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七章 天下归心(七)

正文 第十七章 天下归心(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七章天下归心(七)

    “呵呵,各位何须惊讶,西楚霸王乃是天下英雄,我匈奴也是敬佩有加,要是我等能够看懂霸王秘籍,汉人的花花世界早就成为我们的牧场了”,大长老满脸鄙视的扫过众人,直看得大部分人满脸惭愧

    “说吧,这么好心将秘籍还给我们有什么阴谋”,文丑顿时站了起来说道

    “文将军先别急,先等我说说霸王秘籍”,大长老乐呵呵的笑了笑,说道“霸王秘籍我们虽然看不懂,但对他们的了解却比你们还要深,高将军,你的陷阵营威名远播,韩信的多多益善你可没有学到”

    众人顿时大惊,吕布满脸的不可置信,原来陷阵营竟然是韩信的练兵之法

    “没错,陷阵营是借鉴了韩信的最精锐亲卫的修炼方式,但我得到的只是一两页要诀”,高顺一点也没有否认,淡淡的说道

    一两页练出了陷阵营,看着那本小本本,一众武将只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得非常急促,在场恐怕只有袁术和孙坚一派不知道陷阵营的厉害,自傲如张飞典韦,一听到陷阵营,脸上都不由得变了变,号称万人敌的他们独身绝对逃不过实力不过一流武将高顺和他的陷阵营的围困,如果状态不佳恐怕还会被斩杀

    而陷阵营还只是一两页纸练出来的,那霸王秘籍里面的,岂不是,这能不让每一位武将疯狂么

    陷阵杀敌,有死无生,破阵斩将,易如反掌,那是青幽并冀对于陷阵营的美誉,救援冀州,剿杀黄巾,突袭妖师,硬抗恶魔骑兵,数次恶战,冲锋在第一线,但却没有死亡一个人,百战百胜,战绩彪炳,要是数量能够堆的起来,后果无法想象

    “哈哈哈哈哈哈,好心,我们匈奴会对你们好心”,大长老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事情,顿时哈哈大笑,“如果我们刚才的毒阵算是算计的话,我们现在就是要深深打击你们,只要谁能够打赢我,这本书就归谁”

    单挑,这个百多岁的糟老头竟然想和他们这些年轻力壮的话,一众武将顿时极力忍住心中的笑意,满脸的不可思议,但却没看见,匈奴三长老和五长老脸上的嘲笑

    看看众人多少岁,在场一流武将有高顺,孙坚,超一流武将有文丑,超级武将有张飞,典韦,吕布,高顺27岁,孙坚33岁,文丑28岁,张飞22岁,典韦29岁,吕布33岁,这个时代不同与地球现代,在这个时代四十岁左右就是老头子了,二十七岁到三十六岁那是男人的巅峰时刻,人生最强的一个十年,过了三十六岁,一切都开始趋老,而那个大长老年纪起码超过一百三,竟然和他们单挑,不仅是一众武将想笑,连老曹同学也百思不得其解

    “孙坚,据闻你们江东孙家和霸王渊源甚深,我也挺仰慕霸王的霸王枪法,我先和你打一仗,让各位看看”,大长老一点都没有在意众人的眼神和笑意,反而是满脸认真的看着孙坚,“我倒是要看看,待会谁还笑得出来”,最后的一句,大长老爆发了强悍的气势,实力瞬间飙升了许多

    孙坚正想说什么,却看见大长老瞬间跃上了天空,瞬间变了身,左手一跟黑漆漆的权杖,右手一把紫黑色的大刀,胯下正是一头冒着黑色火焰的妖兽

    炼狱魔刀,魔麒麟,众人顿时惊呼出声,胆小的还掉在了地上,经过邺城一战的吕布,曹操,文丑顿时脸色苍白,这糟老头竟然是匈奴版本的张角

    “好,我孙文台岂会怯战”,孙坚呼啸了声,手中削铁如泥的宝刀古锭刀顿时扬了出来,说道“霸王枪法在我这几代只有我儿孙伯符会,你可敢领教下我的怒海刀法”

    “江东小霸王孙伯符,哈哈”,大长老诡异的笑了笑,空中挥动法杖,炼狱魔刀和魔麒麟顿时消失不见,他静静地等待着孙坚的到来

    “可恶,竟敢如此欺我”,孙坚顿时展开怒海刀法,攻向了大长老

    撤掉了魔刀,退去了妖兽,凭借一个法师身份和一个扬名天下的悍将单挑,其实就是和在孙坚脸上吐了口口水没什么分别

    怒海刀法越怒越狂暴越凌厉,只见孙坚一刀胜似一刀,一刀比一刀快,而且空中的呼啸声越来越浓,仿佛是孙坚身后正酿造着大海啸,绵绵不绝的浪花急涌而来

    但这样的攻击在大长老看来似乎被无限的减速了,尽管孙坚的刀法不算快如闪电,但也是急速而至,但大长老总是法杖左右晃动,轻易地抵挡住了孙坚的攻击,身体竟然没有移动过一步

    狂攻了五十多个回合,拖刀,挑斩,一击特性不断爆发,地面飞沙走石一片狼藉,但大长老却屹然不动,怒海刀法都已经使过两遍了,已经奈何不了大长老

    “如此实力难登大雅之堂”,大长老法杖猛地一挥,孙坚顿时被打飞了出去,吐出了一口鲜血

    果然,在场没有一个人能再次笑得出来,孙坚的武技全在众人眼里,竟然挡不住他的一招,此时即使处于狂热的高顺,也不得不按下自己骚动的心,这根本不是自己能够匹敌的

    “我来”,典韦忍不住站了起来,跳到了战场上

    看了孙坚的战斗,文丑已经没有了出场的欲望,毕竟他最多比孙坚强一些,孙坚扛不住一招,自己也顶多三两招,免得丢人现眼

    “古之恶来典韦”,大长老微微眯着眼,说道

    “小心了,我一双短戟一共一百九十斤”,典韦臂力过人,出门背上负着两只短戟,大堆一两斤重的小短戟,看上去极为穷凶极恶

    说着,典韦挥舞着一双短戟,直接往大长老头上砸去

    乒乒乓乓,大长老同样的只守不攻,在典韦的攻击下节节败退,地面出现了一个个深约十多厘米的脚坑,如果说,孙坚的攻击是绵绵不断,那典韦的攻击就是狂风暴雨,一道道以戟化刀的刀芒宛如激光枪一般激射而出,澎湃的巨力让战场周围都感觉到了震动

    万钧破,典韦以万钧之力猛贯入地,令无数气流在大长老脚下破土爆裂,同时背上飞出了三支致命的小短戟

    大长老的处境就像是脚下出现了个一个手榴弹,眼前还出现了三支短戟,简直就是前有江河后有追兵,退无可退

    赢了么

    典韦满脸的不可置信,刚发出小短戟后不久,原本凌厉之极百发百中的小短戟竟然凭空飞了回来,典韦急忙再次飞出几支抵消,而大长老的法杖已经从天而降

    典韦只能运起全身内力,双戟朝上,硬抗了下来

    “轰”,一阵巨响,烟雾过后,众人大惊失色,典韦竟然双脚直插入地面,满脸不可思议,嘴角流出鲜血,而地上出现了个长宽各两米大坑,周围的青草顿时被强烈的冲击波连根拔起,成为一片荒地

    “我输了”,典韦是个老实人,技不如人他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虽然连战了孙坚和典韦,但在场谁都不认为此时的大长老是个软柿子,反而是满脸骇然的看着他,这个匈奴法师,竟然不用神兵利器,不用坐骑法术,打败了中原数一数二的不世强者

    见典韦也吃了瘪,这下连张飞都有点犹豫了,毕竟看得出来,典韦和自己不过伯仲之间,要是自己在这里受了重创,平原可就只剩下二哥了,真没想到匈奴竟然有这样的英雄

    这下连吕布也坐不住了,他知道,如果连他也不出来,那本霸王秘籍恐怕回不到中原了,但是,一看到炼狱魔刀和魔麒麟,吕布心里就没底,他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个不可一世的九原战神了

    “你不是我的对手,你的心态还没有恢复过来,要是你有巅峰的心态加上赤兔,你我之间五五之数”,大长老对着吕布摇了摇头,说道

    “我乃陛下亲封的九原战神,怯战不出,实难办到”,吕布一个大跃步跨越了十几步,遥遥对着大长老拱了拱手,“视死如归,就在今天”

    吕布在地上一站,众人只感觉地上的温度顿时上升了几度,但心中却仿佛被冷风吹过一般,仿佛吕布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孤峰,一座极地的冰峰

    “好”,大长老法杖消失不见,手里出现了那把炼狱魔刀,一道阴风顿时飞了出来,卷起漫天的飞沙走石

    弑鬼神,漫天的杀气瞬间集成一把巨大的方天画戟的巨大虚影,吕布第一时间已经使用了杀招,心中的战意不断转化为狂暴的杀气

    弑鬼神很快就驱散了阴风,直接来到了大长老面前,大长老炼狱魔刀轻轻一挥,一道紫黑色的刀芒迎上了虚影,双方在半空中互相抵消,但强大的空间震荡却让周围的桌椅纷纷震裂,除了张飞文丑高顺等等几个武将还能站得起来,其他侍卫无不是被震倒在地,像孙乾那样的文臣早已经被震晕了过去

    曹操也算是文武双全,在震荡中勉强保住椅子,看着相互招呼后当即展开激斗的吕布和大长老,他的脸色变的冰冷,心中叹道,这世界强者太多了

    吕布和大长老的对战展现了武道的真义,快如闪电,力似雷霆,身影都是若隐若现的,只有那巨大的响声,碰撞的电光火花和天上不时出现的天雷告诉众人,两人是在战斗,双方造成的澎湃冲击波让离战场数百米得地方都显得很是不安全,轻则头晕脑胀,重则直接阵亡

    “轰轰轰轰”,转眼间,两道闪光已经对轰了一百多个回合,众人也远离了两人的战场数里之远,整整十里的范围内,仿佛是刚刚被数百轰炸机群光顾过一般,到处是火焰后的硝烟,到处是深坑,十里内仿佛是淋了九幽冥火一般,没有了一丝生机,草原完全被改成了沙漠

    众人一阵色变

    但最令众人恐怖的一幕出现了,吕布半跪在地,颈边搁着一把大刀,远处方天画戟孤零的竖着,吕布嘴角流着鲜血,眼神中充满着怀疑

    吕布输了,吕布竟然输了,这下,连没出场张飞文丑也长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就战况而言,吕布胜他们许多,天下第一勇士的名号足可担任,但却在车轮战中,被打趴下了

    他们中原人,竟然打不过匈奴人

    这怎么可能

    “哈哈哈哈,天下第一果然是我们匈奴的,这本霸王秘籍,还是让它跟着霸王去吧”,大长老狂傲的哈哈一笑,霸王秘籍顿时被抛向了天空,随即被其一道黑火烧为尘埃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呆滞了,号称得秘籍者夺天下的霸王秘籍,没了,就如他们心中的信念,异族乃蛮荒不足为惧的狂言一般,彻底碎了,以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著称于世的汉人,不再是永远的所有第一了

    匈奴三位长老随后并没有对他们展开什么围攻之类的,反而是放下赤兔马离开了,但这让反而让所有人的心都冷了,心灰意冷了

    所有人都明白了,匈奴人的意思,那是要通过他们,彻底磨灭中原的战斗之心

    这场聚才大会,文臣基本上被震晕,身体上的震晕,武将也被震晕,心理上的震晕,所有的战士心中都有了些呆滞,握住兵器的双手都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开始吧,我们开战吧”,匈奴大长老临走前的狂笑宣言让众人一阵无力

    最后决定胜负的一战,开始了

    刚回到平原的张飞,顿时被一个消息给震呆了,恶魔骑兵能变成不断进化的正常骑兵,这怎么可能

    恶魔骑兵那是什么样,张飞心有体会,因为死在他手里的恶魔骑兵不下千人,对他而言也不过是比较强的敌人而已,加上四方都传言,恶魔骑兵最多半年就会自我消失,也让他放心了不少,但现在消失了几个月的兄弟带回来这里这样的消息,不由得让他不重视了,他可以不在乎恶魔骑兵,但却不能不在乎恶魔骑兵的破坏力所带来的震撼后果,至少,自己的近卫兵团和城防军打不过恶魔骑兵

    “子龙,这次我们一定要快速通知各方,并且用最短的时间内歼灭恶魔骑兵,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刘备脸上有了难掩的震撼,紧张的说道

    以赵云洛阳才子的身份说出这消息,不仅立即得到刘备集团的信任和指令,连孙坚和爱捣乱的袁术,也快速地进行了布置,赵云也开始不断的传信

    天下归心

    匈奴的营帐里,九大长老由于得到了十长老阵亡的消息,叽叽咕咕的商量了番后,二长老,六长老,九长老当即悄然离去,除了大长老外五大长老顿时立在帅营,开始了布阵

    一阵黑雾不断地从帅营散出,开始将匈奴恶魔骑兵,异族联盟,叛军迅速笼罩了起来

    几天后,黑雾已经完全将百万大军完全笼罩了起来

    青并冀三州两百多万大军开始向匈奴大营三路夹攻

    董卓的大营里,已经恢复的李儒倾听着董卓和吕布的布置,不时提出着建议,同时也猜测着黑雾所表示的意义

    “他们一定是在布阵,想要将我们一网打尽,而且幽州一定动静也没有,显然也是让我们先斗一场,大人,我们也先观战对吧”,吕布

    说出了自己的分析,问道

    “这片黑雾也太恐怖了,笼罩了百万大军,我们根本无法猜测里面的情况,还是先看看好了”,董卓点了点头,说道,董卓心里暗自笑着,打吧打吧,反正匈奴总不会想要并州这块穷苦之地,青幽冀三州消耗的越多越好,对自己的大计就越有利

    达成共识的两人对视一笑,纷纷将目光投向李儒,虽然两人是并州和雍州的指挥者,但李儒智计百出,他才是最后的决策人

    李儒拧眉看着地图,沉默的呆着

    “报告,匈奴的黑雾里面出现了混乱,恶魔骑兵不断的攻击其他异族和叛军,一边攻击还喃喃着什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话,现在黑雾里面满是咒骂声,尖叫声和哀求声...”,一个浑身血与尘土粘成一块,脏兮兮浑身破烂的斥候跑了进来,急切地说道

    “哈哈哈,竟然在内斗”,在场吕布华雄董卓都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异口同声说道,高顺还是保持着沉默,张辽则是皱起了眉头

    “他们是不是都在缓慢的杀人,每击杀一个人后都停留很久”,李儒脸色大变,猛地站了起来,抓着斥候的衣领认真地问道

    “呃,这个好像,是,是,他们并没有前些日子的攻击速度,还像是故意的一般”,斥候顿时被李儒吓了一跳,急忙回忆了起来,说道

    李儒浑身一颤,放开了斥候,对着董卓说道“主公,大事不好了,这下我们要全力攻击了,不然,冀州必失,洛阳必破”

    董卓浑身一颤,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李儒,全力攻击,那岂不是回头的时候无力,计划还是要泡汤

    “李儒军师,你此话何意,难道匈奴内讧还能增强实力不成”,吕布读不懂李儒的意思,笑了笑问道

    “没错,如果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全力进攻,一个月之后,匈奴将会出现数十万个实力不亚于将军的恶魔骑兵”,李儒叹了口气,无力的说道

    什么,实力不亚于吕布,这下,吕布顿时坐不住了,猛地站了起来,满脸的不可思议,张辽和高顺都瞪大了双眼,李儒这人几个月的相处他们都知道,从来不开玩笑的,要是真如他所言,有数十万个吕布,就算不布阵,那也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

    “军师快点解释清楚,别吓唬我们”,吕布急忙说道

    “匈奴的恶魔骑兵在我祖上而言是消耗生命力的愚蠢训练之法,但若是遇上一个奇阵则会例外,这个奇阵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要是得到这奇阵,则会在一个月之内能够利用鲜血和怨念,增强自己的生命上限,从而无限进化,恶魔骑兵本来就是靠怨念进化的,一个月来的被游击战术击杀了十多万,怨念非常之浓郁,而那些残存的异族联盟和叛军在不断的战斗,血与泪的火焰中,已经变成了精兵,身心都精悍的存在,现在黑雾的出现,恶魔骑兵的反常和那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极大刺激,必定是匈奴已经找到并启动了那个阵法,异族联盟和叛军不会是恶魔骑兵的对手,他们会被完全吞噬,怀着极大的怨恨和对自己所为的悔恨死去,这样一来,怨恨成了恶魔骑兵的粮食,悔恨成为了恶魔骑兵自我修复恢复生命上限的良药,一个月之后,匈奴只剩下五十万恶魔骑兵,但却是每一个恶魔骑兵都拥有超越一般武将的超强实力,城墙再厚也抗不过他们的一刀”,李儒仿佛看见了,恶魔骑兵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大肆杀戮的景象,不由得浑身一颤

    众人无不脸色大变

    匈奴的黑雾中,恶魔骑兵慢悠悠的击杀一个个异族联盟和叛军,嘴里低喃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眼神中充满了嘲弄,每击杀一个对匈奴而言的异族,都会在他身边停顿许久,长刀搁在血液流出的方向,而那个方向,血液快速地被长刀吸收

    异族联盟和叛军顿时惊骇的四处奔逃,但一接触到黑雾却被弹了回来,许多不甘心败亡的甚至开始攻击恶魔骑兵,但却被其强悍的防御力弹了回来,纷纷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为什么,大家都是草原的一份子,我们是来帮你们的,我们是来抢中原人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们哪里对不起你们了,异族联盟心中纷纷狂怒的吼道,对不起,我回不来了,我死在了自己人手里,早知道,我绝对不会为了金银财宝来的,我宁可一辈子牧羊养马

    终于,还是要死了么,原来匈奴人还是传说中的那么凶狠,我们的家园被烧了,你们说是为了昏君而来的,只要你们不杀我们,我们还是为你们所驱使了,我们在自己人的血海中逛过来了,甚至,我们曾想过,攻进了洛阳,我们就有好日子过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好,我们一起去死好了,叛军在面临着生死之际,无不爆发出了无限的痛恨,真的好后悔,为什么不跟着他们投降呢,为什么会对残忍的匈奴怀有幻想呢

    匈奴的黑雾中不断的厮杀,青幽并冀中高层也纷纷得到消息,匈奴奇阵之谜,无数军队开始往黑雾涌进,心中都怀着信念,即使是用血肉来填,也要止住匈奴进化的脚步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要是聚才大会前一起猛攻匈奴大营,岂会有今天之患

    这次进攻,青并冀三州倾巢而出,三州都只剩下小部分的将士把守,上党,邺城平原上,董卓和李儒,袁绍和曹操,袁术和刘备,都在看着远方,沉默无言,要是止不住,一切都完了

    而此时的赵云,却已经回到了那个困住了他四个月的草原,身后跟着蔡琰姐妹还有夏侯兰

    长安城

    北方开始这决定天下命运的一战,而此时长安也不安分,一个浑身黑衣的老者拄着一支法杖,缓慢地走近了长安北门

    “长安,还是如此雄壮啊,只是物是人非了”,黑衣老者叹了口气,随即走了进去

    “你是什么人,摘掉你的面具”,一个侍卫很是尽责的拦住了黑衣老者,大声说道

    “我的真面目,或许在长安除了刘邦,还没有谁可以看”,黑衣老者冷冷的笑了笑,没有理会侍卫独自走了进去

    侍卫顿时愣了愣,刘邦,靠,这是先祖啊,这个家伙竟然诽谤先祖,顿时,侍卫大叫道,“那个家伙图谋不轨,快抓住他”

    一众侍卫顿时围向黑衣老者,刀剑顿时出鞘,拦住了他

    黑衣老者法杖轻轻一挥,十几个侍卫顿时被拦腰斩断,满脸的惊骇,黑衣老者笑了笑,说道“既然你们都不想守卫这城池,那城门也没有了存在的必要”,只见黑衣老者往天一指,一道黑色的闪电顿时从天而降,城门顿时变成了废墟,长安北门顿时出现了混乱

    黑衣老者仿佛是扬威了一般,毁了长安北门后,当即一个瞬移消失不见,来到了一个无比雄伟的建筑群前面,这个建筑群的最前方,有着数十米高的巨大牌匾,里面刻了两个字--皇陵

    长安是西汉的首都,刘邦到汉光武帝刘秀之前的皇帝灵位都在长安

    黑衣老者一个轻跃,顿时飞上了皇陵牌匾上,重重的往牌匾上一坐,法杖顿时放在一旁,守卫皇陵的侍卫顿时大跌眼镜,急忙发号令吹喇叭打电话发信息,一队队禁军快速的赶来

    看着那一座座雄壮的陵墓,黑衣老者的思绪飞到了老远,那个妖兽横行的时代,那个逐鹿天下,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时代,但他没有进去,因为他不是来参拜的

    那个大大的臀部可是极大地刺激了皇陵守卫军,竟然有人将“皇陵”两个字不但践踏在脚下,还当椅子坐着,首领统领仿佛看到了灵帝愤怒的将他千刀万剐的情景,急忙命令急忙聚集好的守卫军,二话不说就展开来进攻,箭矢长矛不断地飞向黑衣老者,直接将他当成了鸟来射

    但很多东西是不能用愤怒就可以解决的,守卫统领骇然发现,万箭齐发后,箭矢竟然被一曾黑色水幕反弹了回来,而第一箭,就将他爆了头,守卫瞬间被反弹干净,痛苦声骤然响起

    黑衣老者顿时被守卫的惨叫声唤醒了过来,脸色忽然变得冰冷,咆哮着说道“混你的帐,你风光一世,死后还能有此陵墓,我王之子却要死无葬身之地,这就是兄弟么,这是无耻”,因为愤怒而脸色狰狞的黑衣老者双手忽然聚起了一个个黑色能量弹,疯狂的砸向了陵墓,陵墓顿时被砸了个犀利巴拉,整整发泄了半刻时辰,整个皇陵被变成一片沙漠,许多金银财帛发出了耀眼的光辉,黑衣老者却忽然掩面痛苦了起来

    “我王啊,我终于完成了你的任务,但却迟了几百年啊,可恶的妖师,竟然让我昏睡了几百年,我愧对您啊”,黑衣老者满脸痛哭流涕,哀伤的情绪笼罩了整个长安,整个长安顿时哭声一片

    良久,黑衣老者擦干了眼泪,对着沙漠上那道七彩光芒冷哼道,“千秋万载,看我截断你龙脉,让你的子孙后代受人欺凌,让他们怨恨自己的皇子龙孙身份,让他们下去找你算账”

    黑衣老者自言自语着,手上的法杖一道巨大的黑色洪流冲向了那道七彩光芒,很快就吞噬了七彩光芒

    一时间,时间竟然被静止了下来

    无论是安逸的百姓还是正在战斗中的军士,均是愣了下来

    皇宫之内,灵帝吐出了口鲜血,醒了过来,但却满脸惊骇,快速的发出了一道指令

    平原赶往冀州方向的战场,一个满脸胡茬,猥琐之极的步卒扛着一杆生锈的长枪,醉醺醺的跟着平原军队进入了黑雾,但他进入了,却没有一丝攻击的意思,反而是不但东奔西窜,不时停下来磕酒,还不时打着嗝,忽然,他停了下来,任由周围的恶魔骑兵攻击,眼看几把长刀就要划了下来,依旧茫然不知,只是低喃着,“怎么会这样呢,这么幼稚的行为这么能做的出来呢,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一个阵法能有多大用处呢,高祖此举错了”

    一道黑色的身影顿时窜了出来,长枪格挡了砍向猥琐老头的长刀,领着胯下的巨狼横扫了过去,一招神雕展翅击飞了一众恶魔骑兵

    “死老头,要死死远一点,别让我看见,这么老了不在家里呆着,来这里凑什么热闹”,黑色身影击飞了恶魔骑兵后,对着猥琐老头骂骂咧咧,丢下一个小瓶子和几块腊肉,接着骂道“快滚回去,要是再让我看见你,我让狼狼咬你屁股”

    说完,黑色身影当即窜了出去,加入了战斗中

    看着手里充满着酒香的瓶子和腊肉,猥琐老头笑了,看着那一道道熟悉的招式,他的笑意更甚了

    “小丫头,我们又见面了,看你骨骼精奇,实在是练武的好材料,不如就拜我为..”,猥琐老头还没说完,就脸色大变了起来

    “好啊,死老头,竟然不听话,狼狼,咬他屁股”,见那个猥琐老头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黑色身影顿时美眉皱起,娇斥着指挥巨狼向着老头咬去

    荆州的一处小山村里

    正在吃饭的王越,王秀儿和刘协正在吃饭,王越的神色一动,筷子竟然不由得掉了下来,旁边已经接近八岁的刘协捡了起来,小心地擦了擦,说道“爷爷是不是不舒服啊,筷子都抓不住了”

    “不是,多谢协儿关心了”,王越努力挤出了个笑脸,摸了摸刘协的小脑袋说道

    “天下,易主了”,王越叹了口气,带了点感慨,带了点无奈,说道

    “天下本来就是有能者居之,二叔如果你还在意当年的誓约,你回去他身边吧,我能够照顾协儿的”,王秀儿也同样叹了口气,说道

    “不,我不会回去的,自从他们伤害你之后,当年的誓约就与我无关了”,王越脸色一冷,哼道

    王越的脸色变化顿时吓了刘协一跳,刘协带了点恐惧的看着王越,王越顿时歉意的看着刘协

    王秀儿顿时低头无言

    “秀儿,你真的打算就这样过一辈子,赵云那小伙子你不考虑下,你知道二叔的身体已经没有以前硬朗了”,王越停住了筷子,认真地看着王秀儿,说道

    “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侍二夫,虽然我不是迂腐之人,但我的心已经回不去了”,王秀儿摸了摸刘协的小脑袋,笑道“我既然嫁与了陛下,那就不会再爱上其他人,等协儿长大了,我就离开这个世界,去寻找和陛下的那些幸福时光,至于子龙,他是个体贴的人,我和他在一起一定会很好,发生肌肤之亲也不在话下,但这终归是情,不是爱,我不想连累他,如果来生有缘,我们一定能再续前缘,二叔你别为我费心了,这一生,你为我付出太多了”

    “是我害了你才对,要不是我将你送进宫里,你也不会受罪”,王越脸上顿时出现了痛苦之色,说道

    “娘,爷爷,什么是陛下啊,好不好玩的”,刘协听不明白很多,顿时问道

    “陛下很危险的哦,你吃饭的时候有人来抢,你喝水的时候也有人抢,协儿,你还当不当,要当我帮你哦”,王秀儿温柔地笑了笑,说道

    “啊,那我还是不当了”,刘协顿时吐了吐舌头,说道

    “协儿年纪不小了,我想传授他武艺,秀儿你说好不好”,看着刘协,王越的心也欣慰了不少,顿时说道,王越心里清楚,要不是有刘协,恐怕王秀儿早就离开了

    “好啊好啊,隔壁小胖都说他能打赢小狗了”,刘协一听,顿时很高兴,他最喜欢就是看着王越练剑了

    王秀儿笑了笑,无言,她们三人生活的是一个偏僻的小村庄,这里都是北方下来的难民,清一色的寡妇村,在这里大家都和睦相处,和刘协同年纪的大多都是家庭背景差不多的,也没什么缺失的感觉

    七色彩虹的消失让天下都为之一振,原本在城墙上的董卓,曹操袁绍,袁术刘备和身在战场上的孙坚都做了一场白日梦

    在梦里,董卓看见自己身披龙袍,坐在龙椅上,金碧辉煌的殿下群臣都是西凉悍将,一众文武百官眼神中看着自己的眼神中都充满着崇敬和爱戴,一道道消息从外而来,通过自己的指令出去,天下,就在自己脚下

    有着相同梦境的还有袁术,但不同的是,袁术看到的是一众中原的文武百官,其中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有丝毫窥望的还有长得比他高大威猛,英俊潇洒的大哥袁本初,计谋闻名天下的曹孟德和天下仁名远播的平原王刘玄德

    袁绍的梦境很雄壮,身披龙袍头戴皇冠的他正站在邺城上,城外无边无际的金甲骑兵,正听着自己的一声“出征”,顿时跪伏在地,高呼万岁,然后昂头挺胸的出征,随即,各方异族闻风而投的消息不断地传了上来,他是天地所笼罩之处唯一的帝王

    曹操的梦境很奇特,他发现自己身边围着许多奇怪的人物,其中就有郭嘉,戏志才,夏侯兄弟和曹家兄弟,他们都各自拿着龙袍龙冠,要给他黄袍加身,捧他登上帝位,而远处金光闪闪的龙椅在呼唤着他,他在不断的犹豫,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在梦境完了之后,他也没看到自己究竟有没有踏出那一步

    刘备的梦境就简单的多了,他看见了许多百姓,在争相传播着他的威名,炫耀着自己的幸福生活,仁政爱民,雄才伟略,太平盛世,不世英主,一个个白发苍苍的史官正在一笔一划的写着流芳百世的典籍

    孙坚的梦境里,他看见了无数战舰在大海上飞舞,江东子弟进军中原,一统天下,无数呼喊着他名字的江东子弟在金戈铁马中展现辉煌,一个雄伟的墓碑上雕刻着“一代雄主孙坚之墓”,两下角刻着“江东之虎”,“无愧霸王”

    而基本上是同一时间,天下士子和百姓都看到了,一处高不可攀的绝峰上,一根大旗迎风飘舞,大大的“刘”字散发着宁神舒心的能量,但却随着一阵微风,大旗拔地而起,坠落了下来,绝峰上竟然出现了一些小的旗子,慢慢的升起,壮大

    不可能,天下读书人都发出了瞬间的悲鸣

    正在玩水的周瑜脸上出现了得色的微笑

    远在益州的郭嘉此时愣了愣,笑道“我就说天下不一定会只姓刘的”

    旁边的小玉儿顿时抬头看着郭嘉,问道“怎么了,主人”

    “说你呢小宝贝,你看,你将我画得多丑”,郭嘉笑了笑,指着画卷中那个霸气凛然,威风十足郭嘉画像说道

    小玉儿顿时满脸气鼓鼓,瞪大眼睛看着郭嘉,神色中充满不愿意,但却没有出言反驳,什么都可以包容,但这点就不行,自己画的主人怎么可能丑呢,主人是天下最厉害的,自己最喜欢最擅长的就是画他,怎么会画得丑呢

    “哪,你看,这才是我”,郭嘉捏了捏小玉儿气鼓鼓的小脸蛋,在画像上加了几笔,说道

    原本霸气凛然威风十足的头像顿时变成了放荡不羁,猥琐好色的模样

    “不是,主人才不是那样,我要重画”,小玉儿气恼的将画像揉成了纸球,塞进了郭嘉的怀里,调皮的对着郭嘉微微一笑

    两百多万人进入了黑雾当中,但却没有给青幽并冀各州一点安稳的信息,因为全都像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没回头,各方的援军还在增援当中

    草原上,二长老六长老和九长老站在了阵法前面,三人背对着背呈三角之势,看见赵云和蔡琰姐妹,夏侯兰,二长老顿时冷冷的笑道“好本事,竟然能击杀我十弟”

    “二哥,别跟他们说话了,直接杀了他们”,九长老的声音中充满了悲愤,说道

    “亮出你们的武器吧,还有那匹天马和那只妖兽玉兔,今天我们一起来算算账”,六长老冷冷的说道

    蔡琰姐妹和赵云夏侯兰对各自视了眼,顿时四散了开来,无言的抽出了自己的武器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现在已经没什么话可以说了,开打是唯一的解决方式

    狂风呼啸,雷电闪烁,天火狂舞,随着三大长老的法杖挥动,他们自身亮起了红光,双眼开始冒着红光,脚下也火红一片,但三人背对背之间的为之却黑黝黝一片,在日光下显得分外的显眼

    四人虽然已经分开了,但却无法躲避三大长老的打击,三大长老中,二长老主修雷电,六长老主修火焰,九长老主修狂风,在法杖的挥动下,一道道龙卷风铺天盖地而来,不断地卷席着,一道道天降火凤更是风助火势,火借风威,风火交际狂袭而来,让远程打击的蔡琰和夏侯兰只能快速躲避,无法攻击

    每当近战的赵云和蔡嫣靠近时,一道道巨大的闪电顿时从天而降,轰得太极辟邪圈一阵摇晃

    又是只懂得胡乱施放法术的妖师,赵云和蔡琰姐妹不由得心里叹道

    张角的强悍赵云等人已经见识过了,没想到现在又遇上了异族版的张角,而且看三人的位置,应该是布阵了,这样的无法靠近状态恐怕要持续许久了

    夏侯兰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形,不由得大骂了起来,“败家,简直比我还败家”,震天的嗓音让三位长老的攻击都为之一顿,然后,全都集火向了夏侯兰

    夏侯兰顿时满脸黑线

    东海之滨,挥舞着长枪,不断地在大海中来回冲锋的江东小霸王孙伯符瞬间止住了身形,因为天上正漂浮着一个黑衣老者

    “老头,你是谁”,盯着黑衣老者,孙策的内力在快速集中着,手里的长枪握得紧紧的,这是鲜为人知的海外孤岛,黑衣老者来者不善啊

    “江东小霸王孙伯符,告诉我,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称号”,黑衣老者淡淡的询问道

    “因为我是霸王的传承者,霸王的霸业将会在我的手中延续,早晚有一天,我会带着江东子弟一统天下”,孙策说起那个崇高的身影,脸上顿时带着难言的激动,顿时大声说道

    “呵呵,就你现在的情形来看,再给你二十年,你也超越不了九原吕奉先,霸王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继承霸王,就你,也配”,黑衣老者轻蔑的声音骤然响起,冷冷的说道

    孙策顿时被激得满脸通红,但却无法反驳,吕布的强势他在平原已经见识过了,要超过他也实在很难,这也他远离家门的一个原因之一,逆境,才能出人才

    “怎么,说不出话来,那就打消这个念头,霸王的高度岂是你能达到的”,黑衣老者见孙策不出声,更加鄙视的说道

    “我一定能够做到的,霸王也相信我,我们的都是江东子弟,谁也阻止不了我”,孙策脸色憋得通红,满脸怒火的吼道

    “哈哈哈哈”,黑衣老者笑了,笑得很开心,他记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了

    黑衣老者的笑容仿佛是在孙策脸上扇了一巴掌,而且还是扇了又扇

    “可恶,接我一枪”,暴怒之下的孙策顿时使出了杀招霸王烈枪,怒吼了声,只见他双手持枪疾旋,飞射无数锐气,一枪刺出,霸道的斗气尖锋锐不可挡,化作了漫天的海中水箭,从大海中来了万箭齐发

    “虽然年纪是个问题,但实力还是太弱了”,黑衣老者看都没有看脚下的万箭齐发,摇头轻语着

    无数的水箭被一层黑雾吸收,随即反弹了回来,顿时打了孙策狼狈不堪

    “你到底是谁”,见敌人如此强势,又能静止在空中,孙策顿时忍住心中的愤怒,大声问道

    “我,哈哈,数百年没有人问过我的名字了,我,我叫龙且”,黑衣老者哈哈大笑,但孙策却惊讶的看到黑衣老者的眼眶中滴下了点点泪花

    男人流血不流泪,只因未到情浓时,究竟是什么能令一个绝世强者落泪,龙且,这名字好熟悉,孙策顿时暗自想到

    “龙且,这怎么可能,龙且可是霸王麾下第一大将,你怎么可能是龙且”,孙策脸色一变,指着黑衣老者怒道

    “哈哈哈哈,没错,我怎么可能是龙且”,黑衣老者的笑容更加悲戚了,但却向着孙策砸出了一道巨大的黑雾,随即自身也爆成了一团黑雾

    “伯符,别辜负了我王的期待”,天外传来一道温柔的男声

    黑雾毫无意外的砸中了孙策,孙策顿时陷入了一阵混乱中,无数记忆蜂拥而至

    霸王秘籍,这怎么可能,孙策昏迷前的最后一次呐喊,传遍了整个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