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九章 (二)

正文 第十九章 (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二)

    “那你们是什么意思”,何进最后还是撤掉了侍卫,说道

    “很简单,我们绝对不会背叛大将军,而为了表达我们的忠心和争取到最大的利益,我们亲自来到洛阳,在诛杀宦官之战中为大将军担任先锋,希望大将军在看到我们和宦官虚与委蛇的信件后,不要责怪我们”,李儒满脸认真的看着何进,说道

    “大将军,我董仲颖享了几十年的富贵,还能再享几天的福呢,我能做到的是不过是为子孙后代争取到最好的生活,我一介外臣,只求在西凉地界称雄,抗击异族,还望大将军明鉴”,董卓脸上带了点唏嘘,说道

    董卓长得很胖,而且长期居于贫困之地,年纪和何进差不多,但却比何进老得多,此话一出,何进顿时信了九成,因为这个时代能有六十岁的都没几个,他们都五十几岁了,还能有几天好活

    最重要的是,何进根本都没将董卓放在眼里

    事实上,也很难让现在的何进将现在的董卓放在眼里的

    论身份,何进是当朝国舅,他妹妹是太后,他外甥是皇帝,董卓只是一个小小的刺史,就算现在州刺史变成了州牧,权力已经上升,在朝中也担任着什么将军身份,但却是整个洛阳贵族圈里,随便捡都能捡得到的,洛阳是什么地方,那是天子脚下,大官到处都是

    论地位,何进是天下兵马大元帅,掌握天下兵马,虽然这都是虚的,天下不一定都能听何进的,但何进一句话,小小的雍州一定会立即成为天下的攻伐目标,加上利益的驱使,毫不客气的说一句,何进让董卓的雍州姓何,明天它就得姓何

    在洛阳就别说了,何进掌握着数十万大军,董卓只有区区的三千兵马,要是对抗,那完全是小刀锯大树

    要是你是何进,你也不会将董卓放在眼里的,但你看不起的,往往是你致命的,前有鸿门宴,后有安禄山,想当年杨贵妃还是安禄山的干娘呢,还不是变成了安禄山的姑娘

    这样软硬一来,何进本来想着以后诛灭了宦官之后让人替代了董卓的事情都忘了,顿时说道,“好,只要你忠心于我,我保你子孙富贵,诛灭宦官时候,你就当我的一路先锋”

    董卓的大营里

    从大将军府出来,董卓笑了,笑得很开心,他对着李儒说道“爱婿,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今晚还是去乐呵乐呵一下吧”

    “不打扰主公了,儒觉得曹孟德和袁本初始终是隐患,我想去了解下他们”,李儒并没有像董卓那般的高兴,反而是沉吟着说道

    “那不过竖子,何足挂心,在大军面前,他们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们这次进京的兵力都达到了九万之众,加上长安已经安然拿下了,函谷关和潼关也是指日可待,只要短短的一个月,我们就能兵临城下,洛阳就是我的了”,董卓得意的笑着,肆无忌惮的说道

    “或许是儒多心了,但女色之事我有爱妻足矣,风月之所不适合我”,李儒淡淡的说道

    “哎,爱婿可不要顾忌我女儿,我们将来还要一起打江山,酒色富贵那是自然要享用的,三妻四妾那不算什么”,董卓虽然明知道李儒对酒色并不喜好,但还是竭力邀请着说道,自己的女儿固然重要,但比起李儒这个忠心的心腹,那还真算不了什么

    洛阳继续诡异当中

    鬼岛之行

    大海上,一叶孤舟在轻轻的飘动着,船上有着四个身影,分别是赵云,蔡琰,恋云和大乔,本来小乔还要跟着来,但被蔡琰狠狠的刺激了一把后,顿时缠着周瑜不放了

    镜头回放

    在建业逗留了几天,孙坚顿时明白到了洛阳才子的非凡之处,作为东道主和监视者,孙坚很是豪迈的带着赵云去自己的军营,船厂,和各处标志性建筑去游行

    江东有着天下最精致,最强大的军舰,孙坚心中也坚信着江东子弟无惧于天下,是天下最强大的军队,虽然在恶魔骑兵里被狠狠的刺激了一把,但他还是坚信,无论是袁术那装备精良的淮南军还是其他异族联盟的军队,在同等的兵力下,他绝对可以稳操胜券,即使对上三倍的敌人也能够坚持一段时间,但因为没有见识平原军的战斗,他不清楚平原的战力,只知道平原有着天下最豪华,最完善的装备,而且是全城数十万大军,这虽然看起来很牛,但孙坚怎么也不相信一些抓锄头的百姓能打得过自己的江东子弟,但统帅的虚荣心让孙坚也很想让这个天下闻名的洛阳才子赞叹一番,因为赵云的战力实在让他佩服

    但很可惜,赵云看到船厂和军营时候并没有太大的激动,连惊讶都没有,孙坚顿时郁闷中,但又不好意思询问

    其实原因很简单,赵云本来就是个旱鸭子,讨伐海贼水妖时候也只是单兵作战,哪里能体会到水军的实力,而且平原都是崇尚强力的武将的,对船只反而要求不太高,试问再强的船只能抗得住水妖砸几下,而军队,说实在的,赵云实在不太看得起这所谓精锐的江东子弟,虽然江东水军威武雄壮,眼中也迸发出了强势的战意,但这和平原不同,平原在平常的时候都是老百姓,大家都是自己人,和谐共处,一旦遇到外敌,那就是绝对的不死不休,视死如归,因为这已经侵占到了自己的家园,而刘备集团崇尚的信念就是守护百姓,所以赵云看到这些带着暴力色彩的军队,没多大兴趣

    赵云在军事上不发意见,反倒是在商业农业上发了些厥词,孙坚的贴身侍卫祖茂心中对赵云可是极度轻视的,在他看来孙坚会怒斥的,因为孙坚是很反感有外人在自己地盘上谈论自己的经济情况的,因为这可是集合了他们所有武将的建议,在经过神奇的恋云仙子策划实施的,那绝对是天衣无缝的,恋云仙子的经济谋略能力就像是孙坚在江东的权威一样,不能被挑战的

    但结果出了祖茂的意外,孙坚反而是双眼冒光,急忙让身边的师爷记着,祖茂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身边不知不觉多了个师爷

    这建业的经济建设本来就是参照平原的,这里的粮食种植,渔业养殖也大多改成了平原的模式,对于创始人赵子龙来说,这当然还有许多要改进的地方

    几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孙坚都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但没办法,周瑜回来了,赵云要带着恋云仙子出海了

    “嗨,周瑜小帅哥,我们又见面了”,蔡琰看见风尘仆仆但却依旧淡然儒雅的周瑜,顿时高兴的挥手打招呼

    “妖女,你怎么又来纠缠我家公瑾啊”,一听到蔡琰的声音,原本躺在马车里装睡的小乔当即跳了起来,急忙窜了出来挡在了周瑜面前,一副母鸡护小鸡的模样,嘟着小嘴怒瞪着蔡琰

    周瑜脸上的儒雅顿时变成了尴尬

    恋云顿时好奇的看着蔡琰,大乔则是尴尬的低着头

    蔡琰一步一步的靠近周瑜,小乔顿时焦急了起来,张牙舞爪的说道“妖女,你可别过来,不然我,我,我打你哦”

    周瑜的脸顿时红了,又不好阻拦小乔,免得她当场哭出来更难堪,看着恋云和赵云脸上都出现了了然的神色,周瑜别提多委屈了

    “周瑜小帅哥,没多久没见还记得我不”,蔡琰轻轻提起小乔往外一丢,小手已经搭在了周瑜的肩上,顿时对着周瑜眨了眨眼,笑道

    “哇哇哇,姐姐,你看看那妖女”,小乔被丢在了一旁,但却是双脚落地,一点事都没有,一看见蔡琰一副要在自己面前勾引周瑜的样子,顿时火冒三丈找大乔评理

    “琰姐,你天姿国色,怎么会看得上小生呢”周瑜尴尬的轻轻移了移肩膀,眼神中出现了求饶的意思,他当然知道蔡琰的意思,那一句句妖女的确不太好听

    “啊,妖女的手上装了什么”,小乔忽然看到蔡琰的小手竟然不是光滑的,而是皱巴巴的,顿时惊道

    知道了赵云要和恋云出海寻找灵药的事,周瑜纵然很不愿意,但也说没什么,反而是祝众人一路顺风,并叮嘱了恋云自己对海外货物频频被劫的想法,小乔倒是想去,但一听到自己要去蔡琰就会留下来,立即就改变了主意

    “还在想着伯符么”,赵云轻轻地来到了大乔身旁,看着这个恬静如水的女孩,赵云顿时想起了那个同样淑女的易姬,那个因为对自己有着感激和好感,竭力想改变自己成为自己喜欢类型的女孩

    “嗯”,大乔并没与否认,而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同样搬了张太师椅坐在自己身旁的赵云,大乔给予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其实大乔认识赵云,比认识孙策还早,早在五年前,赵云在柴桑惩戒贪官的时候,她已经看过赵云了,但那只是个背影,并不清楚,在平原的日子里,大乔并没有陪着孙策周瑜和小乔到处乱跑,反而是和刘备的白玉美人甘夫人呆在了一块,一同研究琴棋书画,自然也聊起了男人

    这个时代不同于地球的现代,这是个早熟的时代,一般而言,男子十六岁,女子十四岁就成婚了,延续的是战国的传统,春秋战国那是混战年代,每天都在打仗,整个天下都在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生活,早熟成了社会的必然,虽然大乔今年只有十三岁,但已经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无疑,孙策这个江东小霸王就很符合她的择偶标准,英勇善战,温柔体贴,既有安全感又有体贴感

    而赵云则是一个奇怪的存在,他和孙策是完全不同的一类人,同样的战力彪悍,但却有着谋士的儒雅,也有着将军的彪悍铁血,他文武双全但却不喜欢高调的生活,做的事情虽然都惊险连连,但却鲜为人知

    大乔一开始也想不通,为什么甘倩对赵云称赞有加,更是有着同样的爱好,反而是嫁给了只会种菜的平原王,而且还爱得刻骨铭心

    爱情,不是要寻找自己喜欢的么

    但甘倩却有着自己的看法,爱情是遇见自己心动的而又适合的,刘备令她心动,刘备的生活适合她,这就已经够了,其他人再完美,也不会是一生的伴侣

    于是,大乔知道了赵云在甘倩心中的身份,知己,一个了解自己能够为自己排忧解难的好友,而她也试着去了解过,去和谈过,她赫然发现,赵云也同样是她的知己,他会帮助她却不会窥视她,他透彻人心,经常都能明白自己的举动所代表的含义,但这并不是代表他喜欢自己,而是他当自己是朋友,是自己人,而这一层关系则是接着她是甘倩的朋友

    大乔在离开平原后经常想着,要是和孙策一起呆在平原过一生那是多么好的事情,两人一起种菜养鱼,男耕女织,过着平凡的日子,在平原这个没有争斗,没有不公的地方养儿育女,平原,确实是让有着平淡之心的人欢喜的地方

    大乔之所以能确定赵云对自己不是男女之情,是因为看到了两个少女,还有听说过了赵云妻子的故事

    据说,赵云有着两个妻子,一个那是天仙下凡神秘的貂蝉,另一个则是冰冷如霜的洛阳第一美女的姐姐,都是美貌不下于自己的绝色美女,而且都是有才之人,能讨两个妻子的应该是滥情之辈,但结果却不然,洛阳第一美女蔡文姬的美貌更甚其姐,而且文攻武略更是天下无双,平原乃至青州第一首富的易姬都青睐于他,但他都没有垂涎之,自己虽然也号称江东第一美女,但比起前者来稍逊,结果不言而喻,而且赵云总是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使得大乔对上赵云不但没有羞涩的脸红,反而是将心里话坦然相告

    “赵大哥,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我明明都知道只有好好修炼,将来才能帮助伯符,守护家人,但却是很厌恶看到血腥,你给我的特殊兵种都基本没出来过,这样下去我一定会成为伯符的累赘,我明明不想当累赘,但却还是这样去做,我该怎么办”,大乔脸上有了丝丝忧愁,不由得看着赵云,幽幽的问道

    “嗯,江东未来几年应该不会很太平,要是以你的性子继续下去,你或许真的会成为受人保护的对象,但这并不代表伯符因此会对你心生厌恶感,天生我材必有用,找到并发挥自己的优点,才能事事顺心”,赵云沉吟了下,给了大乔一个安慰的眼神,说道

    孙策的事赵云也知道了,虽然心中仍旧有这些介怀,因为他都看得出来,孙家是想让恋云留在江东了,孙策更是喜欢恋云,但对于这个妹子一般的大乔,他还是起了怜悯之心

    大乔呆呆的点了点头,给了赵云一个感激的眼神,随即沉默了,她看着手里的召唤信物,,无言

    正当蔡琰和恋云在谈论,赵云和大乔在沉默的时候,江上忽然响起了号角,十数艘战舰顿时围了上来

    “上啊,全是美人,我们这次发了”,看着船上蔡琰,恋云,大乔的身影,领头的大汉顿时红了眼,大声吼道

    蔡琰那是可爱中带着调皮,恋云那是翩然中带着甜美,大乔那是恬静中带着温柔,那都是国色天香的绝代美人,大海中除了海底的龙王公主,哪里能看到如此美人

    只见十六艘中型战舰整齐快速地四面八方围堵,虽然战舰上全都是衣衫褴褛的大汉,但随着走路的步伐和攻击的号角,整齐的搭着板桥,快速的围了上来中的表现,赵云等人当即知道了,这些绝对不是海上海贼,而是伪装成了海贼的水军,在这个接近吴郡海域的海上遇到水军,无疑,这应该是刘繇严白虎和王朗他们的水军

    每一艘船都有百多人,整整一千六百多人将赵云的孤舟里里外外围了起来

    “就是你们围堵建业的商船的么”,恋云淡淡的扫了为首一个大汉一眼,轻声问道

    “没错,就是我们做的,本来我们是打着要货不要人的,但今天就要破破例了”,大汉抹了抹自己的口水,贪婪的看着恋云,深深地吸着淡淡的幽香,然后恶着脸指着赵云说道,“我们也不杀你,你快滚进船舱里去,你的这几位姑娘就归我了”

    “你们的海上据点在什么地方”,恋云继续用着淡淡的语气询问着

    “哈哈,美人儿,想不到你还是孙坚的探子呢,我们的据点有好多个,但总据点在鬼岛,你让这小子回去问问孙坚敢不敢去鬼岛吧”,大汉冷冷的笑着,对着手下挥了挥手

    鬼岛,那是江东东南边海域的一个诡异点,据说那个岛日出而出,日落而没,凡是到过鬼岛附近的船只都会消失,登岛的人也有去没回头

    这自然不会是实话,但这个首领显然已经对众人起了疑心,恐怕等下会沉船处理了

    果然,只见那首领般的人物一挥手,所有的小喽啰都抽出了兵刃,指向了众人

    “上,给我拿住他们”,首领大汉一声令下,众喽啰大喝着扑了上来,但却看见了惊恐的一幕,原来还在不远处等死的美女们竟然瞬间抽出了兵刃,一把长剑,一把木枪和一把长枪瞬间搁在了首领和两个队长颈边,仿佛是瞬间转移又好像是幽灵飘舞一般

    “让你的人,滚出我们的船”,赵云大喝了声,木枪一个晃动,原本在首领颈边的十厘米处的木枪顿时迸发一道枪气,将首领的左肩洞穿了一个血洞,随即,长枪再次搁在了首领的颈边

    见状,一众喽啰又惊又怒,但却不敢动手

    “快离开,回到自己的船,想疼死我啊”,首领脸色大变,咬紧牙根对着一众喽啰怒喝道

    宛如潮水一般,喽啰快速退去,赵云,蔡琰和恋云对视了眼,均以眼神示意,各自逼着首领和两个队长走向船的船头船尾和正中央

    将三人赶下水后,众人会聚在一堂

    “这样放他们走恐怕他们会报复”,大乔有点担忧的说道,现在可不是陆地,在大海上,实力是以数量划分的,要是船没了,就算有通天之能,也无法逃生

    “大乔,那你说应该对他们怎么做”,恋云赞许的看了大乔一眼,温声问道

    “起码要将他们大部分的船都砸掉,然后弃掉他们的粮食,他们只能离开,不然养活不了太多的人”,大乔想了想,说道

    “大乔妹妹真是太聪明了,怪不得我哥哥宁愿和你聊天也不理睬我”,蔡琰凑到了大乔耳边,夸张的笑道

    “琰姐笑话我了,我哪里比得上洛阳第一才女的万分之一”,大乔顿时羞涩的说道

    “嗯,大乔你的方法没错,只是太仁慈了,他们不见血是不会后悔的,你要记得,往往致命处就是你所轻视的,这些水军或许实力不堪一击,但要是你孤身一人,绝对不是对手,因为他们的数量是你的一千多倍,你想想,要是你落在他们手里,会有怎么样的下场”,恋云温柔地看着大乔,给她上着乱世的课

    大乔顿时脸色一白,沉默无言

    “别担心,要是伯符也保护不了你,你传信给我,我揍他一顿”,蔡琰很是义气的说道

    大乔腼腆的一笑,摇了摇头

    “小...恋云,你问出了他们的据点了么”,正想叫声小娟的赵云被恋云那微微失落的眼光吓得连忙改口,问道

    恋云苦涩的一笑,说道“他说在此地以南一百里的一个孤岛上,不过我想,这是虚言,我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哦,这些家伙还真不怕死,他跟我说是在此地以北三十里呢”,蔡琰双眼精光一闪,嘟着小嘴暧昧的说道

    “他跟我说是以东五十里”,赵云顿时拧眉,说道,“当生命垂危的时候,一般而言是不会在说谎的,除非是他们受着比死亡更加危险的威胁”

    “我在询问的时候感受到了他们并没有说谎,反而是有点恍惚,还带了点恐惧,如果我没猜错,传闻果然是真的,荆州有着强大的妖师,而这次,为了弥补在与百越大战遭受的损失,刘繇他们联合了荆州的妖术师,而他们的据点应该是被布下了阵法,准出不准进,不然以公瑾之能,应该在一两天就能找他们的据点,而不会像现在的半个多月没有一点消息”,恋云淡淡的叹息了声,说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大乔有点吃惊的询问道,前些日子周瑜和恋云才刚修复好和刘表和袁术的关系,现在荆州又来捣乱

    恋云看了看满脸笑意的蔡琰和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的赵云,说道,“大乔,你传信给孙将军,让他让程普黄盖韩当将军各令两千人在我们的必经之路来回巡逻,全力剿杀趁火打劫者,同时以战养战,没有粮食和淡水就化作海贼进入刘繇等人境内去抢,但不要太惊动百姓,刘繇他们现在各自屯兵十万之众,任何东西他们都缺,穷兵黩武无法让他们在海上有强大的力量和后援,只要让他们在大海损失惨重,他们自然会退出,这比找到他们的据点容易”

    刚回到船上的首领急忙止住了血,脸色一片苍白,还带了丝丝恐惧

    一个队长小跑了过来说道“大人,那边船上的人恐怕一个是恋云仙子,一个是大乔,这可是我们的好机会”

    “好机会个屁,你也知道,那是恋云仙子,先别说抓了她让人知道后整个江东都会吃了你,她战力强悍,还有神兽陪伴,哪里能抓得到”,首领一张黑脸对着队长劈头一顿臭骂,周围的人都在偷笑,队长尴尬不已

    “大人,这次恐怕不同,那只麒麟神兽应该没有带出来,不然恋云仙子哪里还用得着乘船呢,而且这是海上,不是陆地,只要我们不断激射火箭,她们根本无处可逃,抓住了她们可是大功一件啊”队长憋红了脸,努力解释道

    首领的脸色稍微缓和,正想驳斥一番,却发现了周围的士兵都露出了惊奇的眼神,不由得一阵心里挣扎,恋云仙子啊,那可是天仙一般的人物,如今有机会将她射入人间,那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好,我们追,准备火箭,就让恋云仙子和未来的江东主母为我们乐呵一把”,首领最终还是敌不过心中幻想带来的冲动,还是发出了号令

    只见十六艘船宛如飞剑一般快速的飘过大海,追向小船

    “不知好歹,我还担心看不到你们了呢”,蔡琰这个超级小气包张开了她的恶魔笑脸,从怀里拿出了一支玉箫,笑呵呵的说道

    赵云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而是来到了她身后,单掌抵在了蔡琰的背上

    “子龙哥,你在恋云仙子和大乔妹妹面前也敢占我便宜,有损你君子形象哦”,蔡琰转过身来挣脱了赵云的大掌,打趣地说道

    赵云拿过一张椅子坐下,猿臂一伸,蔡琰顿时落在他怀里,他的手宛如铁箍一般锁住了蔡琰,说道“你要玩,我就陪你玩”

    大乔的脸顿时微微红着,吃惊的看着蔡琰和赵云,倒是恋云仙子微微地笑着

    男女授受不亲,赵云和蔡琰明明不是爱人,怎么能搂搂抱抱呢,难道赵云真的是大色狼

    南北方世界观的差异顿时显露出来

    “无赖”蔡琰在大乔和恋云的各异眼神下也不由得小脸一红,急忙摆正好身子,玉箫衔在了小嘴里

    悠扬的歌声顿时化作了大海中的美人鱼幻化的美丽世界,不断的扩散,大乔只感觉自己看到了孙策正抱着自己,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刹那间,她羞红了脸,幸福的晕去了,正确来说,是被箫声弄昏去了

    恋云听着那悠扬的歌声,小嘴微微吃惊的掩着,一团绿光包住了自己和大乔,大乔微微醒来,却发现远处的军舰仍在快速飞来,但却没有一个人的身影,全都倒在了地上,当她的目光回到正在演奏的蔡琰身上时,却骇然发现蔡琰的手臂竟然在萎缩当中,皮肤越发皱巴巴的

    “玩玩玩,就喜欢玩”,看着脱力的蔡琰,赵云没好气的捏着蔡琰的鼻子,佯作愤怒的样子

    “在你面前也不能好好玩,那生活就累死我了”蔡琰仿佛回光返照一般,笑着挣脱了赵云的怀抱,一个跳跃爬上了赵云的背上,说道,“到你了,要是你伤得比我还重,我一定打小报告”

    看着仿佛是树袋熊一般挂在赵云背上的蔡琰,大乔的美眸瞪得更大了,她将目光投向了师傅恋云,但却发现恋云眼里只有担忧,并没有吃惊怎么的

    这世界,怎么都怎么疯狂,大乔心里想到

    银龙逆鳞枪,只见一条咆哮的银龙从赵云的木枪激射而出,海为龙世界,天为鹤家乡,在大海中,银龙的个头和威势都大了不少,沿途飞出的地泉也变成巨浪,十多艘军舰在银龙的冲击下东倒西歪,纷纷被巨浪淹没,最后的一艘军舰被冻成了冰块,沉入了大海

    大乔的小嘴张得大大的,满脸的不可思议

    未来的最佳拍档

    洛阳皇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快速的涌向了何太后的寝室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带着一伙人去看何太后洗澡,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太皇太后董太后,这个太后比那个太后还要高一级,总的来说,是婆媳关系

    锵,一脚将门踹开后,董太后看着衣衫不整满脸怒容的何姬,顿时被她的眼神给震晕了过去,身后的侍卫也一阵胆寒,靠,明明是抓奸,抓是抓住了,但却被人吓晕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全都给我滚出去”,何姬怒吼了声,咬牙切齿的说道,没有人在被人打搅了高潮时候会高兴的,何姬已经觉得自己很仁慈了,没有立即下令将来者斩杀

    调走了寝室外的侍卫,让何姬可以很爽的大声呻吟,但急促的脚步声吓得她身上的小弟快速缩了下去,别提何姬有多不爽了,那个刚躲好的侍卫想起何姬的那些话,顿时满脸的黑线,“这个死老太婆,自己没法爽也不让人家爽”

    在刚穿好衣服打发了侍卫之后,何姬当即命令禁卫包围了董太后的寝室,然后传召了何进进宫

    “妹妹,这次怎么会不小心,让那个死老太婆发现的”,何进看着满脸幽怨的何姬,口中原来的埋怨的话顿时说不出来,只好退其次说道

    “哼,那个老不死的,她要朝廷上争权,大封特封她的族人当这个侯那个侯我都没管她了,她还来管我,哥,你可要将她给我赶回老家去,我记得她老家不是在这里的”,何姬满脸气愤的说道

    “这没问题,明天我就在朝会上让她回老家”,何进冷冷的笑了笑,给了何姬一个会意的眼神

    何姬欲言又止,但还是没说出来

    自从袁绍进京后,不断地怂恿何进杀宦官之余还跟他介绍如何才能巩固自己的地位如何如何的,现在的何进可不是眼高过顶,鼻孔朝天的何屠夫,而是野心勃勃的何国舅,那些光吃饭不做事的董姓侯爷,董姓将军他早就看不过眼了

    “不过,妹妹啊,你玩归玩,一定要记得两个人,前车之鉴可不能忘”,何进微微暗示着说道

    “我当然知道,何况现在可不是以前,不用相提并论”,何姬微微一愣,随即笑道

    进入皇宫的女人可以不记得皇帝,不记得父母,但一定会记得两个人,因为进入了皇宫之后唯一的目标就是往上爬,总有一天会掌权,就看那权位大还是小

    而这两个人一个是秦始皇之母朱姬和高祖之妻吕后,秦皇之母淫乱后宫还妄想以贼子替代皇帝,吕后乱政无视君威,这两个都是连九族都没什么好下场的,因为他们触犯了时代的统治者的逆鳞

    刚回到大将军府,何进顿时接到了一个令他愤怒至极的消息,丁原竟然频频接触各方权贵,尤其是董太后一系的,而那愚笨的十常侍竟然被小弟出卖,原本准备好坑丁原的书信被提前爆发了开来

    丁原果然是来夺权的,何进心中大怒,脸上冷笑一片,作为在场的核心人员,袁绍,曹操和董卓,此时都在打着各自的主意,因为何进已经说出了明天要遣走董太后的事了

    “大将军,丁原前来固然是不安好心,但不一定是来造反的,就凭他的三万骑兵,岂能攻陷洛阳”曹操心中自然不想洛阳内战连连,于是为丁原解脱说道

    “就是,大将军,现在我们的敌人是十常侍,要是我们攻击丁原,恐怕十常侍会趁机作乱,别说我轻视丁原,就算放任丁原攻击洛阳,一年半载他也攻不下来”,袁绍当然会支持兄弟曹操,因为现在打仗的确不是好事,袁绍心里很清楚,何进麾下根本就没几个会打仗的,要是去打丁原,那肯定是要在场的几个人中选的了,自己作为心腹中的心腹,肯定要自告奋勇的,但要是让他以洛阳的散兵游勇去攻击九原战神的并州铁骑,他直接无语了

    “丁原此人有勇无谋,进入了洛阳,连形势都看不清,何足为虑,将军只要书信一封,他自然会退回并州”,董卓心里暗暗将曹操和袁绍记了起来,也附议着说道

    见三大臂膀都统一意见,何进才消去了怒气

    “那迁徙董太后的事情,你们说好不好”,何进将三人一一扫过,问道

    “尊大将军令”,三人都异口同声的说道

    一封书信让丁原脸色一白,急忙在大营里走来走去,直看得吕布无语了,不就是一封恐吓信,要他离开嘛,要么就走,要么就不理,怕什么何进,惹毛了我吕奉先,直接干掉何进又何难,吕布心里嘀咕道

    很快,吕布的两大心腹张辽和高顺来了

    “你们说,该怎么办”,讲书信传了过去后,丁原焦急地问道,眼神却飘向了吕布

    看着我干嘛,我小学都没毕业,吕布撇过脸没说话,刚才自己已经说了自己的意见,要么离开,要么不管何进

    吕布对政治小学都没毕业,但这里还有个自学军事理论成功并通过本科考试的大学本科生张辽同学,博览群书的张辽虽然没有一天到晚在书里面学习的阴谋诡计的各路大谋士那般厉害,但比起他们而言也就少了些阴险而已,想当年张辽和曹操可是最佳搭档,一南一北,曹仁已经是一代守将中的楷模了,还是被关羽围了起来,但张辽可是卡的孙权一把糊也糊不了,还帮江东孩子成功的睡着觉不啼哭,可是一代牛人,何进的小小书信自然难不了他

    “大人,我想大将军应该是在逼我们表态,只要我们在军营不乱动,同时向大将军投诚,我想大将军应该不会为难我们”,张辽淡淡的说道

    “真的”,丁原有点不是很相信的问道,眼神还是飘向了吕布,吕布重重的点了点头,一副我也是这样想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