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九章 董仲颖称霸洛阳 赵子龙大海寻药(一)

正文 第十九章 董仲颖称霸洛阳 赵子龙大海寻药(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九章董仲颖称霸洛阳赵子龙大海寻药

    (一)

    孙坚的无奈

    话说天下正在忙碌中,袁绍带着两千精骑快速赶往洛阳,随同的还有只带着典韦,许褚和五百虎卫军的曹操

    大战总算告一段落,各方都在总结着损失,开始慢慢修复着

    这阵子,有着南文台北奉先并称两大英雄的江东之虎孙文台心情却极其不好,原因无他的,江东东南部百越平定下来后,那几个跳梁小丑又开始了算计

    听到海外货物频频被劫,吴郡,建安,会稽三地出现了海外货物销售所这个新名词,孙坚就满肚子火,无论是刘繇,严白虎还是王朗,他们的水军都只是有着近海演练能力,根本没有远洋能力,但这些家伙却成百上千的聚集在一起,在一条条建业水军必经之路上进行拦截,抢夺他的战利品,最可恶的是,他们都采取了无赖的打法,一条商船涌上了四五十条战舰,一个劲的让商船的人投降,然后全都扒光放了回来

    要是他们凶残一点那倒是可以,因为商船上不但有水手还有水军,拼死一战虽然打不赢,但却可以震慑一下,但现在这样一来,商船上的人倒无奈了,人家都不跟你拼命,就要你的钱,不然就和你斗箭矢多,怎么办,还不是只能投降

    无奈之下,孙坚撤回了在淮南荆州交界布防训练水军的周瑜,让他和程普韩当等水将打击去,但无奈大海茫茫,就算找到了一些尾巴,但却总是糊弄他们,找不到敌人的据点让周瑜感觉自己的铁拳打在了空气中

    孙坚再次为自己当初入主江东时候的手段懊悔了起来,要是当时自己狠辣一点,恐怕结局就不会这样了,或许这样做江东东南会陷入混乱,但总比现在养虎为患,据探子回报,现在吴郡,会稽和建安都强行增兵当中,兵力已经各接近了十万人,刘繇等人竟然玩起了穷兵黩武,自己当初两个郡才弄齐了十万大军,还有几万是自己的亲兵,北方带下来的,都有点吃不消了,那些家伙一个郡都敢增十万兵,结果可以想到,江东东南现在恐怕是一片乌烟瘴气,而且将来打下这几个地方,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孙坚那个恨啊,但他不知道的是,更让他痛恨的事情还没发生呢,其实对敌人而言,无论大小都不能轻视,虎落平阳被犬欺并不少见

    此时,孙坚又想起了恋云仙子,只有这个忠心耿耿,智勇双全的奇女子在,自己才能安心,现在,恋云仙子在江东的地位已经仅次于自己了,在现在江东谋士匮乏的情况下,恋云仙子的重要性更是被大大提高,要是没有了她,孙坚无法想象江东会如何变化,但他最担心的时刻,还是来了

    前几天,来了一些不速之客,有两个人,一男一女,两个都不是陌生人,一个是孙坚视为扫把星,每次来江东都让他心惊胆寒的洛阳才子赵云,他巴不得赵云赶快娶妻生子,赶紧扎根在平原,永远别来江东,而另一个则是光是看眼神,就能知道她名字的女人,他孙文台一生中都没有看过的,如此危险的女人

    那女人有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尽管一直带着无辜的眼神,但却仿佛透视着他,双眸释放着睿者的光芒,孙坚只感觉和这个女人再谈多几句,一切都会漏了馅一般

    她是谁,自然是洛阳第一美女蔡文姬同学

    镜头回放,两个诡异的存在来到了建业刺史府,这一男一女有着年轻的脸蛋,应该年纪不大,但却带着一头白发,露出的肌肤都带着皱纹,一双手仿佛是枯爪一般,仿佛是未老先衰一般,但最让人惊讶的是,他和她一点都没有感觉自己怪异的觉悟,脸色自然恬静,女的还兴致勃勃的指东指西,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难道都不知道自己的样子很恐怖,需要自卑一下的么,难道都没看过西游记里面唐僧带着三大金刚去化缘的情景么

    对了,现在西游记还没出

    孙坚此时刚好和恋云仙子在谈论着该如何打击那些水贼,却发现,恋云仙子的脸色忽然一喜,但却瞬间挂上了担忧

    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果然,恋云仙子一看见赵云此时的惨状,脸上闪过了痛惜和担忧,尽管她没有表漏出来

    “你好啊,孙将军”,但孙坚还没反应过来,一声甜美的呼唤顿时让他回过神来,却发现,蔡琰正笑吟吟的看着他,“听说于吉仙师和将军交好,我和我哥哥只好来求医了,将军知道他的下落么”

    “真不好意思,仙师的仙踪我不知道,不过恋云仙子的医术也是天下无双的,无论什么病,她一定能治好的”,孙坚打着哈哈,迎着两人进去,一提起于吉,他就脸色有点不自然,因为,他最担心于吉的出现和恋云仙子执着于于吉的事情

    一番查看后,赵云和蔡琰竟然是中了传说中的老化咒,身体不断老化当中需要找到传说中的灵药才能治愈,孙坚心中大呼着倒霉,但却不是为赵云和蔡琰的遭遇,而是为自己

    果然,一知道赵云的状况后,恋云仙子当即决定和赵云出海去寻找灵药,孙坚也只好大方的为他们护航,同时召回了周瑜,暗示她沿路肃清下水贼

    无论找不找的到灵药,这段时间恋云一定会和赵云在一起的了,哎,要是赵云挂了多好,孙坚一点都不为自己的恶念有愧疚

    典韦的神威

    话说董卓还在河内种着蘑菇的时候,曹操和袁绍已经进入了洛阳

    英雄的到来当然得到了热烈的欢迎,在得到了少帝的赐封之后,何进为他们大摆宴席,热烈庆贺

    至于当了什么大官,那就以后再说了,反正就是什么将军之类的,同时兼任州刺史,也就是州牧,因为灵帝在快挂之前下了一道谕旨,展现出了免死金牌和州刺史州牧

    免死金牌就是说,持有者在除了谋反之外,一切罪名都不会被干掉,但其实就等于没说,要是让你一无所有还不是生不如死,而且罪名是人说的,我说你谋反,你就不能反谋,所以还是要看皇帝老爷的心情,至少,无论是宦官还是外戚,都不觉得的这有什么保障

    原本各州都有州刺史,但因为权力不大,军政分开,有一定的招兵限制,要上交的钱粮也比较小,现在统一改成州牧,就是在有明确理由的时候,可以无限招兵,只要你养得起,你一个郡变成一个军也没人说你,但你招兵的数量增多,上交的钱粮就跟着增多,州牧也有了完全的军政大权

    所以说,州牧是很牛的,但前提是你拥有这个州的情况下,就像后来的,汉左将军宜城亭侯领豫州牧皇叔刘备,名字长,威势大,有将有侯有牧还有宗室身份,但就是个光杆司令,说出来一点意思都没有,也像徐州牧吕布,徐州南部一部分都是袁术的,小沛都是刘备的,你这个州牧也就和太守差不多,有个毛用

    对于智者而言,一切都是虚的,对于曹操和袁绍而言,那些什么将军都是假的,要么就是统领洛阳军队,名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的大将军,要么是不是将军都无所谓,重要的是兖州牧和冀州牧,或者就是更上一层楼的王了,就像平原王刘备,一个封地的王就是国中之国,不用向朝廷交税,不用看任何人面色,被人揍的时候朝廷还要派兵支援,那才是牛,所以对曹操袁绍而言,除了上升到大将军或者冀州王,兖州王,不然都没有太大的吸引力,至于什么赏赐多少,手下官升三级的,也不说了,这本来就应该的

    宴会上,何进身穿金甲圣衣,主位身后的屏风躲着许多精锐将士,正在谈笑风生,这两次大战打出了他何进的威风,因为四世三公的袁家是庇护在他何进麾下的,自然也算是他何进的,而曹操也算是他的半个自己人,他顿时觉得当时放着两个小家伙去当太守是自己最明智的决定

    “来,本初,孟德,我们再喝三杯”,何进满脸通红,再次举杯

    “敬大将军”,曹操和袁绍也急忙敬酒

    “孟德啊,本初他们都劝我拔除宦官,虽然你祖父已经离开朝廷到了徐州,你怎么看呢”,习惯性的,何进问起了曹操

    全场一片寂静,曹操原本的白脸憋红了

    何进在召集谋士团的时候都会有曹操和袁绍的份,何进也经常会问曹操,但现在是当着全场文武百官,不但全都是外戚势力的,还有一部分中立势力的和刚投靠过来的宦官势力的官员,何进这样一问顿时像是扇了曹操一掌,让他只能憋红了脸,答不出来

    难道说,我当然赞成这样的话,自己本来是宦官子弟,说这样的话基本上是没有后路了,而且恐怕会立即受到宦官势力的打击和暗杀,袁绍何进他们当然不怕,他们每天都带着几百人到处逛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何进的醉酒之言,但还是将目光投向了曹操,看他会怎么回答

    “大将军,孟德醉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这事还是明天再谈吧”,袁绍见状,给曹操打了个眼色,顿时说道

    “哦,真的么”,何进顶着朦胧醉眼,却看见曹操满脸通红,也好像有点醉意,顿时点了点头

    “大将军,你必须向我主道歉”,一阵哄雷声骤然响起,曹操身后一个大汉顿时吼了出来

    一瞬间,大半官员被这吼声吓得掉在了地上,何进的脸瞬间变成了白色,他惊恐地看着,满脸杀气的典韦,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你....是何...人,竟敢...在大..将军..面前放...肆”,何进身后一个卫士统领颤抖着说道

    “我乃陈留古之恶来典韦,你说话唧唧歪歪的,一点都不像男人”,典韦再次吼道

    刚爬上来的官员,又再次掉了下去

    “原来是孟德的手下,孟德你还真是调教有方”,何进一听,顿时放下心来,冷冷的笑道

    一众卫士顿时围了上来,曹操脸色微变,但典韦只是冷冷的哼了声

    “大将军,此时正是收拢人心的时候,这个古之恶来,在战场上可是万人敌的存在,要是将军能招募像他这样的人才,就算是宦官玩什么把戏,也伤不了将军”,袁绍给了曹操一个安心的眼神,急忙凑在了何进耳边,说道

    何进顿时眼神一亮,敢在这样的宴会上放肆的,无一不是强势之人,就先看看他有什么本领

    “好狂妄的小子,来人,点一百侍卫和他较量下”,虽然对袁绍的话有点吃惊,但何进还是退了一步,让一百精兵齐上

    文武百官也抓紧自己的椅子,好好的看着场精彩的百人战

    但结果却出人意料

    只见典韦冷冷的看了一众侍卫一眼,一众侍卫顿时感觉仿佛被猛虎盯上了一般,均吞了吞口水,不敢和典韦对视

    典韦大步向前,赤手空拳的,一种手持长剑的侍卫却是不自然的往后退

    真是滑稽的场面

    何进顿时大怒,“还不上,等着过年啊”

    一众侍卫顿时大声吆喝着冲了上来,为自己打着气

    典韦正面迎了上去,铁拳以诡异的方向打出,顿时侧开了剑锋,打在了剑背上,长剑顿时应声而断,一个侍卫还在惊愣,却被典韦一脚踹了出去,将身后十几个侍卫撞倒在地

    不一会,地上剩下了十把断剑,还有倒地哀嚎的侍卫

    何进和一众文武百官面面相觑,这就是何老大手里的精兵,要是遇上这样的猛人来偷袭,恐怕干掉你还抢光你记得钱都没人敢说个不字呢,文武百官都传递着这样的信息

    “出动神剑禁卫”,何进顿时扬了扬,憋红着脸说道

    洛阳经过连场大战,皇宫里面的精英兵种都消耗了不少,但像何进这样级别的人,当然不会缺终极兵种

    神剑禁卫一出,众人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强悍的气势从他们身上冒出,震撼着众人,何进得意的看着曹操那带着惊讶的眼神,看向了袁绍,但却是看到了苦笑的眼神,典韦那是谁,那是古之恶来,一百神剑禁卫哪里够他吃的,恐怕也就是几个照面,要是有三千那还差不多,就是一百陷阵营,也吃不下典韦啊

    见对手的实力上升了数十倍,典韦也缓缓的抽出了自己的一双短戟,虽说是短戟,但其实就和大斧差不多,只是外型上没有那么嚣张罢了,八十多斤一只的短戟纵然不能开天辟地,也足以开山裂石了

    “结阵”,能当终极守护的终极兵种自然要用上等的方式来养,来使用,只见神剑禁卫的统领,一声号令,一百神剑禁卫顿时结成了圆阵,包裹住了典韦

    幸好何进此时已经将战斗地点换成了练武场,不然文武百官早就躲进桌子底下了,双方的气势都已经让手无抓鸡之力的文官不断颤抖了

    战斗开始了

    “大将军,由始至终,我曹孟德都是忠于陛下的,以前是,现在也是,只要陛下一声令下,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趁着战斗,曹操在何进身边轻声说道

    何进看着曹操真挚的眼神,也有不由得心中一喜,现在的陛下可是自己的外甥,自己还真是说错话了,他对着曹操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了战场

    虽然神剑禁卫威风凛凛,还布成了大阵,但这对典韦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阵法并没有给典韦的心情造成一丝影响,虽然阵法中神剑禁卫攻守兼备,一剑接着一剑,没有一丝破绽,但典韦连内力都没有运气,直接凭着蛮力,将每一剑隔开,隔开的同时强悍的臂力更是将神剑禁卫震飞,没两下,阵法就散了开来,不少神剑禁卫都被击退的老远

    结果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

    “好,典将军不愧是古之恶来,果然威风凛凛,刚才是我醉酒说错话了,我向你道歉,我也向孟德道歉,来,将军喝了这一杯,我们再回到宴席,不醉无归”,何进为了让自己的脸好看些,急忙挥退了神剑禁卫,笑着说道

    “大将军英明”,袁绍和曹操第一时间跪了下来,大声说道

    见状,所有百官都拱手赞美着何进,能向一个侍卫道歉的大将军,能不让人敬佩么

    “好,我典韦一介武夫,希望大将军海涵”,典韦也敬了杯酒,笑呵呵的说道

    面对众人的惊讶目光,何进直感觉自己又喝了一杯张飞酿制的美酒一般

    宴会风波后,洛阳陷入了诡异的沉寂,每天都正常的日出,正常的日落,何进的府中依旧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官员在出出入入,但诡异的是,其中竟然还有化了装的太监,而往昔同样辉煌的张让侯爷府等城中十常侍的府邸却分外的冷清

    数日后,两个重量级的人物来到了洛阳,这是两方诸侯,雍州刺史雍州侯董卓和并州刺史并州侯丁原,被恶魔骑兵狠狠地干了番后的丁原大病了一场,直到战争胜利后才醒来,一直有人保护着,比起并州阵亡的无数官员来说,显得分外的幸运,当了几十年一方诸侯的他,在少帝的令旨中嗅出了能让自己加官进爵的香味,顿时领着并州全部精英,浩浩荡荡的来了洛阳

    比起丁原带着三万并州狼骑还不算吕布张辽高顺的麾下精兵,战力之强悍,董卓就丢人的多了,他只带了三千西凉铁骑和李儒,连大将都没有一个

    对于这两位老大的到来,何进给予大力的支援,十万洛阳大军移防驻扎在并州狼骑的附近,每天进行兵马演练,而并州狼骑驻扎在了离洛阳五十里外的大寨中,而董卓的西凉铁骑则是开进了城内,驻扎在了一处大营旁边,董卓和丁原则是带着亲信进城

    没办法,同样是诸侯,曹操带着典韦和许褚的五百虎卫军,袁绍也只带着两千人马到来,而且都是步兵,你进京不过是受封赏的,带那么多人来干什么,是想帮宦官翻盘么

    同样的,在像模像样的分封礼上,董卓和丁原都被封为了什么将军的,何进在夜晚也为他们设下了宴席

    董卓和李儒也没事做,于是也开始了见识洛阳的风月文化,进入了城中最大的风月场所,这倒是让后面的眼睛都开心的回去禀报了

    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多少人知道风月场所的强大情报能力,当然,老曹是例外,老曹就是兖州陈留最豪华的的风月股份有限公司的幕后老板,有空可以去支持下老曹

    进入了最豪华的一个房间后,董卓叫了最贵的花魁,然后让她们和侍卫玩个痛快,自己和李儒则进入了密室,里面正有一个洛阳重量级的人物,当然,这是昔日的

    “两位好兴致,三千人马就想在洛阳玩得痛快,难道不知道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么”,张让满脸冷笑的看着董卓,眼神中充满着嘲弄,显然,董卓这三千人马深深地刺痛了张让的心,而十常侍,在前些日子已经被曹操狠狠地坑了一把了

    董卓和李儒对视了眼,心中均泛起了冷笑,这个老不死还真以为就凭自己和他的通信能让自己为他陪葬呢

    “侯爷多虑了,丁原不是个很好的例子,我雍州兵马再多也多不过洛阳,何必做这样的蠢事呢”,董卓笑了笑,端起李儒沏好的茶,大口的饮掉,笑呵呵道

    张让也不是什么蠢人,当即听出了董卓的言外之意,不由得看向了那个文弱的中年人,那个被称为关中第一谋士的奇人

    李儒斯文的端起香浓的茶,轻轻的喝了一小口,说道“做什么事情都要像喝茶一般,只有慢慢来,才不会被烫到,才能体会茶中的香醇,侯爷觉得我雍州三千铁骑没什么用,那加上了这阵子经常骚扰洛阳的二十股兵力超过三千的盗贼和我这个毒王后人,不知道侯爷又有什么感想呢”

    “呵呵,李儒军师果然运筹帷幄,怪不得董刺史能快速的掌控雍州”,张让听出了李儒的意思,顿时笑着打了个哈哈,说道

    “侯爷大可放心,何进已经掌握了洛阳,他除去了侯爷未来几年想必也会找人替代我们这些诸侯,我董卓又岂会坐以待毙,我定当竭力相助侯爷”,董卓举起了茶杯,敬向了张让,双眼中闪过精光,那是属于野心的光芒

    “哈哈哈,要是我们十常侍再度掌权,不但长安归你,整个西凉地界也让你当牧马场”,张让顿时哈哈一笑,也同样抛出了个大馅饼

    董卓顿时脸上露出狂喜之色连声道谢

    李儒再将一些情况稍稍透露了下后,张让神情顿时松了不少,但还是带着疑惑的问道“军师,就算你是毒王后人,也不见得能够毒杀何屠夫,要知道这些年来我们也曾几次下毒,但都被他躲了过去,他显然也是这方面的行家”

    “侯爷多虑了,我当然也不会相信一个纵横官场多年的天下兵马大元帅会让我轻易毒杀,而且,我也没想过要毒杀他”,李儒神秘的一笑,说道“侯爷想想,要是一个突然的晚上,洛阳城外突然出现数十股盗贼四处劫掠,而大将军府则出现了剧毒事件,何进前后不能兼顾,势必会出现慌乱,这时候侯爷突然控制皇宫,我三千兵马突袭大将军府,你又怎么看待我们三千西凉铁骑呢”

    张让一听,顿时感觉到了一丝寒意,一个美妙的画面顿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城外兵临城下,何进大惊,急忙带兵迎敌,而后面传来大将军府被下毒的消息,何进惊怒交加,快速回返大将军府,然后一彪人马出现在了他们的前方,大战,开始了

    “好好好,军师果然智计过人,现在丁原这个白痴驻兵城外,牵制住了何进的十万大军,这计策一定能行,皇宫方面你放心,我一定搞定”,张让大喜过望的说道

    看着张让离开的身影,董卓和李儒对视一笑,脸上都出现了一丝得色的笑容

    皇宫里,十常侍共聚一堂,张让将董卓的话都说了出来,十常侍都纷纷摩拳擦掌,大声叫好

    “这计策确实很神妙,但我对董卓还是不太放心,他这么尽心尽力,似乎有点”,赵忠有点不放心的说道

    “呵呵,这你倒是可以放心,董卓一个外臣,能泛起什么浪花,就算他有心,洛阳也不可能臣服在他脚下,我们倒是要在意下袁绍和曹操两个逆臣,他们两场大战都赢了,麾下能人不少,恐怕何进会被怂恿先发制人”,张让得意的一笑,解释着说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赵忠问道

    “将董太后交给何进,顺便让丁原尽尽力”,张让冷冷一笑,说道

    “侯爷有何妙计”,一个十常侍问道

    “董太后一直对何姬的私事很感兴趣,你说要是让她抓奸在床会怎么样,至于丁原,一封信就能让何进对付他,谁让他光明正大的带着数万精兵前来呢”,张让看着远方,笑道

    董卓和李儒显然也是勤劳的人,刚去了城里最大的风月场所,接下来又到了城里最大的地下赌场,而这次,只有董卓在赌,李儒却没有陪伴在身旁

    同样的,进入了一个高级的房间后,李儒看到了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脸色苍白显然是酒色过度的男人,衣着华丽,看着李儒,男人倒是善意的一笑,说道“李儒军师亲自到来,何苗寒舍蓬荜生光啊”

    “何侯爷言重了,不知道我主公送给大人的礼物可合大人的心意”,李儒脸上出现了暧昧的笑容,笑道

    “哈哈哈,董刺史真是太客气了”,何苗哈哈一笑,想起董卓送来的那几个大箱财宝和十几个风情各异的各族美女,口水都差点没流出来,世人都知道何进是大将军,他有个弟弟叫何苗,但却没有多少人会给他送些好礼,或许他走到哪里都有些特权,但最好的东西却从来没有他的份,最简单的,他同样是国舅,但却没有一丝特权

    “军师大人是不是有点误解,我何苗只是个国舅,并没有侯爵之位”,董卓送了这样的大礼之后,何苗当即当他是兄弟,说话中也含着无限的善意

    “呵呵,侯爷相貌堂堂,乃是英雄之资,一个侯爵之位还不是唾手可得”,李儒恭敬的看着何苗,继续道,“而且恕我直言,现在宦官虽然处于劣势,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恐怕还会有什么极端的手段,大将军要是有了什么不测,侯爷就不只是侯爷了,我主公虽然对大将军忠心耿耿,但我家主公也是生意人,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不瞒侯爷,我主公也送了些礼物给大将军,但无论是数量还是档次,都没有给侯爷的那么高”

    何苗的双眼顿时一亮,问道“你说我大哥可能会出事”,但很快就掩饰了下来,“就算大歌会出事,我也掌不了权,董刺史恐怕会失望了”

    要说何苗和何进很好,那绝对是骗人的,何姬当了皇后,又当了太后,但同为国舅的何苗就只有一个虚名,而何进却有着整个洛阳的统治权,这之间的差异让何苗分外的无法接受,但要是问何苗有没有取而代之的心,那是绝对没有,何进和他的距离太遥远了,遥远到何进打个喷嚏都能喷死何苗

    “命运总是掌握在有准备的人手里的,我主公倒是知道宦官接下来会有一次极端的刺杀,使用的是毒,而我也是毒王的后人,要是侯爷能够让大将军的几个心腹手下和我见一次面,我保证他们会认侯爷为主,这样侯爷你看”,看着何苗的神色变化,李儒顿时知道自己的想法有点多虑了,这草包恐怕不用自己游说

    毒王后人,何苗顿时吃惊的掩住嘴巴,差点叫了出来,但他也是纵横赌场多年,见识了不少各种勾当,也明白了李儒的意思,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两条路,一是控制大哥的手下,然后配合宦官毒杀大哥,取而代之打着为大哥报仇的旗号诛杀宦官,二是控制大哥的手下,再通风报信,让大哥和宦官死斗,从中取利罢了

    前者太危险了,宦官可不是自己能惹得,后者倒是可以考虑,不过这董卓也野心太大了点,敢算计自己大哥

    “不知道董刺史要什么呢”,何苗沉默了一阵,顿时问道

    “我主公只是想在西北称王罢了,这和侯爷没有冲突”,李儒淡淡的笑道,任务出奇的顺利倒是让李儒有点失望

    “好,我决定和董刺史合作”,何苗咬了咬牙,顿时说道

    接下来,李儒将董卓叫了进来,双方开始快速商议

    夜晚,各路诸侯共聚一堂,何进,袁绍,曹操,丁原,董卓无不到位,一场酒宴硬是喝了三四个小时,最后,何进留下了董卓,将其他人都送了回去

    何进府中的大院子里

    月光闪耀着温柔的光芒,将地面照得一片通亮

    何进,和董卓李儒对视着,沉默

    良久后,何进冷哼了声,斥道“董刺史好深的计策,既然有毒王后人为后盾,何必投靠我何进”

    看着何进眼中发出的杀意,董卓倒是一点都没有吃惊,他缓缓地伸出了手

    何进顿时大惊,急忙跳开两步,大院子顿时窜出了大量的侍卫,将何进包围了起来,竟然清一色的神剑禁卫,屋顶还站满了强弓兵和龙炮侍卫,数量起码有数百人

    强横的神剑禁卫在短距离内就算是一流武将也只能被围杀,加上强弓兵和龙炮侍卫的一阵炮击,超算是超一流的武将,也绝对会重伤还不一定能逃掉,很显然,这是一个天罗地网

    “大将军先看看我的手”,董卓将伸出的右手缓缓地卷起了衣袖,一道青黑色的线已经侵蚀了他的手臂,直上了他的肩膀

    何进顿时一阵疑惑,显然,董卓身上的毒还没有完全戒掉,毒王威震天下,数百年前搅起一阵腥风血雨,自己虽然自傲,但还没感觉自己能够超过毒王的程度

    “大将军,术业有专攻,只有潜心研究一门学问才有威震天下的能力,我李儒潜修军事谋略,才被好事之人称为关中第一谋士,难道大将军认为我躲在一个毒物谷中能够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李儒一点都没有因为自己的性命捏在何进手里而有丝毫变色,反而是不卑不亢的说道

    这倒是,毒术和军事谋略可是两方面的东西,要同时学会不是不可能,但难度也太大了,可是,毒扁鹊的称号和匈奴举行的聚才大会上的表现又是什么意思呢,胸中墨水少得可怜的何进顿时疑惑了,他举起的手虽然没有放下,但却踌躇了起来

    “那毒扁鹊是不是你,而且聚才大会上你怎么解释”,何进大声质问道

    “禀大将军,毒扁鹊的确是我从雍州弄来的,我董卓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当时要是先皇驾崩了,对我一点利益都没有,我也得不到大将军充分的信任,我岂能不尽力救活先皇”,董卓脸上出现了一丝无奈,说道

    “而且我主公在毒扁鹊治愈了陛下后就让他离开了这个世界,也没有让他解了我主公的毒,这足以证明我主公对大将军的忠心,治愈至于聚才大会,面对异族,我们当然不能丢面,那只不过是我凑巧罢了,大将军想想,现在大将军已经掌握了洛阳,陛下也已经掌握了皇宫,我们区区的三千兵马,能泛起什么风浪,既然泛起不风浪,我们又岂会做对不起大将军的事情”,李儒缓缓的解释道

    何进沉默了,他死死地盯着董卓和李儒,想从他们脸上看出些什么

    但很可惜啊,他的对手是未来的相国,岂能让他如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