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七)

正文 第二十一章 (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还不是志才大哥,他向我借一万两银子,这简直就是我身上三分之一的银子了,借给他又怕他没得还,不借给他又怕他揍我,老曹,你说我该怎么办”,郭嘉叹息着说道

    “志才”,曹操顿时瞪大了眼睛,一万两银子不算多,那是对军队而言,也就是普通一万军队一个月的工资,可那是对军队而言,戏志才一个文士,要一万两白银来,做什么,难道是用来纳妾,志才什么时候好这玩意

    “奉孝放心,你还是借给他吧,我回去会问志才个清楚,要是他不还你,我还你”,想了想后,曹操还是说道,戏志才应该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事出必有因

    “既然老曹作担保了,那我就借好了,还有,你现在真的要回兖州”,郭嘉一副吃惊的样子,仿佛是曹操没睡醒然后要去蹲坑一样,深怕他有什么不测

    “是啊,我回兖州,准备粮草,召集军队,号召天下英雄共同反董”,曹操一脸气愤的说道

    “准备粮草,召集军队,这志才大哥不会做么,先不说你能不能安然回到兖州,回到了兖州,老曹你觉得,现在这个状况,谁会支援你,青幽并冀刚打了仗,兵马,粮草都在默默恢复当中,要是能立即反董的,袁绍早就起兵了,他岂能容忍韩馥再度掌握他苦守的冀州”,郭嘉唠唠叨叨的说着,“而且啊,你回到了兖州,你和志才和夏侯兄弟他们都成为了焦点,每天前来刺杀你们的人如过江之鲫,这样有什么好呢”

    曹操顿时一凛,浑身出了些冷汗,他还真有点想错了,要是自己现在回到兖州,立即举大旗,在准备时间里,不但洛阳会立即准备长时间大战的准备,还会派些兄弟来捣捣乱,到时一个不留神,戏志才和曹家兄弟,夏侯兄弟被挂掉了,那还打毛,不如暗中传令让他们默默准备,同时暗中联络袁绍等等诸侯,瞬间行事

    “愿奉孝教我”,曹操顿时恭敬的说道

    “很简单,现在你就尽情的玩,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到荆州,到江东,到淮南,要是一个不留神让刘表,孙坚,袁术都动了心,那董卓就好看了,老曹你知道我的意思的”,郭嘉磕了一个大葡萄,给了曹操一个会意的眼神

    “难道,志才向你借钱,就是”,曹操顿时想到什么,急忙说道

    “当然,在荆州哪些地方,你要是拿着你身上那一千几百两去,恐怕连刘表的小弟的亲戚的保安那关都过不了,这是你的公关费,再有我私人赞助的五千两”,郭嘉很是不舍的从衣袖里拿出了一大叠银票,说道,“老曹,我连盔甲都拆散给你了,你到时候记得要还我两万两啊”

    “这是当”,曹操顿时瞪大了眼睛,那个然字,再也说不出来,他直接无语了

    “奉孝,接下来你要到什么地方去呢”,曹操有些尴尬的问道,这已经是他第不知多少次问郭嘉了,但实话说他还真是想知道郭嘉的去向

    “我啊,听说江东的美女和中原的各有千秋,正要去见识下江东之虎孙文台的建业,据闻恋云仙子美若天仙,而且军事谋略无一不精,正要好好见识下”,郭嘉一点都没有因为小玉儿在场而有所顾忌,颇为憧憬的说道

    “奉孝,恕我多言了,若是奉孝不愿投诚于我,要先考虑下平原王,只有他才是真正的爱民如子,他...”,见郭嘉有见识天下各郡的意思,曹操将自己对于平原的所见所闻,一一诉说了下

    曹操将刘备这个未来的,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的平原王大赞特赞着,说着平原的生活,平原的生活,他是天下少数几个能够完全了解的

    小玉儿一听都瞪大了眼睛,说了句让曹操大跌眼镜的话,“哇,平原的生活好适合养老哦,不过主人要是去了,就哭死了”

    曹操想了想,也是,平原是天下唯一一个没有风月场所的,要是郭嘉去了,每天调戏这个调戏那个,不被人揍死才怪了

    “若照老曹你的说法,这个平原王比传说中还要仁德,但他似乎在这个时代很难混,起码,他一出了平原,到哪里都混不好,要称霸天下,起码要数十年,他太恐怖了”,郭嘉一听刘备为人,沉默了下,顿时断言道

    “这只是表象,平原战力彪悍,要是平原王决意征战,天下几无敌手,仁主,强将,人心皆有的平原这不是符合奉孝你的标准么”,曹操也劝说着

    孙坚是英雄天下皆知,而且雄心壮志,凭他两个郡就敢私自吞并江东可以看得出来,而且麾下皆是能人,要是郭嘉加入了江东,绝对是如虎添翼的,曹操也不得不给郭嘉打打预防针,毕竟老刘还是姓刘的,而老孙不是姓刘的

    “再说吧”,郭嘉沉默了下,随即和曹操分别,曹操到了道庙休息

    “主人,你怎么不告诉曹大人你决定投靠他的”,小玉儿仰着小脸娇声问道,虽然她不知道什么政治的,但却可以从郭嘉的行为脸色可以看出郭嘉的心思,她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

    “忠臣不事二主,一旦投靠了就没有回头路了,我的小宝贝,老曹他的心还没有苏醒,汉室不可兴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他的雄心没有苏醒,一切都是徒然”,郭嘉看着有点茫然的小玉儿,笑着在她额头亲了下,“就像你是我的小宝贝,我和你天天都恩恩爱爱,你的全身都有我的记号,我到哪里都舍不得你,谁不叫你郭夫人我就不高兴,但我却没有和你成亲的打算一样,这样你明白么”

    “这一样么”,小玉儿晃了晃小脑袋,一副我不明白的样子,说道“应该不一样吧,我和主人是师徒,师徒怎么可以成亲呢”

    “不关师徒不师徒的问题,那是我糊弄你的,如果我要娶你,别说我是你师傅,就算你是我师傅,也没有谁敢说个不字,谁敢反对,我就妙手空空秒光他的银子,然后一天天算计他,算到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搞得他永无宁日,鸡犬不宁,哼,你以为你家老头真的愿意让你跟着我,那是我砸了他大堆银子又狠狠地威胁他,不然他哪里舍得将你送我”,郭嘉一副我是恶霸我最嚣张的样子,龇牙咧嘴的解释道

    “哇,主人这个鸭霸的样子好好看哦,保持保持,我这就画”,小玉儿顿时满脸兴奋,急忙从怀里掏出纸笔,就要画了起来

    郭嘉顿时丧气了,说道,“小宝贝你坏,竟然不怕我了,好吧,你画你的,我说,你不用明白”

    被小玉儿还原刚才嚣张的样子,郭嘉顿时一动不动的,独自说着,“我心里当你是妻子,但我却没有要和你成亲的意思,因为对我而言,成亲的时候就是我要成为一家之主的时候,那我就要放弃很多东西,因为家是需要全心全力去维持的,同样,如果我决心要投靠老曹,那我就要全心辅助他,尽可能在十年之内帮他成为一方诸侯或者一统天下,然后带着小宝贝你和我们的宝贝一起隐居,因为朝廷是个很残酷的地方,人生没有几个十年,我希望看见太平盛世,但我不会用我的人生来来创建,在我心里小家远要比大家要重要,所以,如果老曹没有称霸天下的心,没有一定的军事经济实力,那么我宁愿和你一起过着到处游玩的日子,待我的画画水平够高的时候,我们就隐居在一个小山村,然后生儿育女,再传授她们我的本领,然后和你一起终老,所以现在我需要知道天下诸侯的底,这才能在十年之内有所作为”

    见小玉儿真的专心致志的画着画,郭嘉顿时不乐意了,他凑到了小玉儿身边,说道“你这样不行的,笨,不光要有形,还要有神,你看你画的,我刚才是恶霸的样子,你画得给我一种感觉就是温柔的看着前方,这差太远了”,说完,郭嘉就要揉掉那张画纸

    “不要,这张画在我的画卷堆里算是很好的了,不要丢掉,将来我还要将它给我的儿女看,我最喜欢就是跟着主人到处去,画满主人各种神态的画像”,小玉儿母鸡护小鸡的样子,急忙将画护在身后,满脸不舍的说道

    “什么,这么丑还好意思给我们的儿女看,算了,你还是给我们的女儿看,然后跟她说说我的威风史来弥补下好了,别给儿子看了,免得他说我自恋,上厕所的时候给顺手了”,郭嘉一脸的无语,说道

    “哼,他敢,我见一次揍他两次”,小玉儿顿时气哼哼的说道

    “呃,小宝贝你太可爱了,我真替我们儿子怕怕,好了,夜深了,我们泡温水睡觉觉吧”,郭嘉得意地笑了笑,顿时拿着那幅画往后一丢,随即抱着小玉儿跳下了温泉,小玉儿的脸红得顿时像个番茄

    第二天,曹操顿时改道南下,同时快速的飞鸽传书,令曹操高兴的是,绝影竟然自动寻到了这里,无视了数十里的原始森林

    虎牢关之战,战前准备

    话说吕布带回了追丢了曹操的消息,同时到平原调查的特使邓芝也传回了平原的资料

    “爱婿,曹操这恶贼竟然逃出了司隶范围,恐怕已经难追捕了”,董卓脸上仍旧是难免的气愤,自己如此待他,他竟然给自己上演了农夫与蛇的故事

    “无妨,在河内和虎牢关布好防御,就算天下诸侯齐来,我们也不怕,更何况是小小的一个兖州,我已经布置下去了,大量的刺客已经潜入了兖州,全力狙杀曹操,就算曹操要起兵,也一定要联络各诸侯,准备粮草兵马,青幽并冀刚经过大战,有心无力支援,其他地方不过望风而动,只要我们联络好,贿赂分化他们,绝对不会跟着曹操来送死,主公可以放心”,李儒摊开了地图,在青幽并冀四州打了个大大的的交叉,同时圈住了荆州,淮南,至于豫州和徐州,黄巾在北方四州混不下去,基本上都逃到了这两个地方,也被打了两个交叉,江东六个诸侯,更是一个大交叉,剩下的也就是荆州益州和凉州,而凉州有雍州防御,能打到洛阳来才怪呢,荆州和益州才是其中的关键

    董卓一见,顿时放下心来,随即问道“平原王那里怎么办,我们根本无法从平原知道一些对平原往不利的消息”

    “既然无法堵住缺口,那就疏松河道,先帝曾有言,要平原王治理好平原在治理其他地方,我们就给平原一年的时间,然后将他的封地改为中原,并统领兖州豫州徐州,成为统御三州的中原王,这样一来,三州的州牧都会敌视刘备,欲除之而后快,二来,我们曾经许诺,只要袁术攻下徐州就给他称王,他也一定会敌视刘备,三来我曾对奉先有言欲让其带兵攻取兖州,豫州,徐州成为中原王,加上赵云和貂蝉的关系,奉先一定会对主公效死力,平原王再厉害,离开了平原,能不能斗得过天下诸侯呢”,李儒笑了笑,说道

    “哈哈,如此一来,我安寝无忧了”,董卓顿时哈哈大笑,给了李儒一个赞许的眼神

    没几天,洛阳传出了一个震惊天下的消息,据仔细调查,平原王勾结匈奴一事实属诬陷,平原王治理平原让平原富庶安宁,居功至伟,先帝曾有言,平原王治理好平原就可以治理更大的地方,特封为兖州,徐州,豫州三州之主,中原王,同时兼任豫州牧,一年后走马上任

    此消息一出,仿佛是中原地区,除了司隶外,全都来了十二级大地震,吕布一听这消息顿时冷笑连连

    半年后

    曹操春风得意的回到了兖州,没有任何风险,没有任何的损伤,而且一回到兖州陈留,当即大发讨贼矫诏

    说起曹操半年来的还真混得不错,不过谁拿着一万五千两白银要在半年内花完,任何一个人都会很开心的,因为这就意味着这半年内,你每分每秒都是大爷,但老曹可是未来的魏王,怎么会这么肤浅的乱花钱呢

    虽然没有成功将刘表拉下水,但刘表也明确表示,绝对不会扯你们后腿,这已经是超大的成就了,而且曹操还成功将袁术拉下了水,孙坚更是明确的说一定带着整个江东的兵马前往

    但最令曹操激动和感到遗憾的事,他遇到了整个江东最令人神往的两个女人了,江东二乔,那是江东最亮的两颗明珠,大乔温婉贤淑,小乔活泼可爱,为了这两个少女,老曹还可以结交了二乔的老头,但很可惜,乔公说儿女是儿女自操心,委婉的说大乔和小乔喜欢的是孙策和周瑜,曹操顿时下了决心,有生之年一定要将这两颗明珠镶在自己的床上,不管她们是不是原装的

    曹操一发这讨贼的矫诏,世人对他的误解顿时澄清,能人异士顿时云集,阳平卫国人乐进乐文谦,山阳巨鹿人李典李曼成各带着两千重步兵来投,陈留巨富卫弘更是散尽家财,鼎力相助,整个兖州百姓都在送米拉柴前来支持,兖州牧州府瞬间变成了米铺和柴房......

    而曹操的讨贼矫诏一出,天下顿时起了巨大的反响,首先是渤海的袁绍第一时间响应,然后青幽并冀,淮南豫州徐州,江东,凉州纷纷号召

    虽然凉州马腾韩遂最晚得到消息,但却是第一时间起兵,十万西凉铁骑袭向了雍州,原因无他,马腾受了董卓的糊弄,和羌族打得难分难舍,损失惨重,但朝廷一毛钱都没发过,每次上报都是同样的答案--对不起,你拨的地区,网络正在维修当中......

    而各诸侯有多少人参加这场大战,那就待会再说,话说在曹操没回来之前,还有段小插曲

    看过三国的人都知道,曹操在女人方面有特殊的爱好,似乎对他而言,别人的都是很好的,但确实的,这种习惯不但害了他自己,还害了两个孩子,一个就是世人皆知的阿斗同学,很多人都怀疑,是不是在长坂的时候,小阿斗被人来了个偷天换日,像是那首诗里面的,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说的姓曹刘,不然怎么会将他老爸混了一辈子将打下来的江山,来了个乐不思蜀呢

    其次就是袁绍的幼子袁尚,袁绍偏爱幼子那是天下皆知,据闻袁尚长得和袁绍一样帅,长得和袁绍一样英伟,和袁绍一样有才华,一句话说完,那就是袁绍二代,但其实,不少人都觉得,这丫的很可能是老曹的儿子,原因有两处,据闻老曹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时候忙着打吕布,打刘备,有人建议他偷袭下许昌,抢回献帝,有人建议当然是个好时机,不然就被袁绍骂回去了,但很可惜,袁尚同学一个我感冒了,还有点便秘,袁绍立马就忙着找医生,一连就忙了几天,几天后,老曹仗都打完了,而在袁绍挂了之后,为了更快的摧毁袁绍的青幽并冀四州,就拉拢了袁绍的长子袁谭,而袁尚立马就起兵和袁谭打个你死我活,非常之配合老曹,这很耐人寻味,你们三兄弟加上堂兄整个青幽并冀都不一定能打得过人家曹操,你直接干掉你大哥就能够一个人抗住曹操,你也不会动动兄弟情来个枪口暂时的一致对外,结果很显然,不是曹操统兵很厉害打下了青幽并冀,也不是郭嘉奇谋灭杀了袁家,而是袁家兄弟自己不想活了,综上所述,袁尚的身份很耐人寻味

    当然,这是言外笑话

    在老曹还在和乔公谈着大小乔的时候,袁绍接到了田丰和沮授的飞鸽传说

    “主公,冀州经过半年多来的休养生息,粮草足以让十万大军发起一场大战役,请快点来占据冀州,号召天下诸侯全力攻伐洛阳,拯救陛下..”田丰的话意思就是,我作为冀州的经济策划大臣,现在冀州兵马粮草也差不多了,是时候拿回冀州,全力攻伐洛阳,将献帝掌握在手里了

    “主公,攻伐洛阳当在此时,一定要联系好袁公路......”,沮授的意思就是,天下诸侯中,你和你弟弟袁术的兵力最强,你要联系曹操和袁术,就算是哀求,也要联合他一起出兵

    这倒是让袁绍为难了,先是田丰竟然让自己全力攻打洛阳,还要拯救陛下,全力这个词首先就不行,并州现在没有州牧,不留点兵力哪里能公孙瓒抢呢,而且,打破了洛阳对我有什么好处,不就是一口气嘛,吞了也就算了,没有青幽并冀四州,哪里有安稳的大后方啊,全力,要是公孙瓒来个千年杀,那岂不是完蛋,而且占领了洛阳接到了献帝,你要他回邺城做什么,挟天子以令诸侯,是他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你没看见何进董卓的下场,现在谁不知道皇帝是个定时炸弹啊

    而沮授的话更是让他无语了,联合天下诸侯,那没问题,就是去求孟德,也没问题,都是自己人,但要求袁术,这就是个问题了,那家伙见到自己都像是见到仇人一样的,求他,那以后他还不鼻子翘上天,更何况自己长得这么帅,他长得这么矮小又丑,我冀州又不比他淮南要穷,干嘛要求他

    犹豫之下,袁绍顿时给了田丰和沮授吐血的答案“我小儿子病了,这事情改天再说吧”

    而这时郭图也来献计了,但郭图说话就详细的多了,“主公,现在是攻打洛阳的大好时机,我们可以采取两种方案,一是尽全力攻打河内,渡过黄河直取洛阳,以天下诸侯为牵制,这样一来,风险较大,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一条心,而且这样做目标太大,可能会受到洛阳的全力反扑,二是以部分兵力牵制河内,然后带领部分兵力前往虎牢关和天下诸侯一起共抗董卓,牵制其主力,待时机成熟,让河内的兵力攻破河内,直逼洛阳,从而两面击破洛阳的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