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宁教我负天下,休教天下负我 (一)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宁教我负天下,休教天下负我 (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宁教我负天下,休教天下负我(一)

    虎牢关之战,预热战

    话说各路诸侯陆续来到了陈留,同样收到了矫诏的老刘也带着关张独身前往,虽然天下诸侯攻伐董卓看上去像是太公分猪肉,见者有份,但知道洛阳深浅的老刘哪里敢带着自己那区区的五千兵马去给人家塞牙缝,只是叮嘱了下赵云镇守平原,就想着三兄弟偷偷去陈留,但却没想到还没出城门,就看见了无数百姓已经穿好战甲,自备了武器弹药,准备好了坐骑粮草,一副大包小包的,顿时让这三兄弟无语了

    在千磨万说之下,平原百姓才放过了老刘,但还是被强迫带上了五百城防军,其实老刘三兄弟本身就是几万兵马不说,手里都有特殊兵种,哪能在战场上失利呢,但群情汹涌之下也只能答应了

    身穿一套黑色陨铁战甲身披红色披风,腰佩一把短剑,背负一把生锈铁枪,一把寒铁大刀,坐下一头巨狼的关银屏正兴奋之极,她的身后正是两个小队的轻骑兵,这次就是河东小凤凰关银屏的成名之战,小银屏心里暗暗道,为了争取这次出战的机会,她可是当了一次小叛徒,给平原百姓通风报信了,而且还带上了自己的秘密武器,那是在轻骑兵中间的三十名巾帼狼骑兵,清一色的少女,背上都负这一双短剑,坐骑是清一色的鳞甲战狼,而战狼的头上都装备着神秘的箱子,小凤凰小队,这个关银屏在赵云的小灶中独创的小分队,主要是辅助,具有医疗,刺杀,情报刺探等等作用,还是清一色的大家闺秀,因为她们的老师是蔡琰,蔡嫣,赵云,易姬和关银屏,而的确,这一战,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平原小公主的名号

    但刘备一出平原的消息顿时让青州和冀州溅起了巨大的浪花,数以万计的百姓想要加入刘备的大军,但刘备也只好挑选了三千人,虽然心里也挺想召点兵去的,但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要是带太多人,恐怕各诸侯会请自己回家呢,毕竟是王爷,按道理是不能私自进京的

    在各诸侯陆续到达陈留的时间里,董卓也在秘密筹备当中

    “爱婿,你说我们的准备能不能击败这些逆贼的联军”,董卓还是有点担心的询问道,毕竟洛阳有三十万西凉铁骑,有二十万洛阳守军,但更多的是百姓,在僵持战中,很可能这些百姓就是定时炸弹

    “主公可以放心,凭我们在虎牢关和河内的布置,他们在数月之内都不会对我们构成威胁,而数月之内,他们还有粮食才怪呢,我们固守虎牢关和河内,他们纵使有通天之能,也飞不进洛阳,除非他们能全都潜伏在黄河,就算他们潜伏在黄河内,我们河边的驻扎军能够第一时间侦察到,而且我们都是精兵,他们不过一群乌合之众,根本不足为惧,先让他们尝尝我在汜水关留下的甜点好了,我会在虎牢关亲自招呼他们,让他们知道什么是老虎吃天--无从下手”,李儒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地图,地图上,洛阳身后是两大雄关函谷关,潼关,再后面是长安,要从西凉地界攻入不太可能,荆州益州不动,南面西南面安稳如山,北面壶关足以抵挡数十万大军,更可况现在并州无主,东面是虎牢关,汜水关,都是雄关,而东北面,则是黄河,河内就在黄河边上

    天下诸侯也算是聚在一堂了,北方青州田楷,孔融,幽州公孙瓒,并州张扬,冀州韩馥,袁绍,华北中原地带兖州曹操,淮南袁术,豫州孔伷,徐州陶谦,张超,江东孙坚各领着文武,足足有上百人,聚在一个巨大的会议厅里

    曹操作为主人翁,当然是先致辞,只听他说道,“各位都是忠义之人,对朝廷的忠心可昭日月,我们既然目标一致,就要团结在一起,虽然兵马甚多,但若是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那也就是一盘散沙,我建议,推荐一个盟主带领我们,不知各位怎么看呢”

    众人自然是赞同,但却是全都沉默了起来,毕竟这盟主是将来功成名就的最大凭证

    见没人说话,曹操还是带头说道“本初以邺城之地扛住了百万黄巾,更是带领着冀州百姓抵御了匈奴一众异族的入侵,可见其军事能力,统御能力极强,我推荐本初出任盟主”

    曹操这么一说,大多数诸侯都不由得点了点头,先不说袁绍是四世三公的袁家子弟,单凭这几年袁绍的功绩就足以当这个盟主了

    韩馥顿时感觉所有人都在看着他,虽然很是不满,但却没什么好说了,毕竟人家袁绍带着他自己的残兵取得了胜利,他却成了逃兵

    袁术顿时气炸了窝,自己可是四世三公袁家的嫡子,虽然不是长子,但无论是兵力还是武器装备,袁绍哪里比得上,难道这盟主还要选样貌么

    孙坚给了袁术一个疑问的眼神,正要说话

    但袁术却是心头一暖,暗中给了个否定的眼神给孙坚,大多数人都赞成袁绍了,要是自己去争,不但自讨没趣,而且还会给外界一种袁家在内斗的感觉

    孙坚顿时愕然了,他没想到自己的眼神还能让袁术在会错意中看作是雪中送炭呢

    既然选了盟主,当然要举行一下仪式,首先要大兴土木,建祭坛,然后共同拜祭,喋血为盟,一大堆礼仪后,众人才聚在一团,打开了一张司隶地形图

    袁绍说道,“既然各位推举我为盟主,我当义不容辞,全力为联军谋利,就让我弟公路总督粮草,各位意下如何”

    众人也顿时赞同,毕竟在这个时期,后勤可是没有什么油水,自然犯不着去为之得罪盟主

    袁术顿时一副义不容辞的样子,心里却是暗暗愤怒,不仅当不成盟主,竟然还要我押运粮草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袁术顿时连袁绍都恨上了,押运粮草很重要,也很有权利,但要是将来大胜仗了,功劳全是前线的,和他袁术一点关系都没有,作为带兵最多的袁公路同学,不愤怒才怪呢

    “那各位先通报下你们的兵力,让我好布置作战任务”,袁绍顿时下达第一个命令

    “兖州曹操,十万步卒”,“幽州公孙瓒,十五万突骑兵”,“冀州韩馥,十万步卒”,“青州田楷,十万步卒”,“上党张扬,一万骑兵”,“徐州陶谦,十万弓兵,十万丹阳兵”,“广陵张超,三万弓兵”,“豫州孔伷,十万步卒”,“淮南袁术,十万弓兵,二十万步卒”,“北海孔融,两万步卒”,“平原刘备,三千步卒,一千骑兵”,“江东孙坚,五万海军”,这是明面上的强力兵种,基本上是进阶兵种,但一众诸侯的亲卫和侦查兵都没算在内

    本来徐州豫州还有点排斥这个未来的上司,老刘的,但陶谦一听到这五万海军四个字,顿时呆了,同时呆滞了的还有袁绍,曹操,田楷,孔融,其他诸侯除了袁术,全都惊讶的看着孙坚

    “文台,你确定,你带来的不是五万水军,而是五万海军”,袁绍有点不可置信的问道

    孙坚傲然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身后的程普黄盖韩当祖茂四将也是满脸得色,毕竟海军和水军可是有着巨大的差别

    冀州,青州,兖州和徐州都是有海岸线的,自然也是有自己的水军,就看重视程度而已

    但那是水军啊,在水边玩的军队,但海军可不是水军,海军是能够在大海上跟巨浪搏击,和海兽共舞,和水妖匹敌的超级水军啊,如果你有水军,那么你能保护好自己的海岸线,不受水贼海盗的侵蚀,但要是你有了海军,那你就能任意打击有海岸线的势力,可以说,你有了海军,你就能从江东直接打到冀州,这可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而且据闻海军的战力还堪比终极步兵,海军可是只存在于霸王时代,五万海军如果用的好,完全可以悄然无声的灭掉一个有海岸线的诸侯

    一群傻样,袁术看着连作为拥有四世三公高贵光环的袁绍都是这样的表情,顿时鄙视不已,海军,孙坚早就答应为自己训练了,训练之法还在自己手里,连大海航道图自己都有呢,只要自己愿意,随时可以拥有一支强大的海军

    “那好,各位请看”,袁绍竭力忍住心中的震撼,指着地图说道,“接下来的推进应该没什么压力,都是平坦大路,最难过的,应该是接近洛阳的这两座雄关”

    袁绍顿时指着洛阳五十里外的虎牢关和虎牢关斜对面的汜水关,这两座雄关成掎角之势,都有许多驻兵,而且防御武器众多,粮草充足

    众人顿时为难了起来,毕竟两座都是雄关,攻其一,另一边会立即支援

    “盟主,孟德有一个想法”,曹操顿时拱手说道

    “孟德快说”,袁绍顿时一喜,随即说道,众人也知道曹操一向足智多谋,善于出谋划策,顿时也抛掉了自己的各种想法,静静的听着

    “我们远途而来,粮草方面若长时间对我军不利,而且敌人一定会打着和我们玩消磨战,我们只要强攻汜水关,同时在汜水关和虎牢关之间埋伏,围点打援,消耗其援军,然后就可以趁势夺取虎牢关,但这是在敌军出战的前提下的,我们要做好两手准备,文台的海军在水中就是蛟龙,可以让他埋伏于黄河上,同时和盟主的冀州兵力做出强攻河内的样子,这样一来,虎牢关,汜水关,洛阳和河内都会被牵制,我们就可以伺机而动,快速攻陷洛阳”,曹操指着地图一一分析,说道

    众人顿时眼神一亮,仿佛明天一觉醒来就是分奖励的日子,当然是一致赞成,而袁绍这次本来就是打着做做样子,快点挣点声望然后回冀州大展宏图的,自然也不会和曹操争什么功,也跟着赞成

    众人顿时一番细细的布置

    于是,曹操的成名之战,开始了

    青幽并冀,兖州豫州徐州江东凉州共同讨伐董卓,天下顿时震动,无数探子斥候飞速工作着

    因为战马的短缺,虽然联军拥有百万大军,但因为面子问题,只是将自己最精锐的大军调了出来,因此骑兵反倒不多,公孙瓒,张扬十六万骑兵顿时从成为了先锋,直扑洛阳,其余诸侯在袁绍的带领下,从侧翼快速推进,意图攻破汜水关,会师虎牢关,同时冀州的三万大军在颜良文丑的带领下,也开始攻击司隶边境,指向河内

    百万大军的动向,自然是无法隐秘的,很快,董卓就知道了联军的动向和意图

    “哼,爱婿,这些反贼恐怕是想包围汜水关来围点打援,连河内都算进去了”,董卓看着司隶地图上的一个个鲜红的箭头,顿时怒气上涌,这些混账,自己都还没有找人替代他们,竟然先下手为强了,尤其是那可恨的曹操,竟敢发讨贼矫诏,骂得自己狗血淋头

    “无妨,这一切都在我们的预料当中,让他们来,我让他们有来无回”,李儒笑意吟吟的说道

    在场都是董卓集团的核心人物,李傕,郭汜,樊稠,胡轸,赵岑,徐荣,李肃,吕布,张辽,高顺,华雄,一看见李儒灿烂的笑容,顿时知道了事情有戏

    毫无疑问,分配任务的当然是李儒,只听李儒下令,让华雄,李肃,赵岑,胡轸前往汜水关死守,自己和吕布张辽高顺镇守虎牢关,李傕,郭汜镇守洛阳,樊稠,徐荣镇守河内,汜水关驻军十万步兵,河内驻守五万步卒,虎牢关驻守十万西凉铁骑,洛阳各处支援,洛阳的黄河边上驻守两万水军等等,顿时将洛阳,虎牢关,汜水关和河内之间围成了铁壁

    众将依计而行,但李儒却是留了下来,有点惆怅的叹了口气

    董卓顿时会意的说道“爱婿担心此番布置会让敌人找到破绽么”

    “嗯,本来以联军的情况来看,虽然拥兵百万,都是精兵,但各为其主,如同一盘散沙,不堪一击,就是我们不出战,死守关隘数月,他们也只能饿死,原本我打算让徐荣镇守汜水关,让奉先镇守河内,河内的敌军想必是牵制,兵力不多,奉先完全可以击溃敌军,直破冀州,攻进邺城,这样别说韩馥,就是袁绍也会急着回去守家,而且徐荣精通兵法,一定能守住汜水关,敌军断粮,后方不稳,不攻自破”李儒有点怅然的说道,华雄和吕布的自动请缨镇守两关,又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怎么能驳斥呢

    “无妨,爱婿无需担忧,华雄勇冠三军,虽然不一定能够斩杀诸侯,但想必能够支撑一段时间,以奉先的神勇,加上爱婿的智计,虽然临时变动,但联军依旧是群鼠罢了”,董卓倒是无所谓,汜水关,虎牢关的坚固,那是他亲自看过的,就算是抗击黄巾,让妖术师接连轰击也不会有事

    联军一路势如破竹,司隶边境的守军闻风而降,虽然一路上也有了损伤,但也只是轻伤,很快,汜水关就在眼前

    夜里,青州牧田楷走进了袁术的营帐

    “公路,我们一路大捷,胜利在望啊”,田楷高兴地说道

    “是么”,袁术倒是有点不是很高兴,顺口答道,看着弱势之极的董卓军,袁术又怎么会高兴得起来了,胜利的越快,对他而言就越没意思,因为胜利是属于盟主袁本初的,不是负责粮草的自己,最好是袁绍大败或者直接被人干掉,那自己顶上再大胜一场,这才是胜利

    “我听盟主说,孙坚的海军果然非同凡响,沿着黄河一路直上,不但将司隶各处的水军完全消灭,连沿途的盗贼团都无一幸免,江东之虎的名声在司隶现在响得很呢”,田楷仿佛是不经意的说着,提道

    “嗯”,袁术同样淡淡的点了点头,鄙夷的扫了田楷一眼,但这并没有让田楷所察觉

    盟主,你们眼里就只有袁绍,他兵力还没我十分之一多呢,盟主个屁呢,仗是我们一起打得,,计策是曹操出的,不是什么盟主的狗屁指挥,你们这些蠢货不就是畏惧孙坚的海军,想要来使坏么,人家孙坚每天都差人送来司隶的特产呢,你们会么

    田楷在人心上也不是什么高手,他并没有察觉出袁术的不快,而是继续说道,“海军果然是强势的水军,公路你的淮南就在孙坚的旁边,还真有点替你担心呢”

    “我也在烦恼着呢,不知道青州牧你有什么办法呢”,袁术心里冷笑了下,佯作烦恼的样子,问道

    “公路现在掌管着整个粮草的运输,多么不容易啊,当然,很多时候会少不了带了点遗忘,例如忘记了给谁运粮,公路,你说对不”,田楷给了袁术一个会意的眼神,说道

    “此计甚妙”,袁术顿时高兴的说道

    田楷高兴的离开了,但袁术却是让秘书在快速的写着信,没过多久,徐州陶谦也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明示暗示了一番,袁术顿时惊愕了,心里暗笑孙坚这家伙太不会谦虚了

    但还没等袁术记完陶谦的话,袁绍也派人来了,从长江到黄河,也只有曹操和有正人君子之称的孔融没派人来过,全都在明说暗说让他袁术给孙坚使点绊子

    “放心,我绝对会如你们所愿”,袁术冷笑着将这些话原原本本的给孙坚传了过去,还带去了一个月的粮食

    今后的日子里,各诸侯都发觉自己的粮食少了十分之一,但从袁术口中知道这是因为道路上出现了盗贼等等天灾人祸,而孙坚更是少了近半后,全都无话可说了

    “可恨,这些只会窝里斗的老不死”,孙坚愤怒地将手里的书信砸在了地上,手里的古锭刀忍不住的在一块大石头上疯狂的斩劈着

    黄盖捡过书信一看,脸上也满是乌云,手里的铁鞭深深的插进了地里,愤慨的说道,“主公,不如我们回去了,让这些混账自己打董卓去”

    韩当见状也接过书信,看了下,顿时叹息道“恋云仙子果然比我们要透彻的多,她恐怕早就知道了,才不想我们趟这趟浑水,让我们百般交好袁术”

    程普和祖茂见了书信,也愤愤不平

    “这仇我记下了,将来我绝对会挥师北上,扫平这些无心报国为民的废物”,孙坚仰天一指,对天立誓道,随即凌空一跃,古锭刀一个竖劈,高约三米,厚约一米的巨石顿时被劈成两半

    而话说联军以袁绍为首,陶谦和田楷为先锋,曹操孔融刘备孔伷张超为中军,袁术为后军,三十三万大军浩浩荡荡的驶向了汜水关,而曹操等人则是防范各处关隘,缓缓推进

    一到汜水关,前锋的田楷,陶谦和袁绍都惊呆了,原本袁绍还以为自己的邺城已经是防御能力天下第一的,但一看这汜水关,顿时无语了

    这汜水关正面看去像是一道绵绵不绝的铁壁,全都是镶嵌得紧紧的巨大岩石,墙高起码有上百米,远远看去,就看见了城楼上那巨大机铁箭楼,而且一座接着一座,机铁箭楼那是攻击射程最长的井栏,比起一般的攻城井栏射程要长一倍不止,可以说,即使它离最面前城墙的距离还等于城墙前面元戎神弩的打击范围,但却能和元戎神弩同时打击,即使登上了城楼,也会在数百米之内接着被打击,就算是一流武将,也无法靠近

    而城墙则是布满了弩箭楼,长弓楼和元戎神弩,当然还少不得有滚擂台,弩箭楼其实就是一座座平面桌子上镶嵌着一支支弩弓,能射出一只只重弩,弩的射程比较短,但却具有穿甲性,长弓楼是城墙上的高楼,里面占满了弓兵,大大的加强了侦察性和攻击威力,要比一般的井栏要高,元戎神弩则是大城市或者巨大城市才能有的超远行重弩,拥有长距离和穿甲性,滚擂台在城墙的最上面部分将它磨平稍稍斜着,再设计出能够置放巨木和滚石的位置

    如此的布置就算是用攻击距离最远的投石机来打击,也会立即被元戎神弩和机铁箭楼所压制,甚至被摧毁,一但靠近就要面对宛如蝗虫一般的箭雨,毕竟人家是排着队拉一下长弓,扯一下重弩,然后就到后面在排队,但你是要提着武器穿着重甲缓缓靠近,冒着生命危险射出一箭,也不知这一箭能不能射中人,但一个不小心,就变成刺猬了,而当你成功用云梯靠近城楼强行登陆的时候,敌军放一堆滚木,然后放沸油直接点火,你就有好一阵子不能靠近了,而且还会有肉香

    而且这还是表面的状况,还不知道里面有多少兵力,也不知道这个关门打开之后是不是还有关门

    袁绍不漏痕迹的吞了吞口水,对着陶谦和田楷说道,“两位,我们是不是还要回去找各位诸侯来商量下,这城墙不是好啃的”

    “未战先退,乃兵家大忌,先让我徐州儿郎冲杀一阵,探清里面的情况再说”,陶谦并不是掌管徐州的军队的,徐州也没经过什么大的攻城战役,对于汜水关的强悍,他还有点不是很了解,只感觉,他有的自己好像也有,虽然没有那么多

    “对,我也上去冲杀一阵”,田楷也跟着说道,同样的这个青州牧是个文官,他也不是很懂军事,但人家陶谦二十万大军都上了,自己要是不上,岂不是被人看笑话了

    袁绍暗暗苦笑了下,说道,“那我就预祝两位马到功成,我为两位接应”,袁绍的话也没有引起这两位的反感,毕竟人家是盟主,而且兵力分成了河内战场和司隶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