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二十章 反不是这么容易造的(一)

正文 第二十章 反不是这么容易造的(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章反不是这么容易造的(一)

    废帝另立

    乱,无比的絮乱,虽然没有经历昨晚的血腥之夜,但整个洛阳现在都处于极度恐慌中,到处都是兵荒马乱中,原本只处于西凉地界,和异族没多大区别的西北大汉随处可见,他们手持大刀,满脸贪婪的四处抢夺,烧,杀,抢,掠,这都已经不是天子脚下,而是刚被异族攻破的城池,到处都是败兵,逃兵,到处都是哭闹声,一些大家族,大贵族纷纷关上了自己的豪宅之门,家眷全都躲在了宅中.....

    有人说,是匈奴的逆袭,有人说,是宦官和外戚在决战,也有人说,是各州造反了,贼兵攻进了洛阳....

    一切都在少帝回来之后,有了答案,出人意料的答案

    早朝后,洛阳都在疯传

    宦官造反,大将军何进带兵镇压,不幸遇害,双方激战,皇宫几近毁于一旦,雍州侯董卓奉命带兵进京镇压叛乱,现在成为了雍州的老大兼任洛阳的城防统领,接管了洛阳的治安,而失踪已久的二皇子陈留王刘协也护驾有功,重新认祖归宗,袁绍,曹操,何苗等等护驾有功......

    这是少帝在惊魂未定中宣布的,但他不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上朝了

    官方的情报就是如此,但所有的百姓都知道不会是这样,大将军统领洛阳精兵十五万,后备军十五万,三十多万大军,整个皇宫都只有两万精兵,这样的实力差距竟然会被杀,何苗这个纨绔国舅什么时候也成了及时雨,董卓一个外臣怎么能够让陛下放心而统领洛阳的所有兵马,那简直就是大将军的职位啊,还有,那个失踪了五年的二皇子,回来的也太及时了,加上自己的三叔公四姨丈可是成功当了新一届逃兵的后备军之一,都说这是一场混战,是阴谋

    不仅是百姓不相信,连大部分的官员都不相信

    但事实上,这场大战只需要一个说得出来的理由,不需要任何人的相信

    但有一个共同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的,现在洛阳成了六国大封相的处境,东门西南北门都有了不同的部队驻守

    “爱婿,我们麾下二十万大军已经驻扎在了西门,南门何苗的九万大军也准备待续,城中中立势力皇甫嵩的兵力也被华雄成功控制,有了两万精兵,北门公孙瓒的三万大军和东门袁绍的五万大军不足为虑,我们的计划可以进行了么”,董卓看着麾下郭汜,李傕,樊稠,徐荣,胡轸等等诸将,对着李儒笑了笑,向着众将解释着这次的大捷和多年来的计划

    “主公英明”,众将一阵心惊,顿时拜服

    “洛阳已经掌握在我们手里,主公尽管放手去做,虽然丁原趁势夺去了北门和袁绍占据了南门,但那都不是什么大患,只是我担忧的是,吕布”,李儒淡然的笑了笑,仿佛这不过是一件小事一般,说起吕布的时候还故意看了看李傕等将,但他的思绪已经不在洛阳,一个仿佛是毒蛇一般的影子浮上了他的心头,好厉害,尽管自信如李儒,也不得不赞叹一句,五年前就已经完全预料到了一切,要不是他给自己的感觉太危险了,和他同朝共事该是人生的一大快事

    “哼,军师是不是有点长他人志气,吕布不过一介匹夫,有我大军在,岂能由其放肆,主公,我请战于北门,誓取丁原和吕布首级”,李傕顿时不屑的说道

    李傕,郭汜,樊稠和张济是董卓麾下的四大核心战将,一向自恃勇力,这次西征羌族,大获全胜,更是信心膨胀得厉害,吕布,九原战神,那是什么东西,再牛能比得过马超么,马超还是嗑药的呢,了解过凉州战场上的马超的表现后,西凉地界自认没有敌手的李傕等人更是不将中原英雄放在眼里,认为那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最重要的是,现在主公已经掌握了大局,自己虽然千里突袭,但功劳并不算大,可要加把劲才行,看人家张济,就能掌管长安,自己恐怕就要去函谷关去崖前月下了,谁叫那里战略性又重,又没人把守呢,而且现在打丁原肯定是十万打三万,这可是好差事

    “不,吕布你们遇上他一定要注意,这个人实话说,一个挑你们四个绰绰有余,至少我和华雄联手都打不过他”,董卓自然知道手下的心思,也知道李儒的激将之法,但还是严肃的叮嘱道,不得不说,他和李儒一样,都想起了吕布,丁原那老匹夫出了名的性格耿直火爆,要是自己的计划一实施,丁原一定会第一时间反弹,不得不防啊,那可是九原战神呢

    连主公和华雄加起来都打不过,李傕顿时感觉自己好像有种自己猛咬了自己一下舌头的感觉,世人都知道董卓是个邪恶的死胖子,但却鲜少人知道,董卓可是雍州第一高手,以一敌百那是在普通不过的事,不然在崇尚勇力的虎秦之地如何能够称雄数十年,早就被人暗杀掉了,华雄也是军中的第一高手,但因为智商实在太高,才是一个小小的先锋大将

    “那主公是需要我们暗杀吕布丁原和袁绍,扫清前方的道路么”,樊稠并没有李傕和郭汜那么自傲,而是谨慎的问道

    董卓并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李儒

    “不,一切按计划进行”,李儒神秘的一笑,淡淡道

    贾文和,不知道你能不能预料到结果呢,虽然我不一定比你强,但只要我在洛阳,天下依然要按我的想法来走,李儒心里暗道

    第二天,董卓邀请文武百官前来温明园议事,温明园原本是皇宫的一处别院,按规矩就算是王爷也不能在这里宴会的,除非是少帝带头或者批准的,但现在董卓这样做,倒是成了理所当然的,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人敢反对,明面上拥兵二十多万,别说是镇压洛阳,就算是屠城,都够了

    曹操心思复杂的带着典韦前去赴宴,现在他已经驻兵在了皇宫之内,他的心思苦涩异常,先是陈留王的归来,让他这个兖州之主变得有名无实,其次,现在的皇宫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号令天下的能力,原因无他的,整个皇宫加上他曹操的五百兵力,才不到四千人,四千人啊,那是什么概念,后宫都三千人,剩下的一千人,连服侍都不够,别说护卫了,昨晚的一战不但让两万禁卫剩下不到三千人,其他宫女太监不是被杀了,就是被人扛回家去了,现在他五百威名赫赫的虎卫军不但变成了门神,还成了保姆,因为剩下的皇亲国戚都有不下一千人

    而现在整个皇宫只有后宫,御膳房和金銮殿是属于皇宫的,其他附属园林不是董卓的就是何苗的,像什么样子呢,最让曹操无语的是,少帝和何姬像是三十几年没哭过一样,从回来到现在都在不断地哭,不断地补水然后上厕所,这究竟是算什么呢,难道自己就要这样一直当保姆

    气势壮丽的温明园里,文武百官都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清一色的无语,两两相望,桌上都是冷掉了的美食

    整整半个小时了,宴会的主人都还没来,有的只是眼神凌厉的西凉铁骑,一众文武百官现在剩下的也就只有曹操和袁绍属于半武将,当然,丁原不算,而其他不是在前晚逃跑了就是昨天被少帝踹飞了,清一色的文官,一看见那

    发光的战甲刀剑,全都脚软了

    但所有人都没想到,这场宴会本来就不是给他们吃的

    董卓终于来了,来得极有架势,左李傕郭汜,右樊稠胡轸,前有华雄开路,后有李儒护驾,身穿着精钢铁甲,身后都是龙炮侍卫和神枪禁卫

    众人都吞了吞口水,这不是来玩大决战的吧

    “各位久等了,本侯有事来迟了”,一踏进大殿,董卓顿时笑呵呵的对着一众大臣拱手

    一众文武百官也急忙站了起来,还礼

    登上了主位,董卓刚坐下,就说道,“今天请各位来,就是商议一件大事”,说着,他的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那目光就仿佛是野狼一般

    “陛下自登基以来,各地异族入侵,宦官和外戚作乱,显然是德行让上天不满,陈留王已经归来了,先帝也曾言陈留王乃真命天子,今天我要废帝另立,立陈留王为帝,各位同不同意我的看法”,董卓缓缓的说着,脸上一片冷漠,眼神凌厉,在董卓刚说完,宴席周围以及李傕四将纷纷抽出兵刃,同时大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气势之雄伟,声音之嘹亮,整个大殿都嗡嗡生响,澎湃的杀气顿时蔓延了全场

    废帝,曹操,袁绍,丁原都第一时间瞪大了眼睛,原本以为董卓是要玩玩新官上任三把火,来个下马威罢了,谁知道竟然玩得这么大

    全场顿时一阵沉默

    曹操双眼狠色一瞬而过,垂下的右手顿时出现了一把匕首,很少人知道,其实曹操也是个一流高手,一流的暗器高手,曹操自信,在这个即将混乱的时候,董卓绝对想不到自己的匕首,也绝对防御不到自己的匕首

    但陈留王的三个字让他迟疑了一秒,在这一秒,他得救了,典韦了,拉住了他,眼神中出现了反对

    袁绍一阵吃惊之余双眼顿时转动,谁当皇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废帝另立之后,权力怎么分配,他的目光看向了何苗,要是他和自己和丁原都反对,那么谅董卓也不敢犯众怒

    丁原一听董卓这话,顿时火冒三丈,双眼都快要喷出火来,双拳握得紧紧的,他将愤怒的眼神看向了何苗,一副你不反对我先干掉你再干掉董卓的样子

    全场的焦点都放在了何苗身上,因为他是何进的弟弟,现任的何国舅和大将军,他掌握着东门的九万兵马,兵力仅次于董卓

    “侯爷,这事情”,众怒难犯,何苗也不由得站了起来,想要表现下自己那弱弱的建议

    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情出现了,何苗刚站起来,董卓却冷笑了一声,说道“好胆”

    董卓刚说完,何苗身后的何进麾下三大将竟然瞬间拔出了长剑,同时刺向了何苗

    何苗当场被挂掉了,一众西凉铁骑当即大声吼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这一招出乎了任何人的意料,一个大将军,一个九万兵马的统帅,竟然被自己的手下干掉了,在整个洛阳的上层人物面前

    原因只有一个,何进的将领都姓董了,没有人能有与董卓抗衡的能力了

    袁绍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背后凉飕飕的

    冷场持续了二十秒,二十秒后,铁血大汉并州丁原猛地站了起来,满脸狰狞的怒吼道,“贼子竟敢随意杀害大臣,还存废帝之心,简直大逆不道,天人共戮”

    “老匹夫,就你也敢在我主公面前放肆”,李傕大刀直接往丁原砍去,嘴里狞笑道

    “狂妄,奉先何在”,丁原急忙一闪,大喝道

    锵,李傕只感觉被一个大铁锤狠砸了一下脸庞一般,满脸冒着星星,而锵一声铁器倒地的声音更加讽刺的告诉他,他的武器断掉了

    自己的含怒一击竟然被人正面截住,还轰断了自己的武器,是哪一位高手,用的是什么神兵,李傕惊骇的想到

    一众文武百官顿时大惊失色,咻一声的退了好些距离,急忙离开了宴席,刚才丁原大喝了一声,一个身披金甲圣衣,头戴紫金皇冠,背负巨大长戟的青年一个跨步竟然跨越了五六米,一个直拳轰向了李傕的大刀,不但轰断了李傕的武器,更是将他轰的满脸是血

    大哥,那可是一个成名武将使用的武器啊,要是普通的兵器,那李傕的脑袋岂不是成了篮球,一拳打穿了,众人顿时惊骇的想到

    郭汜樊稠等人也大惊失色,急忙挡在董卓面前,一众西凉铁骑,神枪禁卫和龙炮侍卫也都蓄势以待,只等待董卓的命令

    反倒是董卓和李儒满脸冷漠,仿佛这不关他们的事情一般

    “除了丁原,你们还有谁反对”,董卓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冷冷的笑道

    众人依旧沉默

    “丁原,你可以走了,希望你明天还能像今天这么英雄”,董卓死死的看着丁原,缓缓地说道

    宴会当即不欢而散

    看着随之快速潜逃的文武百官,董卓嘴角上不由得浮起一丝冷笑,走吧,走吧,看你们这些墙头草所依靠的大树还能支撑几天

    “主公,吕布杀进来了,你快躲避一下”,鼻梁的伤刚包好,虎口嘴巴同时流着低低的血雨,持刀的右手止不住颤抖的李傕快速跑了过来,满脸惊恐的说道

    现在无论是李傕还是郭汜,是徐荣还是樊稠,都知道了匹夫之勇强势的一面了,或许匹夫之勇在战场上不足为虑,但在平时生活中,那绝对是致命的存在,他们号称西北四狼,纵横雍凉二州无敌手,但联合在一起,才堪堪挡住了吕布的进攻,而且照形势来看,吕布只是杀人泄愤,并没有单刀直入,不然他们根本就没有阻挡的可能,恐怖,绝对的恐怖,要是中原像他一样的高手再多几个,那么自己进入中原地界绝对不能嚣张,否则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董卓脸色一变,但很快就缓和了下来,说道“让你们吃点亏也好,免得目中无人,我爱婿的话何曾糊弄过你们”,董卓笑了笑说道

    李傕这才发现,董卓身后正是一脸淡笑的李儒,这个手无抓鸡之力的军师在听到强敌的消息后,比手拥万军的主公还要平得多

    吕布在肆无忌惮的杀戮着,这些天来可憋得他满是郁闷,先是在冀州战场上被匈奴长老的自爆狠狠地重击了下,在床上躺了三天,还被一层黑暗能量所入侵,幸好他天赋异禀,将那股黑暗力量化成了自己的力量,让狂暴的弑神戟法威力更甚从前

    守卫董卓大院的,不是平常的侍卫,而是终极兵种神枪禁卫神剑禁卫龙炮侍卫和进化成超越重骑兵无限接近终极骑兵的精英西凉铁骑和一些强力弓兵,这些一拿出去无一不能以一敌十以一敌百终极兵种,在吕布面前却成了豆腐,想吃就吃,想切就切

    只见吕布身穿金甲圣衣,头戴紫金皇冠,浑身都是金色的,宛如天神一般,手中一把神兵方天画戟冒着黑红色的火焰,火焰将整个吕布包裹了起来,仿佛是一个刚从地狱归来的天神,弑神戟法一展开,神枪禁卫还没来得及聚拢杀气化作枪罡,神剑禁卫还没近身发动必杀,就已经被方天画戟或枪芒或直接切成两半,吕布三米范围内,没有一个完成的侍卫,站在楼阁上的龙炮侍卫和强力弓兵发出的巨炮和箭矢,都被一一拨下,或直接反弹,打到的只有自己人,领着西凉铁骑的郭汜诸将只能化骑兵为步兵近身作战,战力大幅下降,更是溃不成军

    从李傕进去汇报到董卓走出来不过数十米几分钟的时间,死在吕布手下的精兵不下千许,这化成是普通兵种,普通战士,万人大队早已经崩溃了

    九原战神果然无愧战神之名

    看着静立在原地仿佛是一座高山一般的吕布,看着周围的尸骸,西凉诸将纷纷想到

    “都给我退下”,董卓挥了挥手,随即对着吕布说道“奉先果然不愧是九原战神,真乃不世战将啊,丁原有眼无珠啊,要是我董仲颖能有你这样的大将,何愁天下不定”,董卓满是感慨的说道

    “侯爷过奖了,奉先这次奉义父之命,特来取侯爷首级”,吕布傲然的笑了笑,说道

    此话一出,原本就慢慢收起武器的一众侍卫当即锵一声的拔出武器,摆出了战斗姿态,炮口和箭矢都锁定了吕布,李傕郭汜脸色顿时一白

    要是吕布真要不惜一切代价击杀董卓,那一切都完了

    董卓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发怒

    反倒是身后的李儒站了出来,笑道“奉先神勇天下皆知,取我和主公性命不过是探囊取物,但即使丁原老糊涂了,也不敢取我等性命,奉先的示威也足够了,消耗了太多的战力,接下来的战斗恐怕会有损战神之名”,李儒神目如电,深深的看着吕布,仿佛是看穿了他的意图一般

    “好好好,侯爷临危不惧,李儒军师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不能和你们共事确是人生的一大憾事,奉先就此告退,来日再战”,吕布同样深深的看着李儒,但他的目光却敌不过李儒,那是一种深深地算计的目光,虽然不致命,但却有一种危险时刻存在的感觉,他赞赏的看了看董卓,随即给了李傕诸将一个嘲弄的眼神,顿时拱了拱手,就要往回走

    不得不说,即使董卓站在他面前,他也不敢杀,不能杀,因为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三万并州狼骑在,还有丁原和他的富贵梦在

    闯入了董侯爷杀了一千多人之后安然离开,这可是天大的笑话,李傕四将心中充满了愤怒,但却不敢阻拦,只能看向董卓和李儒

    董卓挥了挥手,随即走进了大院当中

    “爱婿,吕布真乃天神下凡啊,你真的有把握收服他”,一进屋,董卓顿时着急地问道

    “吕布飞不出我的手掌心,那个叫李肃的吕布同乡也应该准备的差不多了,我再叮嘱他几句,明晚,吕布就会带着丁原的首级前来”,李儒淡然的笑了笑,自信满满道

    一个偏将顿时快速的赶往董卓的侯爷府,脸上一片激动

    战神入魔

    第二天,丁原在西门下挑战,昨晚刚被吕布羞辱了一番的李傕四将和徐荣心中都大怒,纷纷请战,董卓也批准了他们各带一万兵马分五路围剿丁原

    来回如风的骑兵对战开始了,李傕郭汜和胡轸各领着一万大军迎战丁原的三万并州狼骑

    西凉铁骑,并州狼骑,这天下最强的三大骑兵来了最直接的对战,雍凉二州接壤着穷得掉裤子的羌族,那是用命来拼的民族,并州接壤着草原最强的民族,匈奴狼族之名闻名天下,战力同样彪悍,两大骑兵都是通过血与泪的洗涤,全都是悍不畏死的汉子,只是,可惜了这些汉子

    双方刚一接上火,吕布顿时向着李傕郭汜和胡轸发起挑战,三人又惊又怒,但万军眼里,要是退却,那只能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算了,动摇军心,绝对的大败,因为他们可是以勇力出名的

    弱小版的三英战吕布顿时开始了,并州狼骑和西凉铁骑也各自找到自己的对手,冲杀了起来

    在战场的两边,分别带着一万兵马形成包围圈的徐荣和樊稠骇然发现,已经各自有一彪人马在等待着他们,对上樊稠的是一队人数大约只有五千人的骑兵,这是一个奇怪的骑兵组合,其中有两千骑着火红战马的长枪骑兵,其余的都是骑着战狼的长戟骑兵,这火红的战马樊稠也听说过,那是草原最优秀的战马之一,燎原火,神速如电,而且很通灵,会自动闪避攻击,但那战狼骑兵就有点拿不准了,战狼战虎,战豹,战象这些都是异族擅长的骑兵,而且这些骑兵野性太强,很容易溃散,一般都不为汉人所接纳,毕竟像战狼,一见血就疯狂,战力飙升,但一见火就畏惧,那样很容易溃散,很可能自己干掉自己人

    这样的不稳定组合能够挡住自己的一万精兵,打死樊稠都不相信

    “冲锋”,樊稠当即大吼一声,命令冲锋,她要用行动证明,他们西凉铁骑不是这些杂牌军能够比拟的

    “欧欧欧欧欧”,一阵令人恐惧的狼嚎顿时响起,原本训练有素的西凉战马顿时出现了慌乱,而战狼骑兵,也开始发起了冲锋,但令樊稠大跌眼镜的是,本来已经冲锋到了自己面前的战狼骑兵却突然刹车了,四处分散

    骑兵能够刹车么,那可是未来的火车的雏形,刹车起码也要飞出一段距离吧,哪里能令行禁止呢,但战狼骑兵就是做到了,而西凉铁骑将要面对的是,未来神将张辽同学的并州铁骑,那可不是悍勇并州铁骑,而是进退有度,攻守兼备的战场常胜军

    张辽硬是凭借着两千并州铁骑扛住了一万西凉铁骑的冲锋,而三千吕布的亲兵并州狼骑正不住的骚扰战场,来回冲杀宛如是毒蛇一般

    徐荣愤怒了,他本来就不是凭借着勇力著名的,而是靠着多年的战斗经验,凭借着阵法出名的,而现在他一万骑兵面前竟然出现了一千步兵,还是没有重甲的长枪兵,这给了徐荣一个响亮的巴掌

    一万骑兵,我就用一千轻步兵给你挡住甚至剿杀你一万大军,你信不信

    “布阵,布箭矢冲击阵,要是一个冲锋解决不掉他们,你们也给我回家种地去”,徐荣被高顺带着的一千陷阵营气得浑身发抖,对着身边的副将和传令兵吼道

    这应该怪董卓和高顺,董卓并没有给徐荣打好预防针,李儒也没想过,重伤未愈的陷阵营,高顺会舍得让他们出来,但他们都不知道,陷阵营本来就是在训练过程中不断地伤亡伤亡换来的,而现在的陷阵营,在高顺眼里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兵,只有成熟到了一个真正陷阵营的程度,高顺才会爱护他们,否则没有人会在乎他们的死活

    陷阵营的最大愿望,就是得到高顺的夸奖,而冰一般的高顺,一年也不会夸奖一次

    “陷阵杀敌,有死无生”,高顺淡然的笑了笑,率先发起了冲锋

    一般而言,在成熟了的陷阵营面前,高顺不会发起冲锋,但现在,他必须发起冲锋,一见统领发起了冲锋,原来的陷阵营顿时摇身一变,变成了低喃着无极之道的剑圣,开始了切菜大业

    补充回来的都是张辽麾下的精兵,虽然精锐程度不如陷阵营,但胜在学习能力很强,适应能力更强

    徐荣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他骇然发现自己的箭矢冲击大阵的箭头竟然在快速的消失当中

    正当三方面大军都在大战之际,洛阳城下的对战却打乱了战局,李傕郭汜和胡轸都被吕布一戟一个打下马来,亲兵们急忙保护他们离开

    并州狼骑顿时士气高涨,战局瞬间一边倒

    一子走错满盘皆输,三万对五万,董卓完败,死伤了一万多人,洛阳皆惊

    董卓的溃败似乎给了洛阳众人一个契机,董卓也不过仗着人多嘛,还不是给吕布打得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因此,许多针对董卓的计划随之展开,但他们都没想到的是,他们都不是丁原

    丁原能够嚣张,是因为人家有吕布,你们有么,而且,丁原也很快没有吕布了,看戏呢,还是要看到结局才知道对自己有没有帮助

    夜里,丁原召开稿赏大会,全体军兵喝酒作乐,吕布当然义不容辞,但高顺却是带着他那战斗状态不喝酒陷阵营回了自己的营地,对于高顺来说,没有击杀对手都仍处于战斗状态当中

    张辽则是对着吕布说道“将军,老将军糊涂你也别跟着他一起糊涂,现在哪里能喝酒呢,恐怕今夜董卓就会来夜袭的”,张辽带了点不满和焦虑的说道

    “文远放心,董卓在今天已经丢了一次脸,他不敢在短时间内再丢第二次脸,而且城中大多都是不服他的,他在夜里比我们更睡不着,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吕布得意地说道

    张辽摇了摇头,也劝阻了丁原一番,但丁原更绝,硬是要张辽喝了几杯才放他走,看着自己麾下喝得烂醉的并州铁骑,张辽叹了口气,不是只属于自己的兵,还真是让人无语

    果然不出吕大将军的意料,直到宴会结束都没有人来偷袭

    一个吕布亲兵屁颠屁颠的跑进了吕布的帐篷中,只见他紧紧地握住手里的一个戒指,不住的四处张望

    “你是谁,谁叫你进来了”,吕布眼皮都没抬起一下,醉眼朦胧的说道

    “兄弟贵人事忙,不记得我是正常的,我是你同乡,李肃,兄弟还有印象不”,李肃笑了笑,说道

    “李肃,兄弟,呵呵,你当初不是说要跟着董卓过锦衣玉食的生活么,怎么,被人赶回来了”,吕布哈哈一笑,嘲弄的说道

    “兄弟见笑了,承蒙董侯爷关照,不过短短的几个月,胖了十多斤,每天都是吃着平原王种的白菜,张飞酒庄出的美酒,享受着西凉乃至天下各族的美女,搞得都有点弱不禁风了”,李肃很是汗颜的说道,同时紧张的看着吕布

    李儒军师,你可要保佑我啊,我现在可是完全按照你说的话来说的,你可要保佑吕布不发酒疯啊,李肃心里不断的祈求着

    “张飞的酒,平原王的白菜,各族的美女,这哪一件不是价值千金的最高享受,混得比我好多了,那你现在是来向我炫耀的么”,吕布给了李肃一个嘲弄的眼神,随即冷冷的笑道

    李肃的谎言不得不说蹩脚得很,就算是去到青州,要弄到备备哥种的白菜还要州牧级别的了,要喝飞哥的酒还要看飞哥心情好不好呢,在洛阳董卓集团也就李儒能有这个待遇,你一个跑龙套的,也敢这么嚣张的说

    “额,兄弟误会了,你也知道,我是来有游说的,不夸张一点怕你不信嘛”,李肃当即脑袋缩了缩,,陪着笑脸说道,“不过这次我可真是带来了张飞酒庄的好酒来慰劳兄弟”,说着,急忙从身后拿出一大坛酒,放在了桌上

    “董胖子还真是舍得,不过你认为我会被你说服么”,吕布斜视了美酒一眼,闪过了一丝赞赏,看着李肃的眼神也和善了些,笑道“你就不怕我找人把你抓起来”,吕布也不客气,自己斟起了酒,深深地吸了一口香气

    喝了平原的美酒,天下的美酒都是浮云,喝了张飞酒庄的美酒,龙床也不如平原的一处狗窝,无数酒鬼都是这样的评论

    “兄弟当然不会,但主公还要做做样子的,不然怎么收拢天下英雄的心呢,连兄弟这样的擎天之才都不看重,谁还会来投靠我主公呢”,李肃讪讪的笑了下,随即说道“兄弟可不要真的找人将我抓起来,最多我喝酒的时候喝小杯一点”

    “哈哈,算你识相”,吕布顿时哈哈大笑,毫无顾忌的猛灌了一口美酒,滋滋的赞赏了起来,“张飞确实是异人,我酿的酒就是平原的配方,但味道差远了,张飞的功力还没有我深呢”

    “兄弟既不说穿我,也不猜疑我带来的美酒,实在令我太感动了,我也不妨说些消息给兄弟听,其实我主公并无意与丁原为敌,只要丁原退走我们绝对不会冒犯,而且兄弟的根都在并州,太久不回去恐怕公孙瓒会搞些小动作,而且并州经过了大战,也需要时间修复不是么”,李肃不漏痕迹的擦了擦,心道了句,军师真神,随即老气秋横的说道

    “我吕布别说是你一个李肃,就算你带着数万兵马来抓我,我也能在万军从中,取你的首级,你说我有何惧”,吕布藐视的看了李肃一眼,也说起了正事,“现在这个局面都是你们造成的,董卓要洛阳就要洛阳,还要光了洛阳的钱,我们连军粮都赚不回来,叫我们怎么回去见人呢”

    “那是,我一定会向主公禀报,毕竟大家都是不想看见兵祸的,喝酒,我们喝酒”,李肃顿时大喜,仿佛是发现了一个惊天的消息一般,这都落在吕布的眼里

    磕了几杯后,李肃满脸醉醺醺的说道“兄弟你也知道我李肃不是个君子,我也是个小人,要我说心里话,我也不想你来我们这边,只要你一天没来我们这边,我都有利用价值,不然我就是一个小兵了”,李肃满脸通红,抓着吕布的手说着心里话

    李肃的酒量吕布自然清楚得很,听到他这样一说,也没发怒,只是看着李肃,看他还会说些什么

    “但其实说心里话的,我也不希望你就此埋没了,想想我们的村子,兵祸下就只剩我和你了,丁原那个老匹夫就算不死在董卓手里,也会自己害死自己,他看不清形势,穷兵黩武,迟早会被公孙瓒吃掉,就算那时候你接管并州,也不会像以前那般威风凛凛,因为并州已经回不到从前了”,李肃仍是在做着劝说的话,但吕布却知道这是他的心里话,不然董卓他岂敢说出口

    想起并州,想起那个小村庄,他也不由得想起了从前,那是并州辉煌的时代

    “你知道我是因为董卓的拉拢才走的,但你可知道我可是看了飞廉被击杀后,才会起异心的,他连你都不信任,又怎么会信任我这么一个能力不如你的同乡呢,虽然在董卓麾下我也没什么大官可做,但至少有希望,他已经掌控了朝廷,迟早会登基为帝,而且司隶雍州都在他脚下,他拥有征战天下的资本,这是丁原不能比拟的”,李肃还要叽叽咕咕的再哆嗦,却因为醉酒而昏了过去

    但无疑,李肃的话成功的挑起了吕布的情绪,多年来的不信任,兵力的肆意挥霍,飞镰的死亡...一切都在冲击着吕布的心

    他对我并不好....但他始终培育了我

    并州并没有发展的潜力...但并州始终是自己的根

    忽然,匈奴大长老的话顿时浮上了心头,天下最强的,只有权势,只有权势才是天下最强的

    吕布发现自己突然之间混乱了不少体内的黑暗力量顿时让他有止不住的战意

    “醒过来吧,你该走了”,终于,吕布还是凭借着傲人的意志力压制了那股黑暗力量,拍了拍李肃,唤醒了他

    “额,是啊,我该走了,不过兄弟,你可要罩着我,刚才来的时候容易,现在走可就不容易了”,李肃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有点焦急地说道

    “嗯,我带你出去”,吕布挥了挥手,率先走出了大营

    一处郊外,李肃顿时拜别吕布,踉踉跄跄的离去

    但走了十几步,当即走了回来说道,“都是醉酒误事,我都忘记了给你,主公给的两个见面礼了”,说着,李肃给了吕布一个羡慕的眼神,挥了挥手

    那个眼神让吕布顿时有种压抑不住的兴奋,但同时又莫名其妙的

    只见红光一闪,吕布惊讶的看见一匹火红色的身影,一匹巨大的烈焰战马急速向着李肃扑来,吓得李肃急忙躲在吕布身后

    这正是神驹赤兔,只见赤兔神速如电,浑身冒着火焰,瞬息即至,顿时凌空而上,就要踩向吕布

    吕布狂傲一笑,随手将李肃往外一丢,随即微微侧过赤兔马蹄,一个翻身上马,顿时凌驾在了赤兔马之上,赤兔浑身火焰暴涨一米多高,快速飞奔,要甩开吕布,但吕布只是哈哈一笑,浑身气势暴涨,说道,“跟我去打天下,绝不会辱没了你”

    仿佛是听懂了吕布的话,赤兔竟然平静了下来,飞奔向了李肃

    “兄.兄.兄弟,你可要看住你的宝贝啊”,看着赤兔飞奔而来,李肃急忙一个打滚来了个泥鳅翻滚,躲过了赤兔

    “替我多谢董侯爷的大礼了”,吕布长啸一声,赤兔顿时无弦自止,停了下来,吕布脸上充满了喜悦,感激的说道

    “不瞒兄弟,不是我主公大方,而是我们整个雍州没有人能够驯服它,只能借花献佛了”,李肃有点尴尬的说道

    “哈哈哈,兄弟无需汗颜,此等神驹,天下能降服它的绝对不会超过三个人”,吕布显然十分高兴,对李肃的称呼也友善了不少

    “那是”,李肃当然也要陪着笑脸,随即一副恍然大悟的说道“第二个见面礼是一个消息,我主公知道兄弟喜欢上了平原出现过的貂蝉仙子,千方百计打听后发现她竟然是皇室的两大守卫之一暗卫的统领,而现在先帝已经驾崩,皇陵就快要修好了,那时候先帝当任的龙卫和暗卫都要殉葬,希望这个消息能够给兄弟了却一桩心事”

    “什么”,只听得锵的一声,李肃骇然的看见吕布珍重如戟在人在,戟亡人亡的方天画戟竟然掉在了地上,吕布满脸狂热的看着自己

    不是吕布的反应让李肃惊骇,而是从他踏进吕布帐篷后遇到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正是李儒要他背了半年剧本

    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的消息,纵然她是太后,是皇后,也不至于让吕布有这样的反应吧,那可是九原战神啊,他还一直认为这个消息没关重要呢

    “感谢兄弟了,你以后都是我的好兄弟”,激动过后,吕布满脸感激的说道

    李肃还没来得及回答,不,应该说,李肃根本就没打算过回答,因为现在已经快要接近尾声了

    果然一声暴喝从天而降,“好兄弟,一个女人的消息就是你的好兄弟,还真是厉害啊,奉先”,丁原那充满嘲弄的声音顿时响起

    原来竟是丁原带着三万军马同时到来,怎么来的这么快,吕布心里嘀咕着,酒意也快速消失了不少

    “见过义父”,吕布躬身行了个礼,淡淡的说道

    “奉先,董贼光明正大的给你送礼,你不该向我解释下么”,听到那声义父,丁原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些,带着不满,责备道

    “董卓给我送礼那是为了笼络天下英雄的心,对我而言,礼我收下了,但力我是不会效的,不需要解释”,吕布不怒自威,淡淡的说道

    “你的忠诚我当然不会怀疑,但这个叛徒背叛了我,还来拉拢你,其罪当诛,来人,给我拿下了”,丁原一听吕布那认真的语气,顿时心情一松,看着李肃的脸色则瞬间变成冰冷,冷喝道

    左右顿时有人要上来捉拿李肃,但却被吕布虎目一瞪,顿时为难的后退,无奈的看着丁原

    “奉先,杀掉这个叛徒就是表示你对我的忠诚,我为刚才的事情向你道歉”,丁原脸色一变,极力忍住心中的不耐,说道

    “不,我做不到,于公,他是董卓派来的使者,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于私,他是我的兄弟,我吕布不做伤害兄弟的事情,我也不会看着兄弟受难”,吕布摇了摇头,为难的说道

    “好,好,好,奉先,你这是要和我决裂么”,丁原顿时被狠狠地刺激了下,气喘着说道,“来人,给我就地击杀李肃,我看谁敢阻止”

    李肃顿时脸色一变,急忙后退,心中再度乞求道,军师大人啊,你可不能罩我开始不罩我结尾啊

    “得罪了,少将军”,一众卫兵歉然的对着吕布说着,顿时围向了李肃

    “我看谁敢在我面前动武”,吕布轻轻一跃跳上了赤兔背上,冷声说道

    吕布说话的同时一股阴冷的气息顿时笼罩了整个战场,最前面的数千士兵只感觉到了一种难言的恐惧,方天画戟也划出一道枪芒,将大地划出了一道弯月,赤兔更是火光飙升,一时间,黑红火焰笼罩了吕布,一个炼狱天神顿时出现在了大军面前

    丁原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一众卫兵更是退了十几步,满脸恐惧

    “多谢兄弟了”,尽管知道结果,但李肃见吕布为了自己竟然和丁原反目成仇,心中也十分感动,他顿时飞奔向前,说道,“丁原,有本事和我大战一场,要是我赢了,让我离开,要是我输了,任你处置,你敢么”

    在数万大军面前,就算是吕布要和他单挑,丁原也不会说拒绝,一个敢字在战场上成了作弊器的存在

    在战场上,没有将领会喜欢说不敢的

    “好,我今天就让你这个叛徒死的瞑目”,丁原此时正处于暴怒中,李肃的挑战正好成了两人下台的梯子

    吕布沉默地看着两人,并没有说话

    两把大刀在激烈的碰撞当中,论武力,论经验,丁原都比李肃厉害几条街,但战果却出人意料

    仅仅是过了十多招,李肃一个横扫,砍下了丁原的脑袋

    吕布惊讶的看着李肃,不是因为李肃的武力强悍了许多,而是因为,李肃招招都先发制人,显然已经研究丁原很久了,结合刚才的情景,一个淡淡的微笑顿时出现在了吕布的脑海中,是李儒,一切都是李儒设计好的,那个冷静如蛇,狡猾如狐的关中第一谋士

    全场一片寂静,微风吹过,显得格外的冰冷,虽然现在只是九月,但北方已经接近了寒冬

    随即,疯狂的怒吼声顿时响起,无数骑兵如潮水般的涌向了李肃,大刀全都举得高高的

    李肃急忙跑到了吕布身边,数万骑兵将两人围得水泄不通

    “我讨厌人设计我”,吕布眼神冰冷的看着李肃,冷漠的说道

    李肃顿时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大冰窖一般,结结巴巴的说道“对..不起,这都是李...儒军师吩咐的,你先让他...们停下来,我说...几句话,要是他们还...杀我,那我无...话可说”

    “先让他说几句话”,吕布方天画戟微微一扬,一层宛如实质一般的内力冲击波顿时散了出去,一众骑兵顿时停了下来,恶狠狠的看着李肃

    “我知道你们都很恨我,因为我是叛徒,但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了,我是并州人,我也想为并州好,丁原死了,你们成为了孤军,要是你们放了我,我可以向我主公求情,让你们平安回到并州,想想你们远在并州的妻儿,他们刚经历了匈奴的入侵,要是你们都战死在这里,你们的妻儿怎么办,想想公孙瓒,他会放过并州么,再好好想想你们刚经历大战就离乡别井来这里争权夺利,真是一件好事么”,李肃不断地吞着口水,一字一句的背着,生怕背错了或者背到一半被人袭杀,说完之后一副昂然就义的神情,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一众骑兵顿时沉默了

    谁喜欢刚打完匈奴就来千里之外的洛阳拼命,谁喜欢让妻儿重建并打理自己的家而自己不在身边呢,李肃的话深深地刺激了一众并州健儿

    “今天丁原就算是我杀的,一切罪名我来承担,你们的去留,我不强求”,吕布沉默了下,扬了扬方天画戟,说道

    “将军回并州么,我愿意奉将军为并州之主”,一个丁原的将领顿时单膝跪下,满脸希冀的看着吕布,说道

    “我愿意奉将军为并州之主”

    “将军带我们回并州吧”

    “将军,我们不想再理洛阳的事情了”

    宛如骨诺牌一般,转眼间所有将士都跪了下来,七嘴八舌的说着

    “都起来吧,人各有志,我吕奉先今年已经三十三岁了,征战沙场没多少个人能够活得长久的,我不想在默默无名下去,并州虽然是我的家,但它太小了,或许有一天我会回去,但至少是十年之后”,吕布见状,虎目顿时无言落泪,但复杂的思绪让他无法答应将士们的请求,曾几何时开始,继承丁原成为并州之主,征战异族守护并州是他的愿望,但现在,他只想称霸天下,让天下在他的脚下颤抖,而并州,太小了

    “我愿意等将军十年”,刚才第一个跪下的将领叹了口气,说道

    “我们都愿意等将军归来”,见状,三万大军顿时分成了两派

    “将军保重”

    “愿意随将军征战四方”

    ......

    将士们都离开了,留下来的加上张辽高顺麾下的,只有一万五千人,而丁原的死亡,并没有泛起很大的波浪

    军事领域是很复杂的,感情很珍贵,很脆弱,它可以相伴一生为之送命,也可以在一念之间碎成光芒,但却又是一文不值,可以随手丢弃
第十九章 (三)章节目录第二十章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