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六)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天,王司徒寿诞遇刺,离奇昏迷,太医诊断,王司徒全身没有伤势,也没有病症,只是沉睡着,仿佛是冬眠一般,只是这种状态,会持续多久,谁也说不准......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两道震惊天下的消息,顿时传了出来,第一是,帝师曹操称兖州经过连场大战,兵力不济,需要洛阳派兵驻防,而却遭到兖州反对势力的刺杀,生死未卜,天下百姓凡是能够提供曹操消息的,赏百金,救援曹操者,赏千金,封为官吏

    第二是,曹操为了刺杀董卓,不惜败坏名声,忍辱负重,在王司徒生日之夜,与王司徒联手,使用七星宝刀刺杀董卓,失败后潜逃

    这两条消息一出,天下震惊,许多八卦消息众说纷纭,有人说,曹操是奸臣,也有人反驳,曹操是忠臣,加上后来曹操长达半年的时间没露脸,事情更加变得扑朔迷离,一时间,曹操赞名骂名四起,名震天下

    神算管辂对曹操的评论也被翻了出来,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一时间,无数目光注视了兖州

    曹操的逃亡生活

    中牟县,这是一个很不显眼的小县城,但因为老曹的经过,变成了以后的文化古城

    话说中牟县在得到消息后,当然不能放过一切可疑人物,因为这可是百两黄金啊,虽然不知道要抓什么人,但谁都知道这是个浑水摸鱼的好时机,长得漂亮的,是可疑人物,谁让你长得这么漂亮呢,长得帅的,也是可疑人物,谁让你长得这么帅呢,长得丑的,当然也是可疑人物,人家都是大众脸,你长得这么丑,不是可疑人物是什么,能说会道,会给钱买命的,当然不是可疑人物,这么聪明,当可疑人物可就浪费了,什么,不服气,有提议,别跟我说,跟我老板董先生说

    于是,黑夜里,四处都是火把,到处都是勤劳的捕快

    骑着赤影的曹操自然不会将这个守卫不过数十人,城墙一跃就能过的小县城放在眼里,他的手里已经拿着好几包飞刀,他就要这些为虎作伥的家伙尝尝孟德飞刀的厉害,孟德飞刀可是和孟德新书一般的鲜为人知

    一见曹操,几乎所有的捕快都围了上来,原因无他的,虽然曹操经过了化妆,成了并州大汉的模样,但座下的绝影可是告诉了所有人,这个人可疑的过分,在中牟县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县城,怎么可以出现这样的神马呢

    没等县令老太爷吩咐,一个捕快顿时拔刀指着曹操说道,“深夜逃亡,你一定就是朝廷要抓的人”

    此时的曹操还不知道董卓给他按了个什么罪名,也不知道朝廷有没有将他的画像分到这里,急忙从怀里掏了掏,说道,“我是徐州的客商,复姓皇甫,和皇甫嵩将军是同族,因族中有事需要连夜赶回,路过贵地,绝对不是什么逃犯,这里是一百两银子,希望各位通融通融”,说着丢出两锭五十两的白银

    一百两银子,三十几个捕快顿时双眼冒光,但还是扫了下那匹神骏的绝影,至于那个皇甫嵩,他们根本就没放在眼里,要是几年前,皇甫嵩的大名还能唬一下人,但现在你要说是董卓的亲戚,那才是贵人

    只听刚才的那个捕快再次说道,“既然你是皇甫将军的族人,那就放下这匹战马,然后走吧,我们兄弟辛苦了一个晚上,总要给朝廷一个交代”

    “贪得无厌,该死”,曹操顿时大怒,他本来就是影帝级人马,怎么会看不出这些鼠头鼠脑的捕快眼珠里闪现过的眼神,衣袖顿时向前一挥,那个说话的捕快顿时脖子中刀,瞬间挂了

    竟然是传说中的十步穿杨,老曹飞刀,这招一出,一众捕快顿时气炸了窝,顿时咆哮着纷纷冲了上来

    曹操冷笑了声,驾驭绝影飞速穿梭,手里的飞刀不断飞出,没两下,三十几个人就只剩下三个识趣没出手的捕快,其他人全都脖子中刀,脸上均是不可思议

    “大侠饶命啊”,一众捕快顿时跪倒在地,大声哀求道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只能怪你们自己了”,曹操秒杀了几十个人后,心中的怒气也消散了不少,顿时变成了担心,虽然典韦许褚分兵十几路,蔡琰也拍着胸膛算过卦说他一定没事,但多疑的性格还是让他感觉到了无比的危机感,他只能快速的逃

    曹操有没有慈悲之心,当然有,他毕竟是个人嘛,但是不是个慈悲之人,那就大概也许应该不是了,轻哼了声,三把飞刀激射而出,老曹快速的离开了

    又跑了一段距离,快到县令门口,打斗声已经让整个中牟震动了,全县剩余的六十几个捕快将大街全封锁了

    “全都给我退下,还嫌丢人不够啊”,中牟的县令是个中年人,书生模样,但却因为岁月而变得有些苍老憔悴,原本的儒雅变成了沧桑,他喝退了捕快们,顿时对着曹操说道“皇甫先生,里面请”

    随着捕快的快速消散,曹操对着县令说道,“感谢大人的解围了,容我来日再报,今天事态紧急,恕我无礼了”

    “大人的神驹虽然神骏,但跑得过有马中赤兔之美誉的赤兔马么,还是你认为能逃得过常年征战于大漠草原九原战神的侦查”,县令淡淡的笑了笑,对着曹操说道

    曹操一听,顿时脸色微变,急忙下马,对着县令说道,“先生救我”

    “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衙门的后面是一条小路,能够直通深山”,县令颇有深意的看着曹操,说道

    曹操顿时想到了什么,急忙翻身上马,狂奔而去,随即一个人快速跑了回来,却发现县令已经化成了游侠打扮,收拾好了包袱

    两人都没说什么,而是快速的往外走,此时的中牟县极为混乱,两人很是顺利的走出了中牟县,来到了一处森林里,燃起了篝火

    “先生贵姓”,曹操从空间戒指里掏出了美食和好久递给县令,谦逊的问道

    此时的天气颇冷,陈宫也不客气,直接将酒磕了起来,赞道“平原的美酒果然是凡间仙酿啊,要品尝一次还真是困难啊”,随即说道“我叫陈宫,字公台,不过是一个小县令,比起忠义的帝师曹操曹孟德来,不值一提”

    “哦,在下已经经过了化妆,先生何以知道我”,曹操顿时好奇的说道

    “朝廷现在是董贼当道,西凉乃贫苦之地,董贼岂能不爱富贵,能够出动百两金子赏金悬赏的,绝对不是普通人,而现在洛阳还能掀得起风浪,能逃得出虎穴的也只有忠于先帝,兖州的守护神曹孟德了,而且据闻曹孟德麾下绝影极为神骏速度奇快,从洛阳狂奔到中牟,在数十捕快手里不伤分毫,果然是难得一见的好马,要知道这些捕快虽然贪婪,但却是这一代盗贼闻风丧胆的好手”,陈宫缓缓地解释道

    “公台神机妙算,真乃神人啊”,曹操不由得大赞道,从陈宫的言语中,曹操顿时知道这个县令的不平凡,自己在洛阳里不算什么大官,但他却知道自己的许多事情,想必他还熟知洛阳许多人的底细,可以看得出,这个人的志向远大

    “孟德的义举才是我陈宫望尘莫及的,虽然我自负才智,也能提起三尺青锋,但却无法为民除害,因为我不敢,孟德暗杀过张让,现在又敢算计董卓,真乃忠义之人,我也只好厚着老脸,跟孟德回兖州一起共事了”,陈宫直接说着自己的意愿,毫无顾忌的说道

    “有公台相助,操之万幸啊”,曹操顿时高兴的抓着陈宫的手,重重的握着

    曹操顿时和陈宫说着洛阳的情况,两人顿时有种相逢恨晚的感觉

    “曹操,你以为你能跑得掉么”,一阵嘲笑声仿佛是来之天外,又仿佛是来自百里之外,那是专属于吕布的声音

    “孟德先入森林躲一躲,待我驱赶这不仁不义的狂徒”,陈宫顿时拔出了自己的佩剑,认真的说道

    “公台小心”,曹操犹豫了下,但还是快速的躲进森林里,他也是一个谋士,当然知道很多时候,什么叫不战屈人之兵

    果然,没几分钟,吕布就带着张辽飞奔而来,却看见陈宫拔剑相向,怒眉瞪眼的

    吕布停了下来,嘲弄的看着那堆篝火上还没吃完的美食和美酒说道“就凭你也想拦住我,你和曹操是什么关系”

    “我也是今天才和孟德相识,据闻世人常言南文台北奉先,说的就是先帝极为信任的南北守将,但今天一见却是大失所望,孙文台镇守南方,百越闻之色变,治下之地贼人莫不敢到,乃世之英雄,反倒是北方吕奉先空有战神之名,不能为百姓出力,不能保护义父,反倒是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你可对得起先帝的栽培,对得起战神之名”,陈宫义正言辞,语调嘲讽的对着吕布说道

    吕布被说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但却无法反驳,只得恶狠狠地说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我吕布手下不杀手无抓鸡之力之人,你快点让开”

    “鸿鹄之志,哼......”接下来,让吕布和张辽大跌眼镜的是,陈宫竟然开始表演起了演讲一般,欺君犯上,恃强凌弱,不仁不义,卑鄙无耻......

    一条条罪名接连不断的掏出,每一条罪名都有充分的证据,仿佛是他陈宫身临现场一般,慷慨陈词,语气激昂,骂完了吕布还接着骂张辽,只听得张辽和吕布面面相觑,仿佛是两人已经万恶不赦到了凌驾于董卓之上的程度

    张辽被骂得尴尬不已,但吕布的双眼却慢慢地发着光,从陈宫镇定自若,能言会道的身影中,他仿佛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关中第一谋士,那个不显山不漏水的老狐狸,董卓无恶不作,天下人都无不欲除之而后快,但却是有了他,董卓的地位安稳如山

    吕布曾无数次想过,要是自己有像李儒一样的人来相助,那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而现在,仿佛是上天听了自己的祷告,给了自己一个机会

    骂了足足半个小时,连赤兔马都喷着热气,想要踩死陈宫了,更别说想快点离开的张辽了

    但吕布却是越听越有滋味,仿佛是在听着粤剧一般

    陈宫也非常郁闷,这吕布是不是有点那个,被人臭骂了半个小时还像是自己赞了他半个小时一般,这也太猛了吧,不过,曹操应该已经走远了,自己的任务也完成了

    “一句话,你要抓曹操,从我的尸体上走过”,陈宫说着,凝聚了全身的内力,无比的刀气凝聚成一点放出,顿时像是激光炮一般飞向吕布,正是陈宫的绝招,一刀绝空

    “跟你动手没意思”,吕布空手一挥,一道无形劲气顿时打出,顿时抵消了陈宫以全身内力凝聚的绝招,吕布说完对着张辽说道,“文远,你将他押回去”

    张辽顿时点头上前,提着大刀顿时走向陈宫,但却没有动手,而是说道“别动手,你不是我的对手,多问一句,你真的和曹操是第一次见面么”

    “是又如何”,陈宫也没挣扎,只是收剑回鞘,别说是吕布,就是张辽的气势,自己也无法抗衡,陈宫做出了准确的选择

    “第一次见面你就愿意为他赴死”,张辽问出了吕布,问出了森林里躲着的曹操,问出了自己的心声,实话说,他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我陈宫不是什么君子,我只做对自己有益的事情,我本是中牟县令,知道曹操智谋深远,大义凛然,乃是世之英雄,我决定弃官随之,现在半途遇袭,生死悬于一线,但我绝不会为一条小命,放弃自己的信念,死对我而言,没什么大不了的”,陈宫说着,毅然闭上双眼,一副慷慨赴义的样子

    张辽和吕布顿时双眼冒光,连森林里的曹操也也不由得浑身一颤,手里紧紧攥着青釭,就要出来拼杀

    这曹操是什么猛人啊,张辽心里暗道,竟然能让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县官为之送命

    宝贝啊,绝对的宝贝,这样的人收在麾下实在太爽了,吕布心里呐喊着,这绝对是传说中的一旦认主,至死不渝的良臣啊

    吕布给了张辽一个会意的眼神,张辽顿时架起陈宫,退开到一旁,而吕布也没有追袭,反而是静静地看着森林,现在是夜晚三四点,曹操应该也快被吓死了吧,从晚上七点多开始跑,跑到现在

    良久,死一般的寂静后,吕布在陈宫惊讶的目光中收回了赤兔马,大声说道,“曹操,我知道你还在森林里,别怀疑我的实力,我要全力侦查一个人,纵然他是躲在闹市里,方圆数里他也无所遁形”

    仍旧是寂静当中,但陈宫的嘴却成欧型,张得大大的

    “首先,我要感谢你,不得不说,你的计划我也是刚才才通过军师想到了一些,可以说,要是你对我下手,我绝对没有还手之力”,吕布颇有感慨的说道,“董卓或许是无恶不作,天人共戮,但现在,他就是洛阳之主,要成就功名,就离不开他,我和你的志向不同,并没有谁对谁错”

    “你以为我是来抓你的么,不,弱小的你我一定兴趣都没有,我这次来,就是要亲自告诉你,你现在做的对董卓而言危害不大,对我而言更是毫无利益,我希望你更愤怒点,快速回到兖州,带领天下诸侯前来,我希望在虎牢关和你们大战一场,到时候,我会在战场上取你们的首级,来成就我的功名,这是我需要亲自告诉你的”,吕布淡淡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期待

    曹操此时也走了出来,他知道吕布绝对不会因为一点夜色就放过自己或者抓不到自己,他应该说的是实话,“好,温候果然不愧是战神,如果我曹孟德有命回到兖州,一定号召天下英雄前来洛阳,到时候,纵然是死在温候戟下,也无怨无悔”

    见吕布竟然不抓曹操,陈宫想哭的心都有了,自己这次妄作小人了

    “好,就让平原王的美酒为我俩送行,实话说,天下诸侯,能放在我眼里的,也就只有你曹孟德和平原王”,吕布丢出了一个大葫芦,赞道

    “谢温候了”,曹操也没迟疑,深深的吸了口酒气,随即喝了起来,随即说道,“温候,公台乃智谋之士也,希望你别施以刑罚”,曹操也知道,要求吕布放人的可能性不大,只是希望陈宫少受点罪

    接着,曹操对着陈宫说道,“公台,你我初次相识,就以心待我,我曹操对天立誓,一定会带兵攻入洛阳,相救于你,若你不测,我定会赡养你父母妻儿终老,视你父母为我父母”

    陈宫顿时双眼一湿,说道,“好,多谢孟德了”

    曹操说完,和吕布,陈宫,张辽拱了拱手,大步向后离开了

    待曹操走后,吕布才对着张辽说道,“文远,你直接带着陈军师回军营,不要让其他人知道陈军师的一切,在军中,他的地位只在我之下”,然后对着有点惊愕的陈宫说道“我知道陈宫你是智谋之士,只要你愿意,你随时能成为我并州军的军师,但我也不会勉强你,我会让时间来证明,我吕布是鸿鹄,还是燕雀”

    “哼,若你能灭杀董卓,我就相助于你”,陈宫轻哼了声,大步离开,不过实话说,陈宫对刚才吕布的所为还真有点赞赏,竟然敢放虎归山,也没拿自己去换赏钱,反倒是给予了自己崇高的地位,并州军虽然在洛阳不算多,也就两万人左右,但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后就说曹操,话说曹操没有了绝影,也不认识回兖州的路,只要到处乱窜,只是碰巧让他看见远处的山上,竟然亮起了灯火,这顿时给了他一个希望,借宿一下,然后问问路,明天就可以赶路了

    很快,曹操就爬上了山顶,冬天的山顶不知道暖不暖,但上山的路就一定是寒冷非常,顶着寒风,曹操一边磕着酒,一边吃着烤鸭,快速的跑着,一到山顶,他顿时看到了一座亮着灯火的道庙,他正想进去休息,却听到了一声天籁之音

    “曹大人,你终于来了,等得我好苦啊”,一声清脆的女声从不远处传来,声音中充满了欢喜,还有一丝埋怨

    艳遇,几个月来的憋得太狠,上天赐的艳遇,曹操第一时间想到,但很快,一泼冷水就泼到了他全身,刚才还赞叹着的蔡琰的神机妙算,自己会遇到贵人的,贵人,那声音,难道是

    一时间,刚才那仿佛是怨妇一般的声音顿时在曹操的脑海中一变,变成了纯真无暇,这个女人就算脱光光在他面前,他也不敢动,因为在她身后始终会有一双充满着珍视和宠爱的双眼,而这双眼的主人,对曹操来说,太重要了

    果然,曹操抬头一看,就是那娇滴滴的郭夫人小玉儿,此时的她一生戎装,全身都是毛茸茸的,清一色的雪貂皮套装,活脱脱一个小贵妇一般,只是眉毛上有了两笔淡淡的划痕,那应该是画眉画出了界的痕迹

    “郭夫人好久不见了,容貌更胜从前了,看来奉孝对你还真是珍若至宝”,曹操向着小玉儿行了个礼,说道

    “曹大人说笑了,主人他最坏了,来,我带你去见他”,小玉儿高兴的笑了笑,顿时带着曹操往前走

    “主人,曹大人来了,你们可要谈正事,我先退下好不好”,小玉儿顿时对着一个少年说道,而这个少年,当然就是桃花山上桃花仙,天生鬼才郭奉孝,此时的他,一副大爷的模样,正对着月光吃葡萄,斜躺在一张太师椅上,周围是一个小小的池塘,池塘周围都布满了木柴,燃起了火焰,仿佛是一个人工的温泉一般

    “不用,小宝贝你又调皮了,给我松松筋骨”,郭嘉一点都没在意曹操的到来,只是给他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随即对着小玉儿说道

    曹操也没在意,顿时坐在了郭嘉身旁的椅子上,两人中间还隔着一张放满了食物的桌子,而小玉儿,乖乖的在郭嘉肩膀上捏着

    “奉孝多日没见,画眉功夫进步了不少呢”,曹操乐呵呵的喝了杯酒,笑道

    “还是老曹你有眼光,小宝贝,你听到没有,你的眉毛还是我画最漂亮”,郭嘉顿时兴奋地坐了起来,将身后的小玉儿搂在了怀里,两人依偎而坐,随即郭嘉说道,“来,老曹你跑了一个晚上又被吕布吓了一下,还是喝点酒,吃点东西吧”

    曹操喝了几杯酒,暖和了下自己的身体,说道,“奉孝特意在此等我”

    “是啊,老曹,我好惨啊,有人要向我强行借钱”,郭嘉一副委屈的样子,满脸凄苦的说道,怀里的小玉儿已经掩嘴笑着窝进了郭嘉的胸膛

    “有这种事,是何方神圣”,曹操顿时笑了,郭嘉给他的一种感觉,简直就是男生版的蔡琰一般,虽说不能像夏侯兰一般飞天遁地,但即使是夏侯兰,在蔡琰面前也只能唉声叹气,竟然有人能从他身上强行借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