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七章 天下归心(二)

正文 第十七章 天下归心(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七章天下归心(二)

    蔡邕一生钻研孔孟儒家之道,忠贞不已,即使被发配到了草原,仍然坚持着心中的信念,抱着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的信念,传播着他的思想,虽然在老少皆兵的草原上很多时候都行不通,但在忠诚上却为各方势力所赞赏和提倡,加上蔡琰姐妹和凝月关系较好,倒也没怎么遭到刁难

    “别说老头子了,月月你的事我已经稍稍告诉姐夫了,他此时很可能会去潜进你们的大营里看你,你可要抓紧机会,不然我的木头姐夫可不会开窍的”,蔡琰满脸神秘的凑到了凝月耳边低喃了几句,暧昧的笑道

    “我和你姐夫真的..没什么”,凝月顿时低下头,反驳道,只是声音越来越小声

    “我知道啊,我就是让你们变得有什么才通知姐夫的啊”,蔡琰正经的说道

    呃,她可是赵云的小姨子呢,竟然经常找机会让赵云打野食,还真是惊世骇俗,也不怕她姐姐火山爆发,凝月顿时无语了

    “我和你姐姐是好友,很多事情放在心里就已经足够了,人的一生不是什么都拥有才算完美的,你这样做你姐姐会生你气的”,凝月对着蔡琰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她可以在亲弟弟面前承认对赵云的好感,也可以在蔡琰面前承认,但她不能在蔡嫣和赵云面前承认,因为她和她是贴心知己,而她已经下嫁他人之妇了,而她和他,更是永远存在这一道坎,不同民族之间结合,向来没什么好果子吃,更何况,自己可是曾经的异族首领

    “这你倒放心,我姐姐的敌人永远只有亲情和爱情,其他的都不在话下,就算我姐夫三宫六院,我姐姐也不会生气,因为她有足够的自信”,蔡琰满脸骄傲的说道,“而且啊,你想事情也局限了起来,我们现在都开始修炼道门的仙家宝典,将来都翱翔天际,千年不死,日子都还长得很呢,以后我们还要回到那个帅哥满天飞,学识遍地走的美丽地球呢,说出去我姐夫只有三位夫人还真是丢我的脸,我还打算将来在地球建立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大门派呢,正要找像你这样女子来配合呢,而且你别看我姐夫到处都很有女人缘,但他木头得很,没知道樊娟消息之前他还会喜欢上我姐姐和貂蝉,现在恐怕永远只有她们三个了,我不帮帮你你可能会守着他为一个知己之名苦恼一生呢”

    这是哪一家的学说,凝月顿时满脸愕然的看着蔡琰,暗讨自己是不是将中原诸子百家还没完全学透

    不过不得不说,对自己而言,那是个挺好的未来,不用为了民族而操心,安心做个小女人,凝月心里暗道

    “那是你们,我不会离开草原,我无论生死都是草原的人,我和他永远都是不同的民族”凝月满脸黯然地说道

    竖日早上

    潮远天皎刚来到凝月的帐篷,却发现凝月已经卸下了往昔最喜欢的绿色衣裳,换上了一身孩童的装饰,直看得潮远天皎目瞪口呆之余也蓦然回首了起来,这正是凝月成年以前穿的衣服,正是这些服饰陪伴了自己经过了美好的童年

    姐姐绝对是因为出征的事情对自己不满,但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呢

    赵云已经没来捣乱了,是因为姐姐的缘故么

    长老团到底是不是值得相信呢,为什么,这两天姐姐越发对自己亲近,自己却有种分外骇然,分外彷徨的感觉,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呢,潮远天皎只感觉自己心乱如麻

    “皎,陪我到故居走走”,凝月慢慢地走到潮远天皎的面前,牵起他的手说道

    “嗯”,潮远天皎应了声,两人径自走路走向三十里外的一个小部落

    “皎,你还记得我曾经和父汗争论过的狮王和鹰主么”,凝月仿佛是漫不经心的问道

    “当然记得,父汗曾经说过,草原上没有狮子,更没有狮王,就算有狮子,这草原永远是鹰主的天下”,潮远天皎没有丝毫犹豫,说出了几年前的话

    草原上并没有狮子,但却有着各族对狮子的描述,勇猛,团结,威风凛凛,一呼万应,狮子乃万兽之王,但草原上却以雄鹰为王,不仅是因为雄鹰乃草原之神的奴仆,更因为雄鹰阴沉,孤单,冷静,不鸣则已,一招必杀,快准狠是它的标志,即使是人,也很难逃过它们的瞄准

    虽然潮远天皎很快的说出了当年的话,但心中依旧是和当年的那么迷惘,狮王和鹰主是什么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一代天骄,天之骄子

    “其实我们和狼群很像,周围都是草原一族,但很可能都是全都是敌人,我们身上都留着狼的血液,我曾多次希望,我们皇族是统领狼群的狮群,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孤鹰,但父汗说过,作为一族之长是不会有狮王,只能有鹰主,将来,皎你也是天上的雄鹰”,凝月淡然的笑了笑,说道

    潮远天皎高兴的笑了笑,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往昔的小部落因为抚养了两代可汗早已经变成了大部落,一见两位可汗到来,急忙前来行礼拜见,凝月和潮远天皎连忙接着,挥退了他们

    两人回到了几年前生活了几近十年的帐篷,不由得都有点感慨万千,为了平安也为了锻炼,姐弟俩和其他皇族子孙不一样,从小就隐瞒身份被丢到了这个小部落,家庭的关怀温暖成了一句笑话,能够相依的,就只有姐弟俩自己

    “姐,我知道你心里有些话要和我说,我真的猜不出来,你就告诉我好不好,你说南征不好,只要你说其中因果让我知道,我立即终止好不好”,潮远天皎终究忍不住说道

    “不,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你能做的只能好好地想想你的决策,和你的以后,现在整个皇廷都在看你,这下只能靠你自己”,凝月摇了摇头,说道

    这一晚,潮远天皎再次失眠了,他第一次感觉到,在想不通事情的时候找不到蔡琰是件多么苦恼的事情,蔡琰虽然经常欺负他,但不得不说,这是个堪比自己姐姐在很多方面更是远胜自己姐姐的奇女子,自己还真没有见过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她

    带着憔悴而又通红的双眼,潮远天皎来到了凝月的帐篷,迎接第三个问题

    “皎,你知道什么是草原之玉和草原之佩么”,凝月笑着问道

    潮远天皎急忙将自己知道的关于草原之玉和草原之佩的事情说了下

    “嗯,也差不多了,皎,你知道我们草原是不产玉佩的,我们的玉佩都是从中原等各族来的”,凝月掏出腰间挂着的那两块玉佩交给了潮远天皎,说道“这就是草原之玉和草原之佩,你只要拿着它们就会有人找你了”

    潮远天皎接过那对翠绿的玉佩,这是两块雕着玉鹰的玉佩,两寸长,正是自己经常看见的,挂在姐姐腰间的玉佩,感觉到那冰凉的气息,想起姐姐刚才的话,潮远天皎只感觉一种恐惧而又冰冷的气息顿时笼罩了自己

    他蓦然发现,今天的凝月穿上了一身华丽的衣裳,而这套衣裳,正是父汗离去那天她穿过的,已经几年没穿了,而此时凝月腰间,正挂着一把小弯刀,小巧的金色弯刀,那是当年父汗所赐,她以此对天发誓,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

    那种更加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潮远天皎只感觉到自己浑身在止不住的颤抖,那声姐姐,怎么也叫不出口

    “我们草原没有玉佩,能拥有玉佩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可汗,皎,记着,要善用草原之玉和草原之佩,它们很可能只能使用一次”,说完凝月给了潮远天皎一个动人的微笑,小手搭上了自己的腰间,只见一道金光闪过,那把小弯刀顿时插在了凝月的心脏,凝月的美眸在缓缓的闭合着

    “不,姐姐,我不要玉佩,我只要你活着”,潮远天皎顿时瞪大了双眼,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姐姐这几天会问些奇怪的问题,为什么自己会查不到草原之玉和草原之佩的太多资料了,他的泪水顿时倾然而下

    “傻孩子,这不是你或者我的问题,这是代理可汗的....宿.....命”,凝月的气息快速的消失,但脸上却是挂着安详的笑容

    “不,姐姐你不要离开我,不要,不...要,不......要”,潮远天皎紧紧地抱住凝月,却只感觉到越发的冰冷,而他的心也跟着渐渐冰冷

    他竟然逼死了他的亲姐姐

    “凝月,看来我还是来迟一步”,赵云蓦然出现在帐篷内,却发现自己来迟一步,不由得叹息了声,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潮远天皎一见赵云,顿时冲了上去,揪住赵云的衣领,咆哮道,“我姐姐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你看着她死袖手旁观,为什么,为什么”

    “哼,那是你们匈奴人之间的无情,我并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知道,整个匈奴,除了你,没人能够伤害她”,赵云见状,脸色一冷,冷哼了声撇开潮远天皎,走到了凝月面前,温柔的抱起她,旁若无人的走过潮远天皎,冰冷的说道“我和你姐姐一直以来都是以礼相待的知心好友,她没有打听过我平原的事,我也从来不会追问她匈奴的事情,你认为她会将你们的秘闻告诉我么,如果我真的知道,你绝对活不到她做决定的当天晚上,这仇,我早晚会和你们一起算”

    “如果我真的知道,你绝对活不到她做决定的当天晚上”

    “如果我真的知道,你绝对活不到她做决定的当天晚上”

    “如果我真的知道,你绝对活不到她做决定的当天晚上”

    赵云的话不断的在潮远天皎耳边盘旋,像一声声厉鬼在咆哮,潮远天皎只感觉自己的神经紧绷的很,头一阵剧痛

    是啊,自己的姐姐做了决定,还说给了自己听了好几次,只是自己听不懂而已

    他回忆起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我可靠么”,这句话对自己而言很是讽刺,自己的姐姐从小和自己相依为命,照顾自己健康成长,从来没有做过一丝隐瞒,欺骗的事情,自己本来就应该完全信任姐姐的,听什么长老团的话,姐姐对草原的忠诚难道需要质疑么,怪不得姐姐刻意和自己亲近了,原来那是最后的温柔

    “草原需要的是狮王还是鹰主”,原来,在姐姐心里,一个强势无比,威震四方的民族之梦从来都没有消止过,这是在要自己做出抉择,要是相信她就努力成为狮王,不然就要以失去她为代价,逼迫自己成长,成为阴沉冷漠地鹰主,为什么自己就那么笨呢

    “什么是草原之玉和草原之佩”,自己早就应该想到,可汗的信物姐姐又怎么会刻意收藏不给自己,怪不得自己找不到关于草原之玉草原之佩的详细消息,长老团一定是知道的,他要借自己之手逼死姐姐,以便好好地攻取中原,削弱自己的势力

    啊......姐姐,我对不起你,潮远天皎对天长啸,脸上的泪花,不住的流下

    夜里,哭肿了双眼,颓废的倒在草地上的潮远天皎没有了做一切事情的动力,只是呆呆的发愣着,看着自己手中的那两块玉佩

    曾几何时开始,自己什么都不用担心,只需要去吃喝玩乐,去纵情享受,天掉下来有姐姐顶着,自己这个文武双全,智计过人的姐姐能够为自己解决一切难题,不论是族中大小事务,政界的勾心斗角,和中原的各族的矛盾,他只要乖乖的点头就好,因为他只要点头,好的名声,好的利益都会全部归他,整个草原都只知道有个英明的可汗,那就是自己,而自己的姐姐,那是神话,在常人眼里神秘的很

    自己无限的享受这种感觉,那种被温馨包围无忧无虑的感觉,但最坚固的堡垒永远都是从内部突破的,赵云的出现让他有点害怕有点担心,但其实就算赵云不出现,有另一个让凝月另眼相看的人出现,他也会担心不已的,因为他已经离不开姐姐了,他甚至无法想象,当自己自己一个人面对一切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情景

    而现在,自己明面上大权在握了,但自己的姐姐却永远的离开了,鹰主,自己有这个能力么

    大长老的身影再次瞬间出现了,但这一次,潮远天皎却没有一丝害怕,反而是冷眼看着他,眼神中充满说不出的冰冷和怨毒,就是这个老不死,害死了姐姐

    大长老丝毫不在意潮远天皎的眼神,反而是笑意吟吟的看着他,说道“代理可汗的离开我们长老团也很悲伤,但这本来就是族中传下的规矩,我们也没办法,现在我将你父汗临危时候的书信交给你”

    “呵呵呵,哈哈哈哈”,潮远天皎接过书信,并没有看,反而是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脸上瞬间变得平静,说道“大长老,草原之玉和草原之佩我交给你,希望你真心为我族谋利益,而我,将会继承姐姐的遗志,打造一个拥兵数百万的狮群,我姐姐绝对会支持我的”

    在这一瞬间,大长老看到潮远天皎的身影高大了不少,而且还很像他,那个百年前为族中的普通青年,却立志要成为可汗的,潮远天皎的爷爷,好缅怀那时的时光

    “呵呵,那就不打搅可汗了,我们长老团会如你所愿”,大长老慈祥的笑了笑,瞬间消失

    皇廷外的山顶

    “大哥,我们找不到通魂雪猫,凝月那丫头很可能将它藏了起来”,二长老有点沮丧的说道

    “无妨,长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有幸的遇到的,我们这次进犯中原,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命了,草原之玉和草原之佩到手,已经足够了,就算凝月接着通魂雪猫没死,她也不会再出来阻止我们了”,大长老脸上也出现了叹息之色,说道

    一众长老也顿时无言

    商议了下战争的事后,各长老都纷纷离开了,只剩下大长老在黑暗的夜里,静静的孤立着,他一手拿着玉佩,另一手伸向了挂满冷笑的脸,随即一抹,原本的蓝眸卷黄发顿时变成黑眼黄皮肤,仰天长啸

    “我说过我会再回来的”......

    潮远天皎看着手里的书信,拳头猛地捶着地面,知道地面出现了个大坑,拳头变成了血苹果,但却没有停止的意思

    “皎,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想必你姐姐已经和我一起投入了草原之神的怀抱,你不必过于悲伤,不论她是自己走的还是长老团出手的,因为这都是祖上传下的规矩,草原之玉和草原之佩,只能是可汗一人拥有,不能有第二知情者,我知道你会很伤心,但你不能够伤心,因为你是草原之主,你是可汗,你将会是新一代的鹰主,你将会为这身份付出一生,风光一世........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最恨的事情就是生了凝月这丫头,凝月一岁通言语,三岁以后就已经能够照顾自己了,十几年来无论学习什么都进步神速,她是我匈奴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但她却是女子之身...她的才能十倍于你,要是她是男子,我这汗位绝对非她莫属但很可惜,命中注定她是一介女子,而女子,不能成就大事.....当时挑选代理可汗我也曾犹豫过,但你的其他姐妹兄弟都是庸才,无法驾驭群臣,只有你姐姐才能领导群臣,不得已,我只能选她,尽管她是我最喜爱的女儿...但我心里,实话说我还是有种想带她离开的冲动,因为她实在太完美了,我无法想象当她遇上真命天子,并且是族中之人之时,我族会出现如何变化,月月才德兼备,智计过人,任何娶到她的人都不会放过她的身份和才智,我族同是草原之神的子民,但我们还是族中的皇族,不得不多考虑,草原之神神谕皇族向来是有能者居之的,要是你姐姐发动叛乱,那即使是长老团,也无法阻止,你姐姐此生,注定是悲剧的,因为我部落不能出现动乱....而同样的,你姐姐也是我最愧疚的人,因为她乖巧温柔,对我言听计从,为我族付出实在太多了,如果我猜的没错,当你看到这信的时候,你姐姐应该是自己离开的,愿来生,她不是我的女儿,而是我的儿子,那样一切就完美了......”

    通灵蓝猫与通魂雪猫

    晓敏的空间里,通魂雪猫正浑身冒着蓝光,绕着凝月冰冷的身体不断的快速移动,凝月身上也渐渐泛起了蓝光

    见状,通魂雪猫停下了脚步,踩在凝月胸前不住的耸动小鼻子,然后吐出了一颗仿佛是天上星芒一般的小蓝珠,小蓝珠钻进了凝月口中,然后径自飞回了通魂雪猫的小嘴中,原本中刀的伤口瞬间消失不见,凝月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红晕

    “喵喵”,辛苦了一阵,通魂雪猫顿时和赵云算起了旧账,只见它站立了起来,小爪子指了指凝月,又指了指赵云,一跳跳到了赵云脚下,小脚丫不断的踩踩踩赵云的鞋子,还不时抓了抓,连声抗议

    【没用,连我主人都保护不了,看我不踩死你】

    赵云还没从通魂雪猫的神奇手段中反应过来,他只是呆呆的看着凝月,世人只知道通灵蓝猫是最完美的宠物,因为在它身边,万毒不侵,百兽不近,而且精通人性,宛如朋友一般,但据古籍记载,通灵蓝猫是根据它浑身冒着蓝光精通人性而定的后来的名字,而它的真名则是灵兽通魂雪猫,它精通灵魂,懂得命数只屈服于爱它的一代仁主,所以,谁成为通魂雪猫的主人,就能拥有帝王之象,而且还能长生不死,因为通魂雪猫精通灵魂,当主人死亡的时候能够勾出主人的灵魂,在自己的宝珠内修复,再让主人重生,而通魂雪猫一般的寿命在千余年,也就说,其主人至少也拥有一千多年的生命,那是每一个统治者的梦寐以求的完美宠物,秦始皇也曾派人走访天池寻找过,终无所获

    看着生机勃勃,脸色红润的凝月,赵云只感觉自己有种说不出的高兴,顿时将一颗药丸塞进凝月的小嘴,将她紧紧地抱了起来,实话说,就容貌而言,凝月完全不输于蔡琰姐妹,但他和她只见从来都是言语的交流,他也从来没有过要拥抱她的冲动,但看到凝月死亡的那一瞬间,他有种冲天的恨意和悲伤的

    见赵云默然以对,通魂雪猫更是得意地在地上快速舞动了起来,小爪子很快在地上画出了两幅图画,一幅是故作生气的蔡琰指点江山图,一幅是温顺的通魂雪猫乖乖图,通魂雪猫一个劲的在图画中蔡琰的小手和自己的脑袋上跳了跳去,在蔡琰的小手上重重的踩上几脚,在自己的脑袋上蹲着,夸张的喵喵着

    见状,赵云也不由得被逗笑了,看来通魂雪猫将凝月出事当成了自己和蔡琰的不对了

    “嗯,我错了,给”,赵云从玉凤中拿出一条烤鱼,丢给通魂雪猫,说道

    “喵喵喵”,通魂雪猫这才满意的接过鱼,快速的啃了起来,一般而言,它不是吃鱼的,但若是添加了灵丹妙药那就另当别论

    “你的主人自己都不保护好,还好意思说人家”,一个娇小的倩影瞬间窜了进来,将刚发飙后的通魂雪猫一把倒提了起来,还不断的摇晃着,得意地笑道

    通魂雪猫看了看那双笑意吟吟的美眸,顿时双爪遮住小猫眼,喵喵喵个不停

    【抗议,严重抗议,欺负小猫猫,我的鱼还没吃完呢】

    “嗯,小月月没事了”,蔡琰欺负了番通魂雪猫后随后将它丢在一旁,然后搭上了凝月的脉搏,笑着说道,随即,她的笑脸便垮了下来,说道“姐夫,你可要救我,我要陪老头子去洛阳,路途又远,又无聊”

    “那我带你去找晓敏,她在洛阳设置了空间点”,看着满脸可怜兮兮的蔡琰,赵云不由的笑着说道,伸手帮她整理了下凌乱的发丝

    “晓敏的运费太贵了,我们家付不起,而且要是给老头子看到会说话的晓敏,恐怕会被吓个半死,不如让这只臭猫猫陪我好了”,蔡琰小手一扬,通魂雪猫顿时飞到了她的手心,只见她满脸期待的看着赵云,说道

    “喵喵喵”,这下通魂雪猫可就被吓得脚都软了,急忙一个挣扎,一个跳跃窜进了凝月的衣服中,头都不敢伸出来

    蔡琰顿时大笑着离开了

    “放开我好不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凝月悠悠醒来,见自己还在赵云怀里,脸上顿时被红晕占据,她轻声说道

    “不好,让我再抱一会”,赵云摇了摇头,反而是抱着凝月的双手紧了紧,说道

    “为什么...想抱我”,凝月心中一喜,羞涩的问道

    “看到你倒地的瞬间,我真想杀了你弟弟和周围的恶魔骑兵,我不想我身边的人受到伤害,而你对我,很重要”,赵云没有丝毫顾忌,低头亲了下凝月的额头,说道

    “那你说,我有没有机会像嫣一样”,凝月说完这句,仿佛用尽了许多力气,顿时不敢抬头

    草原上的女孩向来都是敢爱敢恨,纯真直率的,但自幼接受汉族文化的凝月在情感上还多了一些羞涩

    “不知道,在你身边我很放得开,很舒服,或许有一天我会喜欢你,又或许有一天你会喜欢上比我更加好的男人,未来的事谁知道呢,但我永远都是你的好朋友”,赵云笑了笑说道,其实他有些了解凝月的心,身居高位,责任心中的她很少有对外界的了解,对上自己这个野心不大,文武还可以的,长相还行的家伙有点好感那是正常的,但如果进入中原面对天下英雄或者回到地球看到天下英杰,那就很可能另当别论了

    所谓知己,当然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想法,同样的,凝月一眼就看出了赵云眼中的想法,给了他一个我知道的眼神,口中的话却说不出去,她多想说自己曾经流浪到中原各地,去接应安排通知草原之佩,对中原的了解远比他想的更多,但她不能说,现在虽然自己已经用瞒天过海之计金蝉脱壳,但一切还没完,自己的弟弟还没成熟起来,失去了恶魔骑兵的本族正处于虚弱期,自己一定要照看着,至于自己的幸福,随缘好了

    关中第一谋士

    很快,半年过去了

    公元188年九月,各方异族不约而同发动口号为圣战的战争,打着一雪数百年前汉武帝远征匈奴前耻的旗号,六十万恶魔骑兵,三十万匈奴鲜卑等各族骑兵正式南侵,号称一百五十万,进犯幽并冀三州,其中,并州幽州为牵制,主力猛攻冀州,直扑洛阳

    几乎是同一时间,西凉羌族发动二十万精兵南下,西南蛮族发动三十万精兵北上,南方百越更是发动连环大战,数十万北上进犯荆州和江东,玩起了游击战

    战争不到一个月,并州战死精兵十万人,百姓死伤无数,流离失所无法预计,冀州原本设计在幽并冀三州交界的前哨战被攻破,冀州无险可守,节节败退,幽州不战而退,弃守辽东,自此,北方大部分沦为异族的占地,天下黄巾余孽也在蠢蠢欲动

    基本上所有异族都采取了一种骇人听闻的攻击策略,不再是盲目的见人就杀,烧光抢光,而是用起了中原的战斗策略,先礼后兵,先劝降,若从之,则秋毫无犯,男的充当匈奴外围战士,为之打前锋,老弱妇孺则是充当起后勤,若不投降,则猛而攻之,城破后男的只要是成年全都杀掉,老弱妇孺将她们驱逐向南,然后将城内的粮食抢光,一把火烧了城池

    有了生的希望的老弱妇孺急忙向旁边的城池逃亡,一路过饿死累死者不计其数,到了别的城池有的是以城里满座的理由拒绝,有的是纵兵抢掠欺凌,有的好心放了进城,却因为粮食或者是内应问题,被快速攻破

    一时间,异族所到之处势如破竹,如入无人之地,而青幽并冀百姓怨声载道,自相残杀,而朝廷更是惶惶不安,因为现在异族在滚雪球一般,青幽并冀投降者也有数十上百万,组成的军队也开始四处攻伐,而异族打得口号是攻灭洛阳,退出中原,目标直指他们,天下的目标也在直指他们

    镜头回放,洛阳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举荐的都是什么人啊,丁原公孙瓒十万精兵对上匈奴的五万骑兵竟然完败”,匈奴刚踏入并州和幽州,灵帝的暗卫就得到了消息,公孙瓒麾下赵四率领十万大军迎战匈奴的五万恶魔骑兵,被完全击溃,丁原带领十万并州狼骑和恶魔骑兵硬碰硬,被瞬间击溃,其本人还被一刀砍伤

    一众大臣谁也不敢说话,公孙瓒和丁原啊,那是北方的两大守护神,平时被赞得像天上花一样的,但却没有给过自己丝毫好处,帮他说话才怪呢,而且,这次入侵的据闻可是匈奴的无敌骑兵,据说是以一敌百的超级精兵,要是自己一个多嘴,被指派自己搞定,那就玩大了,而灵帝,恰好就是那种只要你出声,就一定是你搞定的人

    “陛下,臣有事启奏”,一个中年官员走了出来,说道

    众人一看,竟然是平时就算天崩地裂都不会出一声管他三七二十九,不加入任何一派的超然国师,毒扁鹊

    毒扁鹊那是洛阳的超级名人啊,不但治愈了皇帝被封为新设官位一品大员国师,还因为治愈了许多官员的不治之症而交游广阔,平时的他除了治病就是好喝茶,朝政之事从不参与

    “国师请说”,见那是自己救命恩人出声,灵帝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些

    “臣之同乡雍州侯董卓董大人听说了战事紧张,愿意率领全州之士,分两路支援凉州和并州,希望臣为之美言”毒扁鹊此时一身华丽衣服,说话斯斯文文的,只见他拿出了一张百两银票,恭恭敬敬的说道

    原来是想抢军功,一众大臣心里也泛起了冷笑,你董卓的兵力有多强没人知道,但总也超不过闻名天下的并州狼骑和白马从义,他们都打不赢,你还想抢功劳,真是不知死活

    “准奏,雍州侯果然是精忠报国之名臣,给我传令下去,要是他能立下大功,朕重重有赏”,灵帝见有人出头,顿时很是高兴的说道,同时将责怪的目光扫向了何进和张让,还有那还在冷笑的众大臣

    “回禀陛下,战事路途遥远,雍州的粮食产量似乎不足于供应,还请陛下”,毒扁鹊有点不自然,尴尬的说道

    “没事没事,只要他能大胜仗,粮食朕有得是,让雍州侯的两路大军都安枕无忧”,灵帝见状,顿时哈哈大笑,继续说道,“雍州侯乃爱国之人,国师也是世之忠良,他给你的百两银子你尽管收下,朕再赐你千两银子,以后你尽管进尽忠言,朕重重有赏”

    灵帝见董卓自动请缨,不用自己出动一毛钱和一兵一卒,自然是非常高兴,重重的夸奖了番毒扁鹊后,随即冷眼看着一众大臣,冷笑着说道“雍州侯不远千里来源,想必各位爱卿也会想到有为朕分忧之人了吧”

    这下可是箭在弦上不由不发了,一众百官相互对视,以眼神交流了番后,顿时开始举荐了起来

    “臣举荐淮南袁公路,冀州袁本初”,何进当即说道

    “兖州曹孟德亦可当大任”,张让也接着说道

    紧接着,豫州刺史,徐州陶谦和青州田楷都被抬上了门面,但却全都自动忽略了两个人

    “我皇弟和江东之虎孙文台怎么没人举荐”,灵帝满脸疑惑的说道

    “禀陛下,平原王私自扩张领地,现在自顾不暇,江东孙坚同样私自吞并江东,正忙着应对百越,想必没有援手之力”,何进顿时说道,刘备和孙坚可是两颗大毒瘤,既不是宦官一系也不是外戚一系但却实力强劲,正是洛阳各方打击的对象

    “哦,那先不说,凉州益州荆州扬州被羌族,南蛮百越缠住,豫州徐州黄巾蠢蠢欲动,也动弹不得,那就让曹操和袁术会师北上,协助袁绍顶住匈奴,也让孙坚和皇弟派些兵力进行骚扰好了,就让国舅当然天下兵马大元帅,领洛阳之众北上迎敌,国舅自行调度可好”,灵帝想了想,顿时说道,刘备和孙坚的事情,他也知道了个大概,自然也没有什么生气,都是大势所趋,而且自己的身体这两方可是出大力,他们的忠诚自己心里也是有底的

    灵帝的话顿时让不少人心惊,何进如此编排刘备和孙坚,灵帝竟然没有一点反应,是纵容何进还是坚信刘备孙坚,但一定有一点可以确定的,灵帝手里的暗卫绝对有着超强的情报能力

    何进一听让他领兵出征,顿时脸色一变,不由得看了张让一眼,却发现张让面无表情,更是心里一惊,急忙说道“臣有病在身,恐怕不能出战迎敌,淮南袁公路拥兵数十万,冀州袁本初更是顶住了百万黄巾的进攻,都是将帅之才,还是留点机会给他们”,看见张让的神情,何进顿时当年想到灵帝昏迷的时候这些家伙的想法,那是将自己引出洛阳再暗杀之,自己也曾发过誓言,宦官不除,不出洛阳的,更何况现在敌人是不可匹敌的匈奴无敌骑兵,就算是普通敌人,自己也不能出洛阳

    “嗯,国舅言之有理,那谁担任元帅之职呢,不如让我皇弟来当,皇弟手下关张赵云智勇双全,曾以五千之众灭敌二十余万,这些异族不在话下”,灵帝心里还是相信那个四年多来从头到尾都是对他一片忠心,从没有一丝不好传闻的皇弟,顿时说道

    “陛下不可”,何进和张让异口同声的说道

    “平原王兵少将寡,若担任元帅之职,恐怕诸将不服,军心不稳”,何进急忙说道

    “国舅言之有理,平原王纵然曾经抗击过黄巾,但毕竟没参与过什么大战,行军调度之法稍弱,这次可是关乎朝廷存亡,还请陛下三思”,张让也急忙说道

    刘备本来就是各方压制的对象,要是掌握大权,再来个清君侧的念头,那自己也就完蛋了,而且他和灵帝可是远房兄弟,他只要不叛乱,基本上灵帝也不会怎么责怪他,岂能让他掌权,一时间,无论是外戚还是宦官一系对刘备的警惕也瞬间大增,谁都想不到刘备在灵帝心中的地位如此之高,竟然能取代何进掌握天下兵马

    最后灵帝还是没有让刘备掌权,一番商议后,灵帝下诏,组建三路大军抗击匈奴入侵,董卓进驻并州和丁原为左路,董卓为大将,丁原为副将,洛阳派出皇甫嵩和朱儁,带领五万大军前往冀州,兖州曹操也带军北上,以袁绍为元帅,曹操为先锋,皇甫嵩和朱儁为冀州左右两路大将,袁术和田楷北上幽州,汇合公孙瓒为右路,袁术为主将,公孙瓒为副将,田楷为后援,孙坚和刘备要各派出精兵强将潜入各方战场打游击,其余羌族南蛮百越战场各州便宜行事

    命令才发下去三天,洛阳就出现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国师府竟然燃起了熊熊大火,府中十多人连同一带毒圣毒扁鹊被烧成灰烬,光天化日之下首都洛阳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灵帝心中极为愤怒,顿时龙颜大怒,大发雷霆,整个洛阳变成了阴冷的世界,士兵被安排翻遍整个洛阳,一定要找到真凶

    而随后几天,并州沦陷,仅剩上党一郡困守,幽州退守北平,冀州青州大片被攻破,援军还没到,就被打得大败,灵帝顿时惊怒交加,光荣的昏倒了,在他昏倒之前,他和张让何进少帝何姬来了一次昏迷前的会议,说了些话

    这些话已经是灵帝最后一次说话了,因为,189年已经快来了,灵帝的戏份也快完了,而也是因为这些话,这个世界变得更加乱了