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三)

正文 第二十一章 (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貂蝉轻笑了声也随着翩然而去,晓敏吃吃的笑道“玩吧,玩吧,看火会不会出来,小琰儿洗澡我就看多了,和赵小子一起看的话倒是没试过,还真想看看呢”,晓敏也顿时幸灾乐祸

    “还有,你这几天都不许走,要和我写歌和种菜”,蔡琰在天上突然出现,随即白了晓敏一眼,说道“很好笑么,我和姐夫就不种你的”

    “怎么这样,都不关人家的事”,晓敏顿时无奈的装着可爱说道

    赵云和蔡嫣一阵无语,看着晓敏的眼神还有了点浑身一冷打着疙瘩的错觉

    “看什么看,赵小子,你早上陪她种,晚上种我的”,晓敏也感觉自己装可爱的时候太恶心了,顿时恢复本性,恶狠狠地说道

    晓敏的空间里,蔡琰正抚琴清唱,琴声和歌声交织在一起,显得分外的迷人,而原本要使剑舞的蔡嫣则换成了赵云,貂蝉和晓敏,蔡嫣都坐在一旁,看着笨拙的赵云,赵云第一次发觉,原来打架和跳舞之间的区别还真大

    “不是这样的,姐夫,我们中的是凡花,不是晓敏的仙种,凡花吃的是内力,你要将内力缓缓的输入进去,按照它们的经脉,宁慢勿快,快了它们会被挂掉,你先要将真气转化为内力”,蔡琰左手上拖着一朵小兰花,地上正有着一个小锄头,一个小铲子,还挖了个洞,只见蔡琰右手抚住了小兰花的根茎,一边输送着内力,一边对着赵云说道

    只见蔡琰手里的小兰花释放出了蓝色的光芒后,蔡琰小心翼翼的将小兰花放进地上的洞中,然后同样小心翼翼的推土,然后浇水,蓝光自小兰花被推土后缓缓消失

    “这样这能让它们变异成为充当阵法的梦幻花”,想起了仙之小筑的第一次相见,赵云愕然地看着手里的花,此时赵云脚下都是被真气冲破的花瓣

    “哼,你也知道种这花的辛苦呢,还一招秒掉了一大片呢,要不是知道你是我姐夫,我不将你揍成肥猪脸踹到洛阳去示众才怪呢”,蔡琰没好气的白了赵云一眼,指了指他脚下的可怜的小兰花

    “小琰儿鬼斧神工,小生佩服”,赵云顿时也一副书生模样,装模作样的赔礼说道

    “哈哈哈,没错,就是要做这种滑稽的样子给我看”,蔡琰顿时哈哈大笑,拿了些泥土往赵云脸上涂去,“这样就更好了”

    “给我说说如何将真气转化为内力吧”,赵云也不生气,捏了捏蔡琰的脸,说道

    蔡琰的左脸顿时也被抹了一点泥土,但也没在意,就说着真气,内力,灵力的分别,但她回到闺房之后却气愤的发现,自己背上的衣服里,挂这个小牌子,“小琰儿是小恶霸”

    真气是修道者专属的,引天地之灵气为己用,淬炼肉身和灵魂,能够增加攻击威力,同时延年益寿,是长寿的代名词

    内力是修武者专属的,引天地之灵气进入己身,极大地淬炼肉身,大幅增加攻击力和防御力,拥有极强的爆发能力,但却是寿命不长,而且年纪越大,力量越弱

    灵力是另类的真气,引天地之灵气作为攻击的工具,拥有极强悍的远程打击能力和范围攻击能力,但肉身脆弱,很容易被击杀,寿命也很长

    但真气内力和灵力都没有孰强孰弱,靠的是天赋和机遇,一般而言,内力到一定程度会转化为真气,真气要比内力高级一点,但也没有对比性,就像张角是妖师一类,练的是灵力,但却能硬抗修炼内力的吕布,修炼真气的貂蝉和赵云,而修炼内力的王越童渊也能成为天下第一

    就像英雄联盟,只有相克的英雄,但却没有最强的英雄

    十天后

    一彪骑兵飞速驰进了一个村子里,没多久,村子变火光一片......

    驻守洛阳西凉铁骑在李儒回来后再也没想像两个月前那么爽,可以四处抢掠,但今天却是得到一个光明正大的劫杀指令,顿时欢喜的飞驰而去

    当赵云和貂蝉来到这个火海般的村子的时候,却发现整个村子都被火焰笼罩着,浑身沾血的骑兵们淫笑着肆意玩弄衣衫褴褛的妇女,而一个个挂在马背上的首级写满了恐慌,彷徨,恐惧

    看见这仿佛人间地狱一般村子,赵云只感觉自己手心的木枪都在颤抖着,银龙逆鳞枪,咆哮的银龙瞬间将前排的骑兵撕开一个大的口子,急速而来的赵云瞬间释放了大招亢龙无悔

    骑兵们全都化为灰烬,一个火红的身影静静地站在赵云的来路上

    正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的温候吕奉先

    “温候对董卓的的暴政熟若无睹”,赵云的木枪瞬间变成了天羽凤凰枪,冷漠的问道

    “人各有志,董卓再坏,他代表依旧是整个天下,只有他才能给我最好的前途,这些混账骑兵实在话我也很讨厌,但现在不是我能够为这些百姓说话的时候”,吕布看了那片火海,颇有感触的说道

    赵云没再说话,晓敏也出现在了他的身边,这显然是董卓为了引他出来而设计的,除了一战,别无选择

    “我知道子龙要离开,天下没人可以阻止,我想和你做个约定,你和她一起来,三百招之内,如果我不能斩杀你,我不会阻止你去杀董卓,虽然你受了伤,但我想加上她,应该会比你个人的实力要强一些”,吕布只看着赵云,并没有说明,她,是谁,淡淡的说道

    其实在蝉说出天之诅咒的时候,赵云就没有暗杀董卓的冲动,这个帝皇诅咒,自古以来多少不世奇人都无法解开,早已经成了无解诅咒,而且这样的下场,谁都愿意看到,但蝉还要证实一下,才有了今天董卓出外狩猎的传闻

    一加一真的大于一么

    战斗由蝉的突进拉开了帷幕,精于战斗的蝉不知道什么叫客气,也不知道什么叫开始,只见浑身冒着火光的蝉在火红衣裳的影映下仿佛是来自远古的火神一般,白玉麒麟也仿佛瞬间化成火麒麟一般,一双九天玄女锤带着狂暴的力量狂袭而来,经过五年的淬炼,蝉在力量上已经不弱于赵云多少,敏捷上更是吕布和赵云望尘莫及,仿佛是幽魂一般不断地飘动瞬移

    但吕布似乎一点都没有要和蝉打架的意思,方天画戟随意向后一劈,一道枪罡顿时急速而出,正是取向了蝉招式变化的来袭方向,劈出了枪罡后,吕布随着赤兔化身了炼狱鬼神,急速冲向了赵云,弑神戟法顿时施展了出来,身上爆发的气势狂暴不已,一路奔来飞沙碎石不断飞舞,大地出现了一个个十多公分的烙印

    轰轰轰轰,赵云也没有施展自己的多种类战技,而是全力运转真气,在天羽凤凰枪的漫天火光中,施展着百鸟朝凤枪法

    百鸟朝凤枪法是天下第一枪童渊的独门绝技,施展起来霸气十足,清脆的鸟鸣声不断响起,仿佛是群鸟来贺寿,集敏捷和力量于一身

    弑神戟法乃是炼狱修罗灭神之法,心越狠,煞气越重,威力越大,能够弑神的武技当然是不属于人间的神技

    仿佛是火星撞地球一般,两人在数秒内对轰了五十多招,战场顿时变成了刚经历了流星雨一般的荒地,周围狼藉一片,全都是烈焰后的深坑

    空间禁锢,不得已,赵云只好使出了作弊神技,仅仅过了五十多招,刚被蔡琰镇压的老化咒之力顿时窜了出来,赵云只感觉自己的气血翻滚着,双手都在颤抖着,现在的吕布并没有十天前那么温和,反而是使出了十二分的强力

    对于吕布而言,无论是亢龙无悔还是群龙蔽天,都只是扫小兵的技能而已,真正对吕布构成威胁的就只有赵云的武力打击和那种诡异的空间禁锢,那至少能够禁锢吕布数秒的时间

    空间禁锢是作弊技能,赵云学会后无往不利,但在吕布眼里却需要极长的准备时间,他完全可以通过赵云的气势感觉出来,提前脱离了空间禁锢的控制范围

    虽然空间禁锢并没有伤到吕布,但也是达到了目的,成功的止住了吕布的突进,赵云顿时化枪为弓,使出了冰轮,而此时,蝉也替代了赵云的位置,对吕布发起了攻击,刚才吕布和赵云在快速的对轰,蝉看在眼里但却无法改变,速度太快了,自己加入也会被狂暴的力量阻止,反而会成为累赘

    见心爱的女子玩命的向自己攻击,吕布又是痛心又是无奈,但战斗毕竟就是战斗,那是玩命的,吕布全力防守,格挡着蝉每秒十数下的物理打击,拖刀,挑战,一击,狂暴的力量顿时展现出了必杀绝技,大地被打成一个个深坑

    旋樱,豪烈,暴雨,吕布的必杀绝技出现的次数比蝉还要多,还要猛烈

    大喝(集全身杀气大喝一声,产生强大的冲击波),乱舞(进入狂暴状态,出现倍击必杀),灭绝(体内高深杀气升华为实体冲击弹,激射而出),霸者之威(强大的杀气自体内瞬间爆发,成为以自己为中心向外以圆形扩张的冲击波)更是倾巢而出,虽然并没有突进一步全力防守,但却以攻代守,自身和赤兔的火焰之力和那神秘的黑暗之力侵入了蝉的经脉,虽然看样子缠斗,但赵云却是看得出来,不出一百招,蝉必败,而且还会受到重创

    当箭矢的速度还比不上缠斗的速度的时候,人再多还是徒然,除非打着将敌人和自己人全都射死的念头

    见状,赵云也收回了木弓,磕了颗药丸,提着天羽凤凰枪,也加入了战斗,战局变成了赵云和蝉双战吕布,但吕布的前期准备已经就绪了,赵云的伤势加重,蝉也被火焰和黑暗之力压制,看上去像是两人互补,堪堪和吕布战成平手,但其实却是处于极大的劣势,吕布猛攻赵云,蝉会分心,吕布猛攻蝉,赵云又担忧

    果然,仅仅过了三十几个回合,赵云和蝉就被吕布打得节节败退,加上蝉支撑的四十几个回合,现在也只过了一百三四个回合,而且看架势不到两百个回合,两人就不是敌手只能逃跑了

    两人的情况晓敏看在眼里,但却不好插手,毕竟那是公平的决斗

    两百个回合过去了,吕布依旧精神抖擞,攻击凌厉,但赵云和蝉却有点招式散乱了,一招声东击西之后,吕布全力向着蝉发动了致命的一击,但他知道这打中的不会是蝉

    果然,赵云下意识的挡在了蝉的身边,格挡了上去,但却被吕布抓住了一个破绽,被一戟打飞,喷出的鲜血顿时化成了血雨,这下,蝉也顾不上再战,而是飞奔向了赵云

    晓敏见状顿时划开了空间之门,准备将抱着被重创的赵云的蝉进去

    “我们输了,我们不会过问洛阳的事了”,赵云艰难的擦了擦嘴里的鲜血,对着吕布说道

    蝉抱着赵云头也不回的快速进入空间

    一刹那间,一个嘲讽的笑容就闪现在了吕布的脑海中,温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自己得不到的,又何必便宜了别人呢

    阴差阳错的,吕布竟然脸色一变,变得极为狰狞,看着蝉的背影充满了狂热,顺手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把长度约两米的巨弓,快速的射出了一箭,虽然只是一箭,但箭矢用的却是长于一米五的巨大玄铁箭矢

    面对这种情况,就连晓敏都瞪大了眼睛,根本来不及防御

    箭矢顿时洞穿了蝉和赵云,然后消失在了茫茫黑洞中,晓敏又惊又怒,但却只好快速回到空间并唤回了蔡琰救援

    “不”“啊”,吕布对天怒吼,方天画戟猛地插地,大地顿时四分五裂,扬手向天的吕布发出着让天地色变的怒吼,其中包含着不舍,后悔,不解,愤怒和悲伤,强大的气息化作了强悍的冲击波,荡平了周围的一切,原来千疮百孔的地面,变成了一个上百米为半径,深约五六米的圆坑

    话说吕布自认为自己亲手射杀了蝉之后呆滞的坐在城门外整整两天两夜不发一言,心里出现了满腔的懊恼

    要是你能出现我身边,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受伤的,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另一方面,受到了致命伤的蝉和赵云也在晓敏的空间中在,恋云,蔡琰两大圣手的联手救治当中

    晓敏的空间里

    刚回到空间,蔡琰就满脸黑线的看着不远处像羊肉一般被串起来的赵云和蝉,竟然是传说中的两颗心并在一起然后被一箭穿过的浪漫图画,而蔡嫣见状,浑身一颤,急速往前赶去,但却因为走路不稳,在地上摔了几次,而这地方,却是草原,而她直接遗忘了她会飞的

    “琰儿,他”,看着那一支玄铁箭矢就插在两人的心脏处,蔡嫣顿时说不出话来,运满真气的双手想要输入赵云体内,但却僵在半空中

    蔡琰极速的在赵云和蝉身上点了几下,输入点真气护住了两人的心脉,随即静静地把了把脉,脸色顿时认真了起来

    “姐,你先在这里看着,不要试图唤醒姐夫,也不要输入真气,我很快就回来”,说着,快速的离开了

    而蔡琰刚走了几步,晓敏已经带回了恋云,而此时的恋云脸上挂着泪痕,正急速飞来

    同样静静的把了脉后,恋云并没有说话,反而是快速的聚拢绿光,一道美丽的七彩神光顿时从天而降,在赵云和蝉的头上旋绕了下,顿时进入了两人的身体,两人的脸色顿时好了许多

    蔡琰凌空点了几下,顿时脸上一喜,和恋云对视了眼,顿时来到了蝉的背后

    恋云也会意的伸出双手,左手搭在了玄铁箭矢的箭尾,右手搭在了箭尖,绿光顿时覆盖了箭尾和箭尖,蔡琰右手化刀,轻轻地往蝉身后的箭尾稍前的部位轻轻一切,顿时将箭尾切了下来,在凡间削铁如泥的玄铁竟然像豆腐一般,而玄铁箭矢却动也没动过,接着,蔡琰在蝉的身后突出的箭矢上伸出右手化掌,恋云左右手也搭在了蝉和赵云的肩膀,绿光渗透了进去

    只听得“咻”的一声,玄铁箭矢被蔡琰的右掌击飞了出去,而蝉和赵云顿时吐出了口鲜血,无力的倒地,蔡琰再拿出银针,毫不客气的扎了了起来

    没多久,有点红晕的赵云醒了过来,见蔡嫣蔡琰,晓敏恋云都在,而蝉在自己身边仍处于昏迷中,急忙挣扎着向她输入真气,但却被恋云阻止了

    “不用了,她只是虚弱昏倒了,刚才我和文姬已经给她输送真气了”,恋云挤出了个笑脸,说道

    晓敏和蔡琰两大活宝在场,自然不能玩些什么亲热,只能淡淡的打了声招呼,以眼神示意,但蔡嫣和恋云眼神中的担忧让赵云心中一暖的同时也有点懊恼着今天的冲动,而知道了赵云此时的情况,蔡琰也决定将账改天再算

    “下次冒险可不可以告诉我,我很害怕今天的情景”,恋云双眼中闪现过了感伤,小手抚上了赵云的脸庞,轻柔的声音顿时窜进了赵云的灵魂,让赵云只感觉到了漫天的愧疚

    赵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抱着恋云,抱得紧紧的

    比起恋云的柔情,蔡嫣则是和蝉差不多,她们都不善表达

    云雨过后,蔡嫣依偎在赵云怀里,只见她双眸中充满了雾水,但却死死地止住了,她用力的抱着赵云,说道“我会努力修炼,下次我一定能够陪你”,知道内幕的蔡嫣并没有责怪赵云的轻率,反而是愧疚自己的实力不济不能帮忙

    蝉醒来之后却没有来找赵云,她去了空间中的一处原始森林里,独自处理着自己的伤势,她也并没有通知任何人,自小到大,她都是独自舔着自己的伤口长大的,她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惜,而赵云并没有阻止她,而是早就将自己的玉凤放在了她的怀里

    一处高山顶上,夕阳下出现了两个相拥的身影

    “姐夫,你是不是很喜欢我,很想要我呢”,蔡琰和赵云相拥而坐,蔡琰毫不顾忌的坐在了赵云的大腿上,小手勾在了赵云的脖子,小脸蛋贴在了赵云的心脏上,仿佛是不经意的说道

    “小气包,还在记着当时的誓言是不”,赵云伸手想要解开搭在自己脖子的小手,无奈的说道

    “不然你怎么这么拼命呢,你没看见我姐姐和恋云的神情,还是你不知道你受伤了,会有多少人伤心”,蔡琰伸手打掉了赵云的大手,小屁股还调皮的在赵云的小弟上摩擦着,弄得赵云的小弟很快就扶摇直上九万里

    “那你也不要这样惩罚我啊”,赵云顿时哭丧着脸,她这样诱惑自己,能忍得住才怪了,可是刚刚要完的蔡嫣回了洛阳,蝉不知去了哪里,恋云还在爱河中没到那一步,能咋办呢,难道直接到洛阳给蔡邕说,你女儿呢,我火着呢,蔡邕不连环扫把飞过来才怪呢,又或者是找晓敏问问蝉在哪里,然后被笑个几年

    “是啊,现在是我诱惑你啊,我还想和你双修呢,你弄我也可以啊,我想姐姐应该不会介意的吧”,蔡琰满脸无辜的说道,香气还不断地呵向了赵云

    “我知道错了,琰儿,下次就算我上厕所,也带上你,行了不”,赵云看着越来越美的蔡琰,急忙求饶,他感觉自己的手都有向着蔡琰胸前突进的趋势了

    “哼,这我可没逼你”,蔡琰也感觉到赵云的小弟太嚣张了,也没再敢逼近,只是跳下了赵云的身前,雪白的小脚丫轻轻地在赵云的小弟上来了个连环回旋腿,随即笑呵呵的离开了

    痛苦的难受涨红了脸的赵云急忙运转真气,将那股欲念消退

    话说蔡琰戏弄了赵云一番后并没有随着赵云回平原,而是来到了恋云的小院子里,而恋云此时正教导着大小乔

    “琰姐,好久不见了”,大乔顿时站了起来,热情的打招呼

    小乔则是仿佛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小兔子一般的跳了过来,抓着蔡琰的小手上摸下摸,惊呼道“妖女,你究竟做了什么,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死不说,还仿佛是凤凰涅槃了一般,皮肤变得这么好”

    “没抢走公瑾,我怎么舍得死呢”,蔡琰小手抬起小乔的下巴,轻轻的送了一口香气,眨了眨美眸,笑道,“哎,为了公瑾,我可做出了很大的牺牲呢,不然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皮肤呢”

    “休想,公瑾才不会喜欢你这妖女呢”,小乔顿时义愤填膺的骂道,但看了蔡琰此时的身材容貌,双眸中却又是闪过了一丝担心

    见蔡琰和小乔又斗了起来,恋云笑了笑挥退了大小乔,问起了蔡琰的来意

    “那是“奇迹的甘露”和“痊愈的神迹”,能够借太阳之力修复一切外在伤势,但比起文姬你的针灸之法内外皆修,差远了”,恋云顿时缓缓的解释道

    “可是我的针灸之法即使配合内力,真气,也没有你的那么快,光是刺激自身的恢复能力这因人而异,而你的那道七色神光是纯正的自然之力,不会像药物一般有副作用”,蔡琰却是摇了摇头,说道

    针灸之法能够修复伤势,打通经脉,但却是依靠内力,真气和伤者自身的恢复能力,要是想赵云一般的,那当然会很快恢复,但要是一般人,那起码要几天了

    “的确,星光疗法治愈的时间是比较短,那我教你吧”,恋云顿时大方的说道,因为自己曾经答应过孙坚在他有生之年尽可能的为他雄霸一方,虽然那时没恢复部分记忆之前说的,但对于恋云而言,都一样,她不能经常陪在他身边,只能靠蔡琰了

    “恋云,我也不瞒你,我对一些新奇的东西都很感兴趣,所以一半是对你的治愈手段感兴趣,另一半才是为了你的子龙哥哥,所以你不要感激我哦,我可是个小坏蛋哦”,蔡琰很是老实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