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七章 天下归心(四)

正文 第十七章 天下归心(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七章天下归心(四)

    邺城的会议厅里,田丰正拿着一叠文书在宣读着,不少人都为之皱起了眉头,田丰在宣读着这三个月来各方面的损伤,恶魔骑兵的强势和匈奴的政策

    “现在匈奴目标直指洛阳,城外聚集了几近五十万恶魔骑兵,百万叛军和其他异族,而且正在不断四处烧杀抢掠,每天都有无数间谍和百姓涌入邺城,各位怎么看”,袁绍看了看众人,说道

    “据古籍记载,恶魔骑兵乃是匈奴的不传之秘,非常厉害,若不能及时阻止其成长,恐怕事态会更加严重”,年长的皇甫嵩显然懂的东西更多,带点焦虑的说道

    “就是,上次和那些家伙交手,还有个几乎不在我之下的普通骑兵,还真把我吓了一跳”,文丑心有余悸的说道

    能和文丑一拼,此话一出,即使脸色平静如曹操和戏志才,也不由得变了变,上次邺城大战,曹操对天下英雄也有了些了解,颜良文丑乃是整个冀州武将之冠,就算是夏侯兄弟也稍逊一筹,若有千百个文丑,这仗哪里还能打

    “洛阳方面真的没有一丝恶魔骑兵的资料么,我看这次入侵和往常并不一样”,一向保持沉默的审配也不由得说道,连敌人的强弱的不知道,这对防御而言,心理压力极大

    皇甫嵩和朱儁对视了眼,满脸苦笑,说道“百年没有出现过的传说骑兵,就算有,也找不到了”

    众人一阵愕然,顿时恍然大悟,灵帝是什么货色谁不知道,仓库里面恐怕除了钱还是钱了

    “孟德,你对战事极为敏感,志才智谋过人,你看着难关该如何度过”,袁绍看着曹操和戏志才,说道

    “侯爷谬赞了,志才区区庸才何足挂齿,没有看过战况,不敢断言”,戏志才见曹操的目光也看向自己,顿时愕然的笑了笑说道

    “我来的时候一直在想,为什么匈奴不攻击邺城呢,坐拥一百五十万大军,只靠四处抢掠岂能度日,要知道这可都不是恶魔骑兵不用吃喝的”,曹操若有深意的说道

    “你是说,匈奴也在等待,等待着我们的援军到来”,袁绍的脸色变了变,说道

    “他们应该是想一战而下,但攻城略地可不同于野外冲锋,大多是骑兵的匈奴凭什么在军队相差不远,甚至军队比他们多的情况下占领邺城南下洛阳呢”,朱儁有点疑惑的说道

    “或许我们对匈奴的举动都带着许多疑惑,但这些可能在游击战中能够找到答案”,戏志才扫了扫众人,淡淡的说道

    最后,商量了个遍还是没什么结果,毕竟对这次匈奴的入侵,了解不是很多,于是,还是决定打游击,让颜良文丑夏侯渊夏侯惇朱儁各带五万大军分五路奇袭匈奴四处抢掠的军队,并趁机逼降叛军,增强自己实力,田丰沮授总督五路大军,了解战况

    自找麻烦的袁术

    新平原城里,来了个了不得的大家伙

    平原王刘备带着关张和其他刘备集团的核心人物,休假一天迎接着南方援兵袁术和孙坚的到来

    “公路和文台来援真是雪中送炭啊”,刘备满脸感慨的迎了上去,激动地说道

    “哼”,袁术冷哼了声,径自走过,留下被风吹过的刘备,尴尬的石化了

    关张见状,手里的武器顿时扬了起来,但却被身后的简雍孙乾拉住

    孙坚尴尬的看着袁术肆无忌惮的带着手下大将和军队大摇大摆的走进平原,顿时满脸不好意思的对着刘备说道,“王爷抗击匈奴,辛苦了”

    此时的刘备哪里还有心情说笑,只是郁闷自己哪里惹到了这个喜怒形于色的草包呢,只见他拍了拍孙坚的肩膀,以眼神示意询问,孙坚歉意的摇摇头,也跟了进去

    平原太守府中

    袁术带着纪灵等十多位大将,浩浩荡荡的来到平原太守府,当即闯了进去,自顾自的在主位坐下

    身后的刘关张和孙坚见状,都不由得脸色一变

    这白痴平日好好地,怎么今天这么嚣张呢,孙坚不由得暗自问道

    “贼子岂敢”,张飞和关羽见状,哪里还忍得住,手里的丈八蛇矛和青龙偃月刀当即出鞘,一道枪芒和一道刀芒顿时急袭袁术,袁术不屑的冷笑一声,身后的纪灵众将顿时迎了上来

    孙坚顿时低下头不敢看,心里鄙视着

    关张是什么人啊,那是青州多年的杀神,杀的盗贼妖兽,叠起来都比你袁术的太守府还要大,在二十万黄巾妖孽的攻击中还能站得起来,于百万军中取敌将首级都不是难事,岂能是你袁公路的小弟能够比拟的

    果然,尽管纪灵众将有十四五人,但却是连连急退,口吐鲜血,脸色骇然

    袁术脸色大变,像是火烧屁股一般跳了起来,大叫道“刘备你这乱臣贼子竟敢伤我,孙坚,还不给我拿下他们”

    孙坚径自走向袁术,不断的给他打眼色,满脸苦笑,袁术顿时明白了些,孙坚不过比纪灵强些,又岂能拿下关张

    “不知袁将军为何呼我为叛贼呢”,刘备喜怒不形于色,脸色冷漠的说道,同时轻咳了声,关张顿时怒哼了声,瞪了纪灵众人一眼,退到了刘备身后,纪灵等人顿时如入冰窖一般

    “哼,你平原私通匈奴,天下皆知,遇百姓而不纳,遇叛贼而不灭,不受皇命,不听调遣,不是乱臣贼子是什么”,袁术顿时数落起了刘备的诸多不是,越发得意地说道

    听着袁术的言语,刘备才知道原来灵帝曾经让他便宜行事相助各路大军

    “请问袁将军,这是你的看法还是陛下的看法,可有陛下的文书,难道道听途说也成了真理不成”,刘备的脸色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连语气都没有变,只是淡淡的询问道

    “这”,袁术顿时被顶了个语塞,自己还真没有得到任何命令,不过心中对平原这个小地方也能称王极度不满,加上,青州并没有徐州富庶,给不了强力的物资,心情不好加上那谣言让袁术有了发泄的地方

    “哼,袁术你好大的狗胆,我大哥乃陛下之弟平原之王,你一个区区的太守,竟然敢对我大哥无礼,凭借谣言就要定我大哥之罪,今天你不给个说法,我保证,你出不了这个门”,关羽脸上挂起了笑容,语气越发冰冷的说道

    看着关羽的双眼,袁术仿佛进入了个无尽的深渊一般,连连急退了好几步

    “我大哥若是有反意,岂能容你活如此之久,你若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莫怪老张矛下无情”,张飞也举起了丈八蛇矛,大喝道,张飞原本就黑漆漆的加上那震天动地的大喝,原本就被重创的纪灵一众大将中,就有几个被震晕了过去,袁术只感觉到处星星

    就连孙坚,感受着关张的气势也很是不舒服

    给个说法,给个证据,到哪里去给,现在除了皇帝,谁还能给造反证给刘备呢,袁术只感觉浑身寒意上涨

    正当袁术将求助目光投向孙坚,孙坚一副爱莫能助的时候,外面传令兵顿时冲了进来,大声说道,“主公不好了,我们都被包围了,被平原百姓包围了”

    “什么”,袁术只感觉有一把巨大的战锤狠狠地将自己锤了一下,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自己的三十万大军,被包围了,难道手无寸铁的百姓竟然抵抗自己的军队

    孙坚也狠狠被震惊了番,但也因此找到了平息双方的借口,于是说道“王爷,袁将军不远千里来援平原,足见其诚意,他也只是为战事而烦忧才乱说话,并无他意,而且现在外面起了冲突,应该先制止才对”

    刘备扫了袁术一眼,说道“我刘备此生绝不会有反意,也不会屈服于逆贼”,便领着关张离去

    “将军志在天下,可知道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要强,平原王虽然只领平原一郡,但势力却极大,足以影响整个青州,交好他对我们极为有利,我们的敌人可是荆州豫州和徐州”,孙坚凑近了袁术,低声说道,但孙坚心里却一直骂着袁术这个该死的草包

    “区区一郡能起什么花样”,袁术定了定惊,满脸不在意的说道,但心里却是一动,自己所看不起的那个庶出兄长想必也是和自己有着同样的志向,有个刘备在阻扰下他想必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袁术的看法很快就被自己推翻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幕,自己都不相信的一幕

    孙坚见到太守府外的一幕,也满脸的不可置信

    太守府外银光闪闪,闪耀的银光极为刺眼,而且宛如一片汪洋,看不到边际,和袁术麾下的青黄色战甲对比之下显得极为显眼

    这怎么可能,平原太守外的大街上密密麻麻的站着袁术的军队,但两旁都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银甲士兵,每一家每一户中都闪现着一片银色,或是弓弩,或是长刀,楼顶都站满了密密麻麻的弓箭手,就人数而言,恐怕不知四五十万,完全将袁术的军队给包裹住了,面对这些眼神凌厉,手法熟练的银甲战士,袁术的军队一动都不敢动

    这些银甲战士竟然都是平原的百姓,是百姓,并不是匈奴入侵者,这哪里是传说中的小绵羊,这根本就是个巨大的沙漠行军蚁穴,很显然,要是有个轻举妄动,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这怎么可能,这是哪一国的政策,静则为民,动则为兵,这可是传说中的统治最高境界,而且这些百姓可不是只拿着兵器发抖的那种,而是眼神凌厉,手法熟练,显然也是经过训练的,加上那银光闪闪的兵器铠甲,这完全是平原那精锐的五千城防军才能装备的,全都是清一色的秘银精铁软甲,秘银在市场上有价无市,能让兵器铠甲坚硬中带着韧性增加兵器的锋利程度,若论价格而言,袁术的十个士兵才能顶的上一个百姓的装备价值,靠,什么时候开始,平原的钱多的可以装备百姓了,不怕百姓造反么,而且最重要的是,刚才还是满脸善意微笑的百姓瞬间竟然变成了狮群

    袁术只感觉上天和自己开了个极大的玩笑,刘备集团的核心人物身上的衣服还不如自己的管家,太守府还不如自己家的院子那般大,装修更无法说了,但却养出了这般的百姓,怪不得提起平原王,谁也无法忽视了

    孙坚也极为震惊,虽然从孙策周瑜口中知道了平原很厉害,但他做梦也没想到,平原百姓的装备都比自己精锐的装备还牛,看来那二十万黄巾根本就不是来打仗的,而是来送钱的,不然平原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刘关张也没有理会袁术一众人的震惊,径自在百姓的欢呼中来到关银屏面前,问道,“银屏,发生了什么事”

    “大伯父,这些混账家伙竟然想调戏妇女,被狠狠赶了出去后竟然带着帮凶来,还扬言要收拾你,结果百姓一听,都回家拿装备了,都说这不是援军,是匈奴来的间谍”,关银屏小脚丫踩了踩一个军官样子的青年,大声说道

    周围百姓顿时大声怒道“犯我平原者,任谁皆死”,震天动地的怒吼让袁术被吓得再次倒退了几步

    间谍,三十多万间谍,孙坚只感觉到一阵头晕,看来袁术是在找一个绵绵不绝的噩梦来自己享受

    自此之后,一看到刘备,袁术就仿佛是老鼠见了猫,心中极为痛恨,但却惊恐交加,原本想在平原耍耍威风来个下马威的,反而是找了个噩梦来循环弄着

    话说被打了个大败的赵四回到了北平,却没有受到任何白眼和嘲讽,而是被安排了去练兵,这样一来,赵四要报仇之心就越发坚定,拼命的训练士兵,誓要夺回蓟城,而此时的公孙瓒也没有闲下来,而是一面加固城墙,堆积粮食,一面派遣公孙越公孙范直取来犯异族的大本营,来个渔翁得利,至于朝廷的命令,公孙瓒当然是冷笑着将指令丢进火堆,他可没有兴趣听朝廷的话,当年要不是朝廷,自己这个刺史之位早就当上了,反正现在又不是没人抗击异族,等异族被击败撤退了,那才是他进攻的时机,也因为知道公孙瓒的心态,渤海的郭图也只是意思意思的请求支援过几次便不再请援了,免得连路费都亏了

    理想和现实

    夜里,刚从自己建立的情报系统得知灵帝命令的赵四顿时浮起了一个想法,原来这次匈奴是倾巢而出,这样的话若此时自己领一支轻骑突袭匈奴皇廷,岂不是能一招定天下,压抑不住心中兴奋的赵四顿时赶向了公孙瓒的大营

    但此时公孙瓒的大营却戒备森严,赵四顿时纳闷的止住了脚步,今天早上还好好的,怎么晚上就变了呢,于是,赵四顿时潜行了起来,贴在了大营附近的黑暗处,却让他听到了些愤怒的事情

    “大哥,我给你送来的那个鲜卑美女可够味的不,那可是那个万人部落的公主呢”,公孙越暧昧的声音响了起来

    “哈哈,二弟这次做的不错,你的收获也应该不错吧,连收了几个大部落,恐怕闺房塞都塞不下了”,公孙瓒一听,顿时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哎,你们就爽了,我负责辽东这边,在公孙恭面前也不好做太大的动作”,公孙范顿时埋怨的说道

    “真的么,怎么我听说你现在营里的全是听不懂的女声的”,公孙越一听顿时调侃道

    “哈哈哈”,公孙瓒和公孙范顿时大笑了起来

    “大哥的计策实乃神策啊,我们突袭各异族的后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现在我们的名字在北方各族都威风的很呢”,公孙越颇为感慨的赞道

    “是啊,现在我们的奴隶越来越多,粮食方面也也越来越不用担心了,不过可惜的是,异族的女子再美,终究是看不惯的面孔,说话总是叽叽咕咕的”,公孙范却是带点遗憾的说道

    “大哥,我们现在已经两路十万大军聚集,扫平了鲜卑等异族,不如趁胜转战匈奴,迫使匈奴退兵然后大哥出北平夹攻异族联军,一战而定让朝廷看看我们的实力,扬扬我们幽州铁骑的威风”,公孙越想了想说道

    同样的,公孙范也给予了同样的期盼眼神,伴随的还有大营外潜伏的赵四,他也希望公孙瓒激昂地说出句“收复蓟城,当在此时”之类的话

    “我们不能动匈奴,你们只看到了眼前的胜利,就以为匈奴和其他异族一样,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战胜,但其实不然,匈奴号称全民皆兵,草原第一民族,这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他们就像草原上的狼群,不但作战勇敢,团结无畏,他们的首领也是通过厮杀来晋升的,无不是拥有强大的智勇和卓越的政治军事眼光,狼群一旦瞄准了目标,那就一拥而上,没有狼王命令之前,至死不渝”,公孙瓒顿了顿,喝了杯奶酒,继续说道“你们所击溃的部落都是失去了主力的部落,胜利是必然的,但按我对匈奴的了解,他们在皇廷里绝对会剩下十分之一左右的最精锐的骑兵,像这次出动六十万恶魔骑兵,他们皇廷应该还有六万恶魔骑兵,六万恶魔骑兵,你们就是出兵三十万,也只能铩羽而归”

    “恶魔骑兵”,公孙越和公孙范不由得对视了眼,猛吞了吞口水,惊骇的说道

    他们也有所闻匈奴这次来势汹汹,却没想到出动的竟然是恶魔骑兵,恶魔骑兵,在他们眼里可是无敌的代名词,至少在公孙家族的历史上,面对恶魔骑兵只能用白马从义这样的精英兵种以十欺一,六十万恶魔骑兵,这下中原好玩了

    “那这次匈奴岂不是想灭了天下”,公孙越吃惊地说道

    “呵呵,要是匈奴星夜赶路,一路突袭,不顾一切代价轻取并州强攻壶关,那自然能突破河内威胁洛阳,这样一来朝廷必然会求和,但现在他稳打稳扎,煽动其他异族一同南侵,收拢败军,军队已经达到了数百万之众,反而是等待南方援军想要决战主力,再南下,不过痴人说梦,天下英雄何其之多,主力作战不再是讲求兵力多少,匈奴顶多只能做到两败俱伤,就算他完胜了青幽并冀四州,面对汪洋黄河,他也只能望洋兴叹,这些旱鸭子还能渡河不成,而这样一来时间会将他磨死在冀州一带,而就算他攻破了洛阳,杀了陛下,对我而言没什么区别,乱世更适合现在的局势”,公孙瓒淡淡的分析道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要浪费蓟城的十多万大军呢”,公孙越不解的问道,公孙瓒的野心他们不是不知道,但却想不通既然不打算帮助汉室,那何必要浪费十多万大军和数十万百姓当炮灰呢

    “呵呵,现在还是陛下的天下,若我幽州不战自退,那就不是能力不足的问题,而是心态问题,现在还没有到和朝廷翻面的时候,而且蓟城虽然是一州之都,但却不是我公孙瓒的治下核心,蓟城的人心也不向我,没有灾难他们岂会投诚于我,而蓟城的军队向来羸弱,要之无益,现在陛下纵然是暴跳如雷,大战后我也能以战争为由推脱,像这样固守城池,袭击异族联盟后方,收战利品和奴隶发展经济农业多好,当年子龙就是经常劝我发展经济和农业,但他却不知道没有大权在握,什么都是虚名,刘虞一个命令,我的丰收就改了名字,这又有何用”,公孙瓒颇为感慨的谈到

    “赵云不识抬举没有伴随大哥征战天下的福气,听大哥一言胜读十年书,我必定伴随大哥,征战天下,成就霸业”,公孙越满脸激昂的说道

    “我也一样,可笑那赵四还每天向我打听情报想要早日克服蓟城呢”,公孙范话锋一转,顿时说起了赵四

    “有两位兄弟何愁大事不成,赵四你们不必理会,他不过我欣赏的龙牙突的教头而已,比起子龙来智勇均不足,他心中的小伎俩我又岂会不知,要是他的智勇能和他的野心一样大,我还会对他另眼相看呢,想要在我的底盘上独立,他还嫩了点”,公孙瓒一听赵四之名,脸上顿时出现一丝嘲讽,说道

    赵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的营帐的,一听到公孙瓒对蓟城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他顿时有着冲天的愤怒,甚至想直杀入大营,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如果他留在这里还有一线实现理想的希望,如果他冲动了,那就一线都没有了,杀主的罪名在这个时代是最令人鄙视的,连主公都不要,你还能有什么作为

    返回自己的大营,看着那一个个陌生的面孔,赵四一阵头晕,连营帐内刘虞的妻女的侍候也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柔,他直接飞出了大营,到了一座高山上,对天狼嚎

    自己是做错了么,自己想往出人头地,受人尊敬的日子难道错了么,为了这个目的,逼走了亦师亦兄的子龙哥,违背了爱护常山子弟的承诺,埋没的良心刺杀刘虞,极力忍住心中的厌恶和烦躁,每天坚持工作到深夜治理百姓,训练军队,这是自己错了么,在公孙瓒眼里,自己和一条狗没什么差别,难道自己的这一生就要在这样尴尬的局面中生存么

    不然又能怎么办,他只是一个略通武艺的文盲,没有背景,没有后台,不通经济军事不懂政事农务,除了幽州这个骑兵至上的文盲之州,他还能到哪里去

    一阵狂吼怒啸发泄中,赵四累倒在地,看着满天的星辰,他仿佛看到了赵家村一夜消失以来,自己的遭遇,四处流浪遭人欺凌,遇到赵云学习武艺,征战四方大权在握,兵临城下草木皆兵

    在他临入梦乡之际,他看到了一个个熟悉的身影,那和他一样年少壮志,一起约定过要成为天下最强龙牙突,那一个个在他面前不甘而去的身影

    后悔了么,赵四仿佛听到了赵云带着叹息的询问,泪花无言的滑落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洛阳城外的一个小山村里,出现了滑稽的一幕,当代大儒举世闻名的蔡邕,竟然躲在一个小竹屋里,左边一个道尊,右边一个佛像,在闭着眼睛虔诚的祈祷着

    迂腐,笨蛋,躲在屋子外的蔡琰嘀咕着,走开了

    蔡邕一心要回洛阳看望病重的灵帝,但却止步于洛阳城外数月之久,原因很简单,灵帝老人家并没有下令让他回来,他偷回来已经冒了很大的险,已经很对不起圣意了,当然不能就这样进入洛阳,偷偷回来的他既不敢进入洛阳,也不敢联系昔日的好友,这样一来,洛阳的情况对于他而言一片空白,无奈之下只好求神拜佛,但问题是,面前的道尊佛像是哪个,他都不知道,只是默默地祈求着上天

    一处小溪上,一身蓝衣的蔡嫣赤着小脚丫浸在水中,凝望着小手无名指上的一个粉红色的戒指,空间戒指,仿佛是一尊雕像一般,许久没有动过

    蔡琰叹了口气,顿时奔奔跳跳的窜了过去

    “姐,你这个戒指长得这么丑,我跟你换一个漂亮的好不好”,蔡琰拿起蔡嫣的小手,看着那个小巧的宝石中镶嵌的“云”字,顿时说道“姐夫也太小气了,明知道自己炼器的水平烂的很也不拿材料让小兰炼制,非要自己弄,搞得定情信物里面空间都没有我用来放衣服的那么大”

    “我没事,你照顾爹爹就好”,知妹莫若姐,蔡嫣又岂会不知道蔡琰的心思,顿时弹了弹蔡琰的额头,点头道

    “哎,要是姐夫能有姐姐十分之一聪明,那就好了,到哪里也要留个信号啊,三个多月没音讯了,晓敏每天都在空间里发狂”,蔡琰也知道自己的小把戏瞒不了蔡嫣,顿时叹了口说道

    如果这个世界上能有人能够知道蔡琰的心思,那就非蔡嫣夫妻莫属

    “姐,这里没什么事的,不如你去草原找小月月一起去找姐夫,加上晓敏,很快能找到的”,蔡琰见蔡嫣没有说话的心思,顿时建议着说道

    “你的身份特殊,我不会离开的”,蔡嫣摇了摇头,随即说道,“他答应过我会回来的,我不能去找他”

    “那我去找他让他也给我个戒指,再有下次同样的情况我自己收拾他”,蔡琰卷起衣袖,一副让我去找到赵云狠狠地揍一顿的样子,说道

    但蔡琰却发现蔡嫣的目光已经再度望向了那颗小巧的戒指,不再说话

    你们这样子,叫我怎么走得开呢,蔡琰有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虽然她也不相信赵云会在草原上出事

    洛阳皇宫灵帝寝室外的大院子里布满了龙炮侍卫,一个娇小的身影停驻在了院子的中间,一动不动的,身边太医来来回回的走动,一个个黑衣人更是快速的来到少女面前,挥动手脚使用密语汇报情况,随即快速离开,少女却是静止不动,以眼神示意,这样僵化的局面持续了数月之久,而院子外一众皇亲国戚,文武大臣则是聚在一团,不断的询问灵帝的情况,有的还想委托太医做点什么事情,但却鲜少人会答应,因为答应后的第二天总会出现该太医躺在院子外的身影,或已经挂了,或重伤,或受到极大惊吓

    夜里,少女留着白玉麒麟在院子里看守,自己跃上了灵帝寝室的屋顶,呆呆的看着月亮,小手不时抚摸着手中的那颗小巧的粉色戒指,那戒指上,也赫然雕刻着一个“云”字

    江东建业

    在恋云仙子和周瑜的努力下,江东已经和荆州淮南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出现了稳步的发展,在恋云仙子出色的经济政治才能下,许多人才被挖掘而出,开始为江东献出自己的努力,江东水军也在默默无闻中快速壮大

    为了江东发展一天只休息三个时辰左右的恋云仙子身兼经济政治大权不但要管理农业商业治安城防,还要策划海外市场,勾画未来蓝图,应对南方吴郡建安会稽三地的刘繇严白虎王朗三大势力,简直就成了不掌军事的诸葛武侯,但这几天,她竟然感觉到了些心绪不宁,她心里知道,能让她感觉到心绪不宁的,也只能是送她手里粉色戒指的人了

    竟然九个多月没出现过了,不调查还好,一调查吓了她一跳,九个多月没出现过,生孩子都差不多够时间了,他究竟去了哪里,难道真的北上匈奴了,北上匈奴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但恋云仙子还是立即摇了摇头,他应该不会有事的,他也不能有事的,但恋云仙子也知道就算现在赵云出了什么事,她也走不开,孙坚抗击匈奴去了,要是她也离开了,江东会立即大乱,毕竟孙策闭关去了,周瑜训练水军,年纪声望也不足以服众,她也只能暗自打了下气,给夏侯兰和平原各发了一封信

    但很可惜,现在的夏侯兰早就溜到了海外去找灵丹妙药治疗受伤的玉兔大姐,匈奴的入侵他一点都不在意,因为光是黄河就让匈奴望尘莫及了

    草原里,赵云独自一个人走着,走在茫茫的草原里

    世上能够困住赵云的不多无论是武技还是朋友,他都比别人多,外物唯一能困住他的,也只有阵法了,世人都知道匈奴长老团有十大长老,但却鲜少人知道十大长老各精善什么,同样,这些岁数上无不百多年的老怪物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能耐,因为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研究

    正不巧,匈奴的十长老精善阵法,还是阵法中的虚无之阵--困阵,阵法有很多种,杀阵防御阵幻阵,令人为之胆寒的是幻阵,但最让人恐惧的要属困阵

    困阵,顾名思义就是困住敌人的阵法,这类阵法,没有一丝杀伤力,也没有制造出一丝幻觉,可以说,这只是一个被放逐了的蛮荒世界,里面除了相同的场景,什么都没有,没有杀气,无法找到其来源,没有幻觉,无法通过自身破解,这困阵的作用就是困住一个人,让他在阵法中慢慢的消亡

    赵云此时就深有体会了,他进入了一片草原,一片寂静的草原,和平常的草原没有分别,这里有漫无边际的青草,有温柔的微风,有东出西落的太阳月亮,但除了这些,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一丝其他生物的迹象,赵云在这个没有敌人没有朋友没有一切的世界中不断的向前走,因为前面有一片火红的云雾,他知道,这就是恶魔骑兵的最大后招,那道绝杀阵法了,但已经走了三个多月,仍旧看见那道火红云雾仍在前面,距离,一点都没有变化过

    若是一般人而言,恐怕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但赵云不会,修道就是修心,有了蔡琰姐妹,有了晓敏有了刘关张有了夏侯兰,外面的世界就不会倒塌,他只要活得好好的,能够出去就已经是很好地帮助了,在这每天寂寞的八万六千四百秒里,他想着很多东西,究竟自己以前生活的地球是怎么样的世界,自己怎么样才能回到地球,害得自己三师兄妹分隔天涯的罪魁祸首是谁,他又是为什么要怎么做,自己的师傅现在怎么样了,一个个问题都纠缠着他,他脑海中有着许多残缺的记忆,穿越,三分天下,穿越时空,赵家村....但却连接不起来,这些寂寞的时刻能让他好好的静下来,想一想

    而且,没有人说一个人的时候就一定会寂寞的,蔡嫣的恬静,娇羞,倔强,貂蝉的真实,天真,冷漠,恋云的善良,无奈....一幕幕都在不断重复,他一点都不寂寞

    赵云的冷静沉着不仅让他自己的日子好过,让原本在阵法外时刻准备着袭击他的匈奴十长老不好过,匈奴十长老可是见证过大战的,知道左慈师门乃是强大的仙人门派,对于赵云这个左慈的传人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困住,毕竟他能一招重创赵云,但赵云可是能一招秒杀他,这样的买卖,做不过,而且那团火云雾并不是虚无的,而是正在筹备的阵法的倒影,不得不让他分外小心

    神威天将军

    迷信很多人都知道不应该去相信的,但却是很多人趋之若鹜的去深信,因为迷信本来就是带着强大的信服力和诱惑力的

    话说羌族和雍凉两州联盟对阵沙场,双方各有输赢

    羌族出动三十万骑兵,雍凉两州的联盟军力也超过了二十五万,若论起人数和单兵作战能力,那羌族占了很大优势,但若论起武器装备和行军布阵而言,羌族望尘莫及,所以即使有三十万羌族骑兵,但无论是马腾韩遂还是张济等董卓部将,都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但实际上,要是论起输赢,还真是羌族占了劣势,要知道现在的战场可是荒漠戈壁沙漠,全都是真刀真枪的干起来,个人悍勇还真是没什么作用,毕竟双方都是善射的,万箭齐发可不是那么容易抵挡的

    但羌族明知道这样还是决定南侵,因为小打小闹已经没意思了

    其实羌族说起来也很难为他们了,他们不同于匈奴,占据着富饶的草原,他们占据的是荒漠戈壁,自己种不了粮食也不愿去种植粮食,那要生存也只能去抢了,但很可惜,凉州的日子也不好过,本来就是地广人稀,种植的粮食也只够自己吃,一听到被抢,上至九十岁下至五六岁立马就提枪上马,因为如果屈服了一次,那么下次来不来就先不说了,起码今年你就没饭吃,性命攸关,谁能不拼命,也因此,西凉铁骑和并州狼骑,白马从义并称天下三大骑兵,都是见了粮食财宝不要命的主

    以往羌族都是派遣那伶仃一万两万分几路来抢了粮食就走的,出动三十多万大军还是首次,上次所谓的入侵也不过是放放空炮迎合下雍凉地界诸侯,让其向朝廷骗些粮食罢了,但现在可是真刀真枪的干起来了

    羌族虽然彪悍,但人数也不过百来万,现在出动了四分之一的人口兵力,也算是全力一搏了,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疯狂,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最重要的原因,他们的神威天将军要扬名中原天下了,第二个原因,那是匈奴大长老亲自到访

    第一个原因先别论,第二个原因那就是天大的理由了

    匈奴大长老是谁,那是匈奴的实际掌权者,数百年的老妖师,神通广大,而他们羌族在匈奴看来实在不值一提,房主到来告诉你这个月的房租先不用给了,恐怕你正在做着最紧要的事情也会立刻停下来听一下他说什么

    “羌族乃西北第一强族..现在我们匈奴鲜卑等联盟,回合南蛮百越攻伐中原...西北之地于贵族而言不过探囊取物...我们愿意给你第一批的粮食...以贵族的神勇,一定能百战百胜...”

    一阵奉承让羌族之主顿时飘飘然,毕竟身份差距太大,匈奴大长老在拍自己马屁,下一步叫他去死,恐怕羌族首领也会立马就去

    而且匈奴这次非常够意思,不但提供了三十万大军的第一批也就是前三天的粮食,还提供给凉州战场的地形图,派出间谍帮其锁定了雍凉联军首脑的驻地,这样一来,羌族若不能胜利,那就是摆明告诉全世界,我羌族就是废材

    于是,基于对自己本族强大的信任和对匈奴这个草原第一民族不会糊弄自己的信念,羌族首领顿时让一个大部落的首领先牵制着雍凉联军的主力,自己带领羌族最精锐的一万骑兵,迂回到马腾一伙人的驻地,准备来个一窝端,而正不巧,正好和带着书包离家出走西凉锦马超两姐弟遇了个正着

    只是羌族首领没想过,匈奴其实钱再多也不可能拿去扔掉吧,整个草原都是人家的,让牛耕田不让牛吃草那是匈奴一贯的原则,无事献殷勤,下一句也不用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