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八章 董卓进京

正文 第十八章 董卓进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八章董卓进京

    话说大战正进入白热化阶段,青并冀数百万大军源源不绝的进入匈奴阵法,幽州伺机而动屯兵准备截断匈奴后路,赵云等人千里突袭匈奴双生阵法,而此时,洛阳却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

    和每一代刘氏皇帝相连的龙脉被截断,天下人心被震动,灵帝也知道自己的皇帝岁月走到头了,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灵帝回眸往昔的岁月,脸上出现了无限的缅怀

    皇宫灵帝的寝室里,卧病在床的灵帝正看着跪在地上的张让和何进

    “阿父,国舅,你们都是我最亲的人,相信你们也知道长安龙脉已断,我刘氏江山危在旦夕,而我,也命不久矣,我知道你们之间有隔阂,有矛盾,但我希望在我死后你们能够同心协力相助我儿”,灵帝脸色苍白,颤抖的双手指了指桌上的一个大盒子,继续说道“那里有我让人打造的免死金牌,我也留下诏书通告天下免死金牌的效用,就算我儿登基,他也不能对你们任何一方动刑,希望你们能够明白我的意思”

    张让和何进脸上的眼神不断闪烁,但脸上都显出了一片真诚,张让急忙说道“陛下,您一定会没事的,我们一定会找到仙丹妙药拯救您的”

    “陛下放心,我何进向您发誓,今后一定和张侯爷一同协助辩儿,若有异心让我不得好死”,何进脸上真诚一片,急忙说道

    张让见状,也急忙一表忠心

    “咳咳,这样就好了,天下即将大乱,你们要好好抓住宗室子弟的心,玄德忠心一片,你们酌情让他晋升,别埋没了他的才能”,灵帝想起和自己相连的龙脉,想起那个四五年来从来没有向自己要过一丝奖赏,无偿奉献的皇弟,不由得说道

    “是,陛下”,何进和张让自然是急忙点头,但两人一走出皇宫,立马想到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压制刘备

    何进和张让刚离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走进了灵帝的寝室

    “王老,我儿就交给你了”,灵帝叹了口气,有点感慨的说道“族规所言,希望王老不要怪我”

    “陛下言重了,我族自高祖开始就立誓守护宗室,绝不敢有怨言”,白发老头急忙连声不敢,说道

    “这样就好,咳咳”,灵帝努力坐了起来,和白发老头商量着

    夜里,洛阳城外的一个山顶上,一个白发老头看着远处紫醉金迷的繁华洛阳,发出了阵阵冷笑,“我的时代,终于来了”

    大战仍在继续,并州吕布张辽高顺华雄,冀州颜良文丑夏侯兄弟皇甫嵩朱儁,青州孙坚纪灵关羽张飞十四路大军包围了整个匈奴战场,出动的无不是最精锐的大军,务求一举击溃匈奴

    并州,董卓大营

    “爱婿,你的身体无恙了吧”,董卓看着脸色有了些血色的李儒,关心的问道

    “谢主公关心”,李儒轻声咳了咳,点了点头

    “樊稠张济郭汜等等已经带兵回返了安定,补充了粮草后已经潜入了长安附近,函谷关和潼关也快准备好了,洛阳传来长安龙脉已断,陛下临危的消息,我们现在怎么办”,董卓说了说现在的情况,说道

    “那个准备好了没有”,李儒并没有理会那些情况,而是打了个眼色,问道

    “已经潜伏到了洛阳,但是他毕竟只有八九岁,而且,帝师王越当年带走了二皇子,要是他回来,以他的名望,恐怕是我们的死穴”,董卓脸色很是兴奋,但双眼却闪过了一丝担忧

    “王越此人我也听说过,据说性情耿直,做事从不后悔,他既然走了,想必不会再回来,只要我们的计策得当,就算他再回来,也无济于事”,李儒一点也没有将这个天下第一剑放在眼里,轻轻摇了摇头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董卓见李儒没有一丝担心,双眼当即放出了光芒,急忙问道

    “先让他到这里熟悉情况,并将这片地变成自己的”,李儒指了指洛阳外的一座山,说道

    “这是洛阳出逃的必经之路,你是说宦官一定会和何进死磕”,董卓有点愕然的问道

    “不是一定会死磕,是一定要死磕,就算他们不开战,我们也要让他们开死战,这样我们才是出师有名,而且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洛阳,而是当下”,李儒脸上冷冷的一笑,随即看向了地图上的冀州方向,那里,现在正进行着百万大军的群战

    “要是我们在这里损兵折将,那计划就必然要改动,而且进入洛阳的时间也需要延长”,李儒叹了口气,说道,对于未知的事物,无法掌控的情况,就算是自命才智过人的关中第一谋士,也只能叹息

    董卓闻言顿时无言

    匈奴草原上,赵云夏侯兰和蔡琰姐妹此时正躲在数里外的草地上大眼瞪小眼,那个由匈奴三大长老组成的无敌激光大阵让众人一阵郁闷当中

    三大长老极为弱小,只要近身,一招就能秒掉,但三人组成的一个类似于三才阵的阵法之后,那就成了无敌,攻击范围长达数里,法术攻击就算身体强度如赵云,也扛不住几下,最让他们郁闷的是,他们就像是无止境的,无限能量的连续攻击,众人都有许多大招,但很可惜啊,攻击范围太小了,就算法术已经不逊于几大长老多少的夏侯兰,攻击范围也不过两里,这样每拖延一天,匈奴的战力就强悍一分

    “要是有三大仙书里面的法术就好了,据闻三大仙书中,遁甲天书由仙师左慈掌管,太平要术由南华老仙掌管,太平清要领由于吉掌管,虽然三大仙书现在不许修炼,但你们师傅没向你们提过遁甲天书么”,蔡琰叹了口气,询问道,道门博大精深,修炼了道术的蔡琰,对三大仙书上推崇的一切都很好奇,不由的问道

    “老头子说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所以他只教了我们基本的道术,其他的都要我们自己去找书来学”,夏侯兰一听有这样的奇书,顿时愤愤不平,因为他对于左慈珍藏的武器仙药更感兴趣,书库基本上都没到过,法术都是缠着左慈教的

    “我记得匈奴十长老好像说过我弓箭上的阵法是遁甲天书里的,而那个阵法好像是”,赵云一听,顿时看向了夏侯兰,他的记忆断成许多片段,但却刚好有这一段

    “你该不是说那年我上茅厕在你手里撕的那本”,夏侯兰满脸的吃惊,眼珠转了转,说道,“不过我记得我当时看到的好像真的是遁甲天书四个字,好像还镶了一层什么,怪不得刮得我这么痛”

    蔡琰和蔡嫣对视了眼,一阵无语中

    “事情不能再拖了,今天一定要不计一切代价,攻破阵法,不然情况堪忧”,赵云扬了扬手里的战报,说道,整整三天了,平原军进入黑雾,没有一丝回应

    四人顿时两两相望,双眼中眼神坚定

    一瞬间,几张八卦符纸抛了出来,三长老惊讶的看见自己十个方向都来了敌人,土遁,飞行,奔跑,一模一样的赵云四人身上带着同样的气息,仿佛是真人一样

    麻醉了他们几天,现在也应该到了收网的时候了

    原本准备不惜一切代价击溃三大长老阵法的赵云四人,在硬抗了几道闪电火龙卷后,脸上都不由得有了些欢喜,现在的攻击力度比起三天前,差远了,看来,匈奴人的阵法水平还真是不怎么样

    无疑,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但人的肉体力量是有限的,就算加上了阵法,硬是持续了三天进行同样威力的攻击,也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看着那四张熟悉而又讨厌的面孔,匈奴三大长老脸上一片阴冷,但双眼却闪过了许多,赞赏,叹息

    其实,在水中看鱼和鱼在水中看人是一样的,赵云等人在消耗着匈奴三大长老的力量,麻醉着他们,但他们也同样知道了,这次前来的,也只有四个而已,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只有四个人也敢来破自己准备已久的阵法,但干掉这四个,一切都成定局了

    当赵云的长枪刺中了匈奴长老的一瞬间,赵云脸上感到了不可思议,而蔡琰更是大喝了声“危险,快逃”,随即快速离开

    “陪我们,一起,走”,匈奴三大长老笑了笑,无声的闭上了双眼,从三人身后的黑暗中顿时爆发出了一阵黑色光芒,瞬间将天地笼罩了起来,赵云等人顿时被黑色光芒吞噬了

    当赵云等人醒来的时候,却骇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了恐怖的转变,双手全是皱皮,青筋突出,除了脸蛋,全都是老年人的身体,竟是瞬间老化了五十年,而体内的真气都在快速流失当中

    那黑色光芒竟然有瞬间老化的能力

    而且众人心里都清楚,即使现在开始不使用真气,最多一年,也变成一个平凡人

    “你们先休息下,感觉自己的变化”,赵云虽然震撼于自己的变化,但却还是快速奔向那个恶魔骑兵的双生阵法,丢出了一个戒指

    只见那戒指仿佛是掉入水中一般,无声无息,但却瞬间让阵法无形的膨胀,不断的膨胀,到了最后,竟然爆炸了开来

    赵云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微笑,总算完成任务了

    恶魔骑兵的双生阵法是个奇怪的阵法,要攻破只能由外面向里面输送内力将其撑破,不然即使是强大的灵兽,强悍的真气,都无济于事,老曹同学将情况告诉给了南翁知道后,南翁丢出了一个戒指,这个戒指,让青并冀三州所有的高手一夜无眠,全在输送内力

    就在赵云看见爆炸的瞬间,冀州战场上,那个原本诡异无边的黑雾,瞬间消失,一个个小小的黑洞忽然出现,将周围的一切全都吸了进去,匈奴三大长老做梦也没想到,还有南翁这个逆天的存在

    面对兵败如山倒,五大长老看着黑洞肆虐,四处溃散的敌军和恶魔骑兵,脸上出现了凄冷的笑容

    想不到,最后还是失败了,准备了这么多年,依旧逃不过凝月这个小丫头的预计,大哥,你现在在哪呢,我们先走一步了,五大长老连带着阵法瞬间变成了黑色核弹,在战场上爆炸了开来,所到之处一切都灰飞烟灭,在这之前,一个小小的黑色球,击中了九原战神,里面有着五大长老的一丝笑容

    公元189年,草原各族和青幽并冀之间的大战告终,双方损失多达数百万人,数十年之内,草原没有一丝南下的能力,五胡乱华在地球上发生了,但在这个相似而又不相同世界里,能不能避免,那就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战争胜利的消息灵帝很快通过暗卫得知,他欣慰的笑了笑,结束了他的人生

    公元189年,灵帝驾崩,灵帝的灵枢被暗卫和龙卫送到了皇陵,这两张无声的小嘴无视了世间的一切,镇守在了皇陵,准备着自我消亡的到来

    公元189年,少帝登基,因为大战还在继续,等级仪式也只能从简

    夜里,十常侍聚在一堂,张让说道“事情都准备好了么”

    “已经发出了信息,匈奴一边倒,相信不到半个月,就能大胜,最多两个月,援军就会到来,但恐怕这两个月,何进会采取行动,因为现在一半禁军已经被何太后收回去了,我们能动用的兵力不多”,十常侍之一赵忠有点担忧的说道

    “无妨,这两个月里,我让何姬拖住何进,必要时牺牲董太后,等援军到来,我们一切都能收回来”,张让冷冷的说道

    少帝登基,一切都焕然一新,宫中换人的换人,换兵的换兵,连禁军都被收回了一半,十常侍顿时低调了起来,所有大臣都明白,十常侍的末日到了,只要一个机会,何进就会让他们全都消失

    但实际上,何进并不急着让十常侍消失,因为十常侍现在已经没什么威胁力了,自己的外甥是皇帝,自己的妹妹是太后,整个京城的兵力都是自己的,连宫中禁军都有一半是自己的,十常侍还能咋办,没下过棋的何进压根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一子走错满盘皆输

    皇宫里,刚刚找了个猛男爽完的何太后正在镜中看着自己的绝世容貌,自恋的自我称赞着,却听到宫女禀报十常侍中的张让来了

    来找我干嘛,难道又有好货色,何姬对于十常侍感情还是挺好的,因为十常侍从来都不在何姬面前放肆,反而是百般讨好,一听到张让到来,何姬顿时脸上一喜

    “娘娘救我”,张让一看到何姬,顿时跪下就拜,磕头连连

    何姬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见十几个侍卫抬着一个个大箱子进来,一打开,竟全部是金银珠宝,翡翠宝石

    “张侯爷这是何意”,何姬看着那大堆宝石,眼里冒着星星

    “这是我们十常侍一辈子的积蓄,愿意献给娘娘和大将军,娘娘向大将军求情,原谅我们昔日的过错”,张让一边说着一边流泪,满脸的悔恨之意

    “你先起来吧”,看着白发苍苍的张让,何姬顿时有种愧疚的感觉,说道

    想当年,自己还是一个妃子的时候是这个老头帮忙的,这个老头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十常侍更是帮了自己许多大忙,但人总是贪心的,他们却和自己的哥哥争地盘抢利益

    “娘娘不答应,我宁可死在娘娘面前”,张让的额头因为磕头而磕出了鲜血,更是让何姬心中一颤

    “好了,我答应你了,我劝劝大哥吧”,何姬叹了口气说道,“还有,你们以后别和大哥抢这抢那的,那样我还能保你们富贵到老”

    张让急忙答应

    自此,十常侍在朝会上从未出言驳斥过何进,千依百顺,文武百官的意见瞬间变得一致,何进顿时风光无限,再也没提过要诛杀十常侍的

    十天后,战后统计

    这黄巾以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让各方损耗极大,异族先不说,并州损失了十多万精兵,百姓死伤无数,吕布张辽高顺的精英兵种损失过半,支援并州的董卓率领的二十多万大军也只剩下不到十万的兵力

    冀州方面为主战场,损失比起并州来,多了两倍不止,损失兵力超过了五六十万,来援的朝廷兵力只剩下数千,兖州曹操也只剩下五千余人

    青州方面平原的五千城防军只剩下不到两千之众,淮南援军也损失了二十多万精兵,孙坚更是成了光杆司令,其余荆州,益州,扬州徐州等也有了不同程度的损伤,洛阳的在这两次大战出动了二十多万精兵十存一二,这场罕见的大战让整个天下的精英兵种集体消失了不少,起码在数年之内,不能再大发神威,而在这场大战中,得利的也有,幽州公孙瓒坐收渔翁之利的计策得逞,实力大涨,凉州一战后,羌族更是视马家为首领,让马腾韩遂有了个安稳的后方

    所幸的是,这场大战,并没有损失强将,三军易得一将难求,大战只是让未来的战争时间延迟了下,并没有阻止

    这是一场噩梦,对并州,兖州淮南青州而言,曹操的心再次滴血当中

    但这是一场机遇,对凉州,雍州,幽州,江东而言,袁绍这两战中的出色指挥才能让天下诸侯所看好,孙坚也见识了天下英雄

    击溃了匈奴的主力后,基本上各方援军都选择了回自己的老巢,毕竟收复失地实在太简单了,自己损失惨重,自然要先休养一番

    董卓进京

    但几封信的到来改变了天下的格局

    董卓看着手里的两封信,冷笑一笑,将它交给了李儒

    李儒接过信一看,原来是何进和张让前后脚的发出了指令,何进说大局已定,让他的兵力直接回雍州看住凉州,而他自己则进京接受赏赐,相反的,张让让他急速带兵进京,在洛阳城外埋伏,准备在庆功之夜一举吃掉何进

    “可恶的何屠夫,竟然想玩过河拆桥的游戏,视我如何物”,董卓冷笑着说道

    李儒并没有答话,而是凝眉左右走着,显然,这次的命令和以前不同,以前外戚和宦官势力都想消灭对方,自己可以在其中浑水摸鱼,但现在似乎是何进已经控制了大局,已经不需要自己了,怎么办

    要是直接领军进京,想必会遭到何进的猜忌,洛阳现在的兵力至少还有十万精兵,加上后备军,起码有三十万之众,自己只有不到十万骑兵,如何能攻克天下第一坚城呢

    看着墙上挂着的地图,正在走着的李儒顿时计上心来,脸上露出了笑容

    董卓一见,顿时一喜,问道“爱婿可有良策”

    “禀主公,恐怕现在何进已经控制了大局,我们的计划有变,需要立即加快突袭长安,潼关和函谷关的进程,同时,我们要星夜赶路,突袭这里,再化整为零,潜入洛阳”,李儒指了指无限接近洛阳的一个郡,河内,说道

    董卓一听,双眼顿时冒着精光

    河内是一个大郡,和洛阳只是隔着黄河,连夜赶路,很快就能到达洛阳,要是控制了河内,洛阳有变就能瞬间进入,而且河内是个经济大郡,兵力极其有限,出其不意一夜就能攻陷

    “就算占领了河内,但我们的兵力还是不足以攻克洛阳,爱婿你看”,董卓欢喜过后依旧带着担忧,就算攻克了河内,得到了数万兵力,但河内的兵,攻击力太有限了,根本无济于事

    “呵呵,主公无需担忧,攻克了河内,你对外宣称患了重病,拖延时间,宦官自然着急,因为其他诸侯进京之日,就是宦官覆灭之时,所有诸侯都会怂恿何进在天下人面前诛杀宦官,而好大喜功的何进一定会采取行动,这样一来,自然会兵戎相见,我们只要暗中支持宦官,何进一死,我们就能浑水摸鱼了”,李儒对着董卓笑了笑,分析道

    “好好好,就照爱婿的计策去做”,董卓一听,心中顿时大定,高兴的拍着李儒的肩膀

    “而且在屯兵河内的时候,我们向何进宣称患病,而向宦官则是坐地起价,宦官一定会暴怒,但最后一定会屈服,他们一定立即行动同时接应我们,而且我还有两手准备,只要我们如此如此”,李儒凑在了董卓耳边喃喃了几句,脸上满是自信的笑容

    董卓一听,顿时竖起了大拇指

    同样的袁家兄弟和曹操也接到了密信

    “本初吾侄,冀州一战尔等......”,看着信中何进对自己的大赞特赞,袁绍脸上都笑出了花,得意的他将密信交给了自己麾下的河北神兵团首领观看,连带的还有陛下懿旨进京的消息

    “恭喜主公”,颜良文丑高览张郃许攸同时高呼,脸上都露出了欢喜的笑容,两次大战,纵然是胜利,也让他们累得身心疲惫

    “恭喜主公,主公进京,定能得到陛下封赏,主公一定要抓紧这次机会,为冀州的发展争取最大的利益”,田丰同样高兴的向着袁绍贺喜,但不同的是,这个冀州总策划师更在乎袁绍进京后谋取得最大利益

    审配是个防御专家加大工程师,他只是淡淡的向着袁绍恭喜了下,并没有太大的高兴,这两场战争下来,邺城在恶魔骑兵的最后反扑下几乎成了没有城墙的城池,他现在都在筹划着更强悍的城池守卫方式

    和田丰许攸偶尔献计不同,沮授是个专业的谋士,他有着远大的政治眼光,他淡淡的恭喜了下袁绍,随即说道,“主公这次进京是个机遇,若抓得住,霸业可成,若抓不住,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袁绍被这么一桶冷水泼下来,顿时打了个激灵,问道“军师何出此言”

    “这次进京不会只是我们冀州进京,一定有其他州郡的使者进京,这一次,将会是宦官和大将军的决战,胜负难料,大将军掌握了整个洛阳数十万大军,但为人优柔寡断,经常举棋不定,而且爱好名声,他虽然想剿灭宦官,但却不愿为他人所谣言,而宦官虽然只掌握了一半禁卫军,但却是皇宫内最精锐的禁卫军,随时都能掌控皇宫,而且宦官老谋深算,一定会有些秘密杀招,胜负难料”,沮授顿了顿,继续说道“要是宦官赢了,洛阳会重新洗牌,我们的前进路会受阻,要是大将军赢了,他的虚荣心也会空前膨胀,他一定会将亲信代替我们,我们依旧会受阻,唯一的办法,就是坐山观虎斗的同时,窃取最后的胜果”

    田丰,许攸一听这分析,顿时脸色严肃,陷入了沉思

    “那依军师之见,我该怎么做”,原本以为进京就是回家族好好炫耀一番,同时在陛下面前威武一把,没想到事情还能如此险峻,袁绍急忙问道

    “交好何苗,尽可能的在何进麾下将领心中留下个好的印象,无论遇到任何情况都要力争,要给陛下,给何进一个高大的形象,同时极力怂恿何进剿灭宦官,在决战中,何进必须死,这样主公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要是能够剿灭宦官,收服何进的军队,那很可能,主公将会代替何进,成为大将军,我们的称霸之路就会加速”,沮授淡淡的说道

    何苗是何进的弟弟,但比起何进来更不堪,只知道吃喝玩乐,要是交好何苗,交好何进的将领,一个合适的时机,挂掉何苗,那么何进的军队就改姓袁了,一想起繁华的洛阳将要踏在自己的脚下,袁绍的心顿时激动难耐

    接着,沮授将自己的所想都说了出来,一阵密会正在开罗

    同样接到书信的袁术冷哼了声将其丢在一旁,心中冷笑,听封,管你去死,损失了二十几万军队,现在还不回淮南,都不知道刘表会不会发兵呢,治下会不会内乱呢,袁术对于圣旨一点都不在乎

    曹操也接到了密信,但不同的是,密信不是何进写的,而是张让写的

    “孟德吾侄,汝祖父与我等皆......”,张让在信中不断缅怀曹操的祖父和自己的交情,同样的,不断地赞美曹操两场大战的丰功伟绩,随后,则是说出了自己现在的状况有多差,何进有多坏,说自己多需要你的帮助,希望你尽起兖州兵马进京,自己会当内应,最后更是承诺让曹操当大将军之类的

    这书信无论是文笔还是语言,都是极好的,要是看的人不是曹操,那一定会欣喜万分,因为只要带着本部兵马进京,协助宦官击杀何进就能当天下兵马大元帅,何进是什么人,那是一个草包,文不行武也不行的

    但很可惜,对象曹操,曹操那是治世之能臣,因为现在还没有到真正的乱世,曹操一看见这封信,顿时火冒三丈,论交情在这么多年的京城生活,你宦官有照顾过我一丝么,论功绩,自己整个陈留,整个兖州的兵力都淹没在了两次大战中,你宦官在灵帝面前有没有给自己说过一句话,有困难的时候就是兄弟,有福享的时候就是锲弟,曹操给这封信一句冷笑,而这封信却让曹操想起了那些战场上非人力阵亡的手下,顿时头痛了起来

    戏志才匆匆赶来,看到这封信,看了看刚吃了药脸色不好的曹操,顿时问道“刺史大人想怎么做”

    “孤身入京,协助何进剿灭宦官,还朝廷一片朗朗的天”,曹操满脸严肃地说道

    “这样刺史大人没一点好处,你确定要这样做么,而且就算剿灭了宦官,只能壮大何进的势力,现在何进可能就满足于一个大将军的职务,但要是宦官全没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时候,封侯进王那是绝对的事情,很可能,刘氏天下改姓何,刺史大人也不在乎么”,戏志才笑着说道

    曹操顿时沉默了开来,他也不是没想过这样,但宦官要比外戚要可恶的多,外戚麾下还是有一些有识之士,但宦官麾下却都是无用之人,而且实力悬殊,除了宦官和外戚,洛阳根本找不出第三股可以抗衡的势力

    “志才你说该怎么办”,曹操不由的问道

    “那就看刺史大人想怎么办,要是大人想让宦官赢,我就支持宦官赢,要是大人想外戚赢,我也就支持外戚赢,要是大人想让陛下得利,我也就支持陛下,我不管洛阳是谁的,我只关心刺史大人”,戏志才给了曹操一副看你的样子,淡淡的说道

    “要是我想陛下赢,志才计将安出,要知道整个洛阳都是宦官和外戚的势力”,曹操无奈的说道

    “尽起兖州军马,让宦官为内应,埋伏洛阳外,然后怂恿何进击杀宦官,趁乱攻入皇宫,同时刺杀何进,然后以少帝之名,收拢洛阳军马”,戏志才一脸严肃地说道

    曹操沉默了下,顿时说道“这不行,这样太冒险了,兖州现在最多只能调起五万兵马,而且大多只是城防军,实力有限,洛阳起码还有三十万大军,光是虎牢关我们就过不了,而且这样一来恐怕会伤了陛下,而来一旦失败我们将失去容身之所,冒险不得”

    “呵呵,那就看刺史大人的意思了,张让既然能想到大人,证明他已经无人可用了,他们把持朝政多年,虎牢关对我们而言如同虚设,洛阳东门想必也是他们的人,我这计策,有七成把握”,戏志才满脸自信的说道

    各路诸侯都应该会进京得封赏,何进忙于应付,要是洛阳东门和虎牢关都是张让的人,那么这次千里突袭恐怕真的会大胜,但是这样一来名不正言不顺,恐怕会,曹操心里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未来的华北二雄在暗自筹划,可怜的江东之主和平原王直接被人无视了,竟然连消息都不知道,一个在快速的赶路回家,一个在快速的重建家园

    不得不说,尽管过了数百年,战国遗风依旧不改,无论是青幽并冀还是兖州淮南,都想的是雄霸一方,都没想过整个天下,自然没有将探子扩展到了整个天下,自始至终将目标扩展到了整个天下的,也只有关中西秦虎狼之地,董卓的横空出世,让天下英雄大跌了眼镜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渡过,董卓袁绍,曹操三路诸侯在快速的赶往洛阳,宦官在焦急的等候,一切都在算计中,一切都在等待中

    曹操最后还是没有选择戏志才的计策,不是他不敢冒险,而是他认为出师无名的事情,还是不做为妙,实话的,他不看好宦官,因为少帝不但姓刘,他还留着一半何家的血液,曹操不怕死,但怕无辜的死

    同样回归洛阳的还有皇甫嵩和朱儁的洛阳军,这两位征战多年的老将此时也无比的犯愁,出征时候五万多,加上陆续支援,接近十万大军,最后只剩下五千残军,加上上次的大战,葬送在自己手里的洛阳精兵不下二十万,战争会使人麻木,但战争后会让人忧愁

    胜利是胜利了,但剩下这么点兵力,原本在洛阳还有点发言权的他们此时也成了摆设,朝廷会不会责怪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没有了发言权,宦官和外戚已经完全分割了洛阳,中立势力从此一蹶不振,这胜利,等于没胜利

    要是现在能在半路上补充一些被恶魔骑兵打得抱头乱窜,走散的各州精兵,那该是多么好的一件事

    回到了平原的赵云等人并没有得到英雄般的对待,倒是在刘备集团核心人员的庆功宴上庆贺了一番,但看着除了脸蛋还是一样,浑身散发着苍老气息的赵云等人,众人无不忧伤落泪

    “可恶的董卓竟然想坐地起价”,赵忠满脸怒容的走了张让的房间,此时十常侍也共聚一堂,闻此消息均大怒不已

    “卑鄙小人”......,各种谩骂层出不穷

    “坐地起价,那是正常的,现在何进一家独大,要是董卓不坐地起价,那才是野心勃勃,想要使阴谋诡计,说吧,董卓想要什么”,张让脸上也挂着寒霜,但毕竟他是十常侍的老大,见识自然比其他人广阔

    众人一想,顿时醒悟了过来,当年高祖和霸王相争天下,韩信攻伐北方后不也是要求称王么,现在自己等人只是掌管半个禁卫军,要是他还立即帮忙,恐怕也是有所图,想起韩信,众人脸上都泛起了冷笑,先让你得意几天

    “他想要长安”,赵忠如实说道

    众人顿时了然,雍凉苦寒之地兵精将勇,最想得到的当然是粮食,长安乃西都,经济发达,粮食极多

    “给,他要什么都给,只要大事一成,我让他知道什么叫关门打狗”,张让冷冷一笑,说道

    和宦官此时的暴怒不同,何进也极犯难,这阵子不知搞什么鬼,洛阳境内竟然出现了十数股悍贼,这些贼军来历不明,战力彪悍,半个月来劫掠的村镇不计其数,但却不杀一个不抵抗之人,都只是抢粮食烧房子,造成伤害不大,但影响极坏,最可恶的是这些恶贼经过侦查之术,大军一来,纷纷遁逃,到现在为止,他都只知道,这些恶贼约三千余人,其他一无所知

    在快要踏出冀州的时候,皇甫嵩和朱儁听到了一个让他们毛骨悚然的消息,前方有大批贼军,数量可能有上万人

    自己剩下五千余人,还是经历了恶魔之战,身心受创,连日赶路的疲军,他们是以逸待劳的生力军,二比一的军力要是以前,绝对打得他们满地找牙,但现在,难办了

    正当皇甫嵩组织军队驻扎布防的时候,贼军已经开了过来

    “来者何人”,皇甫嵩和朱儁急忙领军迎敌,朱儁大喝道,一见来者只有两三千人,皇甫嵩顿时心中大定

    “我叫大狼,是益州和雍州交界的志愿军...”,一个彪悍的壮汉一见皇甫嵩顿时领着一众破破烂烂的贼兵跪在地上,说着自己的遭遇

    原来在董卓起兵的时候曾在边境号召志愿军,益州凉州边境都有不少志愿军参战,但恶魔骑兵实在太厉害,将并州冀州不少军队都打得四分五裂,现在这伙三千余人的军队正是雍州的兵马,其中还有三分之一是志愿军,三分之一是并州军,因为没钱回家又不想落草为寇,只好在边打边走,四处乱窜

    皇甫嵩和朱儁对视了眼,半信半疑,仔细地查看了番,原来那破破烂烂的衣服还真是各州的服饰,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皇甫嵩和朱儁顿时大喜,当场就招安了这伙贼军,而且一听说前面还有两伙差不多的贼军,顿时大喜过望,带着一万五千余人回了洛阳

    这其中并不是皇甫嵩和朱儁昏庸,而是有恃无恐,洛阳乃天下之都,驻军数十万,这九千余人那绝对是玩不起什么花样的

    不得不说,任何事情都是有一个个偶然变成的,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灵帝的逝去让龙卫和暗卫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洛阳的眼睛只能看到洛阳一地,一个偶然加一个偶然变成了一个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