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二十二章(七)

正文 第二十二章(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而徐州军和豫州军也没有趁机包围高顺等人,因为战场自有战场的规矩,大将之间决斗,外人不能插手

    很多人都知道天下第一勇士是吕布,因为那是灵帝亲口封的,但其实天下并没有第一,要说第一,只能说时代的第一,因为各有各的擅长领域,吕布骑兵无敌,武力超群,关羽气势霸烈,无可匹敌,张飞纵横无敌,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赵云耐力惊人,百万军中穿梭自如,黄忠大器晚成,内力长久不衰,马超......

    而现在对战的双方,吕布三十四岁,关羽二十八岁,张飞二十三岁,迈入三十大关的吕布乃是全盛时期的巅峰时候,就算是现在年纪比他还要大四十二岁的黄忠前来,依旧胜负难论

    一百个回合很快过去

    浑身充斥着黑暗之力的吕布此时强势异常,完全是将关张压着打,纵然他刚才已经重创了典韦和许褚,但也无碍他实力的发挥,但不同的是,关张也没有受到什么重创,依旧顽强的抵御着

    乒乒乓乓,轰轰轰轰

    拖刀,挑战,一击

    旋樱,豪烈,暴雨

    大喝,乱舞,灭绝

    霸者之威

    宛如传说中仙神斗法一般,每一招都引来大地爆裂,风云色变,狂风吹袭,火舞燎原,内力弹,冲击波激射而出周围数里的军士纷纷溃逃,不少还被直接震伤,甚至倒地不起

    援军在不断的到来,吕布脸上的淡定也渐渐变成了狠色,手里的方天画戟的劲力越发猛烈,关张所到之处的地下也变成了一个个的脚印坑,周围更是被狂暴的力量荡平,而关张的坐骑,早已经被震倒在地,生死未卜

    弑鬼神,巨大的方天画戟的虚影砸向了关羽和张飞所来的方向

    皇龙怒,黑风天煞,咆哮的金龙和巨大的黑色龙卷风顿时迎上了方天画戟的虚影

    空间一阵晃动,一阵扭曲

    下一刻,关张惊怒交加的看见,吕布竟然向着刘备所在的方向而去,而这个方向,正是联军后撤的方向,他吕布竟然想迎着数十万联军直接冲向汜水关

    这疯狂的念头在在场所有人的脑海一闪而过,而最重要的是,很可能,他吕布要顺便挂掉刘备

    而事实没错,他吕布真的想顺便挂掉刘备,虽然知道挂掉刘备会泛起冲天巨浪,但吕布真的很想挂掉刘备,而他也这样做了,赤兔闪电般的冲向刘备,数里的距离,瞬息即至

    一道强悍无比的黑红色枪罡向着刘备激射而出,高顺带着陷阵营和并州狼骑快速的跟上了吕布的脚步

    吕布最终还是没向刘备使用弑鬼神,尽管他知道一旦使用弑鬼神,刘备必死无疑

    如果只有吕布一个人,他会毫不犹豫的干掉刘备,因为在场虽然有数十万大军,还有关张,但吕布自信他依然可以付出点代价,安然而去

    但现在不一样,他还带着并州狼骑,高顺和陷阵营,高顺和张辽是他以后征战天下的根本,就是拿个王爷来换,他也不换

    见状,关张都松了口气

    面对那无可匹敌的枪罡,刘备毫不犹豫的劈出了全力的一剑,他的专属杀招,仁者无敌

    枪罡对剑气,无形对无形,但就力量和威势而言却是大象和蚂蚁

    刘备的杀招原本就是辅助性的,瞬间就被抵消,强悍的枪罡一如既往的攻向了刘备

    噗,刘备顿时喷出了大口鲜血,被击飞了出去,而他身后的十数名近卫兵,尽数陨落

    原本大胜的吕布此时却无视着正在急速靠近的关张,也没有向前突围的打算,他竟然呆住了

    那招不知名的剑气虽然被抵消了,但却闪过了一丝真龙之气,仿佛是一条皇龙一般,带着帝皇之势,自己原本的枪罡中的黑暗力量竟然被瞬间融散了,而体内的黑暗力量也有蠢蠢欲动,但却有丝丝畏惧的感觉,竟然想要脱离自己内力的压制,这是什么力量,吕布心里震惊了,也疑惑了,因为那黑暗力量他也只是能够压制和引导来使用,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力量,但只是小小的引导,却已经让他的实力凭空涨了三成,而刘备的剑气,竟然使黑暗力量感觉到了恐慌

    高顺见吕布竟然呆了下来,顿时在他身边轻咳了声,然后径自离去

    吕布顿时不舍的看了刘备一眼,快速离开

    袁术看着那怪异的场景,顿时感慨万千,目测吕布最多也就一千三百人的小部队,还有一千是步兵,但却直接突进到了汜水关前,一路上的将士竟然仿佛是自动的给他们让了路,仿佛是在迎接他们的英雄一般,但讽刺的是高顺的马背上还挂着死不瞑目的孔伷的脑袋

    韩馥,田楷,陶谦他们是吃什么长大的,袁术无语的看着驰进了汜水关攻击范围的吕布,心里骂道,数十万大军的围堵,竟然还让人安然穿过,何况对方是偷袭过粮道,击杀过诸侯,经历了两场大战还跑了数十里路的疲军,这样都不敢上,还混个屁啊,不过不管是袁术还是袁绍曹操,都忘记了自己也是可以拉小兵去阻挡的

    袁术看着吕布的身影却越发痴迷,当然,不是说袁术有龙阳之好,而是袁术曾经得到过奇人授艺,有看相之能,吕布那是天生将星,和孙坚很像,要是遇到能够驾驭他的人,一定能大放异彩,果然,孙坚英雄过人,吕布也在百万军中突袭粮道,斩杀诸侯,成功在数十万大军的包围中成功突围,南文台北奉先果然名不虚传,能够驾驭将星的自然是帝星,而拥有帝皇之气的自然就是他袁公路,当然,还有那讨厌的平原王

    这个吕布,攻入洛阳后一定要将他收为己用,袁术心里暗道

    得知突袭的也就只有吕布这支小部队,原本折返的诸侯也纷纷返回了前线,韩馥田楷更是气急败坏,他们差点就像孔伷一样,被顺手牵羊了

    “曹孟德,袁本初,袁公路,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会让你们知道我会突袭粮道么”,吕布横戟立马,从一众诸侯的脸上一一扫过,随即说道

    见吕布眼里只看到曹操,袁绍和袁术,一众诸侯顿时羞怒交加,但却不好说话

    “还不是想声东击西,有什么好说的”,袁术顿时骄横的说道,虽然袁术说的好像很了解吕布一般,但无论是曹操还是袁绍,心里都是一阵疑惑,要是吕布不露出破绽,这次的损伤一定会大增

    “不”,吕布轻轻地摇了摇头,嘴角微扬,说道,“那是我们军师故意告诉给你们的,想必你们一定会全力守护粮道,其实打击一个人的最好方法就是在他最自信的领域给予打击,袁公路,你的十数万大军在我面前,不过是虾兵蟹将罢了”

    袁术顿时憋红了脸,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袁绍和曹操顿时一阵恍然,随即一阵无奈,无论是曹操的反伏击,还是袁绍的猎狗政策,全都被直接无视了

    “其实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我们不但不害怕你们的到来,还挺喜欢你们的到来,愚蠢的你们还以为自己有多聪明,有多声势浩大,其实,从你们进入司隶开始,你们就是军师手里的一块泥,爱怎么捏就可以怎么捏”,吕布旁若无人的说着极为嚣张的话,眼神中尽是不屑,随即虎目露出了狂热的神色,说道,“这仅仅是开始而已,虎牢关才是你们的葬身之所,到时候军师将会亲自招呼你们,我也在虎牢关恭候你们大驾光临,哈哈哈哈,你们最后的归宿,只能是我吕奉先威震天下的垫脚石”

    吕布的哈哈大笑顿时成为了一众诸侯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恶魔的笑容

    第一阶段的交战宣告结束,双方各有死伤,汜水关主将华雄和副将胡轸等几个阵亡,联军诸侯孔伷被斩杀,陶谦,刘备被重创,前线阵亡十五万人,被突袭阵亡五万人,粮草被烧毁了三分之一,而汜水关阵亡人数和吕布的并州狼骑阵亡人数,未知,但估计加起来不到两万人,陷阵营阵亡人数------零

    这下诸侯顿时忙碌了起来,慌张的慌张打着退堂鼓,忙着安抚的忙着安抚,瓜分兵力的瓜分兵力......大营顿时向后撤退了一百五十里

    但一众诸侯不知道的事,还有两个不大不小但却影响甚大的消息在准备出场

    虎牢关之战,第二阶段

    话说吕布率军返回汜水关,而联军的大营里却出现了几件让人震撼的事情

    攻击汜水关前后加起来也不过半月,就已经战死了二十多万大军,粮食被烧近三分之一,而且这下谁都知道汜水关不但是铜墙铁壁,连他们连军的所在地的天时地利都被洛阳军掌控的死死的,而吕布的神勇也让所有人闻风丧胆,仅仅一千多人,竟然突袭到了联军的后军粮仓,在数十万人大军的众目睽睽下,火烧了粮草,更是沿着他们驻地数百里的通道直上,在百万军中斩杀了孔伷,重创了陶谦和刘备,这一些列的事实都告诉着联军的诸侯,洛阳是不可能被攻破的,洛阳军是不可战胜的,吕布是无人能敌的,在军势,大将上都无法占优,加上他们千里作战,无疑是自寻死路

    一下子,孔伷的豫州军混乱不堪,陶谦的两个儿子陶商陶应,当即要求领军和父亲回徐州,青州田楷,冀州韩馥等人也频生退意

    见各位诸侯都意见不一,袁绍顿时纷纷好言相劝,然后让他们先回去大营,说是明天给他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遣走了一众诸侯后,袁绍顿时满脸阴沉的看着曹操和袁术,脸上挂满了愤怒,这不得不让袁绍愤怒,来的时候都抢着来,现在遇到些困难就要退缩了,白痴都知道,现在一退走一定会大败而归,被千里追袭,性命能不能保住不说,此举必定会成为天下百姓的笑话,别说是称霸天下了,能不能抬得起头做人都成问题,不过袁绍同时也记恨着吕布的强悍,不得不说,要他面对吕布作战,他也只能缩

    “走,笑话,汜水关眼看就要破了,我才不走,要走你和他们一块走”,袁术顿时向着门口的方向蔑视的吐出了句

    “公路言之有理,汜水关主将和副将已失,要攻破之指日可待,只要占据了汜水关,我们就能据险而守,窥视虎牢关,震动洛阳,那时候本初的冀州军必定能够打破河内渡河而来,两面夹击之下,洛阳必破”,曹操也点了点头,赞同的说道

    “我当然知道此时不能走,豫州军和徐州军我也能拉住,问题是,现在我们还要继续原来的计划么,汜水关现在没有了主将,我们不如围住虎牢关,断绝洛阳援军,同时让公孙瓒攻取汜水关,这样定能双关齐下”,袁绍给了曹操一个会意的眼神,说道

    别说是曹操,就是袁术也知道了袁绍的意思,汜水关现在没有了足以匹敌联军的大将,一定会派援军前来,与其将这个立功机会和希望给公孙瓒,还不如他们围堵虎牢关,让公孙瓒攻取汜水关,这样既能消耗公孙瓒的势力,让大战完后他袁绍在青幽并冀的占据优势

    不过这样的计策也算是好的,曹操和袁术也没理由反对,毕竟他们的目的地是洛阳,虎牢关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本初此计甚妙,不过还是要按照计划,尽可能的抓到或者获取百姓情报,没有情报,我们的损耗太大了”,曹操颇有感慨的说道,半个月就挂了二十多万精兵,这仗的损耗也太猛了,曹操也不得不同意袁绍的计划,毕竟老袁才是盟主,总要给点面子,虽然他想稳打稳扎,占据汜水关获取汜水关到洛阳之间的大量情报再拟定计划

    见曹操都同意,袁术也没说什么,毕竟联军中,曹操才是军师

    夜里,袁绍在自己的大营里,召开了会议,来人中只有豫州和徐州的重要将领

    “今天请各位来,想必各位也知道我的意思,虽然我们的损耗挺大,吕布也貌似神勇无敌,但汜水关我们唾手可得,占据了汜水关之后我们就可以据险而守,绵绵不绝的援军会让我们成就辉煌,董贼区区一个雍州,又有多少兵力能的当我们天下大军呢,这次可是个好机会,封侯拜相近在眼前,各位切莫放过啊”,袁绍极力说着极大诱惑的话语,配以他盟主的身份,袁家四世三公的光环

    此话一出,顿时,许多原本想要撤军的将领都犹豫了起来,豫州牧已经挂了,要是自己这次能够立下大功,那么这州牧之位是不是就,徐州分为四大阵营,军队也有几部分,各怀异心那是绝对的,问题是,现在回徐州那是灰溜溜的回去,要是继续作战,还能为将来自己的势力争权出一点力,毕竟现在败势还没露出来,连四世三公的袁家都不退缩了,那一定会有很大机会,毕竟能有帝室以外最尊贵士族之称的袁家,从来没有做过赔本的生意

    经过良久的沉默和两两相望后,一众将领顿时分成了两派,一派要走,一派要留,徐州方面还是要离开的自然是陶谦的亲属势力

    见结果如此,袁绍也只能笑着点头,但第二天,决定要留的将领骇然发现,昨晚一起同在袁绍大营决定要走的将领,竟然神秘的消失了,除了陶谦的二子依旧护着陶谦离开了之外

    不少将领心里都知道,他们算是得到了死命令,不攻下洛阳,无法归巢了

    汜水关上,吕布和李肃正聚在一堂

    “温候,有负你所托,我没能阻住华雄将军”,李肃有点尴尬的说道,现在整个汜水关都在对他这个军师产生了质疑,都给了他鄙视的目光,不少人都在背后叫他胆小鬼,狗头军师

    “无妨,为将者不能审时度势,不听劝阻死有余辜”,吕布冷哼着道了句,一点都没有为华雄的死感到有一丝情感

    “你我是兄弟,以后叫我奉先,我吕布叫你一声兄弟,你一生都是我的兄弟”,吕布眼神缓和了下,说道

    “奉先,我这样对你,你还”,李肃顿时双眼通红,眼眶顿时蓄满了泪水,愧疚的看着吕布

    “你并没有错,我的确因为你有了更好的用武之地,至于貂蝉,那是我们有缘无分,相逢恨晚”,吕布叹了口气,他也想起了那个他这一生第一个动情的女子,语气中也带着无奈,随即,他收起了自己的心情,说道,“只要你的手里还拿着相国的令牌,他们不敢不听你的命令,那些反贼一定会想遍一切办法来攻城,你要坚守等待李傕郭汜的援军,而且,适当时候,你只要这样,必定能立大功”

    吕布以内力缩音成束,声音顿时出了吕布的口,只传到了李肃的耳中

    “什么,军师竟然...”,李肃满脸震惊,随即顿时狂喜了起来,差点将计策说了出来,顿时急忙捂住自己的口

    第二天,吕布带着军队开始返回虎牢关,联军也进行着整改,准备移战虎牢关

    飞鸽传书也传到了公孙瓒手里

    “呵呵,袁绍,你想将我当枪使么,还是你以为,我公孙瓒混了这么多年,还是个无能之辈”,冷笑着将手里的飞鸽传书捏成粉末,公孙瓒也传了命令,唤来了赵四,公孙越和公孙范

    很快,赵四和公孙范,公孙越也来到了公孙瓒大营

    公孙瓒将袁绍的意思和三人说了下,三人都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夺取汜水关,威震天下,直看得公孙瓒暗暗郁闷

    “赵将军,我有一计,可轻取汜水关,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做呢”,公孙瓒拍了拍赵四的肩膀,说道

    “愿为侯爷效犬马之劳,刀山火海,在所不辞”赵四顿时坚定地说道

    公孙瓒顿时大喜,从怀里啊拿出了一包药粉,说道,“这是妖师传授的迷魂散,能让人的神智在三天之内完全消失,我假装追杀赵将军,然后赵将军逃入汜水关,冒充洛阳援军的传令兵,声称洛阳援军被我阻断,但请他们放心,援军很快就到,赵将军趁机将迷魂散放在他们的茶水中,配合我大军攻城,攻下汜水关当不费一兵一卒”

    公孙范和公孙越顿时眼神一亮,都有点妒忌的看着赵四,这可是个立大功的好机会

    “侯爷英明,赵四定当舍命完成任务”,赵四顿时高兴地说道

    “哈哈哈,赵将军可要保重身体,汜水关可不是我们的终点,攻入了洛阳,封侯拜相那才是人生乐事”,公孙瓒顿时哈哈大笑着说道

    不得不说,以现在赵四幽州武力第一的身份,那一声声侯爷叫得公孙瓒十分舒坦,尤其是近年来,赵四一改往日的态度,对他百般奉承,经常给公孙范公孙越送些贴心的赠品,更让公孙三兄弟对他好感越发浓烈

    上党太守张扬的驻地,来了一众不速之客

    “温候”“是温候”“温候”“是温候”“温候”“是温候”“温候”“是温候”,一众并州骑兵顿时出现了骚动,纷纷来到了吕布身边,、行礼

    并州的大部分军队,全部的精兵的都是由吕布训练出来的,无疑,他的地位和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的差不多

    在大营中的张扬闻之顿时色变,但还是很快就迎了出来,行礼说道,“见过温候”

    但吕布却是鸟都没鸟张扬,而是继续和并州骑兵聊着天,问道,“并州铁骑回去之后没有告诉你们要保护我们的并州,别再参与中原大战的么,你们就一万大军,还大多是新兵,能有多大作为”,吕布的语气有点愤怒,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些并州军是教唆来的

    果然,很快就有个并州骑兵说道,“张扬大人说董贼横行无道,不但袭杀了主公,还禁锢了温候,我们是来为主公报仇,解救温候的”,此话一出,所有的并州军都大吼了起来,吼着“为主公报仇,解救温候”

    张扬的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心不由得一沉

    果然,吕布怒视了张扬一眼,说道,“是你教唆我并州儿郎来送死的么”,吕布在并州是二号人物,在军中更是战神,自然不需要给任何人脸色,这个张扬,在并州虽然也是一郡太守,但吕布一点印象都没有,但见他竟然敢借着自己的名义成就功名,顿时大怒,狂暴的怒气顿时锁定了张扬

    张扬顿时浑身一颤,仿佛是掉进了冰窖一般,浑身冰冷,急忙说道,“温候息怒,下官的确不知道温候的情况,但下官却知道为臣者不能为主报仇,有负主恩”

    吕布一听,随即扫了下张扬那恐惧的神情,也知道他不是在讽刺自己,脸色也有了点缓和,说道,“带着我并州儿郎回并州吧,这里不是你们能够参与的”

    随即,吕布对着一众并州骑兵说道,“各位兄弟,回去并州吧,你们的任务是守护并州,我是自愿留在洛阳成就功名的,我和回去的兄弟有过约定,只要十年不死,我就会衣锦还乡,和各位兄弟再度辉煌,至于主公的大仇,我会报,你们看,联军有百万大军,但我还是烧毁了他们的粮草,斩杀了豫州牧孔伷,你们在这里一点意义都没有”,吕布扬了扬孔伷的首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