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六)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儒军师的神策我确实闻之色变,我们本想着只要温候踏入包围圈,信号灯一放,沿途的所有兵马都会放弃一切上前围剿,但这温候似乎毫不在意”,典韦也知道隐瞒是没有什么意义的,顿时开门见山的说了,心里期待着周围的援军要快点到来,也暗下居心,等下大战时候一定要弄出些大动静来,同时也在疑惑着,吕布凭借什么能够吃掉这五千精兵呢,要知道,那可是原版的虎豹骑和按照虎豹骑来训练的大规模虎豹骑,全都通过了夏侯兰的仙术打击,就是比起并州狼骑来也毫不逊色的,而吕布的武力他们也不是没见过,虽然当时交手都是没尽全力的,但他和许褚联手,起码能够压制他保持不败,即使是两败俱伤也能重创他,他凭借的是什么呢

    “曹孟德的确好福气,他本身就是超一流谋士,身后有着富庶的陈留,降服了兖州,有戏志才那般奇人和你们相助,更是有了仙人臂助,能将普通士兵演变成进阶兵种,看样子已经无限接近终极兵种了,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些古怪的骑兵我并不放在眼里,没有经过战火洗礼的终极兵种,有其形无其神,不堪一击”,吕布给了周围一众虎豹骑嘲弄的一眼,手里的方天画戟顿时举了起来,浑身冒出了浓郁的黑炎,竟然将赤兔的烈焰都仿佛是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真正的炼狱天神

    许褚和典韦对视了眼,火云长刀和短歌戟也冒出了火焰,大吼着向前冲去

    许褚和典韦都擅长步战,而且他们都心知这种情况要是拉出猛虎助战,没两个回合就挂了

    “轰”,典韦和许褚都被击退,吕布原地止住冲锋的步伐,赤兔所在之地出现了个巨坑,周围的数十米的一切都被荡平,数十米之内的虎豹骑都被震飞,倒地不起

    典韦和许褚脸上的的神情更加严肃了,仅仅是一击内力的对轰,他们竟然发现内力竟然有被压回的趋势,还有一丝黑暗的力量侵蚀着他们,而且强大的震力让他们有点气血翻涌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吕布变得这么厉害,但他们也只能硬上了,随手挥掉了侵入体内的黑暗力量,两人继续施展着绝技,同时将战场方向引导向了并州狼骑的所在

    没有小兵,看你吕布还走不走

    和吕布战斗过而且没挂的人都知道,你能逼走吕布,你已经天下闻名了

    狂歌戟法,典韦的家传秘法,狂暴的内力源源不断,气势越来越强,越战越强

    火云刀法,许褚的家传秘法,攻击中带着火焰之力,同时借鉴了猛虎纵横之能,招式极为凌厉

    “打消你们的念头吧,打小兵算什么本事”,吕布哈哈大笑,手里的方天画戟遥天一指,绝杀上天入地唯我独尊顿时展现,典韦和许褚刻意制造的火焰也被冰轮熄灭,而随即,吕布也向着小兵堆里扎去

    现在后方大乱,周围的士兵不是赶着去救火就是去后面提防第二轮袭击,落月峡只要不出现信号灯,就算是火烧山也没人管你,毕竟这计划本来就是曹操,袁绍,袁术拟定的,其他人都不知道,而大部分兖州军和渤海军,都在前线,因此所有士兵都只接到了从现在开始不许放信号灯,一旦出现信号灯不惜一切代价增援,其他的一切还是听你们老大的指挥

    看着吕布在小兵堆里以一招百个的速度扫着小兵,典韦和许褚哪里还敢学他,急忙纠缠了上去,毕竟他们单挑谁也打不赢吕布,只有吕布牵制他们的份

    很快,一百个回合过去了,吕布依旧精神抖擞,但典韦和许褚就有些疲惫了,虽然不至于武技散乱,但内力上却有点吃不消了,那些黑暗力量也有些驱除不出去,快速的压制腐蚀着自己的内力,强大的力量对轰让两人的手臂都有点麻木的的感觉,尤其是在看到自己精心培养的精锐士兵在敌方面前像被切菜一般砍翻,那种打击让典韦和许褚愤怒之余无限心酸

    的确,单挑和打仗是不同的,单挑死的是自己,可以全力以赴,视死如归,但打仗不同,顾虑太多,一般而言,没有必胜把握,战场上谁也不会去单挑对方大将,因为这影响太大了

    “大半年没见,你们的实力却没见长,难道你们也开始习惯安逸的日子么”,吕布完全压制着两人,有点薄怒的说道

    安逸,安逸个毛啊,典韦和许褚心里大骂,你吕布练兵有张辽高顺,每天除了女人就是练功,柴米油盐酱醋茶不用愁,吃喝玩乐更不用说,而我许褚每天除了练兵就是忙着招兵,连吃饭睡觉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典韦更是凄凉,每天跟着老曹逛风月场所,拜访这个大人,那个大人,除了酒池肉林就是肉林酒池,夜晚还要守夜没得睡,都凭空重了十几斤了,眼圈比张飞的脸还要黑,还练个毛功啊

    拼了,不成功便成仁,典韦和许褚对视了眼,浑身内力顿时高涨,狂暴的刀法和戟法顿时疯涌而现

    如果说关羽的刀法是霸道,完全的气势压制,典韦许褚的武功是狂暴,那么吕布则是两者的结合--霸绝,狂暴的力量绝世无双,霸道的气势宛如泰山压顶,真正的霸绝天下,加上那新领会的诡异黑暗力量,吕布真正的如虎添翼

    一百个回合再一次过去了,战场覆盖了方圆十里,全都变成了一片焦土,仿佛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流星雨一般,狂暴的力量让典韦和许褚手里的武器都有些颤抖,浑身衣服更是裂成了碎片,嘴角,虎口都流出了鲜血,典韦的右脚上,许褚的左臂都有道深的见骨的伤口,而吕布却是一身白衣变成了矫健的肌肉,浑身无伤,但却是嘴角流血,赤兔更是打着喘,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你们走吧”,看着双眼冒光的典韦和许褚,吕布叹了声,说道,的确,他现在虽然受了点轻伤,但仍是拥有足以斩杀典韦和许褚的实力,但想必自己也会受到重创,对于自己的任务,得不偿失

    典韦和许褚拱了拱手,随即缓缓地离开了,但不同的是,典韦走的是上落月峡路的另一边,而许褚却是想沿着来路返回

    典韦拉了拉许褚,许褚微微一愣,顿时跟着典韦走了,即使他知道那一条路要下去,花费的时间要长很多

    吕布眼里闪过了一丝赞赏,那是对曹操的赞赏,没想到,就是这个大老粗也学会了人情世故,吕布也清楚,既然自己决定放他们走,那就不会再突袭,但要是他们沿着来路走,那就免不得要再大战一场了

    清点人数的时候,典韦和许褚都欲哭无泪,五千虎豹骑,竟然只剩一千多人,而那五百原来的虎豹骑,尽数陨落,而并州狼骑,据闻只损失了一百多人

    显然,再战下去,他们所有人都要留在这里

    典韦和许褚整理了下队伍,快速的下去了,他们还是要去报信,而且速度一定要快,但很可惜,他们不知道他们走的是落月峡最多弯道的地方,他们看到曹操的时候,已经接近这一阶段的尾声了

    而话说仿佛是铁人一般的并州狼骑,他们刚刚大战了一场,现在却开始挖坑埋葬自己的队友,然后整理原本驻军的巨石滚木,继续等待埋伏,而吕布,则是站在最高点,看着前方

    “竟然不是袁术,真想不到连军师都会猜错”,吕布心里有点吃惊的想到

    前方来者正是徐州牧陶谦和豫州牧孔伷,而且都带着数万大军,看样子两者结合不下十万大军

    是陶谦,吃还是不吃呢,吕布顿时犹豫了

    陶谦是各诸侯中为数不多是真正为了汉室天下而来的诸侯,当然,还是夹杂着私人原因的

    陶谦其实和刘表差不多,不同的是,陶谦没有刘表幸运,刘表遇到蒯家兄弟,遇到了人才圣地荆州,在怀柔政策下,刘表得到了蒯家兄弟的相助,很快就完整的统一了荆州让荆州在黄巾之乱到刘表挂之前,都是安定的,但陶谦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去到了徐州,徐州是军阀和家族世界,陈糜曹赵四家分了徐州,其中陈家和糜家是富商家族,而曹家和赵家则是南北分了徐州的军权,其他各郡县的太守也对他阴奉阳违,但陶谦不在意,他知道这个时代的规则,很多东西不是他能决定的,因此他也活得不错,今年已经接近六十了,在这个时代,能活六七十岁是非常了不起的

    人老了,总是会极度关注子孙后代的命运,陶谦也不例外,陶谦将徐州城建设的极好,不是防御力量或者军事力量极好,而是很得民心,加上他这么多年对各方的迎合,他知道就算自己挂了,自己的子孙也不会因为自己而连累,至少不会饿死,至于顶上自己成为徐州牧,那就先别想了,太遥远了,自家的事情自己清楚

    而现在,天下伐董似乎给了陶谦一个讯息,自己可以为自己的两个儿子谋点福利了,只要救出了献帝,那么自己就成了功臣,儿子也有可能继任徐州,因此,陶谦力排众议,勒令各军阀给自己凑齐了二十万大军,其中最强力的丹阳兵更是倾巢而出,而名义上,当然是我陶谦虚报军情这么多年了,也有点过意不去,我就用这些年先帝给的钱粮来发动一次大战吧,因此,他是少数几个不想献帝挂掉诸侯之一

    陶谦年轻的时候也曾加入过军伍,对战场上的事情也有了解,他带领着大军向前,看着两边的落月峡,这落月峡虽然不足与埋伏大量的军队,但却可以造成一些小混乱,让人浑水摸鱼,陶谦看着那落月峡上挥舞的旗帜,顿时止住了脚步,舞旗的人没错,舞旗所表达的信号也没错,落月峡是安全的,但陶谦就是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信号,因此他停住了脚步,让军队先走,自己在后面,不再是在中军的位置

    吕布的虎目顿时眯了起来

    其实陶谦也是能人,因为在这个时代,能够活得老就是聪明的象征,没有警惕,没有实力,没有过硬的头脑,那是无法活得长久的,陶谦年近六十,这数十年的经验让他可以善终,但豫州牧孔伷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一马当先,焦急的带着五万大军直接往后赶,他不是怕粮食被烧了,他是怕偷袭者给人杀了,无论样貌智商统军,他孔伷都不出色,要是带这十万大军前来,但却做着别人的陪衬,寸功未立,那是很难看的

    而陶谦自然不能说,老孔啊,前面我感觉到了有危险,但却不知道那是什么危险,你别走那么快,这样的话,说出来是被人骂的

    陶谦和孔伷的命运先不说,先说说袁术,袁术本来是想立即挥军后撤,将偷袭者杀完再杀再杀完再杀的,但袁绍把他拉住了,袁绍的话让他瞬间浑身冷汗

    “我们虽然是兄弟,但你看不起我,我也看不起你,你死那是你的事情,但我希望你别在这个时候死,你那数十万大军和淮南我可没那么长的手脚去管”,袁绍冷冷的话在袁术的耳边缠绕着不善

    就一股小小的偷袭者,能用得着说这样的话么,但很快,曹操那天的重视顿时让他警觉了过来,如果来袭的是那个号称天下第一勇士的九原战神呢,事情会不会有点改变,这样一想,袁术顿时想起华雄的武勇,华雄绝对是一流的猛将,至少就算是己方第一高手纪灵也敌不过,到那厮在吕布面前还自认是小兵,对吕布崇敬到让人胆寒的地步,那吕布的武勇岂不是传说中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这样一想,袁术顿时满身冷汗,然后他再次想起,曹操对吕布的重视而那厮第一时间争取断后,靠,他绝对是不想面对吕布,这丫的,竟然不通知我,袁术此时才想起纪灵在聚才大会回来后说的话,才蓦然想起,曹操和袁绍都是认识吕布的,而在洛阳,吕布没出现的时候天天都听说哪位英雄刺杀董卓,但吕布出现后,鬼影都没一个,在这大堆例子,再看不明白,他袁术也白混了

    虽然心中有点感激,但袁术依旧排斥不了多年来对袁绍的厌恶,看着袁绍在后面和汜水关打击范围外一米来回策马奔走,还装模作样的指挥,袁术心里暗骂了句,这盟主的工作,也太轻松了吧

    自己以后可是要称帝的,南方有了孙坚,要是有了吕布的战力和威名,那么稳坐帝位可就是风都刮不掉的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想法顿时笼罩了袁术

    落月峡

    十万大军在快速的通往着,经过漫长的等待后,吕布终于发出了攻击的信号,只听一声巨响,落月峡两边顿时滚下了无数巨石,很快将山下的将士压死了大片,随即红光闪现,陷阵营快速往下冲,手里那从敌人手里夺到的长弓边走边射,无数火箭顿时在大堆士兵的眉心处燃起

    并州狼骑顿时发起了冲锋

    “杀光他们”,孔伷顿时兴奋地大叫,宛如潮水般的豫州军顿时围向了陷阵营

    火海和巨石给战场上带来了一定的混乱,前进的徐州军和兖州军都有点阻碍

    吕布一马当先,弑神戟法毫不留情的施展开来,因为是吕布的全力打击,狂暴的黑暗力量带着熊熊烈焰疯狂地在战场上肆虐,被吕布击中的无不化为焦土同时撞飞了身后的十几个伙伴,而赤兔,直接无视了将士之间的碰撞,宛如闪电一般,将血海快速的蔓延

    陶谦顿时瞪大了眼睛,自己的丹阳兵纵然不是天下第一,但也是精兵啊,但怎么连敌人的衣角都摸不到的,还瞬间被斩杀了不少

    吕布快速的突进着,并州狼骑也以箭矢之阵疯狂的穿梭,但越靠近陶谦,却越让吕布心喜,因为越靠近陶谦,丹阳兵的疯狂也出现了,完全的攻击,纵然明知道赤兔的铁蹄,赤兔的烈焰会焚烧殆尽他们的身体,但仍然挥舞着手里的武器,疯狂的向前扑,伙伴的鲜血将他们溅得浑身都是,但却只引来了嘹亮的巨吼

    这就是徐州传闻中最精锐的丹阳兵么,果然是高素质,虽然没有经过高强度训练和出色的指挥,但这股气势已经足够加入并州狼骑了

    好,徐州兵以后就是我并州狼骑的兵源,吕布暗暗下了决定,毕竟谁也不敢说自己的兵力在战争中不会被削减,补充兵员就成了吕布的烦恼之一了,西凉铁骑身体素质上是够了,但却是性格不对,被游牧民族影响太深了,和他交过手的淮南军那就更别说了,袁术麾下的战士,送给吕布吕布都不要,但这徐州丹阳兵可是宝贝啊

    孔伷瞪大了眼睛,看着宛如红色潮水一般的陷阵营,他疑惑了,也恐惧了,难道这是妖师群么,怎么竟然在五万大军当中自由穿梭的,要知道那股小部队撑死也只有一千人,一千人竟然破开了五万大军的封锁线,靠,这是什么世界啊,五万大军,一人一口口水都淹死了这一千人好不好

    但孔伷依旧没有跑的念头,他心里已经被愤怒和常理占据了,我才不相信你用一千人能在五万大军手里吃掉我

    看着离自己只有两里左右的距离,陶谦也知道自己赌不过了,急忙快速的策马溃逃,心中暗暗叫苦,快点来救兵吧,不然光是这小马就把我搞定了,临近六十的陶谦骑马本来就是种受罪,他在徐州都是坐轿子,坐马车的,但现在在战场不能这么嚣张罢了

    咻一声,吕布一跃而起射出了一箭

    一个首级顿时飞上了天,是谁的,是陶谦的么

    当然不是,箭矢最多只能当炸弹用,哪能当刀剑用呢,那是孔伷的首级

    一众豫州军顿时呆了,在万人群中,自己的主公竟然被人砍下了首级,高顺顿时将手里的首级在天上扬了扬,陷阵营顿时发出了震天的怒吼,手里的长枪顿时高高的扬起

    陷阵营一般是沉默的杀人的,当他们怒吼的时候,就是冰山,也得让出一道口子,一众豫州军竟然宛如入戏一般,眼睁睁的看着高顺和陷阵营扬长而去

    而陶谦也成功的--中箭了,但却是被张飞的丈八蛇矛打下的箭矢,他陶谦被吕布箭矢上的劲气,给震昏了

    “吕布,要打就跟我打,和一个老头打有什么意思”,张飞横矛立虎,大声的吼道,随着张飞的怒吼,一众丹阳兵和并州狼骑顿时止住了战斗,分为了两个阵营,关银屏带着两大轻骑带上了陶谦,快速的回到了徐州阵营,而此时高顺已经带着孔伷的首级回到了吕布身边

    “大帅哥,你好啊,有空我们打一场好不好”,关银屏遥遥的对着吕布摆了摆手里的铁枪,大声说道

    一众将士顿时无语了

    吕布脸上也露出少见的真诚微笑,说道“好”随即,他有点感慨的说道,“王爷,翼德,云长,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场面上见面”

    “奉先不愧为战神”,关羽缓缓地走了出来,淡淡的说道

    “能在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在万军从中临危不惧,温候风采依然啊”刘备也由衷地叹道

    见刘关张三兄弟并没有像泼妇骂街一般的说起他的事情,吕布心中也极为高兴,他说道,“王爷,和你们对敌实在不是我所愿,但我们还是来吧”

    刘关张也没再说什么,毕竟时间拖得太长会给人一种错觉,他们三兄弟在拖延时间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吕布也没说什么,直接开了大招,冰轮两边蔓延,黑龙狂吐龙息,拉开了战幕

    关羽和张飞同时策马齐上春秋刀法和家传矛法,霸道和狂暴的力量顿时笼罩了整个战场,关羽的春秋刀法以势压人,气势不断的攀升,张飞的矛法嗜血狂暴,杀戮越多,威力越强,而且都带着战场的气息

    现在已经没有仁义可言,吕布千里突袭烧毁粮道,斩杀诸侯,他们的任务就是不惜一切代价的阻击吕布,而吕布的目的也是冲开包围圈,更好地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