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二十章 (四)

正文 第二十章 (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夜里,有了充足物资的特使一行人各自休息,这是他们出洛阳一来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

    接下来几天,特使和矮卫都出门旅游,但其他侍卫都在床上接受飞哥的小猛带来的好处

    “大人,我想这次回到洛阳后我就投身平原,你说好不好”,矮卫终于忍不住说道

    “加入平原当然好,我都想呢”,特使没好气的白了矮卫一眼,说道,都不知道平原的医术精湛还是神棍特多,今年自己也就二十岁左右,竟然浑身是病,要自己抛开现在平原和平的生活回到洛阳过那种有今天不一定有明天的生活,他也不愿意

    “那你是同意了”,矮卫一阵欢喜,感激涕零的看着特使

    “同意个屁,你还是要跟我走,然后在半路找个借口跑回来,顺便帮我占个位置,你小子就爽,没家室说跑就跑,我还要回去报告呢”,特使笑骂着说道

    矮卫也笑了,急忙捧上了买回来的茶叶,说道,“大人,这是我今天还没天亮到易家茶庄买的,虽然只是只值五十个铜板,但绝对是好茶”

    “哇哇哇,你小子不得了,我记得易家茶庄的高等茶叶只卖三斤,凌晨都已经有人在排队了,你小子怎么抢到的”,特使满脸狂喜的抢过茶叶,宝贝似的收入怀里,随即狐疑的说道,“你小子应该没有闹事吧,你可不要害我啊”

    特使当然知道这个比自己还要胆小的家伙不会在平原闹事,但还是千叮万嘱的好,五十个铜板,讽刺的五十个铜板啊,特使大人心中狂呼,虽然只有半斤,但要是在洛阳,这可是不止五百两,还有价无市,因为平原流传出去的都不是超高档的商品,上品已经是很牛的了,但平原却给平原百姓出售超高档商品,例如刘备的白菜,张飞的酒等等,而且这些东西也通过易家商行和外界以物换物,这茶叶一看就知道是江东的超高档货,要是在洛阳能看到江东的上等茶叶,那绝对是九成是水货,然后一成是真的,但就连水货也经常断货,真货更是有价无市,毕竟江东离洛阳太远了,在这个乱世,上贡的贡品早就被一层层的偷天换日,除了大家都心中明白的给皇帝留一成,其他人根本不用管,什么,有意见,有问题,别跟我提,也别跟我说,跟我们老大说,我们秉承县官不如现管的原则

    “没有,绝对没有,是,是,是我托人买的,她家离易家茶庄很近”,矮卫犹犹豫豫,结结巴巴了半天,终于憋了句

    “你小子本事不错啊,平原的姑娘可是出了名的难泡,老实说踩了多少堆狗屎,祷告了多少次”,特使惊讶的说道

    “....”,矮卫顿时无言

    接下来的十几天里,矮卫继续泡他的姑娘,忙碌着怎么在平原安家落户,而特使大人则是化身为风流才子--华安,加入了间谍事业

    首先调查的当然是农业商业这平原的两大主业,经过这些天来的逛街心得,特使知道,在平原你只要做到坦白,那基本上到哪里都贵人照着,但若是一副鬼鬼祟祟,高傲的样子,那绝对被人排斥,甚至举报

    化身为华北老农模样的特使加入了一个种菜小组,扛着一把小巧的锄头进入了菜园,菜园并不大,但却分工很仔细,个子大的抓着大锄头开坑挖河用来蓄水,个子小的或者女子就拿着小巧的锄头开洞播种,这时特使才发现,原来平原不只是种白菜的,还有许多各种各样的蔬菜,只是白菜王老刘的知名度太高,掩盖了整个平原的蔬菜行业,而且这里工作的不但有男有女,还有不少已婚的,未婚的少男少女

    这简直就是神迹,在整个天下,农田里的永远都只会是上了年纪的中年人,已婚妇女都会在家里不允许出来工作,而少女也只能在家帮忙做家务,出来都害怕被抢,少男若不是被强行征兵就是在家当大少爷的,能够出来少男少女无不是公子小姐,绝对不会在农田里面看到,跟别说像是一家人一般的互相帮助,打情骂俏了,阶级相差太大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像寒士爱上了千金小姐,除了私奔过苦日子,就只能被棒打鸳鸯了,但在这里有几个看气质和通过言语,摆明就是千金小姐和富家公子,但都和寒士和穷丫头打得火热,而身边的农民竟然一点惊讶都没有,反而是慈祥的看着,要是在洛阳,恐怕早就去举报拿赏钱了

    平原果然诡异,和传说中的一样,在这里竟然没有阶级斗争和阶级观念

    一样的挖坑播种,一样的除草浇水,一样的除虫施肥,虽然特使并没有种过地,但这些工序还是清楚的,并没有什么不同,但这样怎么能种出不一样的蔬菜呢,就像白菜,外面的白菜一捆才一斤,有点甜味已经是万幸了,但这里的白菜,平常的一棵都有三四斤,像老刘出品更是十多斤,像是白菜中的巨人一般,味道更是无法言喻,加上能够被用来药用,酒用,价值堪比人参灵芝,毕竟人参灵芝还要特殊的地方和漫长的时间才能培育出来

    是因为平原地杰人灵么,可是十年前,平原还穷得掉裤子呢

    但几天之后,特使大人发现了一些诡异的事情,有几个方面,一个是种的时候,这些百姓捏着一颗种子仿佛是捏着一块金子一般,小心翼翼,从拿起到放下到埋土,那颗种子的位置一点都没移动过,而且菜地二十四小时都有人来巡逻,还拿着一个个大本本,涂涂画画的,浇水施肥的时候更是极为讲究,整个工作过程还不是低哼着小曲,仿佛是在哄着小孩一般,每隔几天更是有人来唱歌弹琴吹箫

    这根本不是在种菜,这简直就是在培育着下一代

    没错,据五年前的平原居民说,用心去种菜,才能种好菜

    当然这过程中还是要添加一些特使大人不认识的类似于花粉一般的粉末

    种地的几天,虽然身心疲倦,浑身酸痛,但特使却仿佛看到了,这原本光秃秃菜地,变成了硕果累累的丰收

    在养鱼,酿酒的行业里,特使大人看到了,同样的专注,用心,当然,也学会了钓鱼和偷酒喝

    商业上,平原就简单的多了,特使同样去登记了下,然后就领着大堆美酒出发了,原本特使还以为要交押金的,谁知道什么都不用,人家说你登记了名字,已经足够了

    不用吆喝,不用王婆卖瓜,更加不用死磕讲价,因为平原的东西都是统一定价的,外面卖二十个铜板的包子,平原只卖两个铜板,谁还有心情去讲价,卖东西在平原就是认识不同的人,然后聊聊天,混混日子

    特使大人也知道了,在平原,调戏那是一种文化,在洛阳和雍州,调戏一般都是和强抢民女挂钩的,都是抢了回家往床上一丢,但这里,所有人都是平等的,都是有血有肉的,只要你不动手动脚,男女都可以互相调笑,特使忽然发觉,原来有的时候,女人不单止是脱光衣服的时候最好看

    农商一结合,特使大人顿时义愤填膺,平原这生活,简直不是人过的,简直是仙人过的,只要自己酿成一次酒,就可以赚到了好几年在平原的伙食费用,如果努力点,一年左右就可以拥有数百两的银子,然后想到哪里玩就到哪里玩,相比之下,外面的商人都是吸血鬼,就说酒,成本最高的上等美酒,材料也就九百个铜板,在平原卖一两银子,在易家商行卖五十两银子,出到外面卖二十两金子,而最低成本的只需要四五十个铜板,但在外面却要卖到二三十两,这还只是酒方面,特使无限鄙视中

    逛完菜地,游过鱼塘,进过酒庄,摆过地摊,特使大人就走进了书院

    书院在平原四处,一处是幼儿班,一处是中学班,一处是成人班,还有一处是谋士班,每个书院的读书课程都只有一个月,读完就像你想读,也不会有机会,当然也是不要钱的,而这并不是按部就班的,而是按年龄读的,谋士班属于平原的核心,特使大人不知道,但经过打听,平原的幼儿班是认识平常会用到的百多个字,然后就毕业了,中学班也是学习日常会用到的礼仪,论理,日常用语等等,成人班也就传授一些处事原则等等

    特使大人进入了成人班学习了一天就逃跑了,因为在这一天里,他听到的不像是学习,反而像是间谍培训营

    “人生最需要的是保护自己,但最重要的是保护自己在乎的人,为了这个目的,就算背弃了整个世界,也无所谓,因为在你临终前为你哭泣的只会是在乎你的人”

    “在社会生活最需要的就是察言观色,一个人再精通伪装,也会有破绽,因为每个人都会有一些独特的生活习惯,而这些生活习惯,很多时候是个每个州特有的,而学会了察言观色,你的路就会走的很通顺”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前者看时机,后者要谨记,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跟一个陌生人聊天,要有自己的判断和底线”

    “学习多一项技能,对自己总是好的,钱到用时方恨少,金钱不是万能的,人际关系才是最关键”

    ......

    只听那老师每说一句,都会举例平原什么时候,遭受过怎么样的欺负,怎么样的攻击,怎么样的什么什么的,只听得特使大人心生错觉,仿佛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用着恶狠狠的目光

    被吓了一天后,特使大人开始观看平原的城防,平原的城墙不高,也只有普通的守城机械,加上经过改造后更是成了三层围墙,最外围还处于空虚状态,城墙上只有三两个哨兵在聊天,这根本就是一座不设防的空城,但要是仔细一看和了解过平原的百姓状态,恐怕就会被瞬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平原只有五千城防军天下皆知,因为这是个天大的笑话,在平原只有五六万人的时候,拥有五千城防军还说得过去,但扩张到了五六十万,到现在的一百多万,依旧是五千人,而且这五千人还到处乱跑,剿匪,打水妖,甚至海上救难都是这些人,就是铁人,也累死了

    这就表明了该城守是个军事白痴,但平原却是反其道而行之,整个郡四门防御局势由内到外扩散,战事爆发,防御力量可以瞬间到达城门,而且平原全民皆兵,真正的全民皆兵,而且装备精良,心中更是有着保护家园至死不渝的信念,所爆发的力量纵然是诡异如黄巾,强势如匈奴,也只能望而却步,因为攻打平原远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程度,很可能是伤敌五百,自损三千,这样一颗硬骨头,没人敢啃,也没人会啃

    虽然城防空虚,但特使却眼尖的看到,城防器械崭新之极,根本就没有大雪飞过的痕迹,而且连续几天都是如此,特使当然不会天才的认为,这是人家特意给自己做戏,毕竟董卓能够唬住洛阳,甚至唬住司隶,但却唬不住稍远的州郡

    接下来的当然是平原的军营了,平原的军营在平原来说是一个很熟悉的地方,因为一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乃至十几天,都会有许多男男女女来驻扎,上至七十岁,下至十二岁,而这个军营,却设计的可以容纳五万人不止,这里满是密密麻麻的训练器具,箭靶,木桩,战马,还有一个巨大的药酒库,还有些特使大人看了毛骨悚然的东西

    重骑兵:西北,北方,东北重甲骑兵或者经验丰富的进阶骑兵

    优势:强大的冲锋能力,重骑兵都是拥有强悍的臂力

    劣势:坐骑,不耐长时间冲锋

    采取方式:据城而守,占领制高点,发射火箭,或者滚石沸油,或布置陷阱

    切记:不要正面交锋

    一张张重骑兵的样子,战斗模式,胜负经典战役都写满了整整一版

    重步兵:经验丰富或者身披重甲的步兵

    优势:坚固的防御力,能够攻城

    劣势:灵活性不够,容易被骑兵克制

    采取方式:数量众多时候据城而守,数量少围而歼之

    切记:若敌军布成阵势,不要硬闯,身体羸弱,善于远程攻击的不要靠近

    同样的,一张张重步兵的样子,战斗模式,胜负经典战役都写满了一版,其中还包括各州的重步兵力量对比,各种阵势的介绍

    鳞甲水妖:大海水妖的一种

    优势:皮糙肉厚,力量强悍

    劣势:不能离开水太久,笨重,移动速度较慢

    采取方式:搬救兵,或者长距离骚扰

    切记:不能将它引到人多的地方

    一张张曾在平原出现过的各种水妖样子,战斗模式,战胜经验也写满了一版

    接下来还有各类兵种的强弱介绍,曾在平原各处或者有机会再次潜伏的各类盗贼妖兽妖师等等介绍

    最让特使郁闷的是,竟然还有间谍,美男计,美人计的介绍,让百姓如何认识伪装后的间谍

    而另一边还有人体构造图,各种野兽水妖等等存在危害的构造图,还标明了快速打击和死穴,各种武器的使用方式等等......

    再一次,特使仿佛感觉到了无数双恶狠狠的眼睛在看着自己

    大致调查了下平原的情况后,特使大人反而为难了起来,战斗军事上还好写,毕竟如常写就行了,但农商业怎么写,难道说因为用心就能发展好

    在这个时代,谁都知道良心都不值钱的,更何况是专心呢

    在一众侍卫快好的这两天,特使哪里都没有去,每天都是早上坐在池塘边晒晒暖冬的太阳,看看平原王府的藏书,中午出去吃吃饭调笑下平原的美女,然后散散步,下午睡个午觉,黄昏钓钓鱼,晚上逛逛夜市

    不得不说,平原的女子还真是与众不同,个个入得厨房出得厅堂,样子虽然不全是国色天香,但却是温柔体贴,非常贴心,没有贫苦女子的自卑,也没有千金小姐的傲气,怪不得那傻小子都赖着不走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特使大人叹了口气,虽然知道自己的情报不足以毁掉平原,但却足以震惊整个天下,因为天下都知道平原但没有自己所描绘过整理过的平原那么真实,那么详细,不然也不用派自己来调查了

    侍卫们的伤势终于好了,特使大人也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他也该回去了

    和平时没什么不同,特使和矮卫领着一众侍卫走出了平原王府,这次那些侍卫也学聪明了,因为这十几天特使和矮卫的遭遇他们都看在眼里,他们也知道整个平原都在看他们笑话,这个平原也不是靠董卓的名字能够唬住的地方

    一伙人刚坐下,特使让侍卫老大点菜,自己还在沉思着报告的事情,却忽然听到几声惊呼

    “是抢了王府的那些混蛋,我认得他的眼睛”

    “就是,那天还抢我们的包子,我认得他的声音”

    一瞬间,所有顾客都站了起来,一副掏家伙的样子,而掌柜也急忙走了过来,店小二却已经在窗外叫人了

    “各位,我们这里没有你们要的菜肴,请回吧”,掌柜毕竟是掌柜,只见他冷着脸,斯文的下着逐客令

    百姓发话,官差会怎么样,要是别的地方很可能会暴打百姓一顿,但在平原,只要你有道理,你可以比官员还凶,不过这样的例子还没出现过,因为平原的官员都是一心为民的和善之人

    一众侍卫拔腿就跑,速度快得很,矮卫和特使对视了眼,无奈的离开了

    十几个人一起吃饭,即使是再好的伪装,也避不过他人的调查,接连几次被发觉驱逐后,一众侍卫也只好躲在平原王府,靠特使和矮卫出去买饭盒了

    “特使大人,现在怎么办,我们这样下去恐怕回不到洛阳”,侍卫老大顿时憋屈的问道,自己是来奉旨收贿赂,来缴平原王的械的,但现在看来,在平原连吃饭都成问题,要是说了句“平原王你好坏”,恐怕立马就上天了

    特使也意料到事情的严重,挥手止住侍卫老大,沉默了开来

    竖日,特使想到了一个让所有侍卫都不愿意,但却只能这样做的方法,只见他命令所有侍卫脱了上衣,背着藤条前往了平原的外交官孙乾的府上

    在平原,平原的百姓可以直接求见平原的官员乃至平原王,但外面的官员只能通过外交家孙乾表达自己的意思,别说老刘不见你,就是你要让飞哥揍,还要看飞哥心情好不好,有没有空揍你

    经过通报后,孙乾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看着手里的密报,邓芝,不错的苗子,能屈能伸,应变能力不错

    “哎,特使大人这是何意”,看着特使和其他侍卫一样,赤裸着上身,背着一根藤条,满脸忏悔的样子,孙乾顿时强忍住笑意,连忙上前迎接

    “我管教不严,让部下祸害平原,实在罪大恶极,现在效仿廉颇负荆请罪,还请大人禀报王爷,让我们见王爷一面”,特使跪在地上,满脸痛哭流涕的样子,哀声道

    “特使大人请入内,各位侍卫请起”,孙乾一听,顿时点了点头,说道

    特使顿时跟着孙乾入内,进入内堂之后,两人分主宾坐下

    孙乾沉默不语,静静地看着特使,特使也只好陪着笑脸,并没有说话

    良久,特使只感觉心里都在发毛,多次想问

    ,但都是欲言又止

    “不错,果然是个当间谍的好苗子,特使大人是叫邓芝吧,想必大人对我们平原已经有很深的了解”,孙乾笑了笑,淡淡的说道

    邓芝脸色一惊,但很快缓了过来,说道,“算是吧,平原王麾下果然是人才济济,下官佩服”

    “我主麾下自然是人才济济,既然大人知道平原的情况,也应该听说过平原对于使者而言还有个别称”,孙乾给邓芝敬了杯茶,缓缓地说道

    “间谍葬地”,特使忽然想起了什么,惊呼道

    “没错,平原在出现粮食巨变后,就慢慢有了间谍葬地的称号,因为我们平原虽然不喜欢干涉他州,但也不喜欢为人所窥视,凡是到了平原的使者,要是愚笨的,那么糊弄下,就会赶回去,要是精明的,要么留在平原,我们帮你解决你的后顾之忧,要么离开人世,更加没有后顾之忧,大人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孙乾一点都没有因为自己说着威胁的话而又丝毫神色变化,反而是淡淡的

    怪不得自己可以轻易的知道平原的许多内部消息,特使心里暗道

    “大人既然开门见山了,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大人应该知道我有一个侍卫的动向吧”,特使松了口气,说道

    “爽快,其实留在平原对大人来说是件好事,董卓虽然权势滔天,但显然不会长久,到时株连九族,大人精明过人,何必为他陪葬呢”,孙乾从桌下拿出了一大坛酒,笑着说道

    “其实平原不用使用任何手段,来过平原又到过战乱波及之地的人都会选择留在平原,平原王真乃神人啊”,特使由衷的赞了句,叹道

    “王爷一心为民,管辖之地自然是人间仙境,大人以后就会体会得到”孙乾给特使倒了碗张飞酒庄出的美酒,说道

    最后,醉倒在地的特使是被人抬回去的,怀里还揣着一张白纸

    竖日,看着面前的一张白纸,还有那白纸右下角下印着的平原王的大印,特使沉默了下,顿时龙飞凤舞了起来

    “吾乃洛阳特使邓芝,奉旨调查平原王于匈奴大战期间涉嫌叛乱一事,经过多日来的调查,发现此乃荒天下之大谬,平原百姓和善待人,抗击异族奋不顾身,平原王清廉公正,治下有方,仅领五千兵马大胜匈奴十万大军,劳苦功高,此谎言想必是朝中小人挑拨,我等回京后一定为平原王洗冤,还平原王一个清白,一个公道......”

    平原的通告栏前,特使看着那上面大大的画着自己一伙人的样貌,顿时无语了

    第十一个也就是特使自己的样貌显得一片模糊,显然也算是很给了面子

    将那张写满字的纸贴了上去,特使正准备离开,却忽然听见一阵欢呼声,随即,街道上涌来了数百人围住了特使,脸上充满了喜悦

    “好小子,算你有点明白事理,走,我请你吃饭去”,一个壮汉搂着特使的肩膀,拉着他往客栈走去

    特使只感觉自己像是在发梦一般,数千人开着数百桌酒宴,全在为他的所作所为喝彩,远处更是有着大堆平原的特产,所有人都轮流着向他敬酒.....

    王府里的洛阳侍卫也被抓了出来,然后当然....不是暴揍一顿,而是加入了欢送会中拉着几马车的平原特产,一众侍卫都眼冒星星,连矮卫什么时候消失不见都没发觉

    “信刘备幸福一生,靠刘备苦守半生”,这句这个世界的名言正在散发着它的光彩
第二十章 (三)章节目录第二十章 (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