都看不清长相,一醒来,第一时间就是说“坚守住,援军快到了”

    原来,这是虎牢关派来的援军传令兵,虎牢关来的援军被联军击退,为了避免汜水关士气大降,派来了传令兵,声称即日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