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三)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接连攻击了三天,联军哪里还敢盲目攻城,只是扎下营寨,闭门不出商量对策,同时让公孙瓒和张扬封锁汜水关和虎牢关的中间所有通道,同时让孙坚和冀州的颜良文丑快速攻击河内

    吕布此时带着一万骑兵快速的从公孙瓒的防区经过,身后还有好几十车的箭矢,得知消息的公孙瓒顿时大喜,急忙命令赵四和公孙越,公孙范各带领两万骑兵前去拦截

    只听得冲杀声震天,三路夹攻之下,吕布顿时寡不敌众,被击退,狼狈的回到了虎牢关

    截获了十数万箭矢的公孙瓒顿时大喜,飞报袁绍

    袁绍一听顿时不是滋味,公孙瓒十多万大军都能击退吕布,截获大量战利品,而自己这几天都只能吃败仗,当缩头乌龟,顿时说道“诸位,公孙大人差人送来战报,言击溃吕布,截获大量的箭矢,不知各位有何见解呢”

    “一定是汜水关的箭矢短缺,他们每天都流水般的射箭,那里有这么多箭矢”,豫州牧孔伷顿时说道

    一众人顿时给了他一个白痴的眼神,一个雄关靠十多万箭矢一次的运输量,早就被挂掉了,他们每天射出的箭矢的零头都不止这个数了,何况还用得着吕布亲自送

    “或许这里面有着一些秘密武器,不然岂能用得着吕布亲自运送”,陶谦顿时说道

    众人顿时眼前一亮,但大多还是摇了摇头,现在汜水关已经无法撼动的了,按照现在每天的粮食消耗量来算,不开战也吃不了很久,汜水关只要死守不出,自己也只能吃不了兜着走

    “这应该是李儒的诡计,他应该是想派吕布前来突袭,同时给我们一种他们也消耗不起的假象让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攻城,盟主,我想他们的目标应该是粮道,应该派重兵防御”,曹操顿时浑身一颤,指着联军身后的粮道说道

    原来,联军光是营帐就绵延数百里,要是敌军从后面突袭粮道,等自己的大军回援,粮食早就烧没了,而且敌人还能从容离开

    “曹孟德你是相信不过我淮南的三十万精兵么,还是认为吕布会带着十数万大军来偷袭”,袁术顿时冷笑了声,鄙视的看着曹操,然后说道,“要是他轻兵而来,我三十万大军就是用口水,也淹死他”

    众诸侯也笑了,曹操顿时尴尬了起来,袁绍见状也说道,“这应该是李儒的诡计,无论是不是秘密武器,是不是千里突袭,只要我们严加防御,他们也玩不起什么花样,但我们屡战屡败,似乎有点士气不振了,我们一定要找些机会扳回一局,振奋下士气”

    “华雄这贼子嚣张之极,要是他不躲在关内,看我上将不砍下他的首级”,说话的正是冀州牧韩馥虽然这阵子他的冀州军损失不算大,但他可是冀州的统治者,但几乎所有的诸侯都将袁绍看成了冀州之主,这让韩馥很是不爽

    “韩大人所言有理,我们明天就去挑战,看华雄敢不敢应战”,作为盟主的当然要调和各方的矛盾,袁绍顿时点头说道

    但联军此时不知道,一支仅有一千五百人的小股骑兵,正向着汜水关驰来,为首的正是一身素衣的战神吕布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吕布每天都穿着金甲圣衣,头戴紫金宝盔,浑身闪闪发光的,加上坐骑威势,就算是数十万大军当中,也显得分外的显眼,但这并不是代表着,人家吕布不会换衣服出门

    “见过温候”,华雄顿时两眼冒光的看着吕布,整个西凉集团里,能让华雄最敬佩的当然是一招就能秒了他的九原战神

    “明天我去偷袭逆贼的后方,你出城挑战,可不要丢了我们的脸”,吕布神色淡漠,冷冷的说着,眼神中带了点鼓励

    “请温候放心”,看着这千年难得一遇的鼓励眼神,华雄只感觉自己的战力狂飙了大半,大吼道,这可是战神的鼓励啊,要知道,吕布只有对于李儒董卓才会有和善的眼神,其余的就算是李傕,也只能得到冷眼,自己,实在太幸运了

    在李儒的开导下,吕布也学会了对待陌生人,他也仿佛是将华雄看做了自己的部下

    “要是遇上典韦许褚和关羽张飞,你一定要退下来,别跟他们交手,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吕布接着嘱咐道

    “是”,华雄顿时被吕布泼了一盘冷水,但还是大声叫道

    典韦许褚我打不过躲起来还好说,毕竟人家的实力在洛阳的时候已经摆在那里了,关羽张飞那是什么东西啊,不过是青州平原王手下的两只小虾米,看我不取下他们的首级用来请功,华雄心里暗道

    第二天早上,除了继续埋伏的公孙瓒和张扬外各诸侯聚在一堂,都在想着用什么方法能够引出地方大将进行决斗,以便挽回些士气,但商量了下,谁都没有什么好主意,毕竟只是攻击了几天,但汜水关的强势都印在了各诸侯的脑海里,绵绵不断的城墙上都竖满了机铁箭楼,攻击范围比他们的投石车还要远,火力上完全被压制,付出了极大代价靠近后,又有无数箭矢在等待,十存三四后终于靠近了城墙,但却有滚石檑木沸油火箭在等着,自己都阵亡了十万余人,敌人的损伤还在未知当中,而且汜水关防范极严,地理环境决定了这里不能绕道,也没有百姓提供情报,没有士兵可以策反,除了干瞪眼,基本上就没什么办法了,这可是汜水关而已,那么比之更加强悍的虎牢关呢,号称天下第一坚城的洛阳呢,难道真的要不惜一切代价攻陷汜水关,如果是这样,那后面的难关又该如何渡过,如果不这样,那又有什么办法能够引出敌人呢,人家现在可是等着天掉下赏金,会出来和他们决斗才怪呢

    “各位,华雄此人我也曾听闻,据说有勇无谋,而西秦之地向来以军功论英雄,要是在敌人打击范围边上进行决斗,想必华雄一定会应允”,刘备指了指地图上的位置,缓缓地说道

    各诸侯都看着地图,神色都为之一动,但却没有看刘备,而是看着袁绍

    刘备此时的地位很尴尬,他是一个王爷,按道理是不能够进京的,但同样的其他诸侯也是挂着清君侧的名义进京,共同的目标就是伐董,要是荆州刘表,益州刘焉说要来,他们也只能欢迎,同时也是极度欢迎,但刘备就有点不同了,他可是灵帝时期最受器重的王爷,仁德之名千里传颂,要是打入了洛阳,对天下很可能会有变数,毕竟现在这个献帝的身份很值得推敲,谁也不知道朝廷里面的那些百官会有什么想法,要是一个不经意,拥戴刘备称帝了,那他们也就白忙活一场了,灵帝时候文武百官排斥刘备没错,但那时候是灵帝为帝,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谁都在为自己的饭碗打算,但现在他们可是身处和地狱差不多的地方,小命能不能保住都要看董卓的心情好不好,而献帝左一个相国说行就行,右一个相国做主就好,谁还会服他,而老刘贤名远播,拥戴他称帝,起码后半生不会有性命之忧,所以现在一般而言,所有的诸侯都对刘备尊敬而远离,尽可能的不让刘备参与战事,成就更大的威名

    但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老刘的,就好像袁术,袁术在这么多诸侯当中,最讨厌的袁绍,最恨的就是刘备,原因很简单,抗击异族时候,平原百姓就狠狠的讽刺过他,让他狠狠地丢了一次脸,而明年,老刘就会卸任平原王,成为徐州兖州豫州三州的名义之主,中原王,而徐州,早已经是袁术的内定媳妇,被人抢了媳妇,不拔刀才怪了,说起来,袁术还是算斯文的了

    “哼,要是事情都想王爷你想得那么简单,那么天下早就太平了,如果真的想王爷说的,那就麻烦关侯爷和三将军了,关侯爷和三将军武力天下无敌,想必定能震慑宵小”,袁术顿时冷哼了声,说道

    各诸侯顿时脸色大变,除了老曹,都纷纷看着袁绍,投以阻止的眼神,同时都给予了袁术一个鄙视的眼神,仿佛在说,“袁老二你的智商,就和你的容貌成正比,比传闻中的还要高”

    袁术顿时想到了什么,愤愤不平的撇过脸,心里也暗骂自己没事找事,刘备现在是什么人,那是超级瘟神,最好有多远赶他跑多远,灵帝在世,天天都称赞着老刘好,老刘妙,老刘给力呱呱叫,都巴不得他进朝廷帮他,但所有文武百官都反对才罢休,文武百官为什么会反对,还不是怕一朝天子一朝臣,自己的地位不保,但现在董卓当政,少帝被杀,这个献帝来历不明,百官每天都仿佛身处地狱一般,每天都在祈求有人来搭救,要是现在老刘横空出世,带领军队打进洛阳,灭了董卓,那么不立即拥戴老刘成为新帝才怪呢,毕竟老刘再坏也是姓刘的,而献帝都不知道是不是老董的私生子,袁术这才发现自己在帮刘备涨脸,顿时又气又怒

    “公路言之有理,宵小也敢扰乱朝政,要是华雄敢出战,我二弟三弟定会取其首级,来个杀鸡儆猴”,刘备顿时给了袁术一个赞赏的眼神,认真的说道

    “王爷说笑了,关侯爷和三将军乃青州战神,天下闻名,无需他人来证明,华雄不过一个西凉小卒,岂需劳烦王爷”,袁绍也急忙打了个圆场,陪着笑脸说道

    正在各诸侯都继续刚才话题,商议怎么让华雄大少爷独自出门的时候,华雄的挑战书上门了

    “报,汜水关下敌将华雄带着五千兵马在挑战”,传令兵带来了一封挑战书,大声说道

    众人一看挑战书,顿时脸都绿了

    “尔等混账,无一不是贪赃枉法,鱼肉百姓的贪官污吏,全都没事找事,吃饱了撑的,竟敢联合起来围攻天子,尔等治下的百姓都富裕了么......”剩下的足足有一千多字,说的是,你们这些家伙肯定是贪官,不然怎么会千里迢迢来抢皇帝的钱呢,每天耗费粮草兵马,要是你们有心的,这些粮草兵马都够你们治下百姓幸福一辈子,要是你们有意的,这些粮草兵马都够你们为朝廷开疆辟土了,你们祖祖辈辈受着皇恩,却是不怀好心,不怀好意,你们对得起皇帝,对得起祖先,对得起百姓,对得起你们的子孙,对得起整个天下的百姓么......总之一句话,就是你们这些家伙,就是没事找事,吃饱了撑的,坐着不知道站着腰疼

    一看了这封信,各路诸侯除了关羽和刘备,曹操,全都和张飞同样的脸色,而前者是因为天生肤色问题

    汜水关前,身长九尺,虎体狼腰,豹头猿臂,活脱脱像混兽人华雄此时坐在一匹身高超过三米的巨型西凉战马上,他一身黑色战甲从头就包到脚,手里拿着一把青色大刀,身后正是五千西凉铁骑,清一色的铁骑马,手里一把火红长枪,背后都背着长弓和箭矢

    而联军这边就厉害多了,离汜水关数十里的地方密密麻麻全是不同颜色战甲的步兵和弓兵,整整有数十万人,整个汜水关周围百多里的地方全都插满了联军的战旗,前面正是各诸侯

    “关西华雄在此,群鼠谁先送死”,华雄策马狂奔,飞出了百米,扬着大刀大声喝道

    群雄顿时暴怒,只听袁术冷喝道,“俞涉,给我拿下这只大笨熊的脑袋”

    一众诸侯顿时看着华雄,只见他长得极为粗壮,还真像是大笨熊,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大笨熊,华雄和一众西凉铁骑顿时冷笑不已,他们不知道熊在东方诸侯里的地位,但却知道他们在笑话自己,至于笑话什么,华雄也不知道,但在西凉地界,熊可是雄壮强悍的存在,很多猎户宁可单挑猛虎,也不敢单挑熊

    既然你们觉得我是熊,那就来迎接熊抱吧,华雄心里暗道

    “小将俞涉,有幸赐教”,俞涉身高一米七,一副儒将打扮,只见他策马向前,手持一柄大刀,彬彬有礼的说道

    淮南和江东,荆州挨得比较近,是出了名的南方儒将出产地,是铁血和儒雅的结合,说起话来都是文质彬彬的,但动起手来也是狠辣无情的

    “骁将,你丫的就这个身子板也算骁将,你可知道我才是骁骑校尉,你倒成了骁将了,我就看看你有什么本领”,华雄顿时大跌眼镜,满脸不能置信的说道

    在西凉地界,像李傕郭汜张济樊稠这些武艺超群并且能够统军治军才叫将军,其他不是副将就是偏将,自己虽然武力能排上前三,但只能是个校尉,这丫的竟然敢称骁将

    俞涉顿时郁闷了,你长得块头比我大,年纪比我大,难道我在你面前不是小将是大将啊

    但比武场上向来说话是没有第二句的,见华雄策马狂奔,手里的大刀直接向自己来了个直劈,俞涉急忙闪开,退开几步,但华雄乃是决斗场上的猛人,早就看出了俞涉的退路,顿时来了个先发制人,比俞涉还要更快一步落脚,来个手起刀落,只听咔嚓一声,俞涉首级顿时挂在了华雄的马背上

    “像这样的骁将,给我来多几个,免得相国说我不尽力”,华雄狂妄的笑了笑,冷冷的嘲讽道

    袁术顿时尴尬不已,一众诸侯也微微色变,在场不少是武术高手,都看得出了这个大笨熊的战斗经验极为丰富,而且内力极为深厚

    骁将和小将的称呼已经不用去探究了,但要是袁术也穿越一下,就知道他是无需尴尬的,因为淮南是出了名的兵多粮广将弱主昏,基本上除了这次天下诸侯伐董他袁术占了个光,在以后的大战到他被人挂掉,一直都是出了名的败仗王

    “我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韩馥顿时大喝了声,向后挥了挥手,一个身高一米九,浑身肌肉的猛将顿时拿着两把巨斧,徒步走了上来

    潘凤声如巨雷,面如重枣,浑身一百多斤的战甲闪闪发光,加上那看上去不下百斤的巨斧,净看浑身装备也不下数百斤,绝对是个狂暴型的武将

    真的是上将,一众诸侯顿时给了韩馥一个疑惑的眼神,韩馥顿时满脸的坚定,一一回应了下

    “最多能撑十个回合”,在人群最后面的张飞嘀咕了句,但因为富有磁性的嗓音实在太大声了,除了战场上和敌军,自己人全都听见了

    一众诸侯顿时惊愕的回头看看张飞,又看看满脸尴尬的韩馥,顿时紧张的看向战场

    韩馥怒瞪了张飞一眼,张飞则是嘻嘻一笑,韩馥顿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看着几乎有自己那么高,肌肉几乎有自己那么厚,装备比自己的几乎,额不,还要猛,华雄顿时感觉自己的面子受损了,但还是谨慎的问道,“你和温候交过手么”

    一众诸侯顿时疑惑了,别说是举起大斧准备攻击的潘凤了

    “要打就打,唧唧歪歪什么,什么温候,我才不认识他”,潘凤顿时不耐烦的说道

    “什么,你竟然......”,华雄顿时气得憋红了脸,随即怒道,“你没和温候交过手竟然敢称上将,天下除了九原战神,谁还敢称上将”,华雄那是西秦遗民,在秦国时候,只有拥有绝高统治才能的元帅级将领才能被称为上将,往往这些上将武力都是举世无双,而在现在的关中,雍州一带公认的上将,自然是董卓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拉拢的九原战神了

    只见华雄仿佛是失控了的粉丝一般,手里的大刀随着西凉战马的快速奔跑,狂暴的的刀法顿时施展了开来,措手不及的潘凤顿时失去了先招,被压制了起来

    论起臂力,潘凤还要比华雄要强一些,但论起武艺和坐骑,华雄占了绝对的优势,仅仅是三招,潘凤就被强悍的内力震伤,连连后退,在第六招,潘凤的双斧顿时被砸飞,首级也接着被当成了战利品

    上将潘凤,也被砍了,这下韩馥再次感觉到了天旋地转,而且是天昏地暗,他最大的依靠,没了

    “要是我麾下颜良文丑有一个在,岂能这贼子放肆”,袁绍见又折了潘凤,顿时气恼的说道,但却是将原本一直挂在嘴边的上将两个字吞掉了,袁绍的眼贼得很,他看出来了,这是吕布的铁杆粉丝,绝对惹不得

    但袁绍发完牢骚后,还是拉了拉身边曹操的衣袖,低声说道,“孟德,你那典韦许褚两位猛将呢,不拉出来”

    “我也想啊,看见昨天的情报,我将他们派到后方去保护粮道去了,本初麾下不是有中将淳于琼么”,曹操也满脸无奈的对着袁绍说道,但却不漏痕迹的对着身后远处对着他轻咳的夏侯兄弟给了个否定的眼神

    其实在座也有不少能够和华雄持平的高手,例如夏侯兄弟和其他诸侯的麾下,但谁也不想暴露很多实力在这个小小的汜水关,而且心里大多也是担心自己的手下上去就下不来了,毕竟战场上的事情谁说的准呢,这个华雄一个人带着一丁点兵马就敢来挑战天下诸侯,谁知道他会不会有什么秘密武器呢

    “王爷,如果再等一下还没有其他将领敢挑战华雄,那就麻烦王爷了”,袁绍也只能叹了口气,对着远处的刘备说道,本来就不想让刘备立功的,但现在很显然,不一定有人敢出战,要是百万大军中都找不到一个敌军将领的对手,那对士气而言是致命的打击,袁绍也只好无奈的像刘备求援了

    “愿意为盟主效力”,刘备和善的笑了笑,说道

    “怎么,就是一群窝囊废,就你们这群废物,还说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要是都怕死就滚回去种地去,还大笨熊呢”,华雄冷冷的笑着,一众西凉铁骑也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汜水关顿时旗帜飘飘,呐喊震天

    一众诸侯仿佛看见了无数嘲笑的眼神,嘲笑的神情

    “你这只大笨熊得意什么”,一道清脆的声音顿时成了天籁之音,仿佛是来自九天之外一般,一众诸侯急忙看着那道声音的方向,却差点吐血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