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二)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于是青州和徐州三十万大军顿时以丹阳兵和青州兵为首,徐州弓兵为后,缓缓的向前推进

    丹阳兵和青州兵是什么东西,后来的三国战场上那是响当当的,但徐州和青州一向被黄巾压着打,谁也没多在意,现在要数步兵的王者,自然是陷阵杀敌有死无生的陷阵营

    只见这些丹阳兵身上只披着薄薄的铠甲,精壮的肌肉几乎要破甲而出,看着那雄壮的汜水关,双眼都冒着精光,要不是身后还有弓兵,早就冲了上去了,而青州民风彪悍,打起战争也毫无畏惧

    “冲啊”,在陶谦和田楷军中号角声和亲自打鼓激励下,丹阳兵和青州兵都嚎叫着冲了上去,一瞬间,漫天的箭雨铺天盖地而来,而早有准备的丹阳兵则是拿出了面巨盾,保护弓兵向前推进,而青州兵则是强行破开箭雨,驾着云梯,抬着巨木就往前冲,而袁绍在后面也指挥着数十台投石车发动巨石为前面冲锋的士兵掩护

    丹阳兵右手提着大刀,左手拿着巨盾,缓缓的推进,不少破甲箭穿过了木盾,木盾顿时变成了刺猬盾,还有点箭矢直接穿过木盾,射中了丹阳兵的手掌和肩膀,但丹阳兵却是毫无畏惧,怒吼着继续前进

    青州兵的巨木一下一下的重击关门,云梯飞一样的向前冲,很多被射中的青州兵只是哼了声,顿时折断了箭矢,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云梯快速的靠近,却又被滚木推开,撞城的巨木一根根被沸油火箭点着,但后面却是接连而上,距离在被缓缓的缩减着

    城墙上的华雄看着城下那一个个勇猛无惧的丹阳兵和青州兵,顿时兴奋之极,恨不得立即下去大杀特杀,但都被李肃所阻止

    随着投石车的打击,不少弩箭楼,长弓楼被击毁,袁绍也在跟着大军缓缓推进中,心里也嘀咕着为什么同样的距离,明明自己已经进入了汜水关的打击范围,却没有受到打击的

    “到了没有”,华雄很是凶狠的看着远处那一个大大的袁字大旗,大声嚷道

    “已经到了”,李肃高兴的指着袁绍方向,说道

    “好,让中路和右翼的机铁箭楼和元戎神弩全力狙击袁绍的位置,让他在左翼的深坑里长眠”,华雄大声笑着,长刀一扬

    “将军,军师说过,要在他们撤退到最后的时候才扯动陷阱的,军师说袁绍一定会亲自断后的”,李肃顿时阻止道

    “你懂个毛,袁绍现在连自己都顾不好了,还断后个屁啊,你别以为那个金甲将军还是袁绍,他一定是化妆先跑了”,华雄顿时不乐意了,直接无视了李肃

    军师,军师如果那么神,早就一个人来守城了,他不过一个献计的,而我们这些才是真正的英雄,是靠出生入死造就的

    李肃哪里不知道这个家伙和李儒不对劲,立即就无言了,心里暗道,反正在诸将面前我已经劝过你了,你死那是你的事情

    顿时仿佛是流星火雨一般,漫天的火箭直接打击到了袁绍的所在位置,并且封锁了他的左边和后方,他只能向右撤移才能向后撤

    投石车在火焰下很快化为灰烬,狼狈不堪的袁绍急忙打响了撤退信号,急忙向右撤,但他的右方,却正好是汜水关的左翼

    很快,一声声惨叫声骤然响起,快速向右撤的前军顿时掉入了一个巨大的深坑里,而这个深坑里,自然不会有美女,有好茶好酒招呼他们,袁绍一看,顿时吓得命都丢了一般,急忙向后撤,不顾火雨直接往后撤

    “那个混账触动了陷阱,没杀掉袁绍,我怎么像上面交差”,华雄顿时暴跳如雷,大声骂道

    李肃顿时郁闷了撇过脸,直接无视了他

    一听到撤退的信号,陶谦和田楷心里就郁闷了,虽然自己的兵力在消耗着,但显然,消耗不算大,一鼓作气应该能够打下汜水关的,现在撤退个毛啊,但郁闷终归郁闷,他们还是下达了撤退的信号

    同样的,丹阳兵保护着弓兵缓缓的退后,青州兵井然有序的撤退,许多断后的丹阳兵和青州兵都因此而被射杀,但却没有哀声一片,也没有人会收拾同伴的尸体,仿佛都是一群冷血动物一般

    这一仗徐州阵亡三万余人,青州阵亡两万余人,而徐州阵亡的基本上是丹阳兵,至于敌军伤亡,未知

    虎牢关之战,阶段一

    袁绍也不是什么笨人,在狼狈而逃之后,他立马就派人抓来一些汜水关附近的村民,问到了一些关于汜水关的很久以前的李儒来这里时候的情报

    这里竟然还有那些东西存在,袁绍狠狠的吃了一惊,暗道

    果然,陶谦和田楷很快就兴师问罪,而且此时曹操等人也来到了袁绍的大营,袁绍曹操陶谦田楷张超刘备袁术孔融孔伷十大诸侯会师

    袁绍说起了今天的情况,说道“今天我突然吹起了号角,恐怕陶公和田州牧有点不快,其实我是有苦衷的”,说着,他让抓到的村民来说了下,汜水关的情况

    原来,早前李儒来了汜水关,除了将汜水关布置成了梯形状的巨大连环攻势,前有弩箭楼,长弓楼,元戎神弩,滚擂台,后有机铁箭楼外还有许多井栏,但这些井栏却是不布置了梯形防御的中间,而这个梯形防御中间是正空的,布满了井栏,而汜水关的关门有三道,就算攻破了第一道,还有第二道,第三道,在第二道,有着一些特殊的滚擂台,这些滚擂台不是释放滚石或者巨木,而是垂直上下捶打的千斤巨铁,加上了周围密密麻麻的井栏,简直就是一道死亡鸿沟,尤其是这些井栏上镶嵌的全都是毒箭,见血封侯的毒箭,这样一来,除了正面从汜水关上面强行登陆外,根本无法跨过汜水关,而正面则是漫天箭矢,就算是神武将,也无法长时间逗留

    “我吹响号角那是因为我察觉到敌人在示弱,因为我的投石车的攻击范围还没有敌人的机铁箭楼那么远,但今天却被我击溃了上百架重弩机,这显然有诈”,袁绍顿时义正言辞的说道,但却暗暗看着陶谦和田楷的反应,他哪里击溃了上百架重弩机,能有一半就不错了

    陶谦和田楷顿时脸色一变,将对着袁绍说道,“感谢盟主了,不然我们的伤亡更大了”

    一众诸侯一听,也觉得袁绍这次能够快速发觉敌人的阴谋,实在不愧盟主之名,也大赞特赞着,当然,这除了袁绍他弟弟,袁绍的眼神变化瞒得过谁也瞒不过自小一起长大的袁公路,但他却没有说什么

    接下来几天,情况果然是如袁绍所说,防御力量比起第一天,猛烈了许多,投石车还没进入攻击范围,就被烧毁了不少,联军虽有百万之众,但却无法靠近汜水关,每天伤亡不少

    而华雄也在李儒的严令下,没有出城挑战

    “奉先,你的军功,那些反贼给你送来了”,李儒顿时哈哈一笑,对着吕布说道

    吕布看了看汜水关送来的战报地图上那一个个被打了红叉的红色箭头,顿时会意,对着李儒拱手道,“望军师教我”

    “奉先明天带着一万西凉铁骑前去冲杀一阵,给公孙瓒和张扬一副莽撞的样子,然后夜里赶往汜水关,汜水关后面有一条小路能够直通联军的后面的一条粮道,虽然路程有点险峻,但只要轻兵前往,也没什么危险,同时我也令华雄出关挑战,牵制各路诸侯,然后奉先带着精兵夜袭敌人粮道,烧毁他们一部分的粮食,然后回来,这样一来,他们粮食没有完全损毁,但却遇上无法攻破的汜水关,让他们进退两难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再让刺客和少许兵力进行骚扰刺杀让他们人心惶惶,到他们粮食将近,撤退的时候,那就是他们授首之时”,李儒微笑着指了指诸侯所在的地方,继续说道,“这些愚蠢的家伙并不知道他们所在的地方全在我的掌控之中,奉先,你这次出战,敌军大将的首级拿去请功,但我倒是希望能够看到有诸侯的首级”

    “军师放心,这次烧粮我让陷阵营和我的亲兵前往,哼,我会让这些家伙领会到什么是战神之怒”,吕布冷冷的笑了笑,双眼中迸发了激烈的杀意,目光落在了地图上标记着刘备住处的地方

    长安城,悠闲的发展着经济的张济和贾诩再次在张济的太守府里喝着平原的美酒,而这次张济,则是拿出了一封书信,交给了贾诩,说道,“贤弟和军师惺惺相惜,要是能够共同辅助主公,天下岂容那些宵小放肆”

    贾诩却是笑了笑,拆开了书信看了看,眼中顿时射出了赞赏的目光,但同样是没有说话,既没有称赞,也没有不服,更加没有要改进的意思

    见贾诩不言,自认为颇了解贾诩的张济心里知道,如果自己不问或者其他人问,贾诩是不会对着书信透漏出来任何意见,更不会评论

    “贤弟,军师在汜水关的布置如何”,张济将那张布置图接了过来,在烛火中烧掉,问道

    “军师的布置我不方便评论”,贾诩笑了笑,举起了酒杯,继续说道,“喝完这一杯,我可就要回去了,今天喝的也差不多了”,贾诩给了张济一个会意的眼神

    差不多,才喝了几杯而已,比起往昔的十几杯,哪里够,张济还有些还反应不过来,但很快他就明白了,说道“贤弟放心,这话出自你口,最多只有我和军师知道,你也知道军师不是个善妒之人”

    这般重要之事,贾诩又怎么会轻易介入呢,他再三婉拒,摇头不言

    “贤弟,这可不单止是洛阳的问题,汜水关一破,虎牢关势危,洛阳震动,我们的悠闲日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张济急忙说道

    “无妨,虽然军师的布置不至于天衣无缝,但各诸侯想必也打不破虎牢关”,贾诩沉吟了下,顿时说道

    打不破虎牢关,那就是打得破汜水关了,张济急忙问道,“难道贤弟认为汜水关会被打破”,贾诩的话顿时吓了张济一大跳,汜水关的布置还会被打破,那可是给自己几百万大军,也只能含恨而退的雄关啊

    见张济再三恳求,贾诩也不得不示意了下地图,说道,“洛阳现在的危机有三处,一是汜水关,二是虎牢关,三是黄河,虎牢关有军师和温候在,想必无忧,至于汜水关和黄河,黄河虽然一向来只能渡河不能河中作战,但孙坚号称江东之虎,江东水军天下无双,很难估计他的战力如何,不在现场,我也不能说那边的形势,只能说那边要多注意,汜水关的布置先不说,汜水关只有华雄和胡轸,加上半吊子谋士李肃,要是联军全力攻城诈败而回,华雄一定会骄傲自满,出城挑战,联军中有多少猛将我不知道,但据闻威震天下的就有青州关云长和张翼德,据闻这两人都有万夫不当之勇,而且曹操叛逃后,他的亲卫典韦和许褚并没有露过脸,他们的战力想必也会超越华雄,华雄一死,汜水关震动,要是联军日夜不停的攻城,以伤亡换取对我军的震撼之心,恐怕汜水关还会被一战而下”,贾诩淡淡的说道

    “联军虽然远道而来,但我军的防御强悍,想必他们也不会舍得付出太大的代价,毕竟我们还有虎牢关和洛阳,洛阳是天下最坚固的城市,没上百万根本无法攻下,联军一定会智取汜水关,恐怕汜水关的防御布置就是致命点”,张济也是统兵一方的大军阀,岂能不知道战场上的伤亡对比,要是洛阳守卫空虚,那么联军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攻陷汜水关,但现在汜水关身后还有虎牢关和雄壮的洛阳,他们绝对不会不惜一切代价攻城

    “军师的布置是相当完美的,在联军不会不惜一切代价攻城的前提下,汜水关即使在华雄阵亡,也不会失去,但要是我为指挥,我有不同的计策,可轻取汜水关”,贾诩嘴角上浮现了一丝笑意,饶有兴趣的看着军用地形图上真实的关卡布置

    这种军用地形图是采用真实的砂石模仿地形组建的,具有极高的真实性,而现在,张济将它布置成了汜水关和它前方的联军大营的详细地形

    张济顿时凝神倾听,他是为数不多知道贾诩超绝计谋和军事能力的人,但同时也知道贾诩将自己的战斗欲望深深地掩藏着,原因很简单,他已经接近五十岁的人了,他有自己的家庭,他竭力想保护自己的家庭

    “要是我当指挥,一连七日,我会制造一种不惜一切代价攻城的假象,然后无奈的退去,然后一连几日都不采取攻势,在汜水关两边最末端出,使用投石车发射许多劝降书,接连几日绵绵不绝,势必会给守军一种懈怠之心,然后在夜黑风高之时,让几个猛将从投石车直穿过汜水关末端,快速杀向机铁箭楼,同时再以数十万联军不惜一切代价攻城,要是有四五个类似于典韦哪般的勇将,汜水关一夜当告破”,贾诩仿佛回到了幼年时候的玩积木的时期,将代表敌军的红旗,代表敌将的小石子,轻轻的拿起又放下,玩起了攻防演练,最后,将一堆石子放在了汜水关最后的机铁箭楼旁边

    张济的嘴巴张得大大的,满脸的不可思议,典韦许褚的战力他自然清楚,因为从洛阳回来的消息都一致,典韦许褚战力远超华雄,要是真如贾诩所说,张济自问,要是自己守城,根本连死了都不知道什么回事

    但贾诩并没有说完,他接下来的话更令张济毛骨悚然,“不过这样应该还不够彻底,还能让虎牢关有所防范,最好将那几个猛将换成是几个善于变化容貌精通各州语言的斥候,然后趁势潜入汜水关,在水中下毒,这样,不但不费吹灰之力攻下汜水关,还能让洛阳,虎牢关都陷入一片恐慌当中,就算是后来调查出来,这段调查的时间也足以让联军更好的推进了,将军你说此计如何”,贾诩顿时自己点了点头,对着张济询问道

    “这......,贤弟,你这计策该......如何破”,张济被吓了大跳急忙问道

    “此计只有虚势,毕竟明眼人都知道联军不会全力攻城,接下来必有诡计,而我们精善于毒,只要在武器和劝降书落下之处布置剧毒陷阱,同时严加防范,此计只是给我军送大将罢了,如果我没猜错,军师做了两手准备,虎牢关的攻城兵刃,应该都涂满了剧毒,他要在汜水关挫了联军锐气后,在虎牢关给联军彻底的绝望”,贾诩轻轻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

    张济急忙将刚才的谈话,全都记了下来,叹道“贤弟幸好你不是我的敌人,与你对敌我宁可自杀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