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二章 十年学艺 (三)

正文 第二章 十年学艺 (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妖师洞前,夏侯兰,樊娟,赵云三人成三角之势坐着,夏侯兰一脸咬牙切齿的在赵云和樊娟脸上不断扫视,那冲天的愤怒连风都感染了,但都被赵云和樊娟直接无视了,两人都一脸好奇地看着夏侯兰胸前衣衫里窝着的那只白兔,那只白兔给人一种很是熟悉的感觉,好像,好像是那群超级玉兔的老大,不过,这怎么可能

    良久,夏侯兰看见赵云和樊娟一脸死不悔改,对他直接无视,也觉得无趣,暗叹了声交友不慎后,从玉麒麟里面掏出大堆家伙,有一把镶嵌着宝石的利剑,一把蓝色长弓,一把火红色长枪,一双短剑

    “看什么,这是我的收藏品,这次要去报仇才勉强借给你们”,夏侯兰一脸的得意,就差点没在脸上刻上快多谢我,快崇拜我的标语了

    赵云和樊娟低头看着这些奇怪的兵器,不时两两相望,夏侯兰的内裤什么颜色都瞒不过他们,看他得意的样子,这些兵器有九成是从师傅的屋子里偷来的,但师傅的房子前面可是有大群兔子守卫的,加上这些兵器就在师傅屋后展现,夏侯兰怀里的那只兔子,恩,这其中有什么猫腻,是师傅在整他们三个还是光整夏侯兰一个呢

    “喂喂喂,你们这是什么眼神,告诉你们,这些可都是好东西,看,这把是苍天帝剑,一挥出就有强悍之极的真气回旋击,能将意念中身边所有的敌人撕成碎片,比起小云的笨龙真气好多了,还有阿,这张弓名为惊雷,射出的箭羽能牵引天雷,那可是毁天灭地的天雷,还有,这把枪叫九天龙魂枪,据说封印着神龙的灵魂,和苍天帝剑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双剑叫两仪剑,能随意劈出叠加剑芒,这些可都是神兵,都不用注入真气的”,夏侯兰一脸兴奋的不断解说,那样子仿佛是他炼制的一般,别提有多起劲了

    不用注入真气都能使用的神兵,那也太骇人听闻了吧,使用任何武器都要体力,注入真气就能增加威力,不用注入真气都有像他说的如此神效,那还真是神兵,不过里面加了个经字,神经病,赵云和樊娟默契的抬起大拇指,然后狠狠地朝下竖了竖

    “阿,你们竟然不信,我”,夏侯兰顿时焦急了起来,正想好好理论一番,一声惊讶顿时吓得他土遁逃跑

    “阿,我昨天拿出来晒太阳的兵器哪里去了”

    妖师洞里

    夏侯兰直喘着气,一脸尴尬,赵云和樊娟一脸似笑非笑,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样子

    但夏侯兰终究不是普通人,他很快就恢复原状,他狠狠地拍了拍赵云的肩膀,眨眨眼睛道“怎么说这也是从我手中流出的神兵,小娟的战利品我就不要了,你的给我一半,没问题吧”

    “师傅说,战斗场上无师兄,战利品还是按老规矩吧”,赵云同样狠狠地在夏侯兰肩上猛拍了几下,提起长枪和长弓向前走去,老规矩是左慈定下的,就是自己干多少自己得多少

    “去死,平时又不见你这么听老头话,哎呀,我的肩膀,痛死了”,夏侯兰顿时气愤填膺,破口大骂道

    绿光闪过,樊娟悄然飘过,留下淡淡的温馨,“小兰,我的战利品分你一半好了”

    拔起地上的长剑,夏侯兰撇了撇嘴,自喃自语道“你的东西连师傅都碰不到,别说给我了,我才不想被小云烧掉被窝了”

    樊娟自幼就粘住赵云,心里意思不言而喻,但这和赵云的百般呵护是离不开关系的,夏侯兰还经常能从赵云身上套到东西,但却从来没有从樊娟身上拿到一两银子,樊娟肯给,但没人敢收

    赵云三人就静静的停留在大批僵尸的前方,随着年纪和实力的增长,赵云的技能也开启了许多,其中就有,行军的隐匿伏兵和战斗的隐密,这两项能让自身和友军再不攻击的状态下进入隐形状态,现在的赵云在骑术,物理攻击,符咒攻击,药物治疗,医术,箭术有了质的飞跃,临场反应,战斗经验等等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展,实力今非昔比

    “前方有大概五百个僵尸,由一个妖师统领”,相对于赵云的天仙传承,夏侯兰也进行了艰辛苦修,土遁,冰雨术,火龙术,沼泽术配合使用得出神入化,小殒石天降更是已经进化为大殒石天降,他可一点也不想成为赵云战斗中的负担

    “怎么样,你上还是我上,还是老规矩”,赵云仔细地看了看战场,点点头道,战斗老规矩就是剪刀石头布,谁赢了谁上

    “不不不,这次我们一起上,每人凭空挥动神兵,敌人就能马上被消灭,看看我有没有吹牛皮”,夏侯兰伸出食指很是风骚的摇了摇,一脸神棍相

    赵云和樊娟对视了眼,同时舞动身边的武器

    神迹出现了,随着苍天帝剑和九天龙魂枪轻轻一挥,枪剑中顿时迸发出四道强横的真气呈弧形快速扩散并且不断回旋所到之处僵尸纷纷化为尘埃

    两仪剑一出,三道金黄色真气斩顿时呈连珠之势,同一纵向的十数个僵尸被劈散

    惊雷弓射出的箭羽不但穿透了十数个僵尸,还引来了天雷将炼制材料块状金银也劈成碎片

    仅仅是一个舞动,数百个僵尸消失殆尽,威力不亚于,赵云的群龙蔽天,夏侯兰的大殒石天降

    此景一出,不仅赵云和樊娟目瞪口呆,连夏侯兰也惊呆了,他也只是听说这几件神兵的厉害,亲眼目睹,震慑更甚

    赵云和樊娟顿时将惊讶的眼神投向夏侯兰,连那妖师的踪迹也顾不上了,夏侯兰得此一敬礼,顿时眉开眼笑,兴奋得不得了

    正当夏侯兰想得意的发表些臭屁感言时,他的脸色顿时一变,身体冲了出去,还奇怪的大声喊道“大姐,手下留情”

    赵云和樊娟不明所以,只能愣愣地看着,但两人很快就醒悟了过来,因为他们看见,原本安安分分带着夏侯兰怀里的那只玉兔已经消失,地上出现了歌不断快速移动的白色身影,伴随着的还有无辜消失的遍地金银,而夏侯兰只能蹲在地上不断的恳求,说着手下留情之类的话

    良久,金银完全消失,那只玉兔回到夏侯兰的肩上,道出了一声妩媚入骨的女声,“小子,你,要抢我的宝贝么”

    “大姐,我怎么敢阿,金银你都收了,我们都变成白干的了,这样不太好吧”,夏侯兰向着赵云和樊娟打眼色,委婉的抗议道

    “是吗,小弟弟,小妹妹,你们对我有意见么”,那带着妩媚女声的兔子跃到了赵云肩上,笑眯眯道

    “没有没有”,赵云和樊娟急忙摇摇头,赵云打了个冷缠,恭敬的将那只兔子送回到了咬牙切齿的夏侯兰怀里

    万物皆有灵,都有遥望天道的机会,赵云和樊娟早就知道和他们从小打到大的玉兔们有化妖成人的一天,只是不知道来得这么快而已,其实三人不知道,也不明白为什么灵丹妙药众多的左慈会不以药物提升玉兔的生长速度

    赵云三人不明白,但眼前这位玉兔大姐却很清楚,药物能提升修为,却提升不了境界,在修炼后期有根基不稳的危险,所以左慈自修炼以来就很少给赵云他们药物,护甲,武器等等,一切都靠他们自身,因为宿命的原因,这位玉兔大姐和赵云他们从小打到大,感情极其深厚,机缘巧合之下,夏侯兰竟然偷盗了一颗提升修为的丹药还让玉兔大姐吃了下去,导致了玉兔的过早化人,玉兔对于夏侯兰,就有了些异样的情绪

    “那小子,你还有问题么”,玉兔的长耳朵轻轻扫过夏侯兰的脖子,顿时吓得他

    心惊肉跳

    “没了,没了,我夏侯兰绝对听从大姐你的吩咐”夏侯兰顿时大拍胸脯保证,同时用鄙视的眼神扫过赵云和樊娟,无声的骂出两个字“叛徒”

    但夏侯兰的鄙视向来没什么作用,而这次,赵云更是单手遮脸,一脸惨不忍睹的样子,同样,樊娟也双手遮脸,但却从指缝中偷看,一脸暗笑

    夏侯兰顿感不妙,低头一看,自己的不争气右手正揉着那柔软的身体,急忙双手挡脸,大叫道“大姐,别打脸”

    “嘻嘻,你摸得很过瘾嘛,还想不想再揉两下阿”,暴风雨前的宁静顿时让夏侯兰觉得今天在劫难逃

    另一方面,逃脱的妖师很快就找到了附近的三个分身,其中凑巧还有几年前被重创的妖师本体

    “有四件神兵,而且被那个无耻老道压制着被三个小鬼糊弄,其中还有一只刚化人的兔妖”

    “布万象森罗大阵,要速战速决,那个老不死一定在附近,有了那四件神兵,我们就能破除封印”

    沿途不断杀僵尸,收金银,金银现在已经分为四份,赵云和樊娟各一份,玉兔大姐一份,夏侯兰占一份之中的四分之一,其余上缴,战斗者基本上是赵云和夏侯兰

    当三人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环境突然一变,十字路口四个方向源源不绝的涌现僵尸,数量数以千计,天上轰雷震震,不时落下闪电和天火,夹杂着无尽阴冷的寒风正不断的卷席,一片汪洋的地面充斥着无尽冰霜,赵云三人第一时间进入战斗状态,但三人心里都暗暗吃惊,人海战术他们不怕,他们怕的是上天,每一个修道者都会惧怕上天,害怕自然,因为他们懂得应用自然,知道自然的可怕

    阴冷的风顿时让三人的自信慢慢消逝,尤其是脚下那沉重粘重的迫重感,刺骨的冰寒,这是真实的,不是幻觉,一道粗弱水桶的闪电在身边的炸裂更是让三人顿时有点惊慌失措了开来,这种环境,可是从未见过

    “喂喂喂,你们三个给我镇定点”,玉兔大姐那雪白的身影瞬间从赵云三人头上闪过,小小的奖励了三人一个大包,“那些白痴妖师布下的简陋阵法有什么好害怕的,你们看那些僵尸出现的位置就这么多,都能看得见尽头,凭着神兵都能将这些僵尸扫光,接着只要找到妖师的身影基本上就赢了,有什么好怕的”

    “那这些风雨雷电”,被玉兔点醒后,夏侯兰当即画起了太极辟邪圈,当即被天上的雷电劈了一下,只感觉好像被狠狠的刺了一剑一般,让他不由得吓得抖擞,了起来

    “这应该是由四象杀阵和幻阵组成的叠加幻杀阵,但因为只懂得些皮毛,只能小范围源源不断幻化出僵尸和半生不熟的风雨雷电,反正你们扫光僵尸杀掉妖术师就可以”,玉兔大姐两只长耳朵可爱的自动了下,满不在乎道,她可是左慈坐下的妖兽大姐,也算左慈的另类徒弟,对于妖术师那蹩脚的阵法是极度轻视的

    “那被那些天火闪电砸中会怎样”,樊娟弱弱的问了句

    “小云弟弟可能还能抗五六下,小子你和小妹妹可能就挨不了两下了,不过你们可以躲的嘛,别说,那道天火来了”,玉兔大姐借着夏侯兰的肩膀轻轻一跃,狠狠地打了个喷嚏,那道天火顿时消散,玉兔大姐接着道,“小子,你的圈圈挡不了几下的,要快点干活了”

    这样的阵法也算简陋阵法,赵云三人面面相觑,各自展开了战斗,赵云往身上拍了张夏侯兰炼制的太极辟邪圈的符纸,脚下顿时出现了个太极辟邪圈,拿着九天龙魂枪顿时挥向西面

    樊娟也同样拍出了符纸,攻向了东面,玉兔大姐静静的爬上了她的肩膀

    东边有玉兔大姐,不用担心,夏侯兰羡慕中带着些许醋意看了赵云一眼,拿起了苍天帝剑,人比人总是比死人的,小云拿的符纸是自己炼制的,要是自己使用会比用真气施展太极辟邪圈防御力和攻击力弱上一筹,但得了神仙指引的小云有了个什么玄术专家级的特性,使用同等级的符纸效果好上两倍不止,唉,又让他比下去了,要努力才行

    因为神兵都被左慈封印了大部分能力,因此发挥不了什么威力,但对上弱小的僵尸还是占了极大的便宜

    有了太极辟邪圈守护的赵云无疑就成立一辆主战坦克,九天龙魂枪不断挥动,漫天的弧形真气不住来回扫荡,所到之处僵尸纷纷化为金银,银龙逆鳞枪,注入真气后九天龙魂枪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施展出来的苍龙却比平时施展的大上许多,威力也恐怖许多,仅仅是苍龙的一次冲击配以九天龙魂枪的弧形回旋真气,就已经让一里多两千许个僵尸化为灰烬,而赵云此时也不断地推进着,因为目标并不是这些僵尸,而是他们身后那些飘忽不定,懂得瞬移之术的妖师

    相对于赵云的坦克式冲锋,樊娟的攻击就逊色多了,因为她的太极辟邪圈被劈了几下就被攻破了,她只能停下来磕药再次施展符纸,逍遥身法顿时被发挥了个极致,宛如镜中仙子一般躲过一次次的风吹雨打,两仪剑的三重剑芒迅速吞噬着遮挡的敌人,新学的逍遥剑法也在带着浩然正气的两仪剑中大放异彩,被击中的僵尸纷纷被净化

    相比于赵云和樊娟,夏侯兰就惨多了,不过几分钟,他已经被天火击中了几下,浑身漆黑,阵法的封锁让他的土遁只能遁入一米左右范围,而且一次比一次遁入的深度递减,但他却大笑着遁入地下,而他面前此时却是狰狞一片,仿佛是无数恶魔从深渊拔地而出似的,大陨石天降,无数直径超过一米的大石头冲天而降,那毁天灭地的无数大石头将整个北面数千个僵尸砸了个稀哩叭啦,一下子将视线扩张了许多,磕了颗药后,夏侯兰披着太极辟邪圈威风凛凛再度回到战场,苍天帝剑爆发出无尽的威势,不断地扫荡僵尸群,一时间,他的杀敌量远超赵云和樊娟

    赵云和夏侯兰很快就杀到了北面和西面的尽头,但他们都悲哀的发现,他们一直努力找寻的妖师并没有出现,僵尸群的尽头是一堵墙,一堵岩石墙,大量僵尸从岩石墙里出来

    碰,赵云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那堵墙,九天龙魂枪毫不费劲就击穿了那堵墙,但恐怖的是就是仅仅洞穿了岩石墙壁而已,僵尸出现的速度并没有减弱,这堵墙,不是阵眼

    再次猛攻了几下无效后,赵云和夏侯兰都不约而同地转攻南边

    十字路口由中间到尽头不过数里,经过左躲右避,奋力战斗后,樊娟也到达了东边的尽头,但却只得到和赵云和夏侯兰的结果,“玉兔大姐,我们怎么办”

    “--凉--拌--”,玉兔大姐的梦话恰时响起

    樊娟凝眉看了岩石墙几眼,顿时往回头杀去

    从战斗到再次聚在中间,赵云三人历经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挤进了赵云的太极辟邪圈,赵云,樊娟夏侯兰再次两两对视,玉兔大姐再次伏在夏侯兰的怀里睡觉

    赵云和樊娟对视了眼,赵云对着夏侯兰眨了眨眼,对着玉兔大姐努了努嘴,意思很明显,想破阵,靠你--玉兔大姐

    夏侯兰瞄了瞄半空,又向赵云努了努嘴,眼睛扫了扫自己怀里的玉兔,意思也很明显,你用的太极辟邪圈是我的,也撑不了多久了,你快点搞定玉兔大姐

    樊娟向外瞄了一眼,惊呼着掩住小嘴,原来僵尸群已经来到三人十米外了,天上的天雷天火虽然不是重点照顾太极辟邪圈,但也已经挨了好几下,情况确实不太乐观了

    赵云忽然一笑,抬起了右脚,对着夏侯兰眨了眨眼,还不快点,踹你出去喂僵尸

    夏侯兰狠狠的咬了咬牙,怒哼了声,轻轻的拍着玉兔的身体,亲昵的唤道,“大姐,先醒醒好不好”

    “小子,吵着大姐睡觉,是嫌你玉麒麟里面的东西太多是不是”,玉兔的一双红眼微微张开,娇媚的声音顿时让夏侯兰打了个冷颤

    “不是,当然不是,只是我们杀到僵尸群的尽头没有发现妖师的身影,沿途我们也没有看见,这样我们虽然不怕僵尸群的合围,但在这些风雨雷电的侵袭下,只要我们的符纸和药物用完,我们就会陷入险境,你看,小云都快吓哭了”,夏侯兰暗中狠狠地踹了赵云一脚,可怜兮兮道

    “厄,是,就是”,措不及防被袭击的赵云顿时双眼冒火,狠狠地扫了夏侯兰一把,也会意的配合道

    “你看,我说得没错吧,小云可是师傅最看重的弟子,你总不能看着他被挂掉,让师傅伤心吧”,夏侯兰得意对着赵云眨眨眼,循循诱导道

    越说越离谱了,赵云狠狠地瞪了夏侯兰一眼,只得沉默,樊娟没有看到两人之间的小动作,但也跟着恳求道,“玉兔大姐,你就救救我们好不好”

    “听左慈仙长说你们博学多才,见是广阔的怎么变笨了,妖师洞资源稀少,根本就产不出仙石,因此他们布阵的材料就只剩下他们自己了,以人为阵,能大大增长阵法的灵活性,容易变化,但却有个缺点,那就是阵亡人伤,这个幻杀阵布置得不到家,大大地削弱了阵法的打击范围和攻击威力”,玉兔大姐说着大大地打了个哈欠,“你们到了阵法的尽头却没有找不到妖师的原因很简单,他融入了乱军之中,在你们没看见的地方,或许他成了一块岩石,或许瞬移到了不远处,反正他就不能离开那道岩石墙很久和很远,因为他还要维持阵法的运转,所以,妖师就在你们眼皮底下跑了”

    一想起奋力作战的身后有一双阴冷的眼睛,赵云三人都不禁毛骨悚然

    “那为什么他不袭击我们呢”,夏侯兰弱弱的问道

    “因为他比你聪明”,玉兔大姐忽然对着夏侯兰龇牙咧嘴的虚咬了下,,顿时将夏侯兰吓得浑身一抖,“在阵法中恐怕连仙长都不能知道你们情况,只要这样耗下去不用多久就能杀掉你们拿到四把神兵破开封印,这样的情况你还会用身体去试下神兵的真假么”,玉兔大姐没好气地打着哈欠道

    “我去,小兰保护好小娟和大姐”,赵云收起九天龙魂枪,拿出惊雷弓,和两张太极辟邪圈符纸,对着夏侯兰说道

    “小云你留下来,我去才对,我土遁去他们老巢奖他们一顿陨石大餐”夏侯兰顿时扬了扬苍天帝剑,就想往前走,但没几下,就哭丧着脸回过头来,“我忘了这里的大地被封锁了,土遁不了”

    赵云和玉兔大姐顿时脸冒黑线,这时候还犯迷糊

    赵云一跃而起,泛出冰蓝光芒的惊雷弓顿时爆出十数支冰箭,冰箭以赵云为圆点呈圆形射出,赵云周围顿时出现数十个冰雕,随即散成金银色的寒霜,弓系绝招,冰轮,射出呈圆形冰箭,冻结周围一切敌人,重点在于冰,以寒冷限制敌人攻速移速,但此时的赵云这招的攻击力在于箭,而不在于冰,冰箭射散了周围僵尸的同时散发的霜冻顿时让大片僵尸的动作变得更加缓慢

    一边释放着冰轮,一边以僵尸的头为降落点,赵云快速向着北边而去

    “火龙术”,得了玉兔大姐的指引,夏侯兰撑起了太极辟邪圈开始施展火龙术,不断地烧毁来袭的僵尸,无视随机打击的风雨雷电,而一旁的樊娟也撑起了太极辟邪圈,施展逍遥剑法守在夏侯兰身边,两仪剑不时劈出剑芒击散攻向夏侯兰的风雨雷电,玉兔大姐的策略很简单,赵云破阵,夏侯兰牵制,樊娟支援,攻破阵法后,可能面对妖师的临死一扑,或者脱逃后的追击,有了神秘莫测的玉兔大姐,三人顿时心里有了底

    说得容易做就难果然没有错,赵云第一次觉得金银是如此的讨厌,扫光僵尸,在冰轮的寒霜和金银的充斥下,赵云只觉视觉弱了许多,而且冰轮的出现和自己的跳跃性挺进似乎引起了妖师的注意,那天火和闪电竟然连连降落到自己头上,太极辟邪圈竟然在不断晃动,濒临崩溃

    “哼”,赵云怒哼一声,惊雷弓忽然收入玉凤中,九天龙魂枪银光一闪,一条银色神龙顿时怒啸而出,银龙逆鳞枪,那愤怒的银龙就宛如赵云此时的心情,充满着愤怒和不耐,时间就是生命,在这里多停留片刻,自己要守护的人和兄弟就会多一分危险

    以银龙开路无疑在速度上就快了许多,但却也给妖师提了个醒,最危险的地方不再是最安全的地方

    随着地面的金银越来越多,赵云越来越靠近北边的尽头,但不知不觉间,风雨雷电的威力都加强了不少,看来,焦急的不仅是赵云,僵尸群背后的妖师也一样,毕竟以人为阵消耗的真气也是个不小的数字拼了,太极辟邪圈符纸消耗光了,挨了几道闪电浑身止不住颤抖的赵云紧紧了握住九天龙魂枪,暗暗想到

    “赫”,赵云大喝一声,九天龙魂枪狠狠地砸向地面,那无敌的弧形真气顿时来回回旋收割僵尸群的生命,而几乎是同一时间,无数嘹亮的龙吟顿时响起,红黄蓝青黑等等各色神龙龙气顿时冲天而起,地面被龙气撕的四分五裂,北边尽头僵尸群尽数毁于一旦,那冲天的龙气甚至冲毁了来袭的天火和闪电,当然,也包括赵云,四年的苦修,这招皇者霸招群龙蔽天,赵云也只能消耗七成真气并以轻许内伤为代价施展

    在群龙蔽天下的轰击下,赵云只觉眼前的画面顿时一变,那十字路口已经成了十几级地震后的场面,漫天的僵尸已经消失,但他没想过他一回头就会看见让他触目惊心的一幕

    正在施展火龙术烧得不亦乐乎的夏侯兰见眼前的漫天僵尸顿时消失,脸色顿时一喜,但却戏剧性的一变,三个微微喘气的老头妖师正以阴狠的眼神瞪着他们,随即同时挥手,五股巨大的龙卷风顿时快速形成,两边的妖师施展了个火轮术,风助火势,火借风威,五个巨大的火龙卷正在百米外急速向两人袭来

    看着那夹杂着无尽威势的火龙卷,夏侯兰顿时惊慌了起来,阵法解除了,他可以使用土遁了,在火龙卷的冲击下他最多被熏个头昏脑涨而已,但樊娟怎么办,自己还没学到带人土遁的境界,赵云在数里之外,根本来不及救援,不用多久火龙卷就会来到,以樊娟的身体强度根本无法阻挡,怎办

    “小子,快土遁将那几个老妖师干掉,那些家伙想逃”,玉兔大姐眼皮都没抬,再次打了个哈欠,催促道,那五个火龙卷看似威力强大,是叠加道术,但实际上也就属于高级道术再多一点的范畴,对于颇通人来说是致命打击,但道行深的修道者和妖兽神兽根本就是打个喷嚏一般

    “那小娟”,见玉兔大姐出声,夏侯兰的心顿时定了许多,但还是忍不住问道,其实他都知道这样问是多余的

    “我在,你滚”,玉兔大姐从樊娟肩上跳了开去,狠狠地踹飞夏侯兰,身体凝结出一层透明能量罩将她和樊娟罩了进去

    夏侯兰顿时土遁了下去快速离开火龙卷的打击范围向妖师包围而去

    疲惫之极的赵云刚转过身想向夏侯兰和樊娟报喜,却骇然发现五个凶悍无比的火龙卷正迫近了樊娟身边,那无尽的威势似乎是想将樊娟吞噬一般,赵云只觉大脑一阵刺痛

    “不---”,赵云发出一声悲鸣,身体像脱弦的箭一般激射而出,但数里的距离那里是一个跳跃能够瞬息而至的

    赵云不仅没有及时到达樊娟身边,还在半路扑倒昏却了,但就在他倒下的瞬间,一阵淡淡的月光般的光芒从他身上射出,伴随的还有一圈古老荧光符号

    随着荧光符号的出现,神迹出现了,那汹涌无敌的火龙卷竟然停止了旋转移动,那开始瞬移逃跑的妖师的身形哑然而止,脸上充满了惊骇

    樊娟一脸茫然和惊讶的看着停留在面前不动的火龙卷,在玉兔的保护下它与外界能量一切隔绝,但当她看到倒地不起赵云时,顿时惊呼一声,急忙奔向赵云,玉兔大姐那双美丽的红眼顿时闪过几份神采

    最惨的是夏侯兰,时空的瞬间静止差点没将他给埋在地下活活憋死,吓得他急忙施法脱困而出,在看到那一动不动的三个妖师时,狰狞的笑意顿时挂上了夏侯兰的俊脸

    不到三十秒,时空再度开启,那凶悍的火龙卷顿时向着没人的南面卷席而去

    斩杀了妖师收获了战利品的夏侯兰快速回到樊娟身边,此时,玉兔大姐正蹲在赵云的左手旁边,长长的耳朵正贴在赵云的脉搏上,而在玉凰中左翻右掀终于找到那颗仅剩的归元丹,快速的塞进了赵云嘴里焦急地等待着玉兔大姐的诊断

    “真是厉害”,玉兔大姐跳上了樊娟的肩膀,连连赞道

    “怎么样,小云要吃什么丹药,我这里有没有”,夏侯兰从玉麒麟里快速掏出数十个瓶瓶罐罐,还在不断的翻掀,焦急地问道

    “真是厉害啊,小娟妹妹,左慈仙长曾经说过你小云哥哥的银龙真气是天界的修仙宝典,神奇无比,消耗再多也能通过物理攻击快速恢复,是任何时候都能长时间持续战斗的神奇真气,但此时你小云哥哥的真气就好像真空瓶子里面的空气,被用得的一丝不剩不止,还燃烧了生命力,这样使用真气的奇才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不过那招连时间空间都可以静止的绝招还真是厉害”,玉兔大姐啧啧称羡道,“不过话说回来小娟你也很厉害,一颗凝血丸加一颗恢复真气的普通药物就能换一颗归元丹,不知仙长会不会被你气的胡子都竖起来呢,还有小子阿,我还真想不到你的存货这么充足,不分我九成,下次去偷东西可别再叫我,叫我的小妹招呼你就行了”

    玉兔大姐的话顿时惹得樊娟一阵脸红,夏侯兰更是以光速收掉了自己的灵药,快速向外逃去,但樊娟和夏侯兰的心都被安抚了下来,反正赵云没事,其它的也没什么所谓了

    “小子,你敢抢我的金银,你看我不打得你师傅都认不出你来”,玉兔施展了三级跳跃方式,每一跳都是数十米,每跳一次都只停留数秒,但就在那数秒,周围的金银都会无形消失

    夏侯兰更是创造出了超越人类极限的奔跑式收银方式,随着他的不断奔跑,脚下和两旁的金银也会忽然消失

    相对于玉兔和夏侯兰的激烈抢钱运动,樊娟此时静静的看着赵云,她要他醒来第一个看到就是她,她要他知道她就在他身边,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服用了归元丹的赵云微微睁开那朦胧双眼,一个温馨的身影顿时出现在眼前

    赵云的双眼顿时迸发出狂喜的色彩,沉重的双手紧紧地将樊娟拥进了怀里,“不要离开我,永远不要”,赵云在樊娟耳边发出了带着恳求语气的低喃

    “恩,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不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儒雅的赵云会突然说出如此动人的情话,但樊娟只觉此刻心里充满了甜蜜

    得到满意的答复,赵云仿佛是忽然变了个人似的竟然做了件自己认为没多大作用,没多大意义而樊娟又期待已久的事情,他往她的小嘴亲了上去

    赵云和樊娟肩并着肩慢慢的捡着脚下的金银,说起了刚才的事情,赵云每说一句,樊娟脸上的喜色就多一份,身伤和神伤之下的赵云竟然开启了除银龙逆鳞枪,群龙蔽天外的第三个绝技,空间禁锢,禁锢空间三十秒,禁锢的是包含敌意的一切

    或许,它们更适合你,这是青年在昏迷前在赵云空间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带着无尽可能的神迹,赵云看着樊娟,思绪到了很远很远

    大收了战利品夏侯兰和玉兔不知谈了什么好条件,竟然和谐共处的一同回来,问候了几句,说起了赵云的事情,夏侯兰顿时大骂上天的不公,大声嫉妒着赵云的幸运,还以此为借口,没收了赵云的那份金银,但此举并没有引起谁的不悦

    赵云和樊娟,夏侯兰对坐在地上,玉兔窝在夏侯兰怀里,地上摆了些许好东西,虽然赵云和樊娟都不知道这是些什么东西,但一定是好东西,因为夏侯兰的口水都已经往斜流了,当然,他怀里的玉兔以强大的无形之力让口水斜流

    地上摆了一把翠绿色的权杖,带着淡淡的威势,一张龙卷风筏,两张火轮符,三个巴掌大的水蓝色鳞片,四个火红色羽毛,四坛酒,三个金黄色的巴掌大盾牌,五个白虎头像的虚雾状东西,一个棕红色的翅膀,一个红心,一个小瓶子,一颗拳头大的紫色水晶

    在夏侯兰的介绍下,赵云顿时和樊娟面面相觑,这简直就像是进入了左慈的炼丹房一样嘛

    玄天破邪杖,来自玄天的神兵,攻击可引动雷光柱,大幅度增加攻击力和真气上限

    龙卷风筏,高级道术符纸,召唤紫色龙卷风

    火轮符,中高级道术符纸,施展火轮术

    龙鳞,神龙的龙鳞,具有强大的寒冰能力,是终极炼器材料之一,加入一片就能够使兵器增加寒冰攻击力,能使护具增加抗寒能力,与凤羽能炼制雷神书,与紫水晶能炼制龙卷风筏,两块龙鳞加一块凤羽能使兵器大幅增加闪电攻击能力,大幅削弱敌人防御,加入护具能大幅增加抗电能力,两块凤羽加一块龙鳞能使兵器大幅增加剧毒攻击能力,使敌人持续调血,一块龙鳞加一块凤羽能使兵器和护具永固

    凤羽,具有强大的火焰能力,是终极炼器材料之一,加入一片就能够使兵器增加火焰攻击力,能使护具增加抗火能力,与龙鳞能炼制雷神书,与紫水晶能炼制火凤凰书,两块龙鳞加一块凤羽能使兵器大幅增加闪电攻击能力,大幅削弱敌人防御,加入护具能大幅增加抗电能力,两块凤羽加一块龙鳞能使兵器大幅增加剧毒攻击能力,使敌人持续调血,一块龙鳞加一块凤羽能使兵器和护具永固

    紫水晶,具有神秘能力,是终极炼器材料之一,加入一块就能够使某些兵器,护具晋阶,与凤羽能炼制火凤凰书,与龙鳞能炼制龙卷风筏,是每一种高级武器的炼制必备材料之一

    力量之酒,神奇的仙灵之酒,能够增加攻击力,可炼丹炼器

    金刚之盾,神奇的仙灵之石,能增加防御力,可炼丹炼器

    白虎之魂,神奇的仙灵之魂,能增加真气,可炼丹炼器

    苍鹰之翼,神奇的仙灵之翼,能增加速度,可炼丹炼器

    生命之心,神奇的仙灵造物,能增加生命力,可炼丹炼器

    智慧之水,神奇的仙灵之水,能增加智力,可炼丹炼器

    神兵需要认主,内含神奇的武技,炼器炼丹材料需要炼丹炼器法门,符纸瞬间引动天地之变,增加的攻击力是物理攻击力,防御力是物理防御力,速度是移动速度,智力是临场反应和意志

    “怎么样,这些东西怎么分,小云弟弟”玉兔大姐无视一脸期盼的夏侯兰,对着赵云问道

    “小兰来吧,我没什么意见”,虽然地上都是珍贵的东西,但赵云的心性和左慈的教导注定了他的性格,身外之物远没有心头之想重要

    “就是嘛,大姐,分这种东西的时候就应该找我才对的”,夏侯兰自顾自说的快速动手,赵云身边放了力量之酒和龙鳞,樊娟身边放了智慧之水和凤羽,其他的都放在他自己跟前,还拿着那根玄天破邪杖不住的抚摸,啧啧称羡的不住感慨叫好

    知道了事情来龙去脉,赵云原本的抑压顿时解开,他看了看地上的龙鳞和力量之酒,当即推了出去,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东西你比我需要多了,龙鳞以我们现在的炼丹炼器水准要用不着”,以现在赵云的物理攻击力这几个力量之酒根本就没大大作用,左慈教会了他们炼丹炼器,但三人中夏侯兰的天赋最好,修为最高

    樊娟也几乎是同一时间推出了智慧之水和凤羽,“我也不要,这些东西留着炼丹炼器好了”,一个智慧之水能增加效力再多也有效,还不如留着用来炼丹炼器更好,同样,樊娟也是很清楚自己的炼丹炼器水平

    看着极其不争气的樊娟和赵云,玉兔翻了翻红眼,却看见基本上是同一时间,赵云拿起一根凤羽,樊娟拿起一块龙鳞

    “这根凤羽温度不高,用来当发簪正好,只是直接佩戴似乎不能增加抗火,我再想想办法好了”,赵云将凤羽别在了樊娟的秀发上,温声道

    “这块龙鳞散发着淡淡寒气,用来做护心镜不错,还可以清醒感官呢,小云哥哥你说好不好”,樊娟拿起龙鳞在赵云身前别了下,娇声问道

    见状,夏侯兰和玉兔都不禁打了个寒蝉,这两个家伙,比刚才的妖师更恐怖

    玉兔一跃而起,在夏侯兰的脸上印了两个脚印,随即在地上快速晃动

    夏侯兰瞪大了眼睛,赵云和樊娟愕然一笑,地上的晋升药物已经消失殆尽,三张符纸在樊娟身前,龙鳞,凤羽,紫水晶都消失不见,玉兔乖乖的蹲在地上打着嗝

    “大姐,你不怕撑死啊”,夏侯兰欲哭无泪道,暗恨自己的手脚慢,但他也不敢有什么意见,因为玉兔可是大姐呢

    “小娟妹妹阿,那些符纸你可要收好啊,小云弟弟,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行动了”,玉兔直接无视了夏侯兰,对着赵云和樊娟说道,说完后更是回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夏侯兰手里的玄天破邪杖一眼,吓得后者急忙将神兵收了起来,一脸正经的坐着

    “下一步,我们不是已经杀掉了妖术师了么,我们现在不是会师傅那里报到了么”,樊娟愣了愣,不由得问道

    “当然不行,我们消灭的是妖师洞里的妖师分身而已,我们要再接再厉好好的战斗一番,那些妖师可是会爆出符纸和其他宝贝的”,夏侯兰冒起了金光的双眼,一脸战意昂然

    “小子说对了一半,刚才那个是妖师的本体,虽然他是被消灭了,但他的不灭灵魂早就趁乱飞走了,这一仗后起码能打掉他数十年的道行,清洗一下妖师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玉兔大姐跃上了夏侯兰的肩膀,饶有兴趣道

    “恩”,赵云和樊娟对视了眼,点了点头

    最后决定赵云前往西边入口,夏侯兰攻击北边入口,樊娟和玉兔大姐向东而去,一天之后在这个交叉路口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