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二)

正文 第二十一章 (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西凉铁骑顿时大跌眼镜,貂蝉一副娇滴滴的样子,要不是坐着白玉麒麟那等灵兽,所有人都想入非非了,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以力量强横闻名雍州的董卓,竟然被打得狼狈不堪,肥胖的身体多处被烧伤,节节败退,一众侍卫也急忙涌了上去,龙炮侍卫和弓兵全都开炮,但战场颇为混乱,远程打击的力量不攻击还好,一攻击大部分都是打到自己人

    而另一方面,吕布和赵云也硬憾了起来,到了他们这种程度,大规模杀招成了扫小兵才用的,覆盖的范围约广,威力越弱,越容易闪避,神兵方天画戟施展的弑神戟法和生锈铁枪施展的百鸟朝凤枪法在不断地对轰着,两人的身影都化作了流星,瞬间的碰撞,然后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快速拼斗,然后在飞速闪开,整个战场都只听见巨大的碰撞声和大地被撕裂的声音,还有的自然是漫天的火光

    “好,原来子龙不但得到了天下第一枪童老的真传,还拥有了他的成名神兵天羽凤凰枪”,看着那把生锈铁枪随着战意的膨胀和真气的输入,不但化身为一只巨大的火凤,每一招一式带着火焰攻击还在每次兵器相交的时候出现了火海,将两人包裹了起来,吕布的嘴角微微扬了起来,这才是一场好的战斗,虽然赵云受了伤,但神兵足以弥补

    神兵也分等级,像方天画戟,倚天剑,青龙偃月刀,丈八蛇矛这些就是初级神兵,虽然对于普通兵器来说削铁如泥,但比上以性命相修和秘法淬炼过的神兵来说,那就差一个等级了,就像方天画戟可以轻易地劈出枪芒,丝毫不用浪费内力,但天羽凤凰枪却能越战越强,火海漫天,而据闻终极神兵诸如刘邦曾佩戴过得苍天帝剑,霸王项羽的霸王凤凰枪,鬼师张角的炼狱魔刀等等,更是一出世流血千里

    虽然看似旗鼓相当,但吕布却越打越精神,而赵云则是双手缓缓的萎缩着,慢慢的枯老着,每到了致命关头还要使出空间禁锢和群龙蔽天来击退吕布,真气消耗极快,但幸好银龙心法的真气回复速度等于消耗速度,才没有落败

    五十个回合转眼就过去了,吕布心知三百个回合之后,赵云必然会死在自己戟下,但他已经等不住了,因为,董卓和一串西凉铁骑都不在战场上,都不知道被貂蝉逼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火光一现,吕布顿时唤出了赤兔,顿时化身为了炼狱鬼神,战力顿时飙升,他要在短时间内击败赵云,才能保住董卓的命

    “小子,没有我你还真是很难混呢,连天马后代的变异品种都来欺负你了”,晓敏瞬间出现在了赵云身旁,一副调侃的语气说道

    “子龙好福气,但今天不是决战的好时机,我们改日再战”,一见天马的出现,吕布就知道在三百招之内都不一定能击杀拥有灵兽的赵云,虽然他也自信不会输

    赵云没有说话,他领着晓敏攻了上去

    赤兔一见晓敏,顿时战意盎然,不等吕布的指挥,已经带着吕布扑了上去,作为一匹天马和汗血宝马的后代,它的身份高于一切凡马,但这不是它想要的,它想要的是同类的认同,需要同为天马的认同,而战斗,是一切生物认同的仪式

    赤兔拥有天马的神速,但却没有天马的飞行能力,但浑身的烈焰却能弥补不能飞行的缺陷

    吕布见状,心里暗叫糟糕,要是缠斗下去,董卓恐怕会被貂蝉干掉,那个拥有击杀自己能力的女子绝对拥有百招之内取董卓首级的把握

    但吕布多虑了,董卓要是这么容易死,在雍州早就被人秒了几百遍了

    董卓边打边退,只留下一身伤和大片侍卫的尸体,而很快,他来到了一处荒地中,这是块寸草不生的荒地,貂蝉刚追击到了这片荒地,却发现荒地瞬间冒出了无数的绿烟,视线被压制着,而此时,董卓的气势狂暴了一倍不止,手里的铁杖疯狂的挥来,毫无招式可言,完全是本能的攻击

    疯魔杖法,董卓的成名杖法,是以人血喂炼而成的,挥动铁杖的同时以澎湃的内力化作无数冤魂打出,不但造成伤害,还有极大的几率将敌人打成白痴,加上李儒精心设计的毒阵,大幅度的削弱敌人的全属性,两人的搭档让数十年来,董卓在雍州的地位稳如泰山

    董卓怪叫一声,噬血凶残的意志化为实体妖形,一只食魂夺命,凶邪无比的恶鬼袭向了貂蝉,一时间,貂蝉四面八方都传来了冤魂的叫声和鬼怪的厉叫

    董卓很清楚,貂蝉座下那是拥有浩然正气的麒麟血脉的白玉麒麟,李儒的毒阵虽然凌厉,但却短时间内很难侵蚀她,但要是貂蝉受伤了,但却是能够瞬间击溃她

    貂蝉眉头一皱,瞬间指挥着白玉麒麟向上飞,向下一看,只发现一团庞大的绿烟,其他什么都看不见,小手顿时挥动了下,两只飞舞的小凤凰顿时在空中飘舞,然后飞速飞向绿烟

    小凤凰瞬间吞噬了大团的绿烟,但同时也被快速的吞噬了,而这却没有给貂蝉带来帮助,因为貂蝉并没有看到董卓的身影

    貂蝉不知道李儒毒阵的厉害,既然两人都是搭档,岂能不对毒阵有极强的适应能力,毒阵岂能没有增幅能力

    正当貂蝉稍微犹豫要不要直接冲下去再战一场的时候,却发现绿烟中传来了董卓的惨叫,然后天上突然飞出了一条白龙的残影

    貂蝉双眸一亮,随即离开了战场

    赵云也很快跟着貂蝉离开了,吕布看着那两个离去的身影的方向,久久无语

    这是莫名其妙的一战

    赵云脑海中的并没有太多地球的记忆,不然这一战根本就没有开打的必要,要知道,无论是貂蝉,是赵云,是吕布,都错了

    在吕布看来,董卓不能死,因为那是自己富贵的保障,但其实不然,他富贵的唯一保障就是献帝,因为天下还是刘家的,还是献帝的,先不管献帝是不是刘协,他既然依旧选择留在了洛阳,那只要结好董卓麾下的诸将,暗杀掉董卓和李儒,掌握了董卓的兵权,那天下就是他吕布的了,因为董卓在何进事情上就给了他最好的榜样,董卓既然可以干掉何进,他吕布为什么不能干掉董卓呢,有了兵权,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呢

    但吕布同学恰恰相反,在洛阳董卓集团他就只和董卓和李儒说话,其他人都直接无视,不会搞人际关系是战神同学霸业梦永远只是梦的关键所在

    而二来,赵云和貂蝉都认为董卓是祸害洛阳的罪魁祸首,但仔细一想,要是董卓没有了李儒,没有了麾下战将,那么他即使拥兵几十万,还不是普通的一个诸侯,哪能像现在一样要风得风,一个人光靠自己,在有能耐也是有限的,要诛杀董卓难,但暗杀其他人不就是容易得多么,又或者说,要是李儒和其他董卓手下都挂了,董卓即使不被杀死,都会被吓死了,根本不用出手

    但其实这也只是闲话罢了,在这个时代,武将是用来见血的,谋士才是用来使诡计的,要是武将使用了计策,那叫卑鄙,谋士使用了计策,那叫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像陈平设计逼走了范增,那叫高明,要是樊哙暗杀了范增,那么樊哙,张良和刘邦都叫无耻了

    洛阳城内,董卓和李儒正在密密斟酌着

    “爱婿,这次赵云和貂蝉的暗杀,真是气煞我也,先是大战中只有我部下受伤,百官全都躲向同一个方向,毛都没掉一根,显然洛阳和外界的联系还是很深的,其次,吕布根本就不是真心投靠于我,我要他有何用”,董卓说着将手里的酒杯都砸到了地上泄愤了起来,但随即又说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貂蝉在最后却又突然离开了”

    “百官的反应是意料之中,没有几年下去,即使拥有暗卫,主公依然无法完全掌控洛阳,因为在洛阳人眼里,我们始终是外臣,是叛贼,但他们倒是翻不起什么浪花,反倒是吕布,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主公需多笼络下他,至于貂蝉的离开,我倒是想到了一二,记得毒阵中主公身上曾经出现了一条白龙的虚影,据闻高祖斩白蛇起义,想必这天之诅咒发作的预兆就与白龙虚影有关,而貂蝉乃是暗卫首领,应该知道这事情,不过我想她会再来证实”,李儒缓缓的解释道,随即说道“其实让她和平原王知道主公中了天之诅咒反倒是件好事,这样各诸侯都不会对我们戒备加深,因为自古以来,中了天之诅咒的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各诸侯想必也想看主公的下场”

    “哼,他们以为天之诅咒就是完美的,却想不到天下间还有爱婿这般逆天的存在,这些狗贼早晚有一天我要他们通通不得好死”,董卓满脸狰狞的说道

    “只要洛阳能够巩固下来,一切都不在话下,看来天之诅咒和内力的使用情况有关,主公还是不要经常使用内力为妙”,李儒劝说道

    董卓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刘备竟然敢派赵云来杀我,我们可否以此为借口,让各诸侯讨伐刘备呢,只要给予了充足的利益,应该不会是很大的问题,貂蝉和赵云不除,我心难安啊”

    李儒忽然笑道“主公放心,一切仍在我的掌握之中,我会在十天之内,让主公除去貂蝉和赵云两个心腹之患,至于刘备,谁都知道那是个硬骨头,别说刚经历了大战,就算没经历大战,谁也没兴趣去动他,主公不用着急,我已经想到了让刘备更加狼狈的计策了”

    董卓见状,脸上顿时露出了微笑

    李儒一出,谁与争锋,李儒说的话向来应验的时间都很短,这他一向都知道,何姬忍辱负重两个多月,但李儒七天就找到了并击碎了帝皇之枕

    洛阳皇宫里,董卓来到了王允的大院,迎面而来的正是暗卫的现任首领,貂蝉

    这个貂蝉长得娇小玲珑身材完美无缺毫无挑剔之处,更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肌肤洁白如雪,性格温柔之极,而且能力超强,他一个命令,十几分钟之后,貂蝉就能交给他所需的情报,简直就是个完美的秘书

    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董卓垂涎貂蝉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尤其是她和上任暗卫首领有着同样的名字,同样美入心扉的双眸,只是很可惜,他想吃但吃不下,因为貂蝉脸上长满了麻豆,仿佛是田里螃蟹钻洞后留下的诸多泡泡洞一般,平时都遮着面纱,而董卓此时玩着后宫都不知道多爽,自然也只好放弃,但他也不死心,找了满朝太医来治,但都没效果,李儒说这是奇症,可以用毒来治理,但有一半几率挂掉她,这下董卓可不愿意了,这个忠心耿耿能力卓越的丫头可不能挂

    “见过主公”,貂蝉给了董卓一个温柔的眼神,柔柔的说道

    董卓只感觉浑身都酥了一般,感慨万千道,“要是你是美人,我宁可用后宫三千来换你,可惜了”

    “谢主公夸奖”,貂蝉对这话当然是受用之极,顿时高兴的说道,作为这时代和刘备曹操并称的三国影帝影后,貂蝉的表演能力天下皆知

    “我找你义父,带我去吧”,董卓轻声对着貂蝉说道,也是命运的使然,董卓除了对李儒,也就对着貂蝉有温柔的时候,其他人纵然是手下或者是女儿,都几乎没见过

    貂蝉顿时带着董卓去找王允,此时的王允正在看着书,一见董卓来,急忙行礼

    “王司徒,我这次来的意思你应该知道,上任貂蝉令我寝食难安,你们王氏一族是训练她们的人,她有什么缺点或者说她有什么致命的死穴”,挥退了貂蝉之后,董卓冷哼了声,说道

    “相国恕罪,这事老头子帮不了你,这上任貂蝉是我父亲亲自训练的,而且她的战斗天赋极高,十三岁已经独自走进禁地并带回了白玉麒麟,她的武技大部分都是自学的,你也知道,暗卫本来就是收集情报,也是因为她的战力强悍,龙卫首领被暗杀后,也一同归她调遣了,我也不太清楚她的实力”,王允顿时很是委屈的说道

    “这我不管,你给我查,今晚我要知道她的过去”,董卓再次冷哼了声,拂袖而去,虽然这和李儒估计的差不多,但还是令董卓很是愤怒

    愤怒吧,看李儒还能庇护你多久,呵呵呵,作为守护一族的我们就知道,刘氏天下可不是那么容易被篡取,慢慢来吧,还能有给你更爽的呢,王允看着董卓离去的身影,心里暗道

    吕布的侯爷府

    李儒的到来顿时让侍卫们急忙引入

    “军师是来看我笑话的么”,看着李儒的到来,吕布气不打一处,冷冷的笑道

    “此言何意呢”,李儒一时愕然,但还是当这里是自家一般,开始自己倒茶喝

    “你们早就知道了貂蝉是上任的暗卫首领,也知道了她已经有爱人了,但你们却都瞒着我”,吕布狂暴的气息顿时蔓延而出,李儒顿时被逼退了好几步,茶台上的茶具顿时碎成粉末,也是多年来的毒功和吕布并没有杀意,不然此时的李儒早已经被挂掉了

    “此言差矣,实在话,我们只知道貂蝉是上任暗卫首领,我们本来还想通过奉先来笼络龙卫和暗卫,又怎么会不将事实告诉你呢,而且,貂蝉的私事天下又能有谁知道呢”,李儒脸色依旧淡然,缓缓的走到了吕布面前,手中的空间戒指亮光一闪,一套酒具顿时出现在了茶桌上

    空间戒指,吕布投靠董卓后,最满意的就是赤兔和那个能够储存生物的空间戒指,这不但空间要比普通储存死物的要大,装了赤兔后还能储存少些物品,的确是绝品,再来就是貂蝉的消息了

    “那你说,我现在怎么办”,吕布看了李儒一眼,随即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貂蝉已经有爱人了,我吕奉先顶天立地,岂能做窥视他人妻子的事情”

    “呵呵,温候着魔了,世上本来就没有能不能,只有想与不想,貂蝉纵然是赵云之妻,但这战乱时代,能保住妻子的才叫英雄,这道理你可知道,而且他们还是我们的敌人,我这样一说你可明白”,李儒也向吕布敬了杯酒,意味深长的说道

    是啊,抢人家的妻子不好听,但是战败了的叫俘虏,俘虏可是不分男女,没有地位的,吕布原本气恼的心竟然在瞬间萌动了起来,貂蝉那冰冷的绝世容颜顿时浮现在心头,那双美入心扉的双眸,要是能看到她笑,得到她,那可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哼”,胡思乱想过后,吕布还是轻哼了声,没说话

    “而且奉先你可知道,天下美女何其之多,据闻江东女子美艳天下,益州也是美女如云,成就霸业,何愁没有女人呢,我可以告诉你,你喜欢的不是貂蝉,而是貂蝉的那双美眸,那是祸水一族独有的摄魂之眼”,见状,人精的李儒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笑呵呵的将天下美女的传闻形容了下,然后说出了祸水一族的传闻

    “原来如此,奉先受教了,还请军师饶恕我刚才的无礼”,吕布顿时被说动了,精神一震,恭声说道

    “无妨,为人属下本来就预了要当出气筒的,更何况还是朋友呢,少将军乃是主公义子,将来要继承大统,而且主公年事已高,少将军雄霸天下的日子也不远了,只是不知道少将军当不当李儒是朋友呢”,李儒笑了笑,说道

    “这是什么话,有军师为友乃是人生快事,奉先做梦也想”,吕布一听,仿佛听出了李儒的言外之意,顿时高兴地说道

    “其实天下并不太平啊,奉先,你可知道各方都在窥视着洛阳,而今天你的表现,所有人都知道你和主公不和,我已经劝过主公了,他决定等一段时间洛阳安定下来后,就派你东征,打下兖州,徐州和豫州,封你为三州之主中原王,东西并分天下,你可要努力练兵啊”,李儒一脸语重心长的说道,和董卓那肥胖之余带着暴戾狰狞的神色不同,李儒一向脸上都是挂着淡笑,给人一种分外亲切的感觉

    吕布一听,顿时有种大呼知己的冲动,急忙起身拱手行礼,说道,“军师提携之恩,奉先没齿难忘,奉先绝不辜负军师和主公的期望”,有了个大大的馅饼,吕布只觉得明天的世界是多么的美好

    李儒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但这次是真切的

    洛阳城外一座小山村里,一个蓝衣少女和一个紫衣少女忽然脸色稍变,丢下了手里的小锄头,回到了一片草原上

    一回到草原,两女就看见儒雅的常山赵子龙大帅哥躺在一个红衣美女的大腿上,舒适的晒着太阳

    “爽啊,姐夫”,蔡琰给了赵云一个嘲弄的笑容,来到了赵云身旁坐下,蝉轻轻地将赵云放在了她的大腿上,蔡琰一点都没有客气的拿起银针,消毒都没有直接往赵云身上扎,气哼哼道

    蔡嫣和貂蝉对视了眼,没有丝毫语言交流,随即,蔡嫣给予了赵云一个痛惜的眼神

    “来吧,小琰儿,这次让你当管家婆了”,赵云也笑了笑,努力伸手抓住蔡嫣的小手

    蔡嫣连忙将小手递给他,但却被赵云无耻的包入怀里,气得她嗔怪的看了赵云一眼,但却没有拒绝

    “两个一起来更好,免得我一个一个的骂了”,蔡琰嘟着小嘴,愤愤不平地说着,“你们真是有夫妻相啊,姐姐呢,每天都去西凉铁骑的军营逛,每次都带回几匹好马,英雄啊,据闻洛阳城外有个蓝衣女侠已经诛杀了上千西凉暴徒,搞得村子里的百姓都变成了骑兵,而姐夫呢,更加厉害,和蝉姐两个人就敢在十数万大军当中刺杀董卓了,还真是厉害呢,竟然能在李儒和吕布手里逃脱”,蔡琰一边嘲讽地说着,一边却是快速的扎针,还不忘对着天边大声喊“晓敏,这次你太可恶了,不拦住他还帮忙,你的那些东西我一个月不帮你种”

    “可恶的赵小子,我恨死你了”,远处传来了晓敏的愤怒的痛诉

    蔡嫣和赵云都没说话,只是相互对望,均看到了对方眼眸里的赞赏和担心,貂蝉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但管家婆哪能只有这般功力呢,只见这里年纪最小的蔡琰继续开着唠叨大招,“董卓本来实力就不弱,加上李儒这个强力辅助,吕布这个强力爆发,就算那十几万西凉铁骑不动手,你们也很可能被挂掉,董卓没有吕布的时候都能在雍州称雄,人家没两下子早就被人挂掉了,而且,刺杀就刺杀,一定要选人多的时候么,你就不会等董卓上厕所,洗澡的时候么,而且你们杀董卓干什么,杀了他,洛阳瞬间就成了血海了,要杀你们不会杀李儒,他才是最坏的家伙”

    蔡琰一个劲的说着,毫不留情的扎着,同时小手输送着真气,“还有啊,明知道要来玩刺杀,当时还给什么九穗禾给我吃,要我每天都帮你们扎扎扎,这不是在坑我么”

    说着说着,蔡琰的脸上出现了黑线,因为赵云和蔡嫣正情意绵绵的对视着,貂蝉正看着她,和飞速而来的晓敏正并肩而坐,掩嘴轻笑着

    “可恶,你们在当我表演笑话是么”,蔡琰顿时火冒三丈,一掌拍出,赵云和蔡嫣顿时被拍出了几步,但却安然落地,显然手术已经完成了,蔡琰气鼓着小嘴,咬牙切齿的说道,“笑笑笑,我让你们笑,晓敏,你给我作证,下次我姐夫再有这种情况,我就钻进他被窝里和他双修,我看你们谁敢脱我衣服”,说着,飘然里离开了

    蔡嫣和赵云顿时脸色变了变,均看出了对方眼里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