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七章 天下归心(六)

正文 第十七章 天下归心(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七章天下归心(六)

    这次聚才大会,各方很是重视,派出的无不是精兵强将,为的只有一个原因,调查

    可以说现在无论是气势如虹的冀州青州并州,还是打着坐山观虎斗的主意的幽州,对于匈奴都有种害怕心理,在匈奴几近两百万入侵者的时候,大家还同心协力,但现在形势稍微逆转,各怀鬼胎的心思也涌了出来

    因为现在的匈奴就像是一条受伤的毒蛇,被四方围攻,但毒蛇谁都知道,阴沉毒辣,不动则已,一招致命,攻击的瞬间攻击速度能达到一百多公里每小时,可以说它要攻击谁基本上无可避免,现在匈奴也是这种情况,恶魔骑兵谁都明白这是最强的骑兵,应该是需要付出极大代价培养和供养的,现在越来越少,但战力还是惊人,要是它决心攻击冀州,邺城恐怕守不住三天,即使后来击溃它们,自己也损伤惨重,这是袁绍不想看到的,但匈奴的狗急跳墙却是不可避免的,就看它咬的是谁

    所有谋士心里都明白,这次聚才大会的召开,应该是匈奴用来拖延时间或者扬威的,因此各方基本上都派出了最强的武将配上心思细密的副将用来揣测匈奴的意思,而且最好能够造成一点小意外,让匈奴的仇恨目标离开自己,那样就完美了

    其实就各方而言,匈奴最好是攻击冀州和幽州,攻击冀州,并州和青州能够很快的支援,幽州能够断其后路,攻击幽州那就更好了,那是败退的征兆,青并冀三州可以穷追猛打,大获全胜,要是攻击青州和并州那就不太好了,以来各方支援的路程远了,而幽州绝对会看着两州陷落

    一切都是人心作怪

    上党,邺城,平原此时都有着几乎同样的举动,一个隐秘的高山上,一个光秃秃的山顶平台上此时画满了怪异的符文,有着浓重的远古气息,最中央有着一个紫黑色的空洞,仿佛是一个黑色漩涡,漩涡只有一米左右大小,闪着紫黑光芒,却有着强大的吸力,实力稍微不济的亲兵都要伫立在地紧紧握住武器,而此时三地最高统帅董卓,袁绍袁术和诸位强力武将谋士纷纷到场,起着严肃的欢送礼

    只见吕布带着亲兵并州狼骑,高顺领着陷阵营率先走,董卓脸色一阵急变,一双大掌竟然在禁不住的稍微颤抖,李儒一见,顿时走到他身边,轻声说道“钱财不过身外之物,能用钱才买得到的东西对于天下而言微不足道,主公无需惋惜,我们到了这一步都已经付出了十几年了,还在乎这些么”

    董卓一听,顿时脸色一顿,随即点了点头,大步走向紫黑空洞,李儒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自己不过一介文弱书生,苟全性命于乱世,若不是主公相救,早已经饿死他方,主公的言听计从,爱女下嫁,自己此生决不负一生所学,哪怕是毁了整个天下,得到万世骂名,我也绝不后悔,李儒怀着心中的呐喊,大步走进了黑洞

    经过一阵黑暗眩晕后,众人来到了一片辽阔的草原边上的森林边,远处正是忙着搭擂台的匈奴武士

    和并州的战意盎然不同,冀州和青州就显得缠绵多了

    邺城外的高山上,黑洞前,袁绍和曹操皇甫嵩三方正分别道别

    “文丑,你乃河北上将,可不能丢我的脸啊”,袁绍拍着文丑的肩膀哈哈大笑,一众武将和谋士都不由得笑了出来

    “哈哈,主公放心,我虽然不一定明白匈奴会做什么,但一定不会让他们得逞的”,文丑满脸的信誓旦旦的说道

    “颜良文丑将军只凭两万轻骑就横扫异族无敌手,区区的一个聚才大会不在话下,但请将军听我一言...”,沮授淡淡的说了几句,文丑顿时满脸不乐意,看着袁绍没说话

    “二弟,军师的话你岂可不听,世上强者众多,要英雄也当在战场上,要不是你抽签赢了,这当是我前往”,颜良文丑自幼以兄弟相称,感情更是比亲兄弟还要好,颜良的话一出,文丑顿时点头称是

    另一边,典韦满脸不情愿的说道,“主公你镇守大营不就好了,何必要跟着我去受苦呢,我最多保证不喝酒就是了”,见曹操竟然化成一个小兵,典韦顿时不乐意,这可不是去风月场所,也不是没危险的,一不小心就玩大了

    “主公跟你去是你的福气,我都还没机会去呢”,许褚一看典韦这表情,顿时不乐意的说道,你就一个骗吃骗喝的保镖,我还是保安队长呢,我都没机会去,你还有意见呢,曹操明面上不好去,只能乔装前往,许褚和戏志才夏侯兄弟镇守大营,以防匈奴突袭

    “老典放心,我不会和你抢酒喝的,现在是见识天下英雄的时候,但我若不在恐怕军心不稳,只能出此下策”,此时的曹操正是雄心壮志决心报国的时候,见识并破解匈奴的计谋,那是当世之急

    “再啰嗦半句,这个月的美酒我赏给仲康”,戏志才可没有曹操这么好脾气,他现在不但是曹操的军师,还担任曹操除了风月股份有限公司外一切事物的外管家,和南翁分别掌管曹操内外的一切政务军事,可以说,除了钱,什么都是戏志才管

    “军师英明,老典经常醉酒误事,他的酒本来就应该归我这个做事认真的虎卫军统领”,许褚一听那是一个月的美酒,顿时满脸正义,指着典韦猛地落井下石

    “军师饶命,我一定保住主公平安归来”,对于戏志才这个面善心恶的军师大人,那是连夏侯兄弟曹家兄弟都胆寒的人物,典韦当机立断,满脸正经的说道

    相比之下,朝廷皇甫嵩和袁术的分别礼就显得寒酸多了,基本上就是在训话

    “三弟,这次多加小心”,刘备集团的送行人物有刘关张,关银屏,简雍孙乾陈群陈到等,孙乾这个外交家更是随军前往,关羽一般在外人面前不善言语,只是拍了拍张飞的肩膀,刘备但是啰啰嗦嗦的交代着

    如果说,桃园结义是刘备忽悠回来的,五年的同生共死相互了解已经让刘关张的感情达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

    一朝兄与弟,万世君与王

    “大伯安啦,三叔这么黑,往地上一趟就是一个大黑坑,谁都不知道还有人躲着,夜里更是隐形的,哪里会有事”,关银屏嘟起小嘴,带了点不满的说道

    “就是,我也觉得不带小银屏去是二哥的不对,哎,好可怜的银屏啊”,张飞当然知道关银屏的自动请战失败,对自己也是龇牙咧嘴的,顿时得意的说道

    “哈哈”,以张飞的雷鸣声说出的“啊”,顿时滑稽不已,关银屏顿时咬牙切齿的瞪了张飞一眼,盯着关羽嘀嘀咕咕的

    “你不合格”,关羽可不管关银屏有什么脾气发不发的,就一句,堵死了她的所有话

    众人的欢笑声更大了

    而孙坚,也玩起了曹操的把戏

    短短的七天,横跨州郡显然是不太可能的,就算是日夜赶路,也只能是筋疲力尽,对于此事对匈奴不甚了解的情况来说,这不太保险

    这下,寒门和世家的差距就出现了,寒门和世家之间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差距,世家之所以会被称为世家,他们的族长都是培养出来的,极具战略眼光的,可以说,他们的继承人比皇帝的太子,花的心思还要多,时间在流逝,一切都在更替,秦始皇的时代不再,妖兽横行的时代也成为历史,但当时留下的一些历史的痕迹,却保留在了世家里,例如,一些千里遁形符,这些原本只存在于仙家的法术在镇压封印妖兽时候流传了下来,虽然现在留下的不多,但还有着它们的影子,这些东西一般在于世家和皇宫手里

    但世人都知道,在封建社会里,皇帝提倡的就是绝对最好的,汉武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数百年的汉代都是儒家的天下,同样的,恒灵二帝崇尚金钱,那样金钱变成了天下最好,也能够用此得到任何东西,这年代的社会那是和平的买卖社会,皇宫有的,你只要有钱,妃子都可以买几个,像千里遁形符这些一点就没有了的,当然是不如金银实在

    这年代军阀都是挺聪明的,就像董卓,整个洛阳的千里遁形符他都承包了,只有他可以精通天下之都发出的第一手消息,就像袁术袁绍,看的都是天下

    但同样的,世家都是有着莫名的自傲和贵气,像现在用来赶路,当然要用千里遁形符,美丽的马儿可不能跑坏了,也因为如此,土包子出身的刘备孙坚曹操这未来的三巨头,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真有瞬间转移的

    七天后

    聚才大会,正式召开了,此时的羌族战场,也进入了尾声,威武的神威天将军,是被两个弟弟给抬回来的,但马超的神勇却已经是震惊雍凉二州的上层社会,至少未来的日子里,董卓集团再嚣张,也要在雍州地界布下重兵

    大会开始,匈奴,并州,冀州,青州,幽州五大势力围成五角星的姿势,正中央五大势力的核心人物也端坐呈五角之势,匈奴来了三个黑衣长老,分别是大长老,三长老和五长老,身后是三千恶魔骑兵,并州董卓吕布两边而坐,李儒高顺站在其身后,后面是西凉铁骑,并州狼骑和陷阵营,冀州文丑,典韦和朝廷使者三边而坐,曹操站在典韦的身后,后面是洛阳近卫军,冀州神弓兵和虎豹骑,青州方面袁术,孙坚的特使和张飞三边而坐,身后是袁术的重步兵,孙坚的强弓兵和张飞的近卫兵团,就实力而言,全都是精兵强将,要是展开争斗,又是一片血腥

    “来来来,给关中第一谋士和陷阵营的统领,兖州刺史,江东之虎来椅子,如此英雄岂可怠慢”,匈奴大长老首先打破了沉默,对着身后的侍卫吆喝道

    众人一阵心惊,顿时四处张望,能叫得出李儒和高顺的名称不是什么神奇的事情,但曹操和孙坚竟然也来了,他们都不知道,匈奴为什么会知道呢

    但毕竟是各路诸侯精挑细选的使者,也不会大惊小怪的惊呼,但见匈奴的侍卫将椅子准确的放在了李儒高顺曹操孙坚身后时,众人一阵色变

    “哈哈哈,匈奴果然不愧是草原第一民族,情报收集能力果然非同凡响”,曹操见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显然对自己非常了解,也不做作,直接大大方方的坐下,哈哈大笑的说道

    “大长老如此抬爱,孙文台只好谢过了”,孙坚也同样对着大长老拱了拱手,坐了下去,不约而同的和曹操对视了眼,一笑而过

    “英雄岂能不敬佩,董卓董刺史由一个小小的土豪发展到一个拥兵数十万的一州之主,岂不是英雄”

    “李儒军师为董刺史出谋划策,奔波忙碌,化身洛阳毒扁鹊创造洛阳的新时代,这份胆识岂能不敬重”

    “九原战神虽然让我们许多勇士回归了草原之神的怀抱,但我们依旧对你非常的敬佩,汉人天下中能仗兵突进草原的只有阁下,你可是大大的英雄”

    “陷阵营威震四方,以一敌百,纵然是我神勇无比的无敌骑兵,对上陷阵营也只能稍胜一筹,能训练出如此精兵的良将,高顺将军无疑是个英雄”

    “河北上将文丑将军率万余骑兵深入高丽大获全胜,南下收冀州黄巾,非英雄何能有此作为”

    “曹刺史雄踞陈留,图谋兖州,五万精兵打遍整个兖州黄巾,踏入青州,救援冀州,无不是英雄所为”

    “典侍卫一对短歌戟重八九十斤,打遍兖州无敌手,古之恶来的称呼名副其实”

    “江东之虎治下长沙柴桑乃水贼噩梦之地,以两城之力逼退袁公路的三十万大军,入主江东成就霸业,可喜可贺”

    “青州杀神威震四方,忠义震天,平原乃至青州一带盗贼妖兽闻风丧胆,令我等敬佩”

    “袁公路....”

    ......

    一阵如数家珍般的介绍顿时让在场除了曹操外的人为之色变,因为这其中还有许多事秘闻,青幽并冀四方看着对方的眼神也不由得有了小小的改变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匈奴都知道,他究竟还知道什么,自己地盘上的探子究竟还有多少

    “我们今天来可不是听大长老你挑拨离间,含血喷人的,有什么招数,直接放出来,我们接着就是了”,董卓顿时冷哼了一声,大声说道

    大长老看着因为董卓的话而同仇敌忾的众人,顿时微微一笑,对着三长老点了点头

    三长老站了起来,说道“我大哥刚才告诉你们的事情并不是想要挑拨离间,哼,你中原天天都内乱,还用得着我们挑拨离间么,我大哥的意思是,纵然你们自命英雄,在我们眼里看来,不过尔尔,今天让各位来,就是在你们所谓的天下英雄面前,见识下你们的无能,见识下我们威风”,三长老看着众人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冷声说着

    众人一阵暴怒,张飞顿时站了起来,怒道“燕人张飞在此,你可敢与我一战”,张飞那可是雷神降世,暴怒中的他更是响声震天,顿时,在场实力低一点的侍卫都被震晕了过去

    被拉住的典韦和被嘱咐过的文丑顿时止住了心中的愤怒,惊讶的看着张飞,就显露出的内力而言,这个年纪比自己小的黑炭头可是精悍多了,而且那声音,也太恐怖了点

    自命狮吼功天下无敌典韦顿时很是郁闷的看着比自己小,比自己黑的豹头环眼张翼德,怎么也想不明白,这虎吼是怎么练出来的,难道他一天不吃不喝就留在风月场所修炼怒吼的,不过骤然想起,这是平原的产品,典韦也只能自我安慰,毕竟蔡琰和赵云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平原的产品就是极品,就像是平原的酒一般,哪里都不比上

    “哈哈,你放心,待会有你发挥的时候”,三长老嘲弄的看了张飞一眼,哈哈大笑

    三长老的笑声同样很响,而且充满着一种诡异的气息,仿佛是在呼唤什么,只听得他笑了几声,原本被震晕的匈奴侍卫纷纷醒了过来

    三长老在众人脸庞上一扫而过,随即跳到了一处空地上,手中凝聚了一团绿焰,绿焰在三长老手里就像是水球一般被肆意把玩,绿幽幽火光在白天都显得格外的诡异,仿佛是来自九渊的鬼火

    只见三长老将绿焰往地上一丢,顿时让地面燃起了一阵绿火,绿火快速扩张蔓延,将直径半米的地方烧成了一片黑色,然后火焰熄灭,黑土竟然慢慢下沉,地上出现了一阵怪异的白土,直径半米的白土圈,而圈外的青草快速枯萎,方圆十米的地方全都是枯萎后被烧焦的焦黄之土,但肉眼却根本看不到火焰烧过草地,仿佛是变戏法一般

    “你们谁能一步一步走向白圈,就算你们赢,如果你们赢了,它就归你们”,五长老见三长老已经完成了任务,顿时站了起来,枯爪般的双手挥了挥,一匹矮小的黑马顿时出现在众人面前,这是一匹比平常的马还要小三分之一的普通黑马,身体没有一丝用来驾驭的道具,只有头上有一个小小的黑圈圈

    这样的马值得用生命去拼,那个白圈明显就是个陷阱,谁那么傻呢

    但就是会有人这么傻

    吕布一看见黑马,顿时双眼冒光,当即站了起来,说道“五长老,此话当真”,声音中竟然还有了些颤抖,从小就在骑兵中长大,在场谁能及得上吕布这个没有证的神伯乐呢

    “果然有识货之人”,五长老显然也挺高兴,双手一挥,黑马头上的圈圈顿时消失了,一匹比平常马匹大两倍不止的火红色烈焰战马顿时出现在了众人眼里,这原本的小黑马一脱离了黑圈圈的禁锢,当即愤怒的往众人扑来,快如闪电,火光炙热,周围的温度瞬间上升了不少,此时的小黑马已经变成了大火马,浑身充斥着炙热的烈焰

    五长老顿时迎了上去,手中的法杖挥出一道黑雾,袭向了大火马,大火马侧身一躲,还是保持着向前冲的姿势,但却在五长老五米范围外被一股无形之力给强行阻止了下来,五长老法杖再次挥动,数十只黑色箭矢顿时飞向了大火马,大火马嘶叫一声,一道火焰顿时狂喷而出,黑色箭矢顿时被抵消了

    展现过大火马实力的五长老拿出手里的黑圈圈,再次将大火马变成了小黑马,将其消失不见,众人仿佛是做了一场梦一般,都在回忆那匹神驹的强势

    而张飞,曹操双眼炙热的看着五长老手里的黑色戒指,空间戒指他们手里都有,但都是只能存放食物武器衣服这些死物的,而能存放生命的空间戒指,现在而言还限于传说,夏侯兰也有配方,但是材料却找不到

    要是能有装载十万八万兵力的空间戒指,仗都不用打了,直接突袭,打扫战场就赢了

    “这是一匹变异的半灵兽,名为赤兔,神速如电,还能释放火焰护主和攻击,实力强悍,非火焰属性的强者不能驾驭,我们匈奴找不到这样的人,如果你们中谁能踏入白圈安然而归,它就送与了你们,怎么样,自命英雄的各方特使”,大长老细细的解说了下赤兔,轻笑了声,说道

    众人一阵沉默,显然这是一个挂着鱼饵的巨勾,怎么办,吃还是不吃

    “你去试试”,只听得董卓指着一个亲兵说道

    “是,主公”,亲兵仿佛是不知道焦土的厉害,直接奔跑了上去,却在刚踏入焦土两步之内,惨叫了声,顿时满脸狰狞,随即快速融为绿焰,连衣服都没留下来

    众人顿时脸色大变,又惊又怒的看着匈奴大长老,能跟着前来的就算是亲兵也是百中挑一的上等侍卫,现在竟然瞬间败亡,可想而知毒性有多烈

    三长老冷哼了声,说道“这世间岂能有光得到不付出的,这次是唯一一次,没有一定身份的,就算你想送死,我们也不允许”

    这下,众人顿时沉默了开来,各自打着小计划轻声商议着

    无疑,赤兔很迷人,只要是善于马上作战的都不会想错过,但赤兔诚可贵,小命价更高,没有万全策,死都不去捞,这也是真理

    高顺看着吕布站立孤寂的身影,看着那脸上无限的狂热渴望,顿时想起了那无敌的狻猊铁骑,和宝马天火,那曾经是自己敬佩的这个主公自傲的依仗,现在都消失了,他的自信之火在被慢慢的熄灭当中

    没有自信的吕布有什么用,高顺心里自然明白,他双眼一眯,低声说道“将军,高顺请战”

    “啊,不行”,吕布还沉浸在赤兔的威武上,一时没反应过来,一听是高顺在请战,顿时吓得冷汗直流,急忙反对说道“你乃陷阵营的统领,怎么能以身试险呢,别说一匹马,就算是没了整个陷阵营,我也不能没有你啊”

    “错了,陷阵营可以没顺,不能缺一人,没有自信的将军,顺不想跟随,顺愿意用生命换回将军的自信”,高顺满脸严肃的说道

    “不行,绝对不行,我绝对不许你这样做,我吕奉先何等英雄,岂可为一匹马而折腰,我不要了,你也不许去,打完匈奴,我再去弄出一批狻猊铁骑,如果运气好还能抓到灵兽神兽,比赤兔强多了”,吕布知道高顺的性格,若自己不能让他满意,他宁可去死也不会听从自己的命令,顿时急忙说道

    高顺深深地看着吕布,吕布也认真的看着高顺,给予他狂傲和自信的眼神,高顺才罢休无话

    见高顺坐下,吕布双眼中才闪过一丝惆怅,灵兽神兽岂能如此轻易就遇到,错失了赤兔,恐怕以后只能当步兵了,没有神驹,他宁可当步兵,要是刀山火海,恐怕自己当即就跳了下去还争先恐后,但毒这可不是自己能完全掌控的领域

    “怎么,吹嘘英雄若过江之鲫的青幽并冀河北雄州,人才济济的中原大地竟然没人敢破这毒阵,哈哈哈哈”,匈奴大长老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连泪水都出来了,三长老和五长老也冷冷的一笑,双眼中闪现过鄙视的眼神

    毒,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神秘的存在,要这些战场上无敌的大将以身试毒,那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头可断血可流,战死沙场可以,但是这样白死却是万万不能

    怎么办,究竟该怎么办,是要面子还是要命

    匈奴长老已经充分抓住了中原天下的人的心理--爱面子,赤兔怎么神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的聚才大会代表的匈奴和汉室天下,匈奴提出了个不算很苛刻的问题,而自己这方没人出声,这是一种耻辱,因为即使是毒这领域,在中原也应该比匈奴这些蛮荒地区要强

    匈奴大长老的刺激之语一出,张飞当即站了起来,就要咆哮,但却被身后的孙乾死死的拉住,给予了他“千万不可”的否决眼神,张飞气愤的怒哼了声,坐了下来,要不是这次刘备下令孙乾才是平原的代表,张飞真想提着丈八蛇矛就冲上毒阵,区区毒药何足挂齿,何况就算是死亡,也不能让异族取笑我华夏无人

    孙乾是个外交家,当然知道外交其实就是相互比较双方实力和外界原因后,互相贬低争取最大的利益,相互的挑衅那是必然的,在场除了他,恐怕还没有谁能更加沉得住

    若问张飞为何如此激愤,除了性格使然,也有一个很大的原因---身份

    在场谁的身份最高,谁的身份最尊崇

    各方都是最尊贵的,在张飞看来,刘备是当今陛下的皇弟,平原之王,自己是他的兄弟,死也要捍卫刘氏天下皇室的尊严,要是在后世而言,张飞也应该算是在场最尊贵的,毕竟皇弟的兄弟,怎么也算是个异姓王爷,侮辱皇室就是侮辱天下,也算是在张飞脸上扇了一巴掌

    但同样的,在董卓看来,在场他的身份是最尊贵的,因为他的计划已经实施到了几近最后一步,忍气吞声十几年,他将要登上天下之主的位置了,匈奴的话当然让他火冒三丈,但董卓不是别人,董卓是枭雄,能忍耐无数岁月的人不是个没有城府的人,他极力压住心中的愤怒,看着李儒,但李儒却是仿佛被定了型一般,盯着毒阵不时皱眉,不时欲言又止,李儒不发话,董卓也只好忍气吞声

    在四世三公袁家兄弟的部下看来,四世都出了三公,整个家族都是权贵,自然是能代表天下的,文丑一听大长老的话,顿时有种拔刀的冲动,但却被身后的侍卫提醒,自己可是下过军令状,可不能冲动,袁术的代表根本没有发言权,当然只能当听不见

    江东之主孙坚也当听不见,毕竟你们打的是青幽并冀,侮辱的是刘家的朝廷,我可是孙家的,要有关联也和江东和西楚霸王有关联,雄踞了整个江东的孙坚此时的心已经不太关心北方的态度,他在乎的是,北方的英雄到底有多少

    曹操此时还没有雄霸天下之心,一听大长老的话当然是极为气愤,但他是个极为冷静的人,看到典韦那迷惘的眼神,顿时也忍而不发,毕竟最强战力都不知道的毒阵,不是自己能够扛的

    本来要比张飞更加快亮武器的应该是视天下如无物,狂傲的天下第一勇士九原战神温候吕奉先,但很可惜,现在吕布陷入了人生的最低谷,洛阳一战,自傲的武力不如张角,与恶魔骑兵一战,最强的战力狻猊铁骑全军覆灭,兵临城下,辛苦训练出来用来扬名天下的并州狼骑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沮丧感笼罩着吕布,让原本应该满脸自信的振臂一呼的战神,都变成了石像

    看着各方的沉默,匈奴大长老狂傲的笑着,笑容中闪过了对众人的鄙视,不屑,还有不漏痕迹的一丝痛心,没有人敢和他对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半刻过了

    匈奴三长老站了起来,说道“既然泱泱华夏都没有人能破此阵”,他正要幸灾乐祸取笑一番的时候,一个人站了起来,这个人的站起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站起来的竟然是一介书生--李儒

    李儒一出,众人顿时想起刚才大长老说过的话,原来在洛阳闻名一时的国师,诈死而逃的毒扁鹊竟是李儒,想起李儒进入洛阳搭救灵帝,为宦官爪牙的董卓自动请战,看来传闻中董卓也不是暴虐的军阀,反而是忠心一片的良臣

    “九幽冥火虽然恶名昭彰,但也不一定是天下无敌”,李儒站了起来,看着大长老的双眼,说道

    “既然认识九幽冥火,想必必有其破解之法,祝你好运,毒扁鹊国师”,大长老耐人寻味的笑了笑,颇有深意的说道

    此话一出,众人当即知道这毒阵很可能不仅是一种毒那么简单,或者里面还有陷阱

    “爱婿....小心”,董卓一听大长老的话,顿时心中一慌,区区的一匹神驹,用来换自己天下霸业的依仗,那是超级不划算的,他难掩脸上的担忧,但又不好说话阻止他,只能断断续续的说道

    李儒点了点头,给了董卓一个放心的眼神,大步走向了毒阵,李儒的脚步很平稳,却让在场所有自命英雄的武将为之汗颜

    只见李儒在离毒阵两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绿色的瓶子,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顿时李儒脸上冒起了绿焰,脸色狰狞的倒在地上,脸上的五官都皱成一片,双手紧紧的交叉抱胸,不住的颤抖,显然在忍受极大的痛苦,但却死死的咬紧牙根

    众人均脸色一变,纷纷站了起来,董卓更是快步走向李儒,却被李儒挥手止住

    好一个文弱书生,好一个百无一用是书生

    绿焰从很快的笼罩了他的脑袋,不断蔓延到了全身,李儒不断的颤抖中七窍流血,终于,绿焰笼罩了他的全身,他吐了口鲜血,缓缓地站了起来,此时的李儒浑身冒着绿焰,脚步蹒跚,每走一步都仿佛要休息一下,脚下的绿焰将地上的青草燃烧了起来,每走一步,地面迅速变成焦土,显然,李儒喝下的也应该是和九幽冥火渊源甚深的

    果然,李儒走进了毒阵,但却畅通无阻,众人的心为之一松,十米的距离转瞬即逝,但却让众人的心都提了起来,仿佛走的不是李儒,而是自己

    就差一步就到白圈了,但李儒却停了下来,皱起了眉头,众人顿时一阵疑惑

    “哈哈哈,李儒军师果然和我们猜测的一样,是毒王后人,九幽冥火你不在乎,不知道加上日落西山,你又将如何破解呢”,三长老满脸自信的大笑,他倒是要看看,自己研究了数十年的联合毒阵,中原人要怎么破

    众人在毒这一领域几近白痴,只能看着三长老傻鸟般的自我陶醉,顿时直接无视了他,看着李儒

    三长老仿佛也感觉到了,顿时说道“九幽冥火是一种法术,能释放绿色火焰,将敌人灼伤中毒,同时也能制成药剂,有灼伤剧毒腐蚀内力的神效,可以说,进入九幽冥火,你的内力越高,被腐蚀的速度就越快,没几下,就变成内力尽废变为普通人”,说着,他挑衅的扫过张飞一眼,随即看着众人

    众人顿时怒目而视,但三长老确实很享受这样目光,能让敌人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里愤怒而无奈,那的确是件愉快的事情

    “李儒军师很聪明也很坚强,他以毒攻毒,自身吞服了一种毒性差不多的毒药,走进了毒阵,但毒阵中就算能够抵御剧毒,还是要受到灼伤,绵绵不绝的灼伤,而且,在白圈里,我设下了日落西山,日落西山那是一种能够驱逐光明的剧毒,就好像太阳下山,剩下的就是黑暗了,进入毒阵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克服九幽冥火,服下对抗性的药物,这样以来,日落西山就能驱逐其药效,并令其中毒,让那种药物暂时失效,那样回来路上就是明年的忌时,若像李儒军师一般的以毒攻毒,进入日落西山后不会出现任何情况,但却是加剧了他身上的毒性到百分之三百,走回来的路上依旧是毒发身亡,这样的毒阵,岂是你们中原人能够破解的”,三长老直接挑明了,得意洋洋的说道

    这解释一出,众人无不心一紧,董卓更是脸色大变,急忙说道“爱婿,立即回来,我们不要那匹赤兔了”

    三长老如此得意之态,显然是胸有成竹,怎么能再试呢

    双生大阵

    话说赵云正一步一步的走向前方,前方一个巨大的黑雾正在召唤着他,这个念头已经让他整整走了四个月了,但他有感觉,不用很久,他一定能看到那黑雾

    “左慈的弟子果然很了得”,一个黑衣老者出现在了赵云的前方,说道

    只见黑衣老者枯瘦如柴,枯爪一般的手上拿着一根法杖,一双阴森的双眼正深深的看着赵云

    “不,你是我见过的最恐怖的对手,或许你的实力不如张角,武力不如吕布,但你的耐心也太惊人了,整整四个月,你都窥视着我,都没有发动过一次袭击,你的阵法我研究了四个月,一点头绪都没有,像极了自然阵法,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赵云看见黑衣老者的出现,心中也松了口气,颇为感慨的说道,这是他过得最辛苦的几个月,比接连作战更加辛苦,试问一个幽灵跟在你身后四个月,无论你吃饭打坐上厕所,走路休息睡觉都和你保持一定的距离,既没有说要杀你,也没有说不杀你,就这样沉默的跟着你,你只有感觉到他,但却看不到他,需要担心他有没有在你的前方后方留下杀招,暗中偷袭,有没有在你的后勤方面搞些古怪,多重担忧心性稍微差一点都会被逼疯

    “能得到洛阳才子的赞赏还真是光荣之至”,黑衣老者笑了笑,继续说道“我是匈奴的十长老,研究困阵已经九十多年了,从来没有伤过一个生命,但近十年来我曾多次进入各地练习暗杀,也算颇有经验,但我不得不承认,你实在了得,我能够重创你,但却不能够自信闪过你的全部攻击,而我承受不住你的一击”,十长老心中对赵云也是极为佩服,四个多月来,明知道自己在暗中窥视,伺机而动,但却没有表现出一丝慌张,一切都是从从容容,镇定自若,仿佛不是在躲避袭击,而是在漫无边际的草原上进行人生思考,漫步旅行一般

    “十长老过奖了”,赵云笑了笑,说道,看着十长老的那双眼睛,赵云的万般言语瞬间收了起来,那是坚如磐石的眼神,这样的人和他说匈奴何必一定要和汉人过不去那是屁话,设法打听到一些消息也是不可能,赵云也只能缓缓的拿下了背上的木弓

    “我不是来和你交手的”,十长老摇了摇头,说出了让赵云疑惑的话,“但我也不能让你走近前面,既然我无法击杀你从容而去,那我也只好和你同归于尽了”

    此话一出,赵云顿时满脸黑线,急忙往玉凤里掏,同时使出了空间禁锢,快速往后逃往,只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阵法变成了烟火,整个草原瞬间变成了火山喷发,十长老也对赵云相当了解,知道他有一招保命绝技,空间禁锢,将爆炸的范围笼罩了整个阵法,让他无处可逃

    即使是使用了空间禁锢,赵云也只是离爆炸中心远了一点的距离,专家级的符纸使用效果加上真气防御肉身强度和木弓里面的阵法守护,也还只是勉强抵消了爆炸的伤害,再次看着草原和前面的黑雾,赵云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顿时倒地不起

    “竟然是遁甲天书...”,十长老不甘的声音充斥在了整个天地

    天下流传着三大仙书的传说,擅长阵法演算的遁甲天书,精通各系道术的太平要术,掌控生死的太平清要领,楚汉争霸时期这三书造就了许多仙家人物,镇压了无数妖兽妖师,但却已经失传,赵云也不知道他木弓上的阵法竟是来自遁甲天书,而后来最令赵云和夏侯兰郁闷的是,遁甲天书的前两页,竟然是夏侯兰一次上茅厕忘了带手纸的时候撕掉的,而这三大仙书因为破坏力惊人,在各方约定中,不得传授

    “喂,睡饱了没有”,一阵悦耳而又熟悉的女声骤然响起,赵云微微睁开双眼,却发现化为了人形的晓敏正坐在地上,捏着他的脸,不断的呼唤

    微微动了下,赵云只感觉自己竟然一点伤都没有,顿时知道了晓敏的大恩,她又救了自己一次

    “晓敏,好久不见了”,赵云站了起来,微笑地说道

    “好久不见个头,你玩了几个月,我几个月没睡,就是要看你死了没有”,晓敏双手交叉怒瞪着他,嘟起小嘴愤愤不平的说道

    “好啦,这次是我不对,我补偿你,赶走匈奴后,我向大哥请假,在空间里和小琰儿帮你种一个月的菜好不好”,赵云顿时拍了拍晓敏的肩膀,求饶的说道

    “哼,我是给面子小琰儿”,晓敏顿时变回了天马的本体,就要飞回空间

    “别,晓敏,我们先看看那个阵法”,赵云急忙对着晓敏指了指远处的黑雾,说道

    “那是个数百年前人类专门设计的阵法,我破不了”,说着,晓敏长啸一声,一只金色巨腿顿时从天而降,强势的踏上了黑雾

    黑雾顿时被踩散了不少,但却快速凝结,一道金色能量顿时向着他的方向猛冲了过来,赵云急忙躲避,却发现地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冲击波痕迹

    又是完全反弹能量攻击,赵云顿时头痛了起来,但想了想晓敏的话,顿时有点领悟,千年灵木枪挥动,一条银龙顿时咆哮着冲向了黑雾,黑雾也同样的吃下了银龙,但却没有反弹了出来

    原来是吞噬人类的内力真气但却免疫灵兽的攻击,设计上还真是奇妙,不,赵云顿时脸色一变,急忙遁回了晓敏的空间,急忙赶回平原,同时回了几个信

    战争现在到了什么时候赵云不知道,但赵云知道,真正的大决战应该快要开始了,因为十长老竟然用自爆来拖住自己对黑雾的窥视,显然,那个阵法已经大成了

    据记载,恶魔骑兵还有专属阵法,一旦启动,就能通过阵法大幅度增加攻击力和吸血性,吸取的生命力还能转化为自身的生命上限,也就是说,恶魔骑兵不再是燃烧生命力,而是变成了正常的骑兵了,有了漫长生命力的恶魔骑兵,他的破坏力被无限的提升了,想想一个完全由成千上万个吕布组成的军队,这还能打么

    霸王秘籍

    话说李儒在考虑如何踏入那最后一步,董卓在极力劝阻,各方诸侯使者又惊又怒,匈奴三位长老得意之际,李儒发话了

    “你认为这样的阵法就是无敌了么”,李儒冷冷的笑了笑,嘲弄的看了三长老一眼,“我就让看看我华夏中原士子的傲骨”

    李儒经常笑,但一般都是儒雅的笑,和戏志才一般微笑,在很多人看来,那是奸诈的笑面虎标志,但是人都有三分血性,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在毒这领域打压李儒这个毒王后人,对他来说那就是一种极大的讽刺,那是值得用死来捍卫自己的尊严,冰冷的笑那是李儒的愤怒

    只见李儒昂然挺首,大步走进了白圈内,浑身的绿焰顿时暴涨,变成了仿佛是内力外放一般,绿焰在他手上凝聚了不下十公分,李儒的七窍流出的血仿佛成了涌泉,而且还是幽绿的诡异之泉,他站在了原地,浑身不住的颤动,咬牙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旋绕,他竭力抬起脚,狠狠地踹了一把白圈上的白沙,惯性顿时让他半跪在地,吐出了一口鲜血,李儒眼中闪现着嘲弄的眼神,而匈奴三长老,呆住了,他看着那飞舞的白沙,不由得浑身一颤

    李儒此举一出,众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紧紧的看着他,心中不由得浮起了一个声音,坚持,一定要坚持下去

    李儒竭力站了起来,同样蹒跚的往回走,他没有理会身上的绿焰带给他的伤痛有多大,也没有理会七窍涌出的鲜血有多少,他只有一个信念,坚持到九幽冥火外,再吃解毒药,即使他知道现在吃要比待会吃好太多

    一步,一步,又一步,众人的眼神都随着李儒的脚步,心中不断呐喊着,坚持...

    终于,李儒还是走到了九幽冥火的笼罩范围,对着三长老微微一笑,艰难的磕了颗丹药,倒在了地上

    “好,关中第一谋士果然名不虚传,董刺史真是好福气,我匈奴这场,输了”,匈奴大长老称赞了声,拍掌叫好

    “果然是位勇士”,三长老深深的看了李儒一眼,叹了口气说道

    董卓急忙招呼侍卫将李儒抬去救治,自己也跟了上去,根本无暇理会

    “第一场我们输了,我们来第二场,各位可曾听过霸王秘籍”,匈奴大长老扬出了一本枯黄色的小本本,淡淡的说道

    霸王秘籍,众人脸色顿时一变,除了曹操和孙坚脸上还露出镇定,其他人变得很难看,就连典韦和文丑这些自己名字都不一定会写的莽汉,都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高顺更是猛地站了起来,目光狂热的看着大长老

    据说在西楚霸王项羽和汉王刘邦共同推翻秦朝暴政,分封诸侯镇压各方妖兽妖师的时候,霸王曾经勒令让天下英雄在一个月之内合力谱写了此书,里面有着霸王的武力精髓,用兵布阵心得,有张良范增的奇策,有韩信的用兵练兵,还有萧何的后勤心得等等,乃是古往今来第一奇书,地位仅次于三大仙书,但因为随后霸王携虞姬归隐,霸王后人和汉王约定楚河汉界,随着楚汉争霸消失无踪

    得民心者得天下,得秘籍者夺天下,这是两句箴言,但秘籍竟然出现在了匈奴手里,那岂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