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七章 天下归心(三)

正文 第十七章 天下归心(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七章天下归心(三)

    战神的迷惘

    此时的九原战神正带着手下的一万真正的并州狼骑赶往北方战场,嘴里不断怒吼着,“白痴,这个愚蠢的白痴”

    原来,匈奴进犯并州来了五万人,吕布带着五千并州铁骑去,被打了个大败,丁原带领了三万大军迎敌,也被打了个大败,不甘心也不信邪的丁原顿时带着十万大军前往,一副不灭匈奴誓不罢休的样子,谁知道还是被人打得大败,自身中了箭,还被砍伤了,吓得吕布急忙前去支援

    “我儿不行并不代表我不行,我并州狼骑天下无敌,区区的匈奴何足挂齿,看我大展神威,让天下人知道我的厉害”

    吕布新败初归,便听到传令兵传来了丁原出战的消息,还有以上那段欠揍的话,顿时被刺激的差点吐血,他的思绪也回到了那一战,他九原战神不败神话被击溃的那一战,那一战他被深深地刺激了,他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惘

    镜头回放

    据闻匈奴的无敌骑兵入侵,丁原立即下令让吕布迎敌,带着五千并州狼骑的九原战神威风凛凛的来到战场,但不过瞬间,他已经召唤出了他的最强战力--狻猊铁骑,因为战场上整整齐齐的摆着一个巨大的方阵,这方阵有着整整五万人,最重要的是,这些传说中匈奴的无敌骑兵散发着无尽的黑暗暴戾气息,就气势而言比起狻猊铁骑还要强上几分

    吕布此时带领的并不是他的杀手锏,而是一般的并州铁骑,但因为有了吕布的带领,并州铁骑也显得战意盎然,但却在看了恶魔骑兵后,一种掉进冰窖的感觉油然而生,吕布满脸凝重,这一战,绝对是苦战

    带领着无敌骑兵的是匈奴的五长老和九长老,只见他们怪叫了声,叽叽咕咕的说了几句匈奴话,五万无敌骑兵顿时对天怒吼,齐齐勒马跃起,然后重重的踏在地面,强劲的冲击波顿时冲向了吕布的并州铁骑,顿时将吕布的阵型冲的散乱不已,不少士兵还掉在地上,整整数里的距离,被完全无视了

    光凭气势,并州铁骑被恶魔骑兵完全压制

    “犯我并州者,虽远必诛”,吕布怒吼了声,挥舞着方天画戟,在汗血宝马天火的带领下,宛如一道火焰,直插对方阵中,并州狼骑顿时忍住了心中的惊骇,大喝着攻了上去,而狻猊铁骑却瞬间四散了开来

    见吕布竟敢发起冲锋,五长老和九长老脸上顿时泛起了一丝冷笑,五长老挥舞了下手里的法杖,无敌骑兵顿时发起了冲锋,但他们却没有发出声响,只是双眼红光闪烁,仿佛是来自深渊的恶魔

    五千人对五万人的对吕布而言,和五万人对五千人没什么区别,数量在吕布眼里向来都是不在意的,但杀入阵中的吕布此时却骇然的发现,这世界还真是出乎了他意料中的强大,往昔纵横无敌的情景虽然没有消失,但却仿佛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泥潭中,在弑神枪法下,吕布已经找不到一合之敌,每一戟都带走一个恶魔骑兵,随着杀气的暴升,豪烈旋樱六合,大喝乱舞更是让其十米范围内的敌人瞬间败亡,转眼间,死在吕布戟下的无敌骑兵不下数百,但这确实让吕布极度失望和满脸的不可思议

    不可能,天下间竟然会有如此强力的骑兵

    因为以往对上任何敌人九原战神都是一招带走数十乃至上百敌人的,但现在只有大招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和弑鬼神才能做到,这些恶魔骑兵根本就没有人类的思想和情感,对身边的伙伴死活毫不在意,随意践踏,更加没有因为吕布的势而有畏惧心理,只知道盲目的冲锋,完全是杀戮的机器,配上强力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完全称得上传说中的无敌

    若是对上一般的并州狼骑,以一敌十绝对稳胜,吕布心中也不由得一颤

    没有吕布的强力压制,没有敌人的心中恐惧,天下闻名的并州狼骑也没有了以往的战无不胜,而是纷纷被围堵了起来,并州狼骑也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强力敌人,恶魔骑兵防御极为强悍,武器砍中他们的心脏,也只是响起一道轻轻的金属声,然后出现了一道淡淡的白痕,同样的,咽喉,脑袋,乃至坐骑同样是如此的坚硬

    仿佛是现世报一般,吕布成功的剿杀了上千恶魔骑兵的时候,他的并州狼骑死亡数,也超过了一千,顿时,战场上出现了令人惊惧的一幕,那是完全的机械声音,坚毅并州狼骑没有因为敌人的强大和身体的创伤而嚎叫,恶魔骑兵也没有战事的变化而有丝毫情绪变化,只是不断的挥动武器

    狻猊铁骑此时也不好过,它们一出现就让五长老和九长老冒着星星,而它们更是突袭着两大长老的方向,更是让两长老非常的高兴,一层黑雾瞬间笼罩住了狻猊铁骑,狻猊铁骑不断地左突右窜,但却突不出黑雾的包围

    不到片刻,吕布已经斩杀了不下两千的恶魔骑兵,但并州狼骑却已经死亡了不下三千,五长老和九长老对恶魔骑兵也是极为在意的,顿时挥起了法杖,就要灭杀吕布

    “别,放他回去”,大长老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了两长老面前,说道

    “大哥,这是为什么,这可是汉人天下闻名的九原战神,领兵能力和武力都十分强悍,现在可是难得的机会”,九长老疑惑的看着大长老,说道

    “呵呵,在草原之神眼里并没有其他神,就是因为吕布是中原天下的九原战神,才要放他回去,一个溃败的战神比一个死亡的战神所造成的心理打击更大,而且据闻吕布是并州丁原的义子,向来野心勃勃,让他回去汉人天下乱得更快”,大长老满脸神秘的说道,随即瞬移而去,来到了战场上

    天上突然出现了个漂浮的身影,但却没有发动攻击,顿时让吕布为之一惊,张角的强势依旧悬浮在他脑海中,正当他思索着来者何意的时候,只见天上的匈奴大长老挥动了手里的法杖,一道巨大的红光顿时笼罩了包围住并州狼骑的恶魔骑兵,而此时,吕布才发现,自己的部下死的也差不多了

    受到了红光的滋润,恶魔骑兵顿时发出了令人悚然的叫声,随即攻击力攻击速度和移动速度都加强了许多,并州狼骑被迅速击溃

    见状,吕布纵然极不情愿,也只能向南突围,但原来就是泥潭的恶魔骑兵群现在更是变成冰原,吕布骇然的发现,自己的一些普通攻击竟然被慢慢的挡了下来,击杀了自己的部下后,竟然有些恶魔骑兵被强化了

    而原本速度惊人,闪避能力强悍的汗血宝马天火也没有了用武之地,因为此时的吕布已经被密密麻麻的围了起来

    “哈哈哈哈,个人武勇能在战场上发挥多少作用”,大长老那不太熟练的汉语让吕布更加的惊惧了起来,被重重围堵,还有几个强力妖师,要是突袭,自己可就危险了

    还真是想什么就有什么,吕布刚担心有人会突袭,天上顿时掉下了一个巨大的黑暗球,瞬间将吕布和大片恶魔骑兵包裹了起来,但不同的是,恶魔骑兵遇到黑暗球,身上的伤逝快速痊愈,而吕布骇然的发现,即使是运起了内力,也无法完全阻挡黑暗球对自己的伤害,自己的爱驹此时也变成了一匹恶魔战马

    无奈之下,吕布从骑兵变成了步兵,没有了坐骑的吕布,此时更是像掉进了沼泽一般,彷徨无助

    “天下最强的,就是权势”,大长老再次凝聚了一个巨大的黑暗球,冷冷的说道

    吕布此时的心变得无比冰冷,想不到自己也有被围杀的一天,曾几何时开始,自己认为只要有一匹神驹,就能纵横天下,视天下如无物,但现在就是自己昔日完全无视的匈奴,竟然将要取了自己的性命

    陷入了绝望的吕布此时更加疯狂的进攻,全身的内力外放成了实质,他要在黑暗球到达之前,拉一堆陪葬品

    黑暗球无情的降落,但吕布却惊骇的发现自己没有死,带自己受过的,是那五百狻猊铁骑,而现在开始,也没有了狻猊铁骑

    回想起那一战,吕布仍旧心有余悸,这些恶魔骑兵和匈奴妖师,除了依城防御,根本无法剿杀,痛失了爱驹和强力兵种的吕布,此时的心性也在刹那间起了变化

    到底自己的一生,追求的是什么,是最强,什么是最强,难道神还不是最强的么,还是说,最强的真的是--权势

    被坑了的刘备

    和吕布一样掉进匈奴恐惧中还有不甘人下的公孙瓒麾下第一大将,蓟城太守赵四,赵四掌握蓟城局势后快速增兵,不但五千龙牙突武装到了牙齿,变成了重甲骑兵,还增加了十万大军,开始了对外的布防,但很可惜,如果势单力孤和方向错了,事情不会因为你的努力而走向成功,赵四尽管对刘虞的家眷挺好,但也不能得到刘虞的待遇,朝廷不再支援,刘虞的谋士大将纷纷逃散,诺大的幽州都府只剩下许多后起之秀,也就是一群没经验的青年

    面对五万匈奴无敌骑兵,赵四怀着水来土掩,兵来将挡的原则,带着龙牙突和十万大军开始迎敌,这看起来威风凛凛的十多万大军,但实际上只有三万是真正的军兵,其他都是后备的,战力可想而知,同样是匈奴的一个冲击波,并州狼骑乱了阵型,而幽州军则是被吓死了震死了大片,恶魔骑兵的一个冲锋,就击散了这十万大军,而紧接着,就是攻城,诺大的幽州都府,就在两天之内完蛋,赵四原本热情的心,瞬间被浇灭了,而仿佛是未卜先知的公孙瓒也派出了援军,将北平以外的败军,百姓,全都迁往了北平,玩起了坚壁清野

    不但是公孙瓒,经过连场大战失利的并州,冀州,也同样玩起了坚壁清野,将所有能带走的都带走,全力固守并州上党,冀州邺城,这样的政策一出,匈奴顿时如入无人之境,北方大片土地被沦陷,许多失去了支援又来不及逃跑的百姓军兵,顿时投降,成为了匈奴的外援,原本只有一百万不到的匈奴入侵者,短短两个月,变成了拥兵超过两百万的蝗虫群

    各路的援军也快速的增援当中,但此时的刘备,情况却相当不好过

    新平原城外出现了个奇怪的现象,一众或伤痕累累或忧心忡忡或灰头土脸的败军和百姓一路向南逃亡,后面一众叛军和恶魔骑兵都在吆喝着追袭,但无论是败军百姓还是叛军匈奴骑兵,一到达平原城外范围就快速绕开,脸上有的带着可惜,有的挂满不屑,有的带着感慨叹息

    而同样的,叛军和匈奴入侵者竟然也是绕开平原,径自追击着,而平原城墙上,平原王三兄弟则是统一的脸色阴沉,一众守卫眼神复杂,而平原城下,还尴尬的摆着许多救援物资在吹着冷风

    三过家门而不入那是大禹对治水的执着,但被异族侵害,竟然不接受平原的支援,那就是天大的讽刺了,平原可是有着大汉天下唯一的一个王爷,这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

    还有那叛军和异族,自己这平原可是有着足以供应百多万人的粮食,你竟然视而不见,这究竟算什么,虽然不愿自己平原百姓受伤的刘备经常祈求着战争不在平原进行,但现在这情况,却让他有种宁可现在就开战的念头

    这种尴尬情况持续了半个多月

    这种尴尬情况导致了一个很严重的结果,几乎是整个青州乃至冀州兖州徐州,都有着谣言,非常讽刺的谣言,大汉天朝的唯一王爷,竟然投降了匈奴

    这不仅是来往的百姓败军之间传播着,深信着,连恶魔骑兵和叛军也接到命令,不得骚扰平原,加上半个多月来没有一个百姓进入平原,让新平原的百姓和士兵都相信了这一点,不少百姓和守将士兵,都连夜逃遁,因为自古以来,叛乱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尤其是皇族之间的,绝对是不死不休的,一个再大的平原也敌不过一个小小的洛阳,因为,洛阳是天下的皇城

    而原来平原那五六十万百姓守城士兵则是一如既往的深信刘备,因为见证过奇迹的他们已经不相信刘备会带个他们厄运,而对于天子,他们倒是宁愿刘备成为天下之主

    不但是周围州郡认为平原叛变了,连平原内部自己也有不少人相信,毕竟事实摆在眼前

    平原王府,此时聚于一堂的有刘关张,简雍孙乾,陈群,陈到,关银屏和平原商会会长易姬

    虽然刘关张三兄弟也算是好些日子没见了,但此时却聚不起热情之心,因为这个时候若处理不当,叛逆的罪名就会伴随他们,遗臭万年

    “二弟三弟,你们说子龙两个月没音讯了,会不会有危险”,刘备以眼神看了看关羽和张飞,说道

    因为消息的情报收集技术落后,到现在为止,刘关张三兄弟也就知道赵云和匈奴的可汗凝月交好,而那位匈奴可汗还到过平原帮忙守卫的,这下匈奴倾全力进攻,但却绕过了平原,若说没有一丝可能是赵云和对方谈妥了什么条件,那说出来也没人相信

    关羽和张飞均和刘备对视了眼,给了个我不相信的眼神,沉默无言,这个时候,关张的态度非常重要,但两人对赵云的信任不比刘备差

    “子龙将军的忠诚问题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要如何面对现在的情况”,作为一代外交专家的孙乾虽然不知道刘关张和赵云的关系,但也能猜得出赵云的重要性,毕竟一个经常翘班迟到早退都没受到过老板一丝责怪的员工绝对有其过人之处

    “这应该是匈奴使的诡计,目的应该是离间我们和朝廷,起到打击天下抗战信念的作用”,未来的政治专家陈群也接着说道

    “赵大哥绝对不会背叛平原”,小姑娘易姬并不能听懂很多,但却可以听出了孙乾的言外之意,顿时大声说道

    “就是,我师兄才不会当叛军,大伯父下令吧,让我打跑那些欺负百姓的家伙”,关银屏也是赵云的忠实拥护者,顿时也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刘关张顿时有了一丝的愧疚,自己对兄弟的信任竟然还比不上两个小女孩

    “不知各位有什么办法能遏制这种情况的蔓延和恶化呢”,刘备顿时点了点头,说道

    这下全都沉默了开来,在场的刘备是农业部部长,关羽是军事部部长,张飞是治安部部长,陈到是治安部大队长,简雍是经济建设部部长,孙乾是外交部部长,陈群是政治部委员,关银屏是军事部小队长,易姬是商业联盟会会长,若论到分析事情,善于揣摩人心的孙部长和善于玩政治的陈委员都有自己的一套,但若说道解决问题,那就只能干瞪眼了,因为这是军师策划部的工作,而现在,本来在军事部治安部,军师策划部都有兼职的赵云不在,只能由刘大龙头顶上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抛开赵云不论,现在匈奴显然是想孤立他们,打击朝廷,故意散布谣言,但现在三人成虎,数十万乃至数百万的百姓已经知道并且已经又相信的趋势了,一旦青幽并冀被完全占据,那这就不再是谣言而是事实了,四州都被占领了,你一个小小的平原凭什么保存的完好无缺,不是投降是什么,退一万步讲,你真的保存好平原,在一片汪洋大海中,一个小岛能玩出什么风浪,到最后不是力战而亡就是投降,这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

    怎么办,谣言止于智者这句话太牛了,牛得有点不切实际,这句话在现在显然不适用,最好的方法当然顶住匈奴的进攻,设法歼灭匈奴,向全天下交代,这是目的,可是平原自组建以来,军队还是那可怜的五千人,守城都不足了,还想着出战数万乃至数十万的匈奴骑兵,这显然不现实,坐以待毙不行,兵戎相见也不现实,这还能怎么办,派人到别的地方例如洛阳说自己没有叛变,这样连使者都赔了的买卖刘大龙头自然不会去做

    禾杆永远盖不住珍珠的光芒,是黄金永远都会有发光的一天,大哥一心为国,心属百姓,总不会被人所无视的,而且纵然我们奋斗一生得不到朝廷的认可,奇人义士相助,我们也会在后人的赞赏中,在光辉的史册上留下重重的一笔,试想想伊尹,姜太公,蔺相如,他们辉煌的日子有多少,他们忍耐的日子又有多少,他们又有多少贵人相助呢.....在焦虑中,在强迫自己冷静中,刘备忽然想起了赵云说过的话,顿时脸容轻松了下,双眼精光一闪,说道“既然匈奴如此看好我平原,那我们也该好好回报他们,二弟三弟,你们立即带着两支突骑兵,凡是到我平原的叛军,先招降,不投降杀之,匈奴骑兵我只要他们的首级,我要用首级在平原城外摆一个大大的忠字,其余败军百姓,只要随意吆喝一声,若愿意来我平原,那就援助之,不来,就算”

    接下来,刘备下令严守城池,进入戒备状态,除了守城的陈到和安抚百姓的简雍孙乾陈群,全都加入战斗当中

    平原一战已经被列入了匈奴草原之玉当中作为经典战役,这并不说平原一战很壮观和精湛,而是平原一战显出了平原的统治方式,那是一个巨大的坚甲神龟,只能用温水慢慢煮熟或者内部突破才能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胜利,现在入侵中原都不同以往,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各个地方都是进行着草原之玉的作战方针

    平原一战那是举世闻名,一寸山河一寸血,百万百姓百万兵在平原显现出了其巨大的威力,平原虽然富裕及不上洛阳长安邺城寿春襄阳,连在建业陈留成都眼里都不值一提,城墙的厚度高度,军队的数量和精锐程度也不怎么样,对外作战几乎是可能性不大,但一旦进犯到了平原,那能够全身而退就不容易了,因为平原是一个超级小气包和一片沼泽没什么两样,但同样的,平原有着汉室唯一的王爷,要是能逼降刘备,那比夺下青州对朝廷的打击更为重要,这也是平原之大幸,自刘备接手到三国的结束,平原一直都是稳步向上发展,受到的破坏极少

    各方支援

    先不说,刘备被匈奴狠狠地坑了一把,此时的赵云在一个巨大的草原世界里盲目的走动着,半年前对匈奴探测让匈奴对他恨之入骨,成功在凝月手里夺得草原之玉和草原之佩后,匈奴长老团也开始了对这个拥有草原神马的中原人进行了算计

    在和凝月分别后,赵云对匈奴的入侵和恶魔骑兵的强势也有了了解,在晓敏空间中的古籍了解到,恶魔骑兵还有个惊人的秘密,赵云便深入了一处匈奴禁地,前半年时间,他还能回到晓敏的空间,但到了大战的两个月,他已经和晓敏失去了联系

    在西北西南南方东南打得风风火火的时候,董卓,洛阳,曹操,袁术,孙坚都在调兵遣将,准备支援北方,但因为匈奴的渗入,到平原的使者很不巧的给人挂了,平原还是没有一丝外面的消息

    董卓让樊稠张济郭汜李傕四将带领五万大军支援马腾韩遂,自己率领二十万大军,以华雄为先锋,李儒为军师,星夜赶往并州,但却在长安,潼关,函谷关,壶关各处逗留了些时间

    洛阳方面因为灵帝的神奇昏倒,少帝再次登基,何进再度掌握天下大权,但这次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宦官和外戚平静的如水一般,因为一个绝美冰冷的少女丢出了一个密旨,那是灵帝在昏迷前写的,若他再度受创,在没死之前,暗卫和龙卫掌握皇宫禁军,同时暗卫锁定洛阳,若出现动乱或有人浑水摸鱼,那就先斩后奏,暗卫和龙卫可是刘邦建立的在皇权危急之际有着至高无上的大权,尤其是那骑着灵兽白玉麒麟的少女,那冰冷的眼神,那无情的杀戮让整个洛阳都为之一震,

    兖州方面尽管曹操有点担心邺城那一幕会再次到来,但还是尽起了兖州各郡的精兵,带着十万大军,以夏侯渊夏侯惇为左右先锋,戏志才为军师,前往邺城,曹仁曹洪兄弟镇守兖州防止黄巾余孽趁机作乱

    袁术带着三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赶往了青州,但却拖拖拉拉的搞得徐州豫州一带乌烟瘴气,搞得和他一起的孙坚和其五千精兵都不愿和他为伍了

    尽管徐州陶谦很想一脚踹飞袁术这个带着三十多万人来徐州白吃白喝还拉走无数粮草的家伙,但不得不说,现在的袁术,他惹不起

    袁术带领着整整三十万大军,其中有五万是骑兵,清一色的配上了北方产的良马,二十万重步兵身披坚甲,左持盾牌右提长刀,威风凛凛,五万强弓兵都装备起了玄铁长弓,简直就是在炫耀淮南的富庶,要知道北方多产战马,但对于南方而言,一匹好的战马的价格贵的离谱,基本上要比一套上等的盔甲还要贵,所以别说是混乱的江东,就连是富庶的荆州,兖州,徐州,也拿不出五万拥有良马的骑兵,而重步兵身上的装备更是精铁,现在虽然铁不是什么稀罕的玩意,但精铁可是高强度的铁,不但坚固耐磨还价格昂贵,能够装备精铁的二十万军队,足以装备五十万普通士兵的浑身装备了,更别说是那稀少而又穿透性极强的玄铁长弓了,玄铁长弓每射出的一箭都带着穿甲特性,绝对是攻城略地的首选,同样的,这也很贵

    对于这样的军队,谁还敢跟他计较吃饭不给钱,逛窑子不满意不给钱这样的芝麻绿豆的小事,能快点送走他已经是万事大吉了,谁叫人家是奉旨吃霸王餐的呢

    北方战场的援军还在不断的赶路,而西北战场的雍州援军早就汇合马腾韩遂,和羌族面对面的干了起来,因为郭汜张济等人可是为了军功来的

    武威城内

    一个长得精壮俊美的少年正手握着长枪,满脸兴奋的对着一个美丽而又成熟的黑衣女子不断的叽叽喳喳的说着“姐,这次我一定要杀杀羌族的威风,让爹知道,我也是很厉害的”

    “那你想怎么样,爹已经让庞德当先锋了,又没有叫你去,你只是送粮草的粮草兵而已”,黑衣少女笑了笑,伸手帮少年整理了下凌乱的头发,不由的笑道

    “那是爹偏心,别人十四岁就可以上战场了,我十五岁还要当粮草兵,我才不当粮草兵呢,伏波将军马家的长子竟然当粮草兵,丢死了人了”,少年满脸气恼的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呢”,黑衣少女怜爱的捏了捏少年的鼻子,说道

    “我要突袭羌族首领,让他们不战自退”,少年一扬手里的长枪,满脸信誓旦旦道

    “那你就去啊,找我做什么,我可没有你那么神勇,可不会为你抗命,我只管送粮草”,少女得意地看了少年一眼,一副大事别找我我帮不了你,小事也别找我我不想帮你的样子

    “姐,你别这样嘛,你也知道,凭你的身手怎么会被安排来送粮草呢,一定是爹不让我出战让你来看着我的,只要你睁只眼闭只眼,那就行了,其他的交给我”,少年拉着少女的小手,不断的摇晃,撒娇着说道

    打异族向来都是少年最喜欢的,而且大小战役他都观看过,小战役甚至还参与过不少,但这次超大型战役父亲却不让他参加,岂不让他心痒痒的

    “放你去可以,但是你要给我记着,要全听我的话,而且,以后不许再爹面前说我的任何事情,不然看我不揍你”,少女拿出一个小巧的玉瓶,塞到少年手里,一脸恶狠狠的威胁状,说道

    “啊,姐你也要去啊”,少年那兴奋的脸顿时垮了下来,说道

    “你打得过我么,敢嫌弃我”,少女顿时一手提着少年的耳朵,在他耳边大声嚷道

    “别别别,姐,我知错了”,少年急忙求饶说道

    “将军,大事不好了”

    正在和庞德,樊稠等董卓战将商量战事的马腾听见传令兵的大嚷,顿时不悦了起来,说道,“说不出个理由来,自己去领军棍”

    “少主和小姐留信出走,说要去突袭羌族首领”,传令兵战战兢兢的吐出了句

    场面顿时冰冷了起来

    “将军,让我去拦截”,脸色剧变的庞德顿时自动请缨着说道

    “不用,战争需要流血,更需要军纪,不守军纪,死而无怨,他人的孩儿能够战死沙场,我的马腾的儿女也可以,都别管他们,正事要紧”,马腾脸色阴沉,淡淡的说道

    “这”,韩遂正想说话,却被马腾眼神给阻止了,同样的还有庞德

    “马将军果然不愧是伏波将军的后人,若令郎令嫒有事,我们绝不会袖手旁观”,张济在贾诩的眼神示意下顿时笑呵呵的说道,其余郭汜三将也顿时信誓旦旦的说着会支援拯救

    “好说好说,我们继续刚才的事”,马腾笑了笑,说道

    尽管马腾从头到尾都很镇定,但无论是庞德还是韩遂,都看见马腾的身体在不断的轻轻颤抖着

    距离匈奴入侵已经三个月了,匈奴插入青幽并冀,如入无人之境,烧杀抢掠火光冲天,百姓死伤不计其数,但却仅仅没怎么损耗,反而是得到了一百三十余万人的外围部队

    各方援军除了袁术孙坚还没到达平原外,其他都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在平原的日夜出击,强力打击下,匈奴也停止了南下青州的意图,被遏制在了平原之北,但这一切在外人看来都是一场戏,如果五千人分批还能遏制五万异族,三十几万叛军的南下侵略,那么他们的侵略就成了一个笑话,但现在,真的出现了这样的事实

    董卓此时和吕布会师镇守上党,五万恶魔骑兵和四十万叛军围住了上党,上党形势危急,吕布新败,士气低落,丁原重伤昏迷,群龙无首,但无论在吕布还是董卓眼里,他们的敌人只有那五万恶魔骑兵,那四十万叛军,不过纸老虎罢了

    来到了上党三天,董卓的心已经痒的不能再痒,都想逛窑子来解决了,因为,吕布的并州狼骑,高顺的陷阵营,张辽的并州铁骑和并州的并州狼骑无不让董卓口水哗啦啦的留,吕布的武勇,高顺的练兵和张辽的统兵能力让董卓知道了什么叫牛逼,在这之前,董卓已经将自己的凉州铁骑看成是天下最强的骑兵了,华雄自然是数一数二的强将,但在看了上党之后,一切都想扔掉了

    上党才是有着天下最强的骑兵,有着天下最强的战力

    “主公,可是在为吕布的事烦忧”,李儒和其精明,在安排好事宜后,便来到了董卓的大营,说道,作为董卓的军事政治管家,李儒不但担任军师一职,还需要处理各种事情,比起董卓来要忙的多

    “爱婿,你说我们要是收服了上党,那可是多好的事情,上党若能搬到安定去,那么我们的势力无论是扩张速度还是强度都会有质的飞跃”,董卓满脸感慨的说道,一个吕布两三个回合就能秒掉华雄,一万并州狼骑就能冲掉两万凉州铁骑不止,更别说是高顺的陷阵营,张辽的并州铁骑和吕布的并州狼骑了,那是精兵中的精兵,强悍中的强悍,董卓看着李儒的眼神充满了期盼

    “主公勿忧,我先去探探他的口风,即使现在招揽不了,将来我也设法让并州臣服于主公脚下”,李儒给了个安慰的眼神,说道

    李儒的话岂能不信,董卓的心情顿时变得轻松起来

    “将军不知道现在有什么打算呢,要知道匈奴的恶魔骑兵可是悍勇无比,即使我们现在有着三十多万精骑,但拼消耗我们吃了大亏”,李儒来到了吕布的大营,先和吕布高顺张辽等等一些并州将领打了声招呼,说道

    吕布等人也知道李儒乃是董卓的心腹,智计过人,被称为关中第一谋士,也不敢无礼,双方打了声招呼之后

    吕布指着诺大的并州地图说道,“我想弃守壶关,将并州完全让给匈奴,壶关那是天下雄关,比起函谷关虎牢关来也不趋多让,只要我们退守壶关,那么匈奴就奈我们不何了,等时机成熟,我们就可以从壶关,邺城,平原,北平四路夹攻,匈奴覆灭指日可待”

    弃守壶关,李儒心里暗暗笑着,这吕布的战略眼光还真是差的可怜

    壶关位于并州最南边,是天下闻名的雄关,拥有极强的战力,但那是以前,自从吕布成为了丁原义子后,壶关原本的强力部队全都被调回了晋阳,现在基本都是新兵,抛开壶关的战力不说,现在基本上整个并州大部分的百姓都躲到了上党寻求庇护,上党现在已经是唯一的一座坚城了,要是放弃上党,那无疑就是给匈奴完全占领并州的机会,那么上党来不及撤离的百姓不是沦为奴隶就是成为叛军,无论将来成败如何,丁原并州之主的职位都没有继续当下去的可能,并州也因此会成为以后的长期战场,也就是汉室的版图被缩小,而退守壶关的过程中也很可能被匈奴恶魔骑兵追袭而全军覆灭,要知道现在匈奴最希望的当然是正面野战

    “嗯”,李儒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这计划的对与错,只是说道“各位对匈奴的恶魔骑兵知道有多少,要知道天下没有不破的堡垒,任何事情都有突破点”

    这问题一出,所有人都愕然了起来,不少人脸上还浮现出了尴尬的红色

    是啊,被人打得大败,还不知道匈奴恶魔骑兵的劣势,还真是丢人

    见众人沉默以对,李儒笑了笑说道“匈奴的恶魔骑兵在匈奴又称无敌骑兵,乃是数百年前,秦始皇破开了空间后的产物,每一个恶魔骑兵的出现都代表着数个乃是十数个匈奴战士的陨落,所以这数十万恶魔骑兵,代表的匈奴的拼死一战,这一战如果失利,匈奴数百年之内翻不了身”

    众人心中顿时一惊,原来是倾巢而出,怪不得如此凶狠,而且战略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而恶魔骑兵本身就是靠消耗生命力战斗和进化,他们会吸收怨念不断进化,变成足以匹敌在场各位乃至胜于在场各位的超级存在,但因为是消耗生命力,他们的寿命若不进行杀戮还能有一年,但现在,最多只剩下三个月了,温候之策确实良策,但匈奴不会中计”

    是啊,只有三个月命的杀戮机器,谁会用来攻城,一旦退守壶关恐怕并州的入侵者会瞬间攻击冀州和幽州,这条计策简直就是在坑人,众将顿时想到

    “不知李儒军师有何妙计”,吕布此时也顾不了自己的脸面问题,焦急地问道

    “耗”,李儒给了吕布一个安心的眼神,说道,“只要我们耗下去,匈奴必败无疑,我们只要固守好上党,同时派遣精兵良将四处攻击,收服叛军为己用,匈奴将会在我们的坚守中,烟消云散”

    众将顿时恍然,连声称赞,会议很快结束

    李儒却拉着吕布,说起了悄悄话,“据闻将军虽为丁刺史义子,但却不甚重视,英雄无用武之地恐怕是世上最痛苦的事情”

    吕布一听这话似乎有讽刺的意思,正想发怒,却发现李儒的语气里完全没有这样的意思,才叹了口气,说道“清官难断家务事,李儒军师不必费心”

    “我观将军乃天下英雄,无论是神勇还是练兵用兵都是世之翘楚,麾下兵精将强,自成一方诸侯也不在话下,但却郁郁不得志有些感慨罢了,将军可否给个薄面,让我宴请将军”,李儒同样叹了口气,说道

    吕布当然不会拒绝,两人顿时在上党的客栈里共醉了一场

    “主公,吕布此人心比天高,原本崇尚武力,但被匈奴打击了番心态应该趋向权势,现在天下没有人能招揽他,但若主公大业一成,我有七分把握让其归于主公麾下”,第二天回到了大营,李儒对着董卓分析道

    董卓默然的点了点头轻轻地叹了口气

    “孟德,你真是我的好兄弟,每次我遇到危难你总是竭力相助”,袁绍一听说曹操到了,当即撇下会议中的众人,亲自来迎,顿时来了个熊抱,说道

    “本初什么话,兄弟之间不用说这些事情,就算没有皇命,兄弟有难我也会竭力相助”,曹操见袁绍身后河北神兵团八大神将,洛阳来使皇甫嵩朱儁都在后面赶来,顿时知道了袁绍的情谊,高兴地说道

    众人都是熟人,各自打了声招呼后,便回到了邺城

    看着熟悉依旧邺城,曹操有说不尽的厌恶,就是这个美丽的城市,让自己的几年的心血瞬间毁于一旦

    袁绍此时别提有多么高兴了,自己因为冀州危难组建了百万兵团,加上曹操洛阳的各十万大军和各方投奔而来的军队,战力达到了一百三十多万,能指挥一百三十多万军队作战,相信是个男人都会为之心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