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虎牢关之战 (一)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虎牢关之战 (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虎牢关之战(一)

    “你到底想说什么”,董卓一把揪住何姬的脖子,紧紧地箍着,直箍得何姬脸色红晕泛紫,双眼更是射出野兽的阴冷光芒,仿佛要吞噬何姬一般

    “呵呵,我只...想说,你大限已到,最少数月,最多两年,你就会因为荒淫无道,无比嗜杀而众叛亲离,而且百病缠身不得好死”,何姬狠狠地一扳,竟然脱出了董卓的大手囚困,得意地笑道

    “说,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们刘氏一族到底有什么特殊的秘法,不然我杀了你”,锵一声,董卓随手抽出床下的一把宝剑,指着何姬说道,听着何姬的语气,董卓瞬间感到了深深的不安

    “我不过一个小小女子,还能做什么,不过就是给你下了午夜魔兰罢了,但你占据了皇宫,高祖传下的天之诅咒,呵呵,不知道大高手的董贼和毒王后人的关中第一谋士能不能解掉呢,哈哈哈哈哈”,何姬状若疯狂的笑着,笑容中闪现着无限的讽刺,双眼中传递着复杂的目光,怨毒痛快和痛苦哀伤,前者是给董卓的,后者是给自己的

    “午夜魔兰,好好好,我先让你不得好死”,一听午夜魔兰和天之诅咒这两个词,董卓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双眼闪现着难掩的恐惧,手里的剑顿时刺出,大吼道

    但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宝剑穿过了何姬的身体,但却没流出一丝红色的鲜血,反而是像刺入了水中一般,何姬再次化成了一朵水态的兰花,但这次是最后一次了,因为她随即化成了水

    “狗贼,黄泉路上我等着你,今生不能将你千刀万剐,阴间相见我必定和你玉石俱焚”,何姬的破口大骂声充斥在了整个房间

    在何姬化为水的一瞬间,董卓只感觉到了心头一阵剧痛,仿佛是心脏被狠狠地咬了一口一般,而且,这剧痛仍在不急不躁的持续中

    董卓满脸铁青,竭力忍住痛楚,内力急忙护住心脉,急忙差人唤来了李儒

    “午夜魔兰,天之诅咒”,李儒低喃着这两个名字,向来的淡定神色也不由得变了变,带了些忧虑,从怀里掏出了一颗药丸给董卓,说道“主公,午夜魔兰植入你的身体时间较长,加上这段时间纵欲过度,而且何姬还下了双生午夜魔兰,一方死亡一方决不能独活,恐怕难以迅速根除,这是火龙丹,原本能够直接扑灭午夜魔兰,但现在需要接连服用一个月,每天还会受到火焰灼烧之苦持续一个时辰”

    “那这个天之诅咒据闻是传说中帝皇诅咒,有没有解”,董卓急忙磕了火龙丹,只感觉浑身热血沸腾,仿佛置身于火炉还被万针连刺一般,说不出的难受,但他还是运转内力,竭力忍住,急忙问道

    如果说,午夜魔兰董卓还只是担心的话,天之诅咒那就是恐惧了,历朝历代死在这诅咒下的帝王不但遗臭万年,还日子过得极度凄惨,据说天之诅咒能让人理智慢慢丧失,变成荒淫无道,昏庸嗜杀的暴君,治下百姓,麾下文武百官逐渐叛逃,小人近身,最后为小人所害,遗臭万年,想起齐桓公的何其的雄才大略,但后来的昏庸和下场,而商纣王周幽王的结局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或许都不是好的君主,但却都是中了帝皇诅咒,天之诅咒,这个号称是上天用来惩罚帝皇的,从未出现在普通人身上的

    “天之诅咒有解,但却等于无解”,李儒苦涩的一笑,说了些废话

    “爱婿何意”,董卓倒是糊涂了,以李儒一向来的性格,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天之诅咒据说是帝皇诅咒,需要拥有摄魂之眼的祸水一族的美女,夜夜跳着镇魂之舞持续一年才能根除,祸水一族本来就世间少有,要是遇上了像褒姒那样的冰山美人或者是妲己那样的九尾妖狐女,那有就等于没有,而且跳镇魂之舞的时候,若是她不爱主公,效果会减半,需要更长时间来根除天之诅咒,要是在这期间她爱上了别人,那么镇魂之舞则会加速天之诅咒的发作,更何况据我所知,当年高祖为了让天之诅咒为其所用,已经掌握了天之诅咒的使用方法,也将解决方法留给了守护一族,而整个洛阳如今只有两个祸水一族”,李儒缓缓地解释道

    “你是说,现在皇宫里有令我病情加剧的天之诅咒来源”,董卓只感觉浑身出了冷汗,这天之诅咒是什么,是物品还是人,而脑海忽然闪过了一丝电光,急忙问道“爱婿说的那两个祸水一族,该不会是两任的暗卫首领吧”

    “对,就是现在镇守皇陵等待灵帝陵墓修好就要殉葬的貂蝉和王允献上的主公麾下的暗卫现任首领,貂蝉,而后者,据王允所说,还未开启摄魂之眼”,李儒有点犯愁的说道

    董卓顿时无语了,也就是说,现在能救他的只有这个灵帝的暗卫首领,还要人家爱上他才行,可是他篡了灵帝儿子的皇位,还差点搞死了少帝,貂蝉没飞出来灭了他已经是很给面子了,还指望貂蝉尽力帮他,怪不得连李儒都犯愁了,灵帝麾下的龙卫暗卫,自灵帝死后,根本就是天下无人能管辖的

    良久,董卓说道,“爱婿,皇宫调查一事就交给你了,至于现任貂蝉,我让王允不惜一切代价,让她快速觉醒,而这段时间,你也不要去虎牢关和河内了,没有你在,我怕病情会加剧”

    “是,主公”,李儒点了点头,说道

    “看来,反还真不是这么容易造的,占据了洛阳之后,我感觉和原来在雍州并没有什么不同,真不知道这次进京,值不值”,董卓经过一连串的被暗杀,被下毒,被下诅咒等等,顿时感慨万千,原本自己在雍州就是土皇帝,雍州或许比较穷,但仍旧是统兵数十万的大军阀,雍州千里之地无人敢惹,现在虽然变成了太上皇,占据了富庶的洛阳,但却要担惊受怕,没过过一天正常的日子

    “主公无需懊恼,为主公分忧是臣下的职责所在,别说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就算有,我们也回不去了,只要主公想,我李儒就算背尽骂名与天下为敌,也为主公达成”,李儒重重的跪在了地下,满脸认真地看着董卓

    现在已经不是退却的时候了,天下诸侯本来没人带头还不会怎么样,但要是己方现在退出洛阳,势必会引来痛打落水狗,为他人展开成名之战,洛阳本土势力也将会蠢蠢欲动

    李儒的归来也的确让洛阳平静了许多,毕竟李儒不是董卓,董卓会在被刺杀之后诛你九族,但那时候你可能已经将家眷朋友遣送到了其他地方,到时候来个英勇就义,千古留名,但李儒不同,他可以在有丝毫蛛丝马迹的时候灭你三族,虽然杀戮的人数并少了,但董卓却是好过了不少

    半个月后

    洛阳发生了一件大事,皇陵修好了,灵帝和少帝可以一起葬了,整个洛阳的披麻戴孝,准备着两任皇帝的葬礼,各诸侯都知道了曹操的结果,全都派了侍从带了些礼物来,并没有为董卓送人才,但整个天下各诸侯都有使者,唯独是灵帝生前很是器重的皇弟,连知道消息的资格都没有

    两度刺杀,貂蝉的逆袭

    平原,原本刚刚从初中班下班的赵云忽然神色动了动,顿时回到了晓敏的空间

    天马的空间里,一处高峰上,一个白色的身影静静地静立着,在轻风的吹拂下白衣微动,长发飘飘

    竟然是貂蝉,而她并没有穿上最喜欢的红色衣服,赵云悄然来到她身旁静静地站在她身旁,虽然有点疑惑为什么貂蝉会穿上白色的衣服,但赵云还是没有询问,就像他从来没有询问过貂蝉的身世背景一般,他知道,要是貂蝉愿意说,那么根本不用问,要是不愿意说,问到也没意思

    “陪我打架,好不好”,貂蝉微微侧身,柔声说道,双眸中带了点期盼,还有点不舍

    “嗯”,赵云心中的疑惑更甚了,但还是点了点头,自从他他回到平原之后,几年来,貂蝉很少找他打架,因为平原有很多对手,关张,水妖,盗贼,妖兽,都是貂蝉喜欢的对手

    一场轰烈的大战顿时将整个大海搅得呼啸连连

    当然,谁也不敢在晓敏的空间打架,不然会被罚扫地,打扫战场,真正的扫战场

    “你中了老化咒”,貂蝉看着身型快速消瘦,双手如同枯爪一般的赵云,小手顿时抵上了赵云的手,和他十指紧扣,真气源源不绝的输了进去,双眸中还带着歉然

    “嗯”,赵云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输送真气过后,赵云的情况才好了些,双手恢复了手的模样

    接下来的,就是小儿不宜的翻云覆雨中

    “我要死了”,貂蝉依偎在赵云怀里,对着赵云轻声说道,她说话的声音依旧轻柔,脸上淡然一片,小手抚上了赵云的胸膛,轻轻抚摸着那淡淡的皱纹

    “可不可以为了我,不死”,赵云一听这话,双眸中顿时闪现出了痛苦之色,抱着貂蝉的娇躯也分外的紧了紧,他也只能这样哀求了,毕竟貂蝉拥有他九成的战力,有如此能力的人绝对不会轻易为他人的话而动摇自己的决定,不管劝阻的是男人还是女人

    貂蝉和他静静的对视着,并没有回答

    两人都不由得沉浸在回忆中,第一次相见的三百个回合狠斗,一拼你死我活,为数不多但却缠绵不已的翻云覆雨,短暂的相聚花前月下的......

    良久,貂蝉闭上了双眸,贴在了赵云的心窝上,轻声说道,“只要你想,我就不死,暗卫首领貂蝉已经死了,以后我是你的爱人,蝉”

    说着,貂蝉将自己的身份都说了出来,缓缓而轻柔的说着

    “那我和你去刺杀董卓,董卓一死,也算对得起先帝了”,赵云一听貂蝉的身份,也小小的吃了一惊,顿时说道

    “以后有事,告诉我好不好”,貂蝉并没有反对,也没有赞同,只是捏着赵云的手,说道

    平原里,一听赵云的话和赵云的决定,刘关张都一时大惊

    “子龙,你可要想清楚,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宜进京,别说董卓本身就是大高手,有许多护卫,而且吕布也依附了他,洛阳诸多暗杀都成功不了就是最好的例子”,刘备一听赵云的决定,急忙劝阻着说道

    “就是,子龙你别去,要去我也去”,张飞顿时焦急地说道

    “不行,我的身份是大哥的属下,但三哥你和二哥代表着大哥和平原,不能去”,赵云摇了摇头,否决了张飞的提议

    “子龙你真的决定了么”,见刘备和张飞的目光都投向了自己,关羽淡淡的问道

    “是的,二哥”,赵云坚定地说道

    “弟妹,我希望子龙安然归来”,关羽沉默了下,顿时对着貂蝉说道,他们都清楚,赵云虽然一向很平和,但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很少会改变的

    “他会回来的”,貂蝉,也就是以后的蝉点了点头,脸上淡然自若,说道,貂蝉很少笑,即使面对的是赵云的兄弟,她的笑就像季节性的花朵,只为季节而绽放

    赵云和貂蝉刚离开不久,平原就快速变得白素一片,百多万百姓自发或参加在平原以西的祭天之礼,或在家里摆起了灵帝少帝的灵位,祭拜了起来,虽然平原家家户户都祭起了白旗,代表着哀伤,但实际上只有平原的五千城防军和隶属于刘备集团的人员才穿起了白袍,为灵帝少帝祭拜,原因无他,这平原本来就是一个小城,里面都是贫苦的百姓,对灵帝的统治本来就是敢怒不敢言,是刘备让他们过起了好日子,他们只认识平原王,也只认平原王

    虽然如此,也只有平原,才能将这两任皇帝的葬礼搞得如此风光,其他各州郡,都是意思意思一下,通报而已

    几乎整个天下都知道,刘备这个平原王身份除了董卓集团倒台或者献帝被挂掉,不然恢复的机会等于零,但实际上,平原王早就消失了,从灵帝挂了的那一刻开始,平原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接下来的是,刘皇叔的时代

    洛阳正浩浩荡荡的进行的葬礼,全朝文武百官都参加了,数十万西凉铁骑包围着皇陵,各种繁杂的礼仪过后,最后,就是由灵帝的两大护卫龙卫和暗卫带进皇陵,然后自尽于皇陵,但吕布却欣喜的看到,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貂蝉的身影

    赵云很快就通过晓敏在所经之地留下的空间点,来到了皇陵,和貂蝉一起坐在白玉麒麟上,看着下面那雄伟的皇陵,赵云又想起了那个年轻而又虚弱的身影,那个享尽了荣华富贵,昏庸之极的身影,说实在的,他对灵帝的印象不深,也只见过一次面,那是在面对凝月刁难的时候,对灵帝的了解,也只限于王秀儿和外界的传闻,王秀儿说,他是个温柔体贴,幽默风趣的夫君,但百姓却说他是个昏庸无能,贪得无厌的昏君,但是非功过都随风流逝了

    祭礼整整持续了三天

    在祭礼结束,全朝文武百官回城的时候,一条银龙呼啸而来,卷席之下沿途之处西凉铁骑被打得四处溃散,一个白衣身影出现在天空,手持一把生锈的铁枪,脸上带着一个狰狞面具

    “是洛阳才子,洛阳才子来了”,一个官员很是白痴的大声叫道,直惹得一众文武一阵白眼,顿时离他远了一点,纷纷暗道,这不是摆明在坑平原王嘛,这丫的一定跟刘备有仇,没看见银龙一路走来都没伤到自己等人,他还带着面具嘛,摆明是和董卓过不去,你那么大声叫出来,摆明就是董卓的人

    银龙威风凛凛,卷席之下西凉铁骑顿时被挂掉了百多人,被重创者更是不计其数,但这看出了西凉铁骑的强悍,要是这换成普通骑兵,十倍不止了

    董卓脸上浮现了一丝冷笑,来了,终于来了,我就要看看刘备你手下能有多少奇人来送死

    李儒偷偷的离开了,在数百军士的掩护下

    无数西凉铁骑宛如潮水一般的涌了上去,人海战术顿时围向了,无数箭矢宛如雨滴一般,铺天盖地的砸向了赵云

    亢龙无悔,赵云回剑抽枪,原地止步,无视漫天的箭矢,长枪不断挥动,划破空气,无数圆形光弧顿时以赵云为中心,呈玫瑰花形状不住扩散,光弧源源不断,带着无尽的气势,大有衣甲平过,血流成河之势,对于董卓的爪牙,赵云一点都没有怜惜的意思

    围在赵云身边的数百西凉铁骑顿时变成了碎片,连带的还有刚才的箭雨,刚才的箭雨变成了现在的木屑雨,这些被极大的震撼了下的西凉铁骑顿时聪明了止住了脚步,静待指挥

    瞎的都看出来的,这绝对不是用数量可以堆得死的存在,要是没有指挥布成阵势,敌人绝对可以大杀特杀后,从容离开

    “子龙不愧为幽州第一战神,比起当年,你的功力越发精深了”,吕布并没有因为西凉铁骑的消耗而有丝毫变色,反而是带了点赞赏的说道

    “许久不见,温候的实力更生从前了”,感觉到了吕布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赵云也陪了个笑脸,拱手说道

    一众文武百官早就展开流星速度,飞回了洛阳,在场也就只有董卓集团的人

    “你我都在进步,只是你真的要以现在的状态和我交战么,你应该受了伤”,吕布连装备都没有露出来,还是以叙旧的方式说着,直看得董卓气鼻子瞪眼,其他人看向董卓的目光也有了些异样,原来,吕布并不像传说中的,投降了

    “奉先,给我拿下这个捣乱皇陵葬礼,意图刺杀百官的逆贼”,董卓手里的廷杖狠狠地一蹬地,冷声说道

    “我自有分寸”,吕布冷冷的看了董卓一眼,冷漠的说道,吕布神色极为冰冷,比看向赵云还要冷,他虽然也想追求富贵,但绝不会谦卑于人,更加不会对这个设计陷害自己的人有丝毫好感

    董卓顿时恼怒之极,但却不好发作出来

    正当场面尴尬之极,寂静之极的时候,天上突然飞出了两只小巧的火鸟,火鸟顿时飞向了董卓,速度奇快

    董卓的护卫急忙挡在了董卓身旁,龙炮侍卫瞬间发炮,顿时击中了火鸟,但火鸟却是直接无视了龙炮,击中了护卫,直接将五个护卫都洞穿化为灰烬才堪堪抵消,董卓顿时脸色大变,一众护卫顿时大惊失色的围在了董卓身旁

    董卓抬头一看,发现天上正有着一个火红的身影,娇小的身躯却坐在了灵兽白玉麒麟背上,手里拿着两个冒着火焰的小锤子

    是貂蝉,董卓吞了吞口水,浑身的内力不断的运转着,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暗卫首领可是有着传闻中惊天动地的实力,想不到竟然也是刘备一派的,这刘备该不是也是什么守护一族的吧,赵云刚才的强势董卓看在眼里,绝对是万人敌,要是来多几个像赵云一样的对手,就算吕布在身旁,也保不住自己吧

    “貂蝉”,吕布惊喜的呼道,但随即脸色一变,脸上竟然闪现过了一丝惶恐,看着赵云的眼神中也充满着敌视,浑身的气势瞬间暴涨了许多,冰冷的说道,“子龙,她该不会是和你一起来的吧”

    “她是我的爱人”,赵云一点都没有在意吕布那仿佛吃人的眼神,而是淡淡的说道

    吕布顿时浑身一颤,仿佛失去了力量的来源一般,神色呆了下来,看见貂蝉的一瞬间开始,他就立誓,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为了这个目的,他付出了多少,他连并州都不要了,他受尽了骂名,在葬礼上他没看见貂蝉,他就是在众人哭的时候都在乐呵呵的笑着,他还以为自己感动了貂蝉,她才不殉葬的呢

    但现在,她竟然是他人的妻子了,我吕布一世英雄,能做夺人妻女的事情么,笑话,绝对不可能,吕布心里疯狂的喊道,随即吕布深深的看着貂蝉那冷漠的俏脸,绝望的闭上了双眼,然后缓缓地睁开,说道“你们的实力我都清楚,即使是联手也不会是我的对手,你们走吧,他还不能死”

    说着,还对着赵云叮嘱道,“子龙,答应我,一辈子好好爱她”

    赵云点了点头,随即摇了摇头,但却并没有答话

    比起吕布的情长,貂蝉一点都没有含糊的意思,飞速的攻击向了董卓,小锤子一下一下的给了董卓雷霆一击

    赵云扬起生锈的铁枪,扬了个请的姿势,也冲向了吕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